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No Promises(一发完)

“活着。”

“并勇敢战斗。”

“我会追随你,史蒂夫。”

 

***

 

巴基的意识破出冰冷刺骨的海面。

他做了一个过分真实的噩梦,夹带着数不清的血光和尖叫,然后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的意识和肉身在冰冷的海水不断下沉,下沉,任凭他如何挣扎嘶吼。属于史蒂夫的声音和面容让他坚持下去,于是他强制自己醒过来。

只是一个噩梦。他这么告诉自己。

没有铁臂下苦苦挣扎的受害者,没有冰冷的口枷,没有穿着白衣的人,但这个噩梦是最痛的。

他花了半分钟的时间让眼睛聚焦,然后看着空洞的天花板,听着自己如潮水般起伏的心跳和呼吸声。

没有人说话,但某个声音越发清晰,无法忽视,好像他在声嘶力竭地呐喊。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担心史蒂夫听到了他。他已经很久没有过度使用自己的声带,除了承受剧痛的时候,他压抑着,直到他的胸口发痛。

巴基知道只有一个办法让他安稳度过今夜。于是他起身,穿上简单的衣服,走到了史蒂夫的门口。他用最轻的动作坐下,放松地靠在墙上,但那扇门还是在一分钟之后被打开。

史蒂夫看上去既不疲惫也不生气,最重要的是,鲜活。史蒂夫在呼吸,那双蓝眼睛一如往常坚定。

巴基猜想他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在凌晨两点半出现在这里,但史蒂夫在他来得及开口之前向他伸出了手。

他的队长拥有一双饱经风霜的手,他们都是,史蒂夫的尤为温暖。现在巴基几乎可以抛开那片冰冷的海水了,但他不知足地想要更多。

“……我做了一个噩梦。”巴基接过史蒂夫递来的温水,半是不知所措地承认,“很糟糕的噩梦。”

史蒂夫只是看着他,“我也是。”

房间里只有昏暗的壁灯亮着,清冷的月光轻柔地笼罩着史蒂夫的脸,巴基用近乎渴求的目光勾勒那张熟悉的脸,从紧锁的眉头、深不可测的眼眸到被深色胡须覆盖的下颌。他突然想起史蒂夫经历过他在梦境里经历的绝望和痛苦,史蒂夫真实经历过的不会比他少。难怪史蒂夫是他见过的最坚韧的男人。

一双有力的手掌搭在他的肩膀,巴基看向它的主人,“你梦到了什么?”

“不管是什么,我们一起解决。”

巴基想要给史蒂夫一个微笑,就像他们在昆式飞机上的那天,但那比他想象得更难。最终他主动抱住史蒂夫,以一种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热切和冲动,他如此用力,如果怀里的人不是史蒂夫,一定会被挤得喘不过气。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个拥抱,巴基现在要确保的是,这同样不是最后一个。他闻到了史蒂夫的气味,甚至感觉到了史蒂夫强有力的脉搏跳动还有几乎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我不会让你受伤。”

“我们的敌人很强大,别光顾着我。”史蒂夫回抱他,像是在安抚,但他并没有保证自己不会受伤。史蒂夫当然不会保证这样的话,他只会在每次战斗前会用振奋人心的演讲激励战友勇敢战斗。史蒂夫可以列出很多的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说出大段大段令人无悔追随的话,但他从来不会说,我保证我们都能活着回来。

因为那是空话,史蒂夫从来不说空话。

巴基握紧了拳头,他的左手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那我可以留下来吗?”

“今晚?”

“我在你门口守着。”

“别说傻话,”史蒂夫放开他,然后给了他一个微笑,“我有些受宠若惊,说实话。”

“为什么?”

“因为……”史蒂夫顿了顿,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因为我们总在告别。”

巴基苦笑,“我想,我可能永远没法跟你道别了,史蒂夫。”

沉默忽然蔓延,但那只是暴风雨的前兆。史蒂夫坚定地握住他紧握的拳头,用一双过分温柔的目光看着他,“那就别(Then don't)。”

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找到了对方的唇,巴基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惊讶——他们都等得太久了。

是的,他们早该如此。


他们在余韵中相拥,巴基亲吻史蒂夫的额头,“向我保证……”巴基的声音嘶哑,仿佛是哭腔,“史蒂夫。”

“我爱你,巴基。”

“活着。”

“并勇敢战斗。”史蒂夫微笑起来。

“我会追随你,史蒂夫。”巴基抚摸爱人的脸颊,“我不会再离开,如果我不能相信自己,我相信你。我也爱你,混蛋。”

“我知道,睡吧,我会叫醒你。”

巴基再没有做噩梦。

 

***

 

五年后  美国纽约 布鲁克林绿荫公墓 

 

巴基终于有勇气来到这里,他花了很长时间说服自己,他有资格这么做了。

不是因为他身上的罪孽已经洗清,而是因为他仍在努力。

他把一束母亲最喜欢的粉色康乃馨放到年代久远的墓碑前,轻轻抚摸早已斑驳的石碑。他亲吻母亲的名字,告诉她自己过得很好,准确来说是太好了。远远超过了他值得拥有的。

当他站起来,一只温热宽厚的手掌滑进他的右手心。他微笑起来,“你剃了胡子。”

“我本来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史蒂夫闷闷地说,“只是想正式一点。”

“她不会介意的,你知道。而且我闻到了须后水的气味。”

他们交换了一个短暂而甜蜜的吻,巴基还真不习惯史蒂夫没有胡子。

“巴恩斯夫人会祝福我们。”

“当然,她会的。”巴基回答。

“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告诉她我现在过得很好,准确来说是太好了,远远超过我值得的……”

“你值得,相信我。”

“我相信你。”

他们的手紧紧相握,两枚打磨圆润的银戒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FIN


有下划线的部分是车哦(煞风景地提醒一下~)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

※吸血鬼本重新上啦!!本子(随机掉落咸鱼的手写明信片❤)

想入的小伙伴现在就可以入(不会再刷啦),截止到1月25号,发货也是1月月底。

评论 ( 48 )
热度 ( 486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