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持续升温(PWP·上篇)

巴基无数次告诉自己,他是为了取暖而爬上史蒂夫的床,但他发现那远远不够。

在长久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后,巴基绝望地打开灯,咒骂着裹紧他的被子、抓起他的枕头,离开这个冰窟似的房间。

他们公寓的暖气在纽约被大雪封路的时候不识相地罢工了。

这真是可笑——他们贮备好了食材、牛奶还有很多有趣的DVD,准备舒舒服服地窝在温暖的房间里看电影、补眠、欣赏雪景或者什么都不做,接着,他们赖以生存的、勤勤恳恳工作了大半个冬天的暖气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弃他们而去。

巴基不想打扰史蒂夫,他那善良、正义又可爱的好兄弟,但冷空气无处不在。在这样极端的条件下,某些规则是可以被打破的。

他似乎在史蒂夫的门外纠结了很久,但其实也就一秒钟的功夫,因为真他妈太冷了,冷得他无法顺畅呼吸。

巴基厚着脸皮敲了敲史蒂夫的门。

出乎他的预料,史蒂夫在凌晨两点半的情况下用非常快的速度应了门,快得他来不及反悔。

史蒂夫只穿了睡裤,赤裸着上半身,这无疑让巴基觉得更冷了。

“巴基?”

“嘿……史蒂夫。”巴基哆嗦地开口,“我能不能进去?”

“当然。”

史蒂夫似乎不明白他的用意,但并没有迟疑,而当他们共处一个房间,巴基有一种温度上升了不少的错觉。

但他依然冷得要命。

“怎么了?”

“我睡不着……我的房间冷得要命。”巴基可怜兮兮地暗示他的好兄弟,轻轻晃动他手里的枕头,同时期待羞愧和不安能够让他的脸颊自动发烫。

“需要热可可吗?”

史蒂夫微笑着提出了一个巴基不可能拒绝的提议,然后穿好衣服向厨房出发。巴基爱惨了他的好兄弟,他发誓要一辈子对史蒂夫好。史蒂夫值得最好的一切。如果巴基没有冷到口齿不清,他一定要高歌一曲来赞美他的英雄史蒂夫。

巴基足足喝了滚烫可口的两杯热可可,那让他的身体暖了起来,而当他趁着余热匆匆刷了牙再冲回史蒂夫的房间,他的好兄弟已经替他把床铺好了——噢,史蒂夫是全世界最甜的存在。

“你也睡不着吗?”

巴基一边裹着被子一边笨拙地爬上史蒂夫的单人床,谢天谢地那足够装下他们两个人,而且他可以随意靠近史蒂夫,因为如果他们不这么做肯定会有一个倒霉蛋掉下床。

“我可不是超人,巴基,”史蒂夫苦笑,“我应该是冷醒的,凌晨两点的时候。”

“对我来说你就是超人,伙计。我爱你。”

史蒂夫立刻红了脸,作为一个不善表达爱意的人,他总会在巴基说“我爱你”的时候感到不好意思。

“晚安……巴基。”

“晚安,我的爱。”

听着史蒂夫的呼吸声,巴基很快有了睡意。大概是心理作用,睡在史蒂夫的身边他只觉得温暖、惬意和安全,史蒂夫的床是天堂般的存在。

而当巴基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弄醒,他立刻发现自己从天堂坠了地狱——他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史蒂夫的被窝,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了他的保暖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上了史蒂夫同样赤裸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胸贴到了史蒂夫的背,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怎么做。

史蒂夫背对着他,呼吸依然均匀。巴基贪婪而心虚地感受史蒂夫饱满的背阔肌散发出的热量,迟迟没有把手收回去。

这并不是地狱,但这更不是温暖平和的天堂——巴基被炽热包裹,仿佛有火舌在燃烧他的身体。他的心跳得厉害,如果史蒂夫醒着一定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脏正在努力跳出他的胸口。

他硬了,因为时间很早而且史蒂夫的身材过于可口,他想要亲吻史蒂夫的身体,每一寸都不想错过。他一定是被冷空气冻坏了脑子。

他确定自己只会觉得更冷。

短短的五分钟仿佛有五天那般漫长。

巴基无数次勒令自己停止占史蒂夫的便宜,但他忍不住多等一分钟,或者一秒也好。

他的手指在史蒂夫的胸口僵着,它的主人正忙着克制邪恶的念头。巴基甚至不敢用力呼吸,生怕惊醒了史蒂夫。

史蒂夫会很快醒来,巴基知道,因为史蒂夫有晨跑的习惯。

他真的应该停止这么做了。

而就在巴基能够下定决心抽离这个温暖的被窝之前,史蒂夫醒了。

巴基感觉到史蒂夫炙热柔软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他的心一沉,逾越本分的行为令他羞愧难当。可他为什么会那么羞愧,巴基自己也不知道。

除了装睡,巴基没有别的办法。

他听到史蒂夫乱了节奏的呼吸,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然后他感觉史蒂夫开始动了。

史蒂夫轻轻抓住他的手腕,小心地把他的手放回来(巴基突然感到莫名的心酸),然后转过身和他面对面。巴基闭着眼,无法看见史蒂夫的表情,除了肯定史蒂夫不会生气他真的没底。

就在巴基以为史蒂夫会直接翻身下床准备早餐的时候,一只干燥温暖的手掌攀上了他的脸颊。

巴基的呼吸瞬间停滞。

史蒂夫温柔的触摸像是某种开关,巴基的欲望就这么被完全挑起了。

该死的,现在巴基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他想要史蒂夫,以情人的姿态。他想要史蒂夫火热的身体,想要史蒂夫的吻,想让史蒂夫把他干进床垫。

巴基握紧了拳头,过度的渴望几乎可以摧毁他。

那只手轻轻理了理他额前的碎发,巴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睁开了眼睛。

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他们此刻的姿势多么暧昧,史蒂夫慌乱地移开手,但巴基迅速抓住了他。

他们像是狠狠打了一架,喘着粗气,瞪着对方,直到巴基鼓起勇气将手探进史蒂夫单薄的内裤。

史蒂夫很快按住了他的手,但巴基知道史蒂夫也想要。

“你在生气吗?”

史蒂夫犹豫地看着他,“没有。”

“我们……”巴基舔了舔唇,“可以继续吗?”

史蒂夫没有回答,巴基看得出他的甜心在犹豫,他只是不介意点燃导火线。巴基大胆地靠近,直到他们的下半身紧密贴合在一起。每一寸和史蒂夫紧贴的皮肤都在发烫,巴基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他满意地感觉到史蒂夫的呼吸粗重了许多。

巴基因为史蒂夫的笨拙笑了起来,但他的好心情被史蒂夫粗暴的动作打断——史蒂夫扣住他的腰,猛地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巴基,”史蒂夫用鼻尖抵着他的,“我们也许会后悔。”

“也许……”

“你确定吗?”

“操我。”

史蒂夫不需要他说第二遍。



*

*

*

TBC

周五更下篇,☞车票

感觉这篇有些(也许不只是有些)莫名其妙,不理啦,一切为了开车~~这么冷的天不摩擦生热怎么行!(不是)

感谢桃汁汁给的灵感。爱你!!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83 )
热度 ( 648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