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会用屁股写字的柯基犬(一发完)

史蒂夫费劲地扭着屁股拼写那几个至关重要的字母,然后意识到巴基并没有在看。

 

◆01

 

一切都变了。

无一幸免。

一切的、所有的、全部的感知都变了。

史蒂夫抬头看了看似乎有无穷大的白色天花板(同时他感觉到他竖起的耳朵抵到了毛绒绒的背,他发誓),又低头瞪了瞪他的爪子,扭了扭全新的身体,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了一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柯基犬。

他想摸一摸他的耳朵,但这个动作难以实现,他只能费劲地适应,用撑着地的四条腿移动身体,在闹钟的钟面反射下证实他的猜想。

他、成、了、一、只、柯、基、犬!

史蒂夫屏住了呼吸,期待这只是一个荒诞的梦,期待着自己会醒来,而巴基正躺在他属于人类的臂弯里。

这是他的房间,这对柯基犬而言又像一个充满危险的领地,这一切陌生又熟悉。

史蒂夫花了很长的时间坐在床上,思考着今后何去何从,直到洗漱完毕的巴基推开门。

作为柯基犬的他吓了一跳,真正意义上地竖起了耳朵。

“你好?”巴基脸上写满了疑惑,“你是哪家的柯基?”他揉揉眼睛,环视整间屋子,然后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你看见史蒂夫了吗?”

尽管猜到自己会因此崩溃,史蒂夫还是用力叫了出来,他想告诉巴基“我知道这一切很疯狂但我真的是史蒂夫”,但他的叫声只能充分证明此刻他是什么物种。

巴基走向他,他也费劲地奔向巴基,这个时候史蒂夫才意识到拥有一双长腿是多么的幸运和有用。

一只属于人类的手掌不确定地拍了拍他的脑袋,他听到那只手的主人呢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是个好问题。

史蒂夫一边承受来自巴基的轻抚,一边集中精力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某个画面跳进了他容量急剧缩小的脑子里——他拍着索尔的肩膀,和他昔日的战友对视,为阿斯加德的遭遇感到悲伤并对洛基再次来到地球表示理所应当的担忧。

史蒂夫不敢相信洛基竟然如此对他,也不敢相信自己无法相信洛基能做出这种事,他的意思是,洛基能做出所有事情。

这从侧面证明他的担忧不无道理。

但他此刻应该担忧的不是洛基,或者是变成柯基犬这件事本身,而是巴基抱起了他,还有巴基如何充满好奇又兴致满满地揉捏柯基犬的屁股。

 

◆02

 

史蒂夫大概会被评选为最不安分的柯基犬,最直接的原因便是巴基抱着他的方式,人类的手掌把他的屁股弄得很痒。

他不是真正的柯基,他还不习惯这个。

巴基揉着他的屁股,同时低声叫着他的名字,有那么几个瞬间史蒂夫忍不住回应,但巴基只是更加用力地揉捏,把他的屁股捏得又痒又麻,捏得他心惊肉跳——巴基因为他的失踪烦躁,而正在托着他屁股的机械手威力巨大,史蒂夫亲眼见过它的威力。

史蒂夫猜想,鉴于他们二人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疯狂的事情:二战、九头蛇、坠崖、洗脑、冰封七十年、相遇、与世界为敌、流浪逃亡等等,巴基过不了多久便能猜到他怀里抱着的柯基犬便是他丈夫这件事。

他需要给巴基一点时间和耐心。

“史蒂夫,你去了哪里?”

巴基捏着他落在枕边的手机,几乎把他塞进那件皮夹克里,语气低落。

史蒂夫真想好好拥抱他的爱人,但四只又粗又短的腿并不能帮助他拥抱失落的巴基。

而且他的屁股真的很痒。

门铃响了,巴基立刻把他放下去应门,却迎来了洛基。巴基的肩膀垂了下来。

史蒂夫知道巴基期待那个站在门口的人是他,他发誓要给巴基一个吻,尽管身为柯基的他难以完成这个任务。

“嘿,我只是路过,顺便告诉你史蒂夫出任务去了,紧急任务。”

“我起床的时候他还在。”巴基语气不善,充满戒备。

好样的,我的布鲁克林男孩。

“像我说的,紧急任务。”

洛基悠闲慵懒的声音宛如一个巴掌,狠狠拍在史蒂夫的脸上。史蒂夫恨不得跳起来大叫“我就在这里”,或者狠狠咬洛基一口,还是说柯基犬有什么特殊的战斗技能?

“噢,这只调皮、调皮的柯基犬。抱歉亲爱的,这是我们阿斯加德的一位女神的宠物,我得还回去。”

史蒂夫疯狂地大叫了一声,而巴基挡在门口,“你确定?”

“女神的口味独特,难道说这是你们养的柯基犬?”

巴基没有回答,但是洛基逮住这个空隙钻进了他们的公寓,像个可怕的、专门惩罚柯基犬的巫师。史蒂夫试图撒腿逃跑,但洛基用魔法定住了他。

现在史蒂夫确定这是史上最可怕的梦境——他被洛基固定在怀里,将要被抛弃在某个没有人知道的角落,而巴基不会阻止这一切发生。

他几乎要哭出来,向巴基伸出又粗又短的前爪,试图搭建一座桥梁,巴基似乎看出了他的痛苦,机械手臂猛地横在洛基面前。

“留下它。”

“女神会哭泣的。”

“让你的女神自己过来拿。”说着,巴基狠狠夺过无助的、不断挣扎的柯基犬,那力道几乎可以扒了史蒂夫的皮,但史蒂夫痛并快乐着。

洛基似乎在憋笑,面部表情狰狞而扭曲,“你真不该让女神难过,小叛徒。”

史蒂夫大概会被评选为最具有杀伤力的柯基犬,但穷尽柯基犬的力量,他还是无法给洛基一个教训。

 

◆03

 

史蒂夫吻了巴基,一遍又一遍,因为他的巴基是那么的勇敢、英俊又强大,连阿斯加德的女神都不放在眼里。

但巴基拒绝他的吻,一边扭头一边重申自己已经洗过了脸。

被狠心拒绝的史蒂夫耷拉着耳朵,蜷缩在巴基脚边,思考着该如何让巴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后来巴基妥协,叹了口气把他抱起来,又一次托着他饱满得过头的屁股但他已经逐渐适应,他甚至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舒舒服服地窝在巴基怀里。

“对不起,我只是想要找到史蒂夫,但他似乎消失了。”

不不不,我就在你怀里,巴基,低头看看我,你会发现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柯基犬。

巴基吻了吻他的脑袋,把他重新放到柔软的沙发上,然后躺下,皱眉盯着天花板。

史蒂夫站起来,费劲地从巴基的大腿爬到巴基的胸口,他呈大字型伏在巴基胸口,听着巴基的心跳,而巴基没有阻止他这么做。

过了几分钟,史蒂夫感觉到巴基的轻抚,还有托着他屁股的手心。

“史蒂夫。”

巴基看着天花板这么说。

“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

……

史蒂夫不确定巴基叫了多少声,他只想找个办法安慰他的爱人,而他的屁股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一种诡异的安慰。

他往上移动身体,最终成功用脑袋抵着巴基的下颌,轻轻磨蹭,试图传达他无法抑制的爱意。巴基似乎很感激他的陪伴,温柔地抱着他。

他不该凭空消失。

他不该让巴基担心。

他不该就此放弃。

对,他不能就这样放弃。

史蒂夫猛地站起来,鼓起勇气跳下看起来高得吓人的沙发,用四条短腿费劲地跑到厨房。他像个爱惹事的孩子那样撕裂了一袋面粉,把地板弄得到处都是白色面粉。他深吸一口气,用屁股蹭了蹭地板,然后费劲地跑到巴基面前,做了一件对柯基犬而言了不起大事。

他猜想要让巴基看懂他在写什么,他需要把字母写得很大很大,那可不简单,如果你是一只柯基犬,你会知道。

史蒂夫费劲地扭着屁股拼写那几个至关重要的字母,然后意识到巴基并没有在看。

他的心碎了。

柯基犬的心很容易破碎。

 

◆04

 

夜幕降临。

巴基在收拾行装,史蒂夫知道巴基想要出去找他,而他不知道怎么阻止巴基这么做。

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他跟不上巴基的步伐,巴基的行动矫健,而他的腿太短了。

巴基最终把行李放到一边,独自一人躺到床上,倔强又让人心疼。史蒂夫知道巴基是担心他晚上回来却又找不到自己,他可真是个没用的丈夫。

他同时还是一只没用的柯基——他跳不上他们的床,多亏了他的腿。

他叫着巴基的名字,试图引起巴基的注意力,巴基确实注意到了他,但他的巴基对此无动于衷。

“这是史蒂夫的位置。”

史蒂夫不打算放弃,他往后退了很多步,然后开始拼命奔跑,想象自己是一个跳高选手,把自己的身体甩起来,终于滚到了他们的床。巴基被他逗笑了,看来他也不是那么没用。

如果说对面是他的巴基,没有什么阻碍是他不能越过的。

“好吧好吧,你可以睡在这里。但是史蒂夫回来之后你得把他的位置还给他。”

他蹭了蹭巴基的脸颊,巴基吻了吻他的脑袋,过了几分钟,巴基似乎睡着了。

然后他变回了原状。

他奇迹般地、难以置信地、突如其来地变回了人类史蒂夫。

史蒂夫想要大叫出来,甚至胡乱地吻醒了他的丈夫。巴基清醒后狠狠给了他一拳,他完全值得这个惩罚。

“你去了哪里?!”

为了不让巴基担心,史蒂夫红着脸撒了谎,“紧急任务。”

“我当时就在隔壁房间,史蒂夫,你——”

史蒂夫犯规地堵住巴基的唇,而巴基气恼地回吻他。

让巴基停止质疑的方法只有一个。

唯一的、过分诱人的、令人兴奋的方法。

史蒂夫一直知道如何让巴基无法思考。

 

◆05

 

洛基再次光临,为了幸灾乐祸,但当战斗力骇人、不把阿斯加德的女神放在眼里还有点迷恋柯基犬的超级士兵巴基·巴恩斯扶着腰为他开门,他发现自己应该幸灾乐祸的对象已经发生了本质的改变。

看起来,某个人已经为亵渎了美国队长的屁股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瞧瞧巴恩斯脸上的黑眼圈,他昨晚真的有机会睡觉吗?


 

 

 

FIN

 

灰常感谢蟲太 @要认真画画的蟲 画了超级有爱、可爱的盾柯基,第三节就是在试图还原蟲太画的盾柯基的幸福生活❤(不过我写的和她试图表达的应该不是一个意思哈哈哈哈哈哈)

用这篇充满傻气的文给蟲太打call,嘿嘿~

 感谢万能的洛基,我爱你❤

最后,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史蒂夫的pp。

———————————————————

※明天试着更新坑的第二章,嘿嘿。

本子(随机掉落咸鱼的手写明信片❤)

———————————————————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晚安安~

评论 ( 49 )
热度 ( 632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