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Sweet Stripper(中篇)

“你喝光至少一半的酒,发了五分钟酒疯,接着拿着证件的罗杰斯警官走了进来并很有礼貌地请我们先离开,因为他们要办案,也就是这个时候……” 

(上篇)



尊敬的罗杰斯警官:

在我们分开的二十四个小时里你过得还好吗?我真诚地希望你一切都好。

很抱歉我又吐了你一身(而且是整整四次),真的很抱歉,我不该把手伸进你的裤裆并毫无修养与仁慈可言地揉捏了你的……,很抱歉我试图扒光你的衣服因为我以为你是娜塔莎请来的英俊得不可思议而且非常不敬业的脱衣·舞……很抱歉我强吻了你,很抱歉我找不到最好的办法弥补一切,如果你发现了我是谁并立刻撕碎这封道歉信,我完全理解。...

2018-06-21

昨天本来想回留言的,结果又要准备presentation,等下要码字也不能回复了,今晚更新后休息一下就回sober和巨星系列的留言!!!Sorry又迟了(:3_ヽ)_

为什么总是没时间回复留言,我也想收到留言就立刻回复,但那对我来说容易遗漏,每次都要疯狂检查自己是不是漏了谁忘记回复,所以干脆一次性回了。然后等我回来发现已经70多条,又想等自己完全闲下来的时候再回,怕时间太赶显得敷衍🌚

今晚更新了Sweet Stripper的中篇!!

爱每一个给我留言的小天使💓

2018-06-21

【盾冬】Sweet Stripper(上篇)

“你猜怎么着,詹姆斯,你在十二个小时前让一个警官报警了。”



宿醉是魔鬼,它蛮不讲理地吞噬所有的光和热然后呕出一种让人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永远睁不开眼的镭射。巴基这么想着,虚弱地呻吟着,歪歪扭扭地从坚硬的地板爬起来,他感到一阵反胃,但他成功忍住了那股冲动。

他想念他的宿醉墨镜,而这间监狱的光照条件真是夸张得可以让所有经过的吸血鬼灰飞烟灭——等等,等一等,他身处一间监狱?一面灰色的墙加上三面可怕、阴暗、毫无前途的铁栅栏——噢不,他被关进监狱了!

他、身在、一间、监狱!

发生了什么?

思考,努力思考,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2018-06-19

【盾冬】Sober(连载四)

☆Alpha史蒂夫× Beta巴基,青梅竹马

☆狗血酸爽八点档,破镜重圆,慎入!!

☆生子,盾冬不拆不逆,副CP锤基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Summary:巴基等了史蒂夫太久,久得他自己都忘了他为什么要等待。


◆07   巴基


“你在生我的气。”

洛基一边展露温柔得瘆人的微笑一边假意梳理巴基的头发,但巴基丝毫不打算领情,皱着眉躲开,他忍着咬牙切齿的冲动,回敬他的合法丈夫一个可怕的笑容,“别演了,洛基,你的观众甚至没在看。”

“他不是我的观众,他...

2018-06-18

【盾冬】对视、亲吻然后交配(第四发)(巨星太爱我了怎么办3.0)

“我就离开了三天,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三天而已,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滚了你最好的兄弟。”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平心而论,巴基相信洛基·劳菲森是一个值得信任的经纪人(以及一个只在凌晨三点钟工作的冷血杀手),在洛基的扶持下他取得了今天的成功,他感谢洛基,热爱洛基,但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去谋杀洛基的想象力。

是的,除了极端的毒舌与更极端的刻薄,洛基最大的缺点是那比银河系还要不着边际的想象力。出于某种原因,洛基一直认为他和史蒂夫有一腿(这还是比...

2018-06-17

【盾冬】隐姓埋名(第十三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

2018-06-16

【盾冬】Sober(连载三)

☆Alpha史蒂夫× Beta巴基,青梅竹马

☆狗血酸爽八点档,破镜重圆,慎入!!

☆生子,盾冬不拆不逆,副CP锤基

 连载一   连载二

Summary:巴基等了史蒂夫太久,久得他自己都忘了他为什么要等待。


◆05 史蒂夫


如果巴基不是Beta,估计早就被空气中横冲直撞的Alpha信息素弄得浑身发软了。洛基似乎很想把自己的兄长赶走,也十分不满意自己的家里还有另一个陌生的Alpha,他的信息素凛冽清冷又极具攻击性,轻易拒人于千里之外。

史蒂夫只能克制自己不去释放任何信息素,毕竟他没有任何立场去嫉...

2018-06-14

【盾冬】对视、亲吻然后交配(第三发)(巨星太爱我了怎么办3.0)

巴基很肯定现场的收音录下了一切。

第一发   第二发



鼓风机勤勤恳恳地工作着,但巴基的脸颊依旧不合时宜地持续发烫,他发誓他可以在四十码之外听到山姆·威尔逊的偷笑声。

此刻他躺在一张皮质沙发上,裹着一件纯白的睡袍,露出大片的胸膛,上半身几乎是赤裸的状态,而史蒂夫坐在沙发的对面,依然戴着一副蠢兮兮的黑框眼镜,手里拿着各种画具,努力演出一副认真作画的模样。安德鲁擅长绘画,就像史蒂夫,这个角色本来就是为史蒂夫量身定做的,一定没错。

这是剧本的第二个场景,女主角幻想的男主角和男二号的“甜蜜”(或者说诡异)相处日常,很显然只看...

2018-06-13
1 / 42

©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