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Little Things·2.0(一发完)

只是一些关于他们相爱的小事。 

 

◆白发

 

史蒂夫能分清“瞥一眼”、“看”和“注视”的区别,他也发现巴基的目光已经在他身上停留了超过“注视”该有的时长。

他们正窝在沙发看一部老电影,他再自然不过地揽着巴基的肩膀而巴基放松地靠在他怀里,他能清晰感觉到巴基呼在他颈窝的气息,巴基的发梢,巴基的每一个轻微的动作,一切都很完美,除了巴基的目光并不在电视机的屏幕而在他的脑袋上。

在史蒂夫忍不住开口询问或者验证他的左脸是不是沾了什么东西之前,巴基打破了沉默。

“你的鬓角有一根白发,史蒂夫。”

史蒂夫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是多么了不得的大麻烦,原来不过是一根白发。他看向他的丈夫,“你可以帮我拔出来吗?”

巴基闷闷地捧起他的脸。

他感觉到巴基的手指,属于人类的还有完全是金属的,老实说当它们穿梭在他的发间,他只会有一种他们在接吻或者将要接吻的错觉。但这次巴基的动作很轻,仿佛他是一个易碎品。

“没事的,巴基,我只是在变老。”他安慰自己的丈夫,同时也在安慰自己,因为“变老”对他而言是一个陌生又迟来的概念,他已经一百一十二岁了,早该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但他多了七十年的时间。他和巴基都是。

自然规律无法避免,他会慢慢衰老、虚弱、也许病痛缠身、然后死去,和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血清固然能够大大减慢这个过程,但时间最终会带走他的生命。

他在变老,和心爱的人一起。史蒂夫想象不到比这更好的事。

巴基揪着那根白发,“我知道,我也在变老。”

“你在难过。”

“因为我不喜欢看到你生病。”

巴基的回答让属于十六岁的记忆疯狂涌现,史蒂夫惊讶地发现他还清晰记得巴基钟爱的发型、类似沥青的发胶味、巴基柔软迷人的口头禅还有那件发黄的条纹衬衫,当然还有刺鼻的消毒药水气味,苦涩的药丸,母亲的叹息。也许他唯一给巴基留下的阴影便是哮喘和数不清的大小伤病。

史蒂夫吻了吻爱人的额头,“我们可以一起生病,然后互相照顾。”

“你安慰人的方式总是很特别。”巴基微笑着回吻了他的额头。

“好吧,让我换个方式,”史蒂夫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一如他向巴基求婚的那天,“你愿意追随史蒂夫·罗杰斯一起变老吗?”

这个问题令巴基睁大了眼睛。

良久,巴基闷闷地眨了眨眼,“你为什么要明知故问?”

“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出你的答案?”

“好的。”巴基说,两秒钟后又一次开口,语气更为郑重深刻,“好的。”

 

◆晚餐

 

他们时不时会邀请他们的朋友和他们共进晚餐,也总能一起做出丰盛而美味的菜式——巴基负责准备食材,史蒂夫按照食谱烹饪,即使在厨房他们也能默契配合。

退休生活把他们变成了一对再寻常不过的伴侣,这没什么不好。

山姆是被邀请次数最多的人,他会带上一瓶色泽完美的威士忌还有数不清的白眼。这一次山姆带上了新交的女朋友凯蒂,而巴基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

出于礼貌(也为了史蒂夫),巴基接过那瓶威士忌,忍受山姆标志性的白眼然后邀请他们进门。围着粉色围裙的史蒂夫从厨房探出头打招呼,围着蓝色围裙的巴基笑得像个快活的傻子。

巴基越发觉得山姆的眼睛变大了。

金色的咖喱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史蒂夫用手指沾了沾勺子上的黏糊糊的咖喱,放进嘴里尝了尝,而巴基像平时那样、再自然不过地舔了史蒂夫的手指,然后山姆的白眼宛如两枚子弹穿过客厅向他们射来,凯蒂大笑着给了山姆一个面颊吻。

继续加油呀威尔逊。巴基不计前嫌、宽宏大量地祝福某个不知好歹的蠢货。

 

◆吻痕

 

他们的亲吻总是从早晨开始。一如往常,他们在淋浴间交换一个又湿又黏的吻。一如往常,当这个吻结束,巴基只想再来一次。

但史蒂夫忽然睁大了眼睛,“你受伤了?”

“哪里?”

“这里。”

史蒂夫认真又严肃地指着自己留在他身上的吻痕,他不需要确认,只是轻轻按压便能回忆起昨天晚上史蒂夫有力得令他身体发软的亲吻。

“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喝了两瓶威士忌?”

“记得。”

“那你记不记得我请求你‘再重点’?”

史蒂夫正经认真地红了脸,“记得。”

“这个,”巴基指了指颈动脉处的“伤痕”,忍着笑,“就发生在那两件事之间。”

他的丈夫可怜兮兮地沉默了两秒钟,“我并不是真的很抱歉。”

又一次被堵住嘴的巴基转了转眼珠——亲爱的史蒂夫,你当然不会感到抱歉,你这个傻瓜。

 

 

 

 

 

Fin

1.0

—————————————

※吸血鬼本重新上啦!!本子(随机掉落咸鱼的手写明信片❤)

想入的小伙伴现在就可以入(不会再刷啦),截止到1月25号,发货也是1月月底。

—————————————

【盾冬】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今天的咸鱼也很爱盾冬~

评论 ( 42 )
热度 ( 534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