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Dear Husband(第六发)

如果说假扮巴基的丈夫需要精湛的演技,那么史蒂夫一定可以成为最佳影帝。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第四发   第五发


◆15

 

实际上巴基并不是很惊讶,因为史蒂夫总能提前说出他想要说的话(也许从他们还只是十几岁的布鲁克林小子开始),因为当他看着史蒂夫带着水光的蓝眼睛和嘴唇,他想的是同一件事。

他想再尝一尝史蒂夫的味道。

巴基清楚地知道这个故事会如何开展——他不打算拒绝,而史蒂夫不会轻易收回那个问题(或者说是……请求)。史蒂夫会再一次吻他,在没有任何旁观者的情况下。他的心脏怦怦直跳,好在多年的作战经验防止他过早显露他的期待和害羞,该死,在史蒂夫吻他之前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羞。

平心而论,史蒂夫害羞的次数是他的指数倍。如果这是一场比赛……不,这不是一场比赛,别那么幼稚你这个傻瓜。

好极了,史蒂夫让他变成了一个幼稚的男孩。而如果史蒂夫再用这样的目光注视他他就要不客气了。

但他们没有什么机会真正开始这个吻——巴基没有拒绝也没有主动凑近,他捕捉到一丝不确定,他们都是。而在他们两个人可以踏出第一步之前,意外发生了……

【老天你一定要问那么蠢的问题吗?】

【该死我忘了关闭詹姆斯的通道,不过我怀疑他完全同意我的话。】

【也许他们已经开始了。】

【那么安静?】

史蒂夫的眼皮狠狠地跳了跳,“旺达?”

【嘿。】

好极了,现在有一个未成年少女加入了他们。

巴基忍着笑意,尽量不去回应史蒂夫脸上的“我真的问了一个蠢问题吗”的不安表情。他起身,抽走史蒂夫脖子上的白色毛巾,“晚点说,好吗?”

他在史蒂夫的注目礼下打开衣柜寻找睡衣,绷紧的身体逐渐发热,而当他转身,只发现史蒂夫早已不动声色地缩短了他们的距离。他不由得联想到某种试图接近猎物的大型猫科动物,因为他根本感觉不到史蒂夫的靠近。

真正的问题在于,他的史蒂夫依旧辣得一塌糊涂。

很快巴基便觉察到事情的不对劲之处——史蒂夫近乎蛮横地将他禁锢在衣柜和一具性感火辣的肉体之间,这完全是犯规的举动。巴基怀疑这下不管史蒂夫问什么他都会答应,出乎他意料的是,史蒂夫用一个袭击式的吻替他回答了所有的问题。

他的身体对于袭击做出了本能的反应,但史蒂夫轻易化解他的防守,就好像史蒂夫早就预料到了他的下一个动作。

他尝到了一个薄荷味的吻,当史蒂夫摘掉他们的耳机,他用力地回吻怀里的男人,直到被史蒂夫狠狠抱起来放到衣柜的隔板也没有中止这个吻。

在混乱中他扯下来那扇脆弱的门,史蒂夫似乎在笑。更正一下,这才是真正的犯规。

巴基不得不低下头亲吻史蒂夫,他恶狠狠地揪着史蒂夫的碎发,用双腿缠住那精壮的腰身,吮吸史蒂夫的舌根直到他们都无法好好呼吸。热潮从他们的小腹之下不断蔓延,他们都想要这个,就是现在。

他们开始下意识撕扯对方的衣服。史蒂夫把亲吻的阵地转移到巴基的颈侧,而在巴基可以撕毁那件白背心之前,他们滚到了那张大得过分的双人床。

“巴基……”

“我知道——”巴基急切地堵住试图在这种时候告白的史蒂夫,但他后来反倒成了那个不识相的坏人——他几乎是用所有力气推开难得不老实的史蒂夫,因为他知道他们一旦开始便很难结束,而他们现在必须集中注意力。

该死的任务。

“抱歉,我只是想要一个吻。”

巴基伸出手挽留想要起身的史蒂夫,“现在不是时候。”

然后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缓慢而深地接吻,史蒂夫温柔得要命,那让巴基感到更加赤裸。他微微颤抖着想要推开史蒂夫,但后者顺势扣住了他的手掌,进而犯规地和他十指相扣。尽管史蒂夫给了他很多机会呼吸,巴基依旧觉得氧气不够用,完全不够。

当这个漫长得可怕的吻结束,史蒂夫吻了吻他的眼睛,“我爱你。”

巴基的心脏几乎是一瞬间罢了工。

“闭嘴。”他不客气地拍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逃进了浴室。

 

◆16

 

亚当斯夫人按响门铃之时史蒂夫正和他的丈夫互相探索对方的身体。清晨六点半,本该晨跑的他们窝在浴室接吻亲热,或者干一些更加像话的事。他们把水声调到最大,这样山姆他们就不会听到除了水声外的任何声音。他们忍耐了一晚上,巴基被亚当斯的无作为气得不轻,六点钟就吻醒了窝在沙发睡觉的他。

他们本可以补上昨晚错过的一切,但最支持他们、也是最可亲可爱的亚当斯夫人按响了门铃。

【亚当斯夫人在门口。】这是娜塔莎第二次提醒他们。

史蒂夫叹了口气,吻了吻巴基的眼角,“我去开门。”

巴基看了看自己裸露的金属手臂,点了点头。

史蒂夫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同时根本不打算遮盖巴基留下的新鲜吻痕,他打开门,迎接依旧光彩照人的亚当斯夫人。

“亲爱的,早上好。”

“早上好,你今天起得很早,夫人。”

“爱德华还在倒时差,我给他做了早餐,你们要不要一点?”

“不用了,我们……你想进来吗?”

亚当斯夫人的目光变得暧昧起来,史蒂夫感觉她正在凭借丰富的经验分析他脖子上吻痕,红晕爬上了他的脖子根。

“年轻真好,不是吗?”最终善解人意的亚当斯夫人只是眨着眼暗示,“别把我们的巴基累坏了,我还指望你们加入今晚的派对。”

“什么派对?”

“噢,”亚当斯夫人快活地笑起来,“只是一个很突然的派对,爱德华同时想要捐赠一部分财产给一些可怜的孩子,也许那会是一个慈善晚宴。”

【真狡猾,我喜欢。】

“再说了,我想向大家介绍我亲爱又恩爱的邻居们。”

史蒂夫尽量维持无懈可击的微笑,“我们很荣幸。”

“这是邀请函,别忘了时间。”

史蒂夫接过两张黑色烫金的邀请函,这看起来一点也不突然,因为亚当斯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妻子过多参与其中。他们的目标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亚当斯夫人吻了吻他的脸颊便离开了,史蒂夫微笑着再三保证他们会按时出席,那让他收获一个飞吻。

当史蒂夫回到房间,巴基早已穿戴整齐,连头发都吹干了。那让他有些失落,但他很快便无法纠结这个,因为他们必须迅速讨论出一个应对方案。

很显然亚当斯打算在慈善晚宴会见潜在的客户,而他们必须阻止这场罪恶的军火交易。

【我们必须加入,弄到几张邀请函不难。】

“我们需要一个人继续监视亚当斯的家。”

【我留下,这是防止我和巴恩斯打架的唯一办法。】

巴基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哼声。

史蒂夫非常感激山姆的体贴。

【我可以作为娜塔莎的男伴。】

“是的,我们需要你时刻注意目标,克林特。”

【我呢?】

“你会是我们的后援,旺达。”

史蒂夫似乎听到了旺达不满的咕哝。

【收到。】

【你们需要新的礼服吗?】

“不,非常感谢。”

【我们发誓我们对你们的私人生活没有任何……】

“你们监听一切。”

巴基毫不留情地指出。

【你们不也学会了把水开到最大吗?】

“娜塔莎……”

【放轻松,我们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好吧,你们可以过来。”史蒂夫妥协了。他看着巴基紧皱的眉头,痛恨自己不能立刻亲吻他的爱人。

【送礼服的人数有限制吗?】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下午见。”

“多带几套。”巴基几乎是恶狠狠地补充。

【事实上我们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史蒂夫似乎又听到了马克杯破碎的声音,但巴基就在他面前,鼓着让他想要亲吻的腮帮子。

【别费心遮盖……你们懂的。】

老天……





TBC


看着巴基落荒而逃的史蒂夫↓(我不管我就爱白背心)


(瞧瞧这犯规的嘴角~)


听说娜塔莎他们马上要到的史蒂夫↓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我的爱~哈哈哈)

让我们把掌声送给为了完成任务自觉睡沙发的史蒂夫,还有早已看穿一切并毫不留情戳破的队友们~好气啊,他们的地下情谈得太艰辛。

史蒂夫:什么时候才能和我的丈夫干点像样的事?


ps:今天想要搞年终总结,发现17年的文从室友开始,陷入了选择恐惧,过几天再发总结哈哈。

ps:

—————————————

※吸血鬼本重新上啦!!本子(随机掉落咸鱼的手写明信片❤)

想入的小伙伴现在就可以入(不会再刷啦),截止到1月25号,发货也是1月月底。

—————————————


☞连载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51 )
热度 ( 504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