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Oops·14(兽化AU)

*盾虎×冬喵

*震惊,森林猫似乎爱上了虎崽

 

詹姆斯因为三心二意的虎崽而生气,又因为自己为了虎崽生气而更加生气,总之他每天有二十五个小时处于暴怒的状态。

他可不是什么圣猫,他会发泄他的愤怒,他有很多方法:将主人的吐司丢进咖啡里;喝主人喝过的水;长时间霸占汉娜的胸口(只要他足够乖巧黏人汉娜就不会放下他);把冰箱里奶粉拖出来倒掉;藏起虎崽的奶瓶;藏起主人的手机(主人为此抓狂了一上午);撕毁史蒂夫的画(史蒂夫画的森林猫丑死了);拒绝史蒂夫的吻;咬主人一口;挠破史蒂夫的脸……

而不管他如何发泄他的愤怒,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情都会因为山姆,那只黑不拉几的、戴着墨镜的傻鸟而乱成一团。

为什么山姆每天都要费劲地飞进来和史蒂夫打招呼?

难道山姆没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吗?比如吃虫、吃虫子还有吃虫子。

为什么虎崽的记忆好到可以记住那只傻鸟?

为什么史蒂夫要交新朋友?

为什么他会生气?

莫名其妙的愤怒和无法排解的醋意让詹姆斯身心俱疲,他寻找洛基的次数变多了。在他看来,青蛇就是一颗美妙的毒药,充满危险和惊喜。而且洛基总会顺着他的心意,不像某头不解风情的老虎。

“又怎么啦,森林猫?”洛基懒洋洋地现身,像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吐着蛇信子,“你又想死在我手里吗?”

詹姆斯告诉自己忽略洛基的讽刺意味,他大胆地靠近了一分,“我不想再生气了。”

“因为那头虎?”

“是的。”哦,詹姆斯觉得自己丢了所有森林猫的脸。

“我可以咬他,如果你需要。”

詹姆斯立刻被这个提议吓到了,“什么?”

洛基一下子变高了很多,他的阴影几乎笼罩了森林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惊恐的詹姆斯,“亲爱的,我以为你想让他去死。”

“我不是那个意思,”詹姆斯后退了一步,他的胡须不听使唤地颤抖着,“别伤害他。”

“我快要冬眠了,小巴基,你最好考虑清楚。”

“你真的可以毒死史蒂夫?”

“我曾经咬过一头狮子,成年狮子。他痛苦了很久。”

“他死了吗?”詹姆斯又后退了一步,拼命忍住奔向史蒂夫的冲动。

洛基的表情奇怪起来,半晌才高傲而不乐意地回答詹姆斯的问题。“我心软了。”

“别伤害史蒂夫,如果你还把我当成朋友的话。”詹姆斯强硬起来,一想到奄奄一息的史蒂夫他就仿佛死过了一遍。不不不,他不能让除了他之外的动物伤害史蒂夫。只有他才可以欺负史蒂夫。史蒂夫是他的小弟,作为老大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小弟。尽管史蒂夫只当了一个星期的小弟,但他尽职尽责,同时也是詹姆斯唯一的小弟。

现在詹姆斯真的很想给史蒂夫一个吻,他今天早上不该拒绝史蒂夫的吻。

“放轻松,小猫,我对他的脖子并不是很感兴趣。”洛基又回到了地面,冲森林猫眨了眨眼来表示自己在开玩笑,“别生气,小猫。”

詹姆斯并不是真的很生气,他只是吓到了。也许他不该一次次在洛基面前说史蒂夫的坏话。史蒂夫做错了什么呢?史蒂夫只不过是一头天真友善脑子不转整天喝奶舔猫的虎崽。如果史蒂夫想交朋友就让他交去吧,詹姆斯也可以得到片刻的清净。

“别再为了他烦恼,亲爱的,”青蛇蛇行到森林猫跟前,用蛇信子舔了舔森林猫的鼻子,“等他长大了就不能再打扰你了。”

“为什么?”

“等他成年就会被关起来,成年老虎很危险。”

“不……”詹姆斯痛苦地尖叫起来,“我不想让史蒂夫被关起来。”

“我以为你会高兴。”洛基困惑起来,“你不是担心他会吃掉你吗?”

“我不高兴,”詹姆斯难过得想哭,他失控地推开洛基,“我要去找史蒂夫。”

 

詹姆斯跑得很快,就好像拿着拖鞋的主人正追在他身后。

上帝啊,他宁愿主人把他关进阁楼都不愿意看到虎崽被关起来。一想到史蒂夫可怜兮兮的模样他的心都要碎了。为什么史蒂夫那么不让猫省心呢?

“嘿,詹姆斯,你为什么跑得那么快?”

那只傻鸟又来了。

詹姆斯此刻无心去扯山姆的翅膀,他只想见到史蒂夫。他不耐烦地抬起头,“史蒂夫呢?”

“我以为他和你在一起。”

该死的。詹姆斯急得打了个滚,把自己的毛都弄脏了。他重新坐起来,甩了甩黏在毛上的细小泥土。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史蒂夫一定在屋子里,指不定在喝奶或者睡觉呢。

“早上好呀士兵。”

哦不……

詹姆斯来不及跑开便被四肢发达的主人抓住,他那可怜的肚皮成了主人的玩具。愚蠢的主人狞笑着玩弄森林猫的白肚子,“嘿嘿嘿,别激动,这么着急要去哪里?有母猫发情了?”

“操你的!”

詹姆斯只知道他必须要马上见到史蒂夫,否则他会变成一只疯猫。也许他已经是了。

主人笑得更夸张了,他热情地揉了揉詹姆斯的脑袋,硬是把不配合的森林猫搂在怀里。

“我的好伙计,我知道我这段时间冷落你了。不要生我的气嘛,你不也很喜欢史蒂夫吗——嘿,别咬,你这只不听话的傻猫!”

詹姆斯使劲全身的力气挣扎,狠狠地抓挠啃咬,还差点咬到自己的尾巴。好在不解风情的主人只是象征性地敲了敲他的脑袋就放开了他。詹姆斯跳得太急,以至于脑袋先着了地。一阵眩晕袭来,伴随的是主人放肆的大笑。哦该死,他总有一天要吃掉这个愚蠢的人类。他原本是要干什么来着?

史蒂夫,哦,史蒂夫,亲爱的史蒂夫……

詹姆斯先是跑到了他们的小窝,只见乱糟糟的毛毯子和一地的猫毛。史蒂夫不在这里。

浴室!说不定史蒂夫在玩水——对,没错,史蒂夫最喜欢玩水了。

詹姆斯跳上浴缸的边缘,他发誓他听到了水声,只是浴帘挡住了他的视线。

“史蒂夫?”

没有回应。

詹姆斯一个心急,往前走了一步,“扑通”一声生生掉进了水里。上帝啊他会不会就这么死掉?詹姆斯喝了很多水,使劲挣扎却在不停下沉。

“天哪,詹姆斯,你怎么……”

好在善解人意的汉娜把他救了上来,没有虎崽的陪伴,水对詹姆斯而言实在太恐怖了。詹姆斯虚弱地趴在汉娜的怀里,小心地呼吸着空气。

“史蒂夫呢?”

“可怜的詹姆斯。”

汉娜心疼地给了他很多吻,但那并不能让他好起来,他需要见到史蒂夫。再见不到史蒂夫他就要疯了。

“想吃鱼排吗,嗯?”

“史蒂夫呢?”

汉娜温柔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去客厅好不好?”

 

“你想吃哪块鱼肉,詹姆斯?”

“詹姆斯?”

森林猫无暇顾及鲜嫩的鱼排和贴心的汉娜,因为他看到了史蒂夫。他的虎崽睡得正香,蜷缩着窝在了沙发最舒服的角落。上帝啊,那真的是詹姆斯见过的最美丽的画面了。

詹姆斯小心地挣脱汉娜的怀抱,跳到地上,轻轻接近熟睡的虎崽。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这样认真地观察史蒂夫。史蒂夫的皮毛浓密而漂亮,连上面的条纹和斑点都是好看的。詹姆斯发现了位于虎崽额头的他今早亲自抓破的小伤口,立刻愧疚起来。他心疼地吻了吻虎崽的伤口,伸出舌头,小心地舔了舔。

虎崽很快睁开了眼睛。

“巴基?”

“我在这里。”詹姆斯又给了史蒂夫一个吻。

刚睡醒的虎崽迷迷糊糊地意识到森林猫正在舔他的脸,他晕乎乎地倒下,而他的巴基还在吻他。奇怪,巴基不是在生气吗?难道他在做梦?史蒂夫仰着躺在沙发上,森林猫立刻占据了他肚皮上的空位,一刻不停地吻着他的胡须和腮帮子,把他脸上残余的奶汁都吻干净了。

“这是梦吗?”

詹姆斯停下动作,天哪,难道他以前对虎崽如此刻薄吗?好像确实是这样。心虚的森林猫用脑袋亲昵地蹭了蹭虎崽的下颌,然后舔顺了那里的虎毛。他窝在虎崽干燥温暖的身体上,听着虎崽强有力的心跳声,只觉得无比满足。

“这是真的,我以后每天都会给你一个吻。”

虎崽下意识地收紧四肢,把他的森林猫牢牢圈在怀里。“真的?”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爱你。”

“我是你的男朋友。”虎崽热情地纠正道,他翻过身子将他的巴基压在身下,“我也爱你。”

“我也是你的男朋友。”

他们互相亲亲咬咬了几分钟,然后詹姆斯伤感起来,“洛基说等你长大主人会把你关起来。”

虎崽思考了一会儿,他亲昵地咬了咬森林猫的脖子,“主人说过他舍不得,他会想办法。”

“可他是一个愚蠢的人类。”

“他爱我们。”史蒂夫提醒森林猫,然后他突然意识到森林猫正在关心他,激动地舔遍了森林猫的身体。噢,巴基尝起来的感觉实在太棒了,他永远都舔不腻。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史蒂夫。”

史蒂夫含住森林猫的后颈,“我也是。”

“如果你被关起来,我会陪着你。”

“真的吗?”

“真的,你这头蠢虎。”

虎崽欢呼着继续舔咬森林猫,他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TBC

熟睡的虎崽(并不知道爱情正在向他跑来哈哈哈)

日常(主人和汉娜舍不得把虎崽关起来的~放心吧哈哈)

在这之后时刻关注虎崽的冬喵(莫名坠入爱河后整只猫都温柔了)

没错,史蒂夫睡着赢的。哈哈哈

连载合集(持续更新)

本子

评论 ( 87 )
热度 ( 360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