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Can We Dance?(一发完)

史蒂夫没有替自己辩解——当气恼的巴基第一次向他举起拳头,实在不是告白的好时机。

◆01

史蒂夫第一次收到贝琪的邀请之时并不打算将它放在心上,因为他不相信贝琪真心想让他作为她高中毕业舞会的舞伴。

也许贝琪只是发错了号码。

在史蒂夫的认知里,毕业舞会的舞伴必须是一个对自己而言十分重要的人:男朋友、女朋友或者暗恋对象。而他和贝琪不符合以上任何一种,他是贝琪的半个哥哥。

史蒂夫本人的毕业舞会非常无聊:看着巴基和他的舞伴跳了几支舞,喝了几杯果汁,在舞会结束后被微醉的巴基强拉着跳了半只舞还战绩斐然地踩了巴基五次。并不是说没有女孩愿意和他跳舞,史蒂夫在青春期迅猛发育后恍然发现,他对女孩子的兴趣随着瘦弱的豆芽菜身材一去不复返了(至少他希望是这样)。

他花了两年的大学时光意识到他爱上了自己的童年玩伴兼大学室友巴基,与此同时巴基的桃花运持续不断——来自世界各地的爱慕他的女孩们足以开展一届精彩绝伦的奥运会。

史蒂夫并没有什么可抱怨的,爱上一个值得所有人爱着的男孩没什么不对。巴基是他见过的最有风度、最英俊迷人、最善解人意、最没有脾气的男孩,除了……

“巴基把我的男朋友都打跑了,我找不到别人。”贝琪第二次面对面邀请史蒂夫的时候气鼓鼓地抱怨道,她的脸鼓起来就像巴基那般可爱,这令史蒂夫暂时失了神。

“我的哥哥让我找不到舞伴。”贝琪又重复了一次,顺便捶了史蒂夫结实的胸口一拳。

在一旁赶论文的巴基也坐不住了,“因为他们都是混蛋,我可不是暴力狂。”他的嗓音夹杂着恼怒和无奈,还有一丝讨好,可贝琪依然不愿原谅他。

是的,巴基同时很会打架,射击水平也很高。他的打架天赋是被总爱找麻烦的史蒂夫和总爱找混蛋的贝琪给激发的,尽管他看上去就像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公子,他其实很擅长在昏暗的小巷打架,还总能打赢。而那只是史蒂夫爱他的千万个理由之一。

史蒂夫被夹在兄妹之间,无辜地举起手承认他的罪行,“我是个不错的帮手。”

“答应她,史蒂夫。”巴基有气无力地说。看来皮尔斯教授布置的论文把他折磨得不轻。

“好吧,我答应你。”史蒂夫妥协,他总会妥协。

贝琪吻了吻巴基气鼓鼓的脸颊,“我最爱你了。”

“我也是。”巴基的不快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揉了揉妹妹的金发,“如果史蒂夫欺负了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还以为史蒂夫是你的重点保护对象。”

“你才是。”史蒂夫闷闷地指出。

贝琪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原本坐在床上的史蒂夫突然被巴基拉起来,一个没站稳便入了巴基的怀里。

史蒂夫的脸立刻红了,“怎么了?”他没有推开巴基,由于某些显而易见的原因。

亲昵搂着他的巴基咯咯地笑着,那双迷人的绿眼睛恢复了光彩。

“噢亲爱的,”巴基拉起他的手,做好了共舞的准备,还换上严肃又惹人爱的表情,“我可不能让你把贝琪的脚踩肿。”

◆02

再一次和巴基共舞的感觉实在奇妙无比,因为这一次史蒂夫已经明白了自己对巴基的爱意,而巴基更是毫不避讳地将他们的距离缩短到最近。

“等你熟练了再放音乐,我们得耐心点。”巴基眨着眼,又一次牵着史蒂夫完成了一个复杂的舞步,老实说他们的配合好得令他有些惊讶。难不成史蒂夫这两年有在偷偷练习?

史蒂夫小心屏息,他的心跳快得就像冲刺三千米那样可怕,唯一的区别是当他奔跑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现在他不那么确定。他在和巴基共舞,还有呢,他们靠得这般近,近得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近得他可以用目光细细描摹巴基眼睛和嘴唇的轮廓,近得他必须用全身的力气克制告白的冲动——他不能毁掉这一刻。巴基的睫毛好几次刷过他的颧骨,这实在有些犯规。

“别紧张。”巴基用那种安慰的语气说,史蒂夫摸不着头脑,然后巴基又笑着补充,“你把我抓得太紧了。”

“抱歉。”其实史蒂夫并不是真的很抱歉,因为抓紧巴基便是他最想做的。

如果可以我会抓得更紧一些。

他们伴随橘色的灯光跳了很久,直到他们都出了很多汗,不只是手心。巴基笑着放开他,十分慷慨地感谢他的进步,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而史蒂夫则是独自回味抱着巴基温暖柔软的身体的感觉,舔着无论如何湿润依然干燥的嘴唇,放任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

他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了,上一次这么做还是由于喝醉的巴基不小心亲到了他的脸颊。

史蒂夫开始后悔自己没有乘人之危。

*

距离贝琪的毕业舞会还有一个周,巴基每天都和他练习舞步,寝室充满了笑声,他们就好像回到了傻兮兮的十七岁。

史蒂夫并不是很介意和巴基这样过下去,毕竟他们确实很快乐。他可以不告诉巴基他的秘密,如果他没有参加贝琪的毕业舞会。

◆03

史蒂夫的记忆止于一杯又一杯的啤酒之后,他大概是被气恼的贝琪打醒的。

“该死的快醒来!”

勉强睁开眼睛,史蒂夫看清了贝琪红肿的双眼,他的心脏一沉,“怎么了?”

贝琪又揍了他一拳,然后拥抱了他。

完全不清楚状况的史蒂夫忍着醉吐的冲动,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背。贝琪身穿的粉蓝色纱裙把他的手臂弄得很痒。史蒂夫环顾四周,发现人们都走光了,他们此刻正在空荡荡的舞池边缘,地上满是垃圾,显得他们的处境十分凄凉。史蒂夫努力回想,零星的片段闪现,他记得他和贝琪跳着舞,欢乐的气氛感染了他们,于是他在贝琪的怂恿下喝了酒,然后贝琪开始哭……

“我真的很感动,史蒂夫。抱歉我打了你,但是你必须醒来,你得回到寝室向巴基告白。”

史蒂夫脑子里的弦断了。

“巴基能有一个人这样爱他真是太幸运了,为什么我遇到的总是混蛋?”

史蒂夫安抚贝琪的动作慢下来,一阵恐惧袭来,“什么……我说了什么?”

“没什么,”贝琪吸了吸鼻子,“你只是告诉我你多爱巴基,你该看看你当时的表情。”

史蒂夫变成了一动不动的雕像。

“对了,你一开始是对着我表白,然后你叫我‘巴基’——抱歉我打了你。”贝琪放开史蒂夫,“你知道我是支持你的。”

史蒂夫迅速推开盛装打扮的贝琪,跑到卫生间吐了昏天黑地。

*

“这是怎么回事?”巴基瞪大眼睛看着一身酒气的史蒂夫和红着眼的妹妹,“有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贝琪把低着头的史蒂夫推进他们的寝室,亲了亲巴基的脸颊,在离开前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告诉他,你必须勇敢一点。”

沉默难得成功地袭击了这对从小一起长大的男孩。

巴基做了几个深呼吸,他不敢相信史蒂夫真的欺负了贝琪,这让他愤怒,因为他是那么相信史蒂夫,他用生命相信史蒂夫的为人。

但是史蒂夫让贝琪哭了。

“你欺负了我的女孩吗,史蒂夫?”

被点名的男孩抬起头,睁大了眼睛,“什么?”

见史蒂夫依然如此不知悔改,巴基举起拳头,“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解释。”实际上只要史蒂夫说这是个误会巴基就不会下手,因为此刻的史蒂夫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因为史蒂夫是他的重点保护对象。

史蒂夫没有替自己辩解——当气恼的巴基第一次向他举起拳头,实在不是告白的好时机。

于是史蒂夫承受了巴基的拳头。

史蒂夫看得出来其实巴基比他还难受,他突然有了勇气,大概是酒劲上来了,他猛地搂住巴基,强势地深吻怀里的人,一边吻一边坦白。如果不是因为巴基的身体带来的坚实触感史蒂夫几乎要以为他在做梦了,上帝啊巴基居然没有拒绝他的吻。

他告诉了巴基一切,关于他是如何深爱他最好的朋友,如何嫉妒那些美丽的女孩,如何迫切渴望亲吻、触摸、感受他的童年伙伴。

于是巴基又给了他一拳。

史蒂夫错愕地看着巴基,“抱歉……”

“不是因为你吻了我,”巴基气鼓鼓地回答,然后郑重地吻了吻史蒂夫的额头和嘴唇,“而是因为你喝醉了才有勇气这么做。”

“那你的答案是什么?”史蒂夫明知故问。

“我也爱你,你这个混蛋。”

“你也不赖。”史蒂夫反驳,像个蠢兮兮的十七岁恋爱白痴,“你等我喝醉了向你告白之后才正视你的感情。”

两个半斤八两的傻子就这样打了起来,带着满腔的不甘心和傻气,然后软绵绵的拳头变成了温柔的抚摸,亲吻,更好的东西……

直到他们气喘吁吁地结束第三个回合,史蒂夫才找到机会正正经经地对巴基说“我爱你”,巴基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史蒂夫的胸口画圈,也说了相同的话。

史蒂夫将累得不行的巴基捞起来,牵起男朋友的手,“你愿意与我共舞吗?”

“Hell no……”

*

*

*

Fin


评论 ( 58 )
热度 ( 541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