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Evil In The Night(第四章 放血)

*吸血鬼盾×吸血鬼猎人冬

*几百岁的年龄差。非典型先婚后爱。

*前文戳TAG

或许贸然询问吸血鬼的血龄是不礼貌的。在吸血鬼和猎人混战的时代,询问一只吸血鬼的血龄通常意味着宣战。猎人会在结束吸血鬼的生命之后告诉他的同伴他杀死了一只一百零三岁或者两百二十四岁的吸血鬼。这就像普通的猎人炫耀自己打到的猎物一样,毕竟就一般而言,存活越久的吸血鬼越难杀死。

巴基确定他的吸血鬼已经不止两百岁了——史蒂夫是一只过分强大的吸血鬼。

一般来说吸血鬼不会隐瞒自己的血龄,他们因为自己的不死之躯而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当然,女士们总是不愿意透露这种“秘密”。

史蒂夫不是女士,更不是一般的吸血鬼。他在巴基提出那个问题之后一直保持沉默。

吸血鬼和猎人对峙,一个目光躲闪一个目光如炬。吸血鬼的胸口起伏很大,像是硬生生地憋着一口气,可猎人等了一分钟还是没等到他的答案。

该死的,巴基在心里咒骂,这只吸血鬼活像得了老年痴呆症……他该不会连自己是哪个年份转化的都想不起来了吧?

后来吸血鬼索性闭上了眼睛,留下巴基干瞪眼。

好吧,其实巴基也不是很在意他刚刚夺走的是吸血鬼“珍藏”了多少年的初吻,他只是讨厌他的吸血鬼会从一个纯情的绅士(或者说纯情的处男)变成一个嗜血魔鬼。而控制这个的开关就是血,一种非常常见、不可或缺、有时候又不易觉察(猎人总会在不经意间受伤)的液体。

好吧,其实让他气恼的是……刚刚“吻”他的是恶魔形态的吸血鬼。如果是人类形态的吸血鬼,那么……

巴基没有继续想下去,因为史蒂夫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干呕声。

吸血鬼的面容变得痛苦而狰狞,却依然维持着人类的形态。下一秒,吸血鬼呕出了大量的血,流经他身体的水立刻被染成了血红色。

巴基的脑子一下子停止了转动,但他的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从背后抱住摇摇欲坠的史蒂夫,让史蒂夫躺在他的怀里,同时有条不紊地安抚史蒂夫的背,仿佛他的吸血鬼是一个易碎品。

巴基研究了吸血鬼整整十年,他从没听说过吸血鬼会呕出血,而现在就有一只吸血鬼在他的怀里不停颤抖,时快时慢地呕出鲜红的血。

从花洒喷出的水流冲掉了史蒂夫呕出的大部分的血,淋浴间很快出现了血泊。

“史蒂夫……史蒂夫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史蒂夫紧紧抓着巴基的手,仿佛在抓着救命的稻草。那一瞬间巴基开始痛恨自己没有学会治愈吸血鬼的如尼文,前提是如果有这种如尼文的话。

“史蒂夫?你到底怎么了?”

巴基没有得到答案,所幸吸血鬼已经不在颤抖了,大概已经停止了呕吐。巴基松了口气,可那只持续了半分钟不到——吸血鬼用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从他的怀里坐起来,转过头看他,嘴角还带着血,可那双蓝眼睛却格外明亮。

“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

巴基看着此刻精神无比的吸血鬼,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索性等着吸血鬼的下文。

史蒂夫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我吸了血,却没有及时放出来。我一般是用刀子割开一个口子……”

“放血?”巴基猜想他此刻的表情一定和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只不过少了一分惊喜多了几分惊讶。

“是的。”

“告诉我你是吸血鬼。”

事实上巴基不等史蒂夫回答便粗暴地把手伸进他的嘴里,寻找吸血鬼独有的尖牙,而史蒂夫几乎是温顺地承受了他的暴行,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巴基很快找到了吸血鬼的尖牙,可那让他更加气恼。他不愿接受这个解释——他被史蒂夫吓出了心脏病,他敢打赌他的魂都飞了,可身为吸血鬼的史蒂夫只是云淡风轻地回答自己需要放血。

放血?你该死的在做吸血鬼的慈善吗?

“我没办法解释。”

“试试看,我听着。”

史蒂夫看上去有些犹豫,“你不会理解的……”

“我知道你是个怪类,对于吸血鬼来说。”

史蒂夫坚决地摇摇头,“不行。”

“你不是说过你必须对我坦诚吗?”

“这不仅仅是关于我……”

巴基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之处:他刚刚夺走了吸血鬼的初吻而他此刻正要求吸血鬼对他坦诚。他们还在同居……这真是……不可思议——操!

“回你的棺材好好睡一觉吧!”

巴基转过身,想要潇洒地离开,却发现自己不得不清理从客厅延续到卫生间的血迹——该死的吸血鬼。

“我清理结束就会放你出去。”巴基说着,把水关掉,走出淋浴间并迅速用如尼文暂时封印吸血鬼所在的狭窄区域。吸血鬼抱歉地看着他,没有发出任何抗议。

*

正如巴基所预料的,客厅一片狼藉,仿佛是谋杀案的犯罪现场。他一边咒骂一边清理血渍,把自己弄得一团糟。他拖了三次地才勉强把地上的血清理干净,这还不够,他还得想办法盖掉血腥味。

瞧瞧他沦落到了什么境地:差点被吸血鬼咬破颈动脉、夺走了吸血鬼的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的初吻、目睹了吸血鬼呕出大量的鲜血、给吸血鬼打扫卫生,还是在他应该安睡的时候。

巴基终于来到那个被摔碎的玻璃容器面前,鉴于玻璃碎片能够割伤他的手,他必须十分小心。吸血鬼把血液保存在一个玻璃容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这就像人类储存食物,而吸血鬼曾经也是人类不是吗?

猎人用手指沾了沾残留的血液,嗅了嗅,惊讶地发现这其实是兽血。好吧,他没必要惊讶,他的吸血鬼本来就十分崇尚健康,史蒂夫不喝人血也是正常的。再正常不过了。

把食物吐出来可不是什么健康的征兆……

等等,等一等,刚才史蒂夫呕出的是他被吸走的血?

猎人硬生生折断了手里的拖把。

巴基认为他必须和他的吸血鬼坐下来好好谈谈。就是现在,他一刻也不能等了。

猎人风风火火地收拾完吸血鬼制造的烂摊子,又风风火火地冲进卫生间把吸血鬼释放出来,他的吸血鬼小声抱歉和道谢,还眨着一双过分无辜的蓝眼睛。

“你刚才吐出来的是你的血吗?”

史蒂夫摇头,“我想应该是你的。”

果然如此。巴基想到刚才淋浴间出现的血泊,瞬间感到由于缺血引起的头晕目眩。

“你依然嗜血,对不对?”

“没错。”史蒂夫低着头承认。

“听着,”巴基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这么说,“你得吸血。每天一点,不要过量。”

“我并不依赖这个……”

“我不管你有什么问题,既然你不想解释我也不会强迫你——你必须每天进食,除非你能保证不吸我的血。”

史蒂夫睁大了眼睛,定定看了巴基几秒钟,似乎被巴基提出的条件弄得不知所措。

“我需要你的保证,史蒂夫。我没办法和一只绝食却依然嗜血的吸血鬼共处一室。”

史蒂夫慌乱地抽回自己的手(巴基才发现他之前紧抓了史蒂夫的手),“我很抱歉,我不能……”史蒂夫躲闪了几秒钟,然后和巴基对视,目光十分坚定,“我不能保证。我想答应你,但是我做不到。”

“史蒂夫……”

“你的血是我尝过的最美味的一种,我很难控制住——”

巴基揉了揉酸痛的拳头,丝毫不后悔自己又打了史蒂夫一拳。“可你全都吐出来了——”

“那是因为我吸过了量。”

巴基真希望他此刻面对的是嗜血魔鬼,这样他就会毫不客气地把匕首插进吸血鬼的心脏,或者用如尼文好好教训这个让他损失了那么多血的吸血鬼——可他没办法这么做,因为他的吸血鬼用无比真诚的目光看着他,语气真挚,诚意十足,仿佛吸血鬼说的只是“很抱歉我踩到了你的脚”。

猎人冷静下来后语气缓和道:“每天几滴兽血可以吗?加在你的咖啡、肉汤或者果汁里。”

吸血鬼缓慢而坚定地点了头。

*

巴基总觉得史蒂夫有什么事情瞒着他,这不仅是直觉还被史蒂夫证实了。

这个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最后他们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商量一些原则性问题,就像两个文明人,仿佛他们之前并没有纠缠在一起狠狠把对方的嘴唇咬破。

史蒂夫答应他会每天进食,可巴基并不觉得安心,不只是因为他自身的安全问题,还因为史蒂夫。好吧,他承认自己的关心是有些泛滥了。

他的吸血鬼拒绝吸血,吸多了还会自己吐出来,这根本就是自杀行为……

除非,史蒂夫真的在试图自杀。

巴基感觉自己的心跳砰地一声停止了,然后越跳越快,全身的血液不听使唤地倒流……

史蒂夫,你到底在干什么蠢事?

该死的——

巴基恨不得冲出去揪起吸血鬼质问他是不是活腻了,但做了几个深呼吸之后巴基压制了这种诡异的冲动,强迫自己入睡。这并不难,经历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而漫长无比的夜晚,他早已疲惫不堪。

*

天色刚刚转亮的时候巴基睁开了眼睛,他花了一段时间才从梦境中回到现实。听着自己扑通扑通心的跳声,他舔舔嘴唇,瞪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到底哪个更可悲一点——他的吸血鬼可能在自杀,而他刚刚做了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春梦。

*

*

*

TBC

巴基:这只吸血鬼我养不下去了🌚

这章的吸血鬼盾比较乖,因为他心虚啊,差点把巴基吸干了🌚

吸血鬼会自杀的梗取自千秋大大的EC文《非典型ABO》(我看的是实体书,大家想看就自己找找吧)。已经得到了太太的授权🙈。不过我这个是逗比的版本,而且自杀的方式也和原文不同。当然!这只是巴基的猜想🌚

我依然需要爱的光波和评论(○’ω’○)

ps:好奇巴基梦到的是嗜血魔鬼还是温柔绅士🌚(被猎人巴基拍飞)

评论 ( 58 )
热度 ( 577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