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A Sweet Complaint(一发完)

史蒂夫这些天一直因为邻居发出的暧昧响声无法安睡,当他鼓起勇气敲开新邻居的门,却发现那位噪音制造者其实非常贴心。

◆01

史蒂夫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被吵醒了。

执勤了一天的警察迫切需要睡眠,可他的新邻居却丝毫不能体谅人民公仆的辛苦,连续一个星期的时间在深夜发出奇奇怪怪、十分扰民的响声。史蒂夫怀疑整栋楼都被吵醒了,连居住在这里的动物们也不例外。

史蒂夫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闹钟,然后费劲地睁开眼。

凌晨一点三十七分。完美。他再过五个小时就得起床晨跑。这听起来挺讽刺的,晨跑。如果他一夜无法安睡,晨跑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他无法好好休息又有什么精力去维护市民安全和公共秩序呢?

史蒂夫焦虑地躺在空荡荡的单人床,看着同样空洞的天花板思考着诸如此类的人生哲理。他从未见过他的新邻居,因为他早出晚归还时常在警局加班,而他得知自己有一个新邻居也只是因为他好几次被隔壁传来的噪音吵醒。

往常史蒂夫会选择用枕头盖住耳朵继续睡觉,期待着漫天而来的疲倦和困意能让他安然入睡。但是今天晚上,隔壁似乎格外的吵闹。

“轻点……”

“嗯……”

正当史蒂夫放空思绪的时候,暧昧的女声穿过不算厚的墙钻进他的耳朵,对男女之事毫无经验的警察耗费了一点时间反应,然后他的脖子根迅速变红发烫。

所以隔壁的情侣其实在……

史蒂夫不敢相信他要为别人的快乐买单,而那确实是事实。失眠带来的苦恼烦躁和骨子里的正义促使史蒂夫奋起反抗。

是的,他必须反抗。

此起彼伏的喘息声让本该静谧的夜晚变得暧昧而诡异。史蒂夫在徒手再盖一堵墙和敲响隔壁的门并与他的新邻居讨论公民道德之间纠结,终于在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后下定了决心。

史蒂夫翻身下床,穿上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色运动背心,再三确认自己足够得体以后走出门,右转,再走三米然后敲响邻居的门。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就像他每次执行任务那般英勇果决,然而他的英勇果决和准备了一肚子的演讲在那扇门打开后一去不复返。

“请问我可以为你做什么?”他的新邻居,一个头发深色而柔顺、眼睛闪亮而迷人,身材健美而匀称、发型凌乱而时尚、嗓音慵懒而黏糊、笑容亲切而无懈可击的男子,眨着眼睛看着他,“先生?”

史蒂夫突然想起自己其实非常爱好和平。

一定是因为失眠带来的眩晕感觉,还有满腔烦躁却来不及发泄,史蒂夫准备好的演讲狠狠堵在喉咙,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

“你们……”

“噢,你是我的新邻居!”男子愉快地笑起来,就好像他宽恕了史蒂夫的突然打扰,“我是巴基,巴基·巴恩斯。”

“史蒂夫·罗杰斯。”史蒂夫握住了新邻居的手。

然后史蒂夫的新邻居把门完全打开,好让史蒂夫看清他被汗水淋湿的衣服和若隐若现的身体还有身后的几个时尚的女性……几个?

“亲爱的,快来和我的邻居打招呼。史蒂夫·罗杰斯,英俊而迷人,身材无懈可击。史蒂夫,这是朵拉丝、莉莉、安娜、艾米丽。”

史蒂夫落荒而逃,因为新邻居的女朋友们用一种再暧昧不过的目光打量他的胸和……仿佛在提出某种不得体的邀请。

◆02

“你逃走了。”山姆惊讶而冷漠地重复史蒂夫的话,“然后一夜没睡。”

一夜没睡的警察咕咚咕咚喝完一杯特浓咖啡,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脸和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

实际上史蒂夫很清醒,他清醒到可以一字不落完完整整地复述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保持清醒地接受了搭档理所当然的唾弃。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感觉,他大概把自己的新邻居想象成了某种擅长制造噪音的怪物,结果对方拥有天使般的皮囊而他无法一下子反应过来。

“我是不是很差劲?”

山姆慢悠悠喝了一口咖啡,又慢悠悠加了一颗方糖,搅拌了三秒钟才回答史蒂夫,“不,其实你描述外貌的能力提升了不少。”

“什么?”

“你知道的,你一般只会说,四十岁中年男性、留胡子、鹰钩鼻、有纹身。”

“那只是因为失眠。”史蒂夫皱着眉反驳,结束了这段闲聊继续他的工作。

*

匆匆吃完午饭,史蒂夫开始感觉自己的脑袋很沉,沉得可怕。他知道那是一夜未眠的后果。史蒂夫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被突如其来的山姆吓了一跳。

他的搭档翻了个白眼,“回去睡觉,现在。”

然后史蒂夫回到了家。

他甚至没脱下制服,直接把自己扔进了柔软亲切的床,闭上了眼睛。

门铃响起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史蒂夫费劲地睁开眼,然后被一阵猛烈的眩晕袭击。但当眩晕过去,史蒂夫只感到补眠带来的满足。史蒂夫其实很容易满足。

门铃声还在继续,史蒂夫迈着昏沉又轻快的步子来到玄关,打开了门。

“Wow,原来我的新邻居是一位英俊的警官。”

“巴……巴基?”

“回答正确。”巴基微微扬起下巴,大方地夸奖了他。史蒂夫下意识理了理凌乱的制服,因为巴基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不着寸缕。

“有什么事吗?”史蒂夫依然抓着他那岌岌可危的木门,“我是说,我可以为你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道歉,我真的很抱歉,史蒂夫。”绿眼睛的男人自顾自地闯进史蒂夫的安全领地,于是史蒂夫只能默默关好门。

“我早该想到隔音问题,请你谅解,因为当你进行酣畅淋漓的运动……”

史蒂夫没有继续听下去,因为他正忙着把那些火辣而不得体的场景从他的大脑里甩出去,而那需要非常强大的毅力和定力。尤其他昨晚见证了巴基汗流浃背、一边流汗一边微微张嘴,眼神还十分迷离的性感模样,这实在不容易。

“我们练习室的空调坏了所以……史蒂夫?你有在听吗?”

“抱歉,我只是——”

“来吧,兄弟,”巴基突然大笑着揽住他,还亲昵地用鼻尖蹭了蹭他猛然发烫的脸颊,“让我请你吃一顿大餐。”

◆03

“所以你和那个噪音制造者和好了。”山姆阴阳怪气地评论,“因为他请你吃了顿饭。听起来就像一种甜蜜的贿赂。”

史蒂夫开始后悔自己把一切都告诉了山姆,好吧,其实也不是“一切”,他没告诉山姆那顿晚餐有多愉快,巴基有多健谈,他有多惊喜。向巴基敞开心扉非常容易,喜欢上巴基非常容易,被巴基逗笑非常容易,自从睡觉变成一件困难的事情之后史蒂夫开始迷恋那些容易做到的事情。他认为他们相见恨晚,就像认识了一辈子的朋友。他没有告诉山姆这些,因为那或多或少是不合理的。

嫉妒那些女孩也十分容易。

再次邀请巴基共进晚餐也出于意料的容易。

*

史蒂夫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盛装打扮的莉莉,金发碧眼的美妞。尽管只有一面之缘,他还是记住了她的名字和容貌。

“亲爱的长官,晚上好。”女孩俏皮而亲切地向史蒂夫打招呼,“没有约会吗?”

那是史蒂夫和巴基约好下次的晚餐时间后第一次想起巴基并不是一个单身汉。

“今天的坏人特别难缠?”

“噢不,”史蒂夫摇摇头,心想他可能永远无法真正接近巴基,因为他完全找不到方法让自己看上去比眼前这个金发美妞更加吸引人,或者说……吸引巴基。“我只是有些累了。”

“我在等我的约会对象。”莉莉难过地回应,“他实在不守时。”

“噢……你们约了晚餐?”史蒂夫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真好。”

“我应该先咨询一下你的意见。”  

“什么?”

“约翰,那个住在你左边的男人,他总是这样不守时吗?”

“什么?”史蒂夫的脑袋卡壳了,约翰?关约翰什么事?

“你看上去很惊讶。”

“你和巴基分手了?”史蒂夫尽量控制住脸上的笑意,一来这么做很不道德,二来他只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我以为你和巴基才是一对。我和巴基不可能在一起。”女孩这么回复。

“为什么?”

“因为他说你英俊得不可理喻又可爱得难以置信。”

史蒂夫红了脸,“他是这么说的吗?你和巴基为什么……”

“因为我的性别和你不一样,亲爱的。”女孩差点笑掉了睫毛,“噢你真是太可爱了。”

“但是你们每天晚上……”史蒂夫苦着脸踢翻了醋坛子。

“巴基是我的柔道教练,因为练习室的空调坏了,巴基的公寓又离我们工作的地方太远所以……”莉莉怀疑地看着他,“你不知道吗?”

“他大概提过……”史蒂夫心虚地回答,没有说明自己每次听到巴基说“运动”这个词都会自动屏蔽,就像他有一块愚蠢的盾牌。

“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我们的关系对不对?”莉莉像是抓住了史蒂夫的把柄,得意地叫起来,“你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条子!”

◆04

史蒂夫猜想莉莉把一切都告诉了巴基,关于他的愚蠢、愚昧还有胆怯。

但史蒂夫并不是特别反感这点,因为巴基在第二天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敲开他的门,向他伸出干净的双手。

“我听说你对我有意见,警官。你可以随意投诉,而我将任由你处置……”

史蒂夫怎么会放过主动送上门的噪音制造者?他可是一位正经严肃的警官。

*

*

*

Fin

评论 ( 72 )
热度 ( 749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