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Dear Husband(第二发)

如果说假扮巴基的丈夫需要精湛的演技,那么史蒂夫一定可以成为最佳影帝。

 第一发

 

◆03

 

按照往常,巴基会语气不善地叫威尔逊闭嘴,但这一次他不仅让威尔逊重复一遍还鬼迷心窍地用了礼貌用语。

【瞧,你的巴基没有拒绝。】

老实说,史蒂夫很怀念山姆“崇拜”他的日子,至少那个时候的山姆不会用“你的巴基”来调戏他。娜塔莎一直关注他的感情问题,甚至迫不及待,想看他像个傻子一样和某个真实存在的人坠入爱河,但山姆什么时候和娜塔莎同流合污了?好吧,鉴于山姆答非所问,史蒂夫只能用钢铁般的意志阻止自己脸颊发烫,“亚当斯夫人认为我们有问题。”

巴基皱眉,“什么问题?”

史蒂夫费劲地组织语言,可这时候山姆却打定主意装哑巴。更糟糕的是,巴基正用那双深邃、神秘又迷人的绿眼睛注视着他,仿佛可以一眼将他看穿。

“不管是什么,我们一起解决。”

“巴基,我们现在是合法的伴侣……”

【Wow,你们确定那该死的结婚证明不是伪造的?还是说你们偷偷举行了婚礼?】

在巴基能够说出“闭嘴,威尔逊”之前,史蒂夫解答了他的疑惑。

“亚当斯夫人奇怪我们为什么从来不亲热,她说我们很亲密,却不像坠入爱河的傻瓜。”

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巴基忽然意识到他们的伪装漏洞百出,也许新婚的爱人不会像他们那样每天定时晨跑、购物、打理草坪或者和邻居套近乎,如果他们真的刚刚结束科罗拉多大峡谷的蜜月旅行,他们应该像任何一对黏糊的爱人那般抓紧所有时间亲热——接吻、爱抚对方甚至……

【怎么那么安静,他们已经开始了吗?】

沉默持续着,史蒂夫和巴基默契地不去搭理突然出现的娜塔莎,更不打算质询心狠手辣的女特工这么做是否已经侵犯了他们的隐私(如果他们真的有那玩意的话),他们只是一言不发地对视,然后意识到这才是最坏的主意。

如果亚当斯夫人可以觉察,更别说他们的目标……噢该死,这真是个美妙绝伦的早晨。

“我去……准备早餐。”

巴基不忍心提醒史蒂夫他们已经吃过了早餐,由着史蒂夫去了。当可怜兮兮、脸颊红得过分的史蒂夫离开,巴基发现自己正在微笑——非常糟糕的预兆。

巴基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任务只不过是为了让他更快适应普通人的生活(他会说这完全不需要,这些年除了躲藏黑白两道的特工和不断搬家,他过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也许他们的队友只是不忍心直接告诉他“嘿你应该多笑一笑”,但更大的可能是,他和史蒂夫被整了。

视线被摆放在客厅的“甜蜜”照片吸引,巴基盯着他和史蒂夫的笑脸,打开那个可以让某些八卦爱好者时刻监视他们的装置,“其实我们不需要假扮成一对,是吗?”

【嘿,我突然意识到,也许你们真的不需要这么做。】

【但木已成舟,亲爱的。】

【没错,木已成舟。】

巴基发誓他以后会多留个心眼……为了史蒂夫,当然。

 

◆04

 

在亚当斯夫人提出那个令他心虚不已的问题之前,史蒂夫并不会因为和巴基共享一间卧室而感到窘迫。是的,他们公用一间卧室,因为这栋房子构造奇特,仅有的两间之间隔着一层楼梯。再说主卧室足够宽敞,他们两个肌肉过度发达的超级士兵躺在那张大得离谱的卧床也不觉得挤。

事实上,只要能和巴基待在一起,就算要挤在昏暗潮湿的地下室史蒂夫也甘之如殆。

史蒂夫在考虑山姆的建议,从早晨到夜幕降临。如果他记得没错,山姆的原话是“就好像巴恩斯为了做任务对你狠下杀手,你也可以为了做任务在所有人面前亲吻他”,他居然觉得山姆的说法很有道理(尽管前半句话让他想要为巴基辩护,但重点显然是后半句)。

巴基没有拒绝山姆的提议,他看上去若有所思,却没有直接拒绝,还一言不发地吃光了第二顿早餐。

正当史蒂夫认真考虑山姆的建议,巴基躺到了他身边,带着淋浴后的凛冽薄荷香。

“我们没有退路。”巴基打破沉默,“娜塔莎说目标已经上了飞机,如果不出错,他明天早上就可以回到纽约。”

“我知道,我们必须在亚当斯夫人邀请我们作客前找到最合适的监视点。”

【那是我的工作,你们的工作是扮演黏糊爱人的角色。】

“那么亲爱的小鸟,你完成了多少?”

巴基挑眉,史蒂夫尽量憋笑。

【如果那个老狐狸没有改装他们的房子,听着,我目前找到了几个点并和克林特24小时监视,但那远远不够。】

【因为老狐狸没回窝——既然现在大家都有时间,我们可以练习一下。】

“练习什么?”史蒂夫皱眉,因为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巴基想起了他的另一个伙伴克林特,完美的克林特从来不会偷窥他们的隐私或者出什么馊主意,克林特只会说必要的话。噢不,也许这个成熟稳重的特工已经被威尔逊烦死了。

另一边忽然沉默了几秒,巴基耐着性子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然后低沉性感的女声再次传来。他庆幸自己来不及喝下任何东西,因为娜塔莎提出的建议足够将他活活呛死。

【练习如何接个火热的吻。】沉默顺理成章地袭击了他们。【噢,提前剧透,队长的吻技很糟糕。】

巴基下意识皱眉,看着不知所措的史蒂夫,而后者立刻坐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可以解释。”

“你可以解释。”巴基重复了一遍,完全不能解释这句话令他心跳加速的原因。

“我可以解释,那只是……”

【如果我九十岁的时候有那么唠叨,帮我个忙,喂我一颗子弹。】

【没问题。】好极了,克林特正式加入了他们。

在史蒂夫恨不得挖空床垫然后躺进去就此安寝好做个与世无争的九十岁老人之时,巴基突然凑近了一分,“开始吧。”

 

◆05

 

顾虑、怀疑和自制力有时候是脆弱不堪的,就好像现在,他们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对方,似乎在等着某个人迈出第一步。他们耳边的声音消失得无影无踪,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和越发急促的呼吸声显得有些喧闹,史蒂夫祈祷巴基的听力没有好到那种程度。

史蒂夫曾经见过巴基亲吻美丽的女孩们,她们亲吻巴基的姿势和表情迥异,但巴基总是微笑着,就像一个完美的绅士,他的眼角荡漾着闪亮迷人的波澜,那一定让每一个女孩觉得自己是巴基的唯一。史蒂夫曾经好奇那是什么感觉,现在他发现,他依然很好奇,准确来说是太好奇了。他好奇巴基的嘴唇有多柔软,好奇巴基会不会真的采取行动,好奇巴基会不会在他靠近的时候躲开……

而巴基就在他眼前,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让他好奇了那么多年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史蒂夫竟不忍心揭开谜底。

巴基开始紧张了。史蒂夫看得出来,即使巴基什么都没说,但那微微鼓起的腮帮子还有持续放大的瞳孔透露着主人的不安。史蒂夫希望有人可以打破沉默,好让时间流逝得更快一些,因为他怀疑有人按了慢进键,除了心跳和呼吸,一切都像是慢动作。

他让自己完全坐起来,这下他们的脑袋正式处于同一水平线。他让自己靠近巴基,甚至搂住了巴基的腰,这下即使是聋子都会嫌他的心跳声太吵。他让自己寻找巴基的嘴唇,巴基不确定地张开嘴,这下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

他闻到了巴基用过的须后水的气味,凛冽而苦涩,然后是巴基的嘴唇。他想到了闻起来有些涩,尝起来却甜得要命的橙子,而他正在缓慢剥开那层苦涩的果皮。

巴基依然什么都没说,就好像他不是那个让这个吻开始的人。史蒂夫感觉到巴基的肌肉越发紧绷,也拿不准他们两个到底是谁在颤抖。

紧张的情绪荡然无存,被一种突如其来的莫名恼怒取代,因为巴基并不是他的爱人,因为这同样只是为了任务,因为他真心实意想要亲吻眼前的男人。

他真的想要亲吻巴基。

史蒂夫被这个事实打得措手不及,以至于在距离巴基的嘴唇不到三毫米的地方停下了,他睁大了眼睛,只见巴基半眯着眼,似乎已经做好了被亲吻的准备。

一只温暖有力的手掌攀上他的腰侧,仿佛携带着最猛烈的电流,史蒂夫发出微不可闻的叹息,果断吻住了巴基的嘴唇。

【队长,有情况。】





TBC


今天木有配图,找不到合适的,只能靠苍白的文字描述一下他们初吻的场景。没错,他们躺在床上接了一个最纯洁不过、还被打断的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喜肥啾加入了监听盾冬夫夫的豪华午餐队伍。

为什么不让他们热烈地吻下去呢,因为被打断后他们会气恼——“我应该吻得快一些”“为什么我要等着史蒂夫吻我”“为什么我没有继续吻下去”,然后,他们唯一想要的就是再、来、一、次!套路,都是套路~

爱你们~❤

评论 ( 70 )
热度 ( 784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