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Never Be The Same(粉雄救兵AU·上篇)

最令巴基难以忍受的是,即使史蒂夫穿得像个从上世纪四十年代穿越而来的金发傻瓜,他依然认为史蒂夫英俊得一塌糊涂。


◆01


作为一名长期制作一档收视率高得夸张的“同志改造直男”的真人秀艺人,巴基在第一次与史蒂夫·罗杰斯,也就是那位将要接受改造的、人们口中的“永远约不到女孩子的直男”见面的时候无比惊讶地发现,这一期的改造对象与往期的完全不同。

这一定是个天大的玩笑。

史蒂夫·罗杰斯没有留着无比糟糕的、从不打理的络腮胡,而是大大方方地露出那张俊俏得一塌糊涂的漂亮脸蛋;没有住在一间乱得无法找到供人移动空间的公寓,他的公寓整洁有条、一尘不染,让人恨不得给他颁发一个夸张的奖杯;他本人甚至是一个绅士又迷人的男人——史蒂夫·罗杰斯礼貌地邀请巴基和洛基进门,带着腼腆的微笑,而巴基不得不在进门前连续三次确认那间公寓的主人是如假包换的罗杰斯,然后在他的改造对象与他对视的十秒钟时间内爱上了那双蓝眼睛。

也许吧,史蒂夫的邻居娜塔莎提名史蒂夫的原因是他从来不注重时尚,穿衣风格与上世纪四十年代如出一辙,甚至不知道“第三次约会”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同时也是最让巴基感到抓狂的部分——他,巴基·巴恩斯,作为一名天赋与努力并存的服装设计师,当他看着他的改造对象糟糕的“复古”衣着和发型,他唯一想到的是——噢该死,我注定会爱上他。

他好奇那双深邃得不可理喻的蓝眼睛为什么还没有让史蒂夫摆脱处男之身,如果他在一间拥挤的酒吧捕捉到那双蓝眼睛,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穿越疯狂舞动的人群去搭讪那个迷人的生物,用尽浑身解数灌醉那个金发傻瓜然后把他的猎物拽上他的床。

“你们需要喝点什么吗?”他的改造对象打破沉默,红着脸指了指厨房的方向,“我可以准备一些常见的饮料。”

“比如什么?”巴基假装很感兴趣,事实上他必须把目光从那双蓝眼睛移开,还有那对快要从那件性感的白背心跳出来的胸肌,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完美腹肌,更别提……

“鲜榨橙汁?”又是一个腼腆的微笑。

巴基受够了,他想要喝点鲜榨的东西,但绝不是橙汁。出于初次见面该有的礼貌,他点点头,尽量保持微笑,而公寓的主人笑着站起来,转身走向厨房,让他欣赏了那个漂亮得天崩地裂的窄臀整整十秒钟。

噢该死,他永远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他不想改造罗杰斯,他只想脱掉那身款式老旧得跟他的爷爷有得一拼的衣服,亲吻罗杰斯天赐的完美肉体直到天亮。

“有人确实很饥渴。”

一如既往的毒舌,巴基转过头面对声音的主人,同时也是他的经纪人兼摄像师洛基,“别说风凉话,然后把这段掐掉。”

“你的眼睛都直了,亲爱的。”洛基挑眉,“别告诉我你只是看上了他的时尚白背心。”洛基非常恶毒地强调了“时尚”这个词,可巴基不能替史蒂夫辩护,他甚至不能替自己辩护。

这一定是个玩笑,天大的玩笑。他不能爱上一个直男,那是绝不允许的。

十分钟后公寓的主人回来了,手里拿着两杯鲜榨橙汁,笑容依旧腼腆。

“也许我们该开始了,因为我一个小时后得去巡逻,以防有什么坏人出现……啊我猜你们不会感兴趣,但是我们真的该开始了,娜塔莎不会轻易放过我。”

噢该死,巴基舔了舔唇,他已经等不及了。


◆02


“你在做什么,亲爱的?”洛基在走进工作室的第一秒钟便开始大呼小叫,那可真不简单,“别告诉我这件看起来和美国国旗一模一样的丝质睡袍是你给薇薇安设计的成人礼服。”

巴基像是被一盆冷水浇得清醒过来,先是不知所措地看了看他手中的睡袍,又看了看压制着怒意的洛基,然后虚弱地说出实话。

“这是给史蒂夫的。”

“我本来还想提醒你那是成人礼而不是睡衣派对,结果你连薇薇安是谁都忘了。”

“我当然记得——湛蓝的双眼,耀眼的金发,完美的身材,笑容甜美又腼腆,前途无量的上东区小天使。”

“你形容的是史蒂夫·罗杰斯,薇薇安的眼睛是蓝灰色的。”

“史蒂夫住在布鲁……”巴基识相地闭嘴,因为洛基看上去恨不得活活吃了他,鉴于洛基随身携带一把锋利的匕首,他必须乖乖听话。

“这是你自己选的,詹姆斯,明天中午之前把初稿交出来——我不会陪你熬夜,而且……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试图把史蒂夫·罗杰斯打扮得像个……”

洛基不再说下去,这大概是洛基第一次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巴基不知他该不该因此感到骄傲。

“听着,宝贝,我知道你喜欢那个打扮土气的金发肯娃娃——”

“我没有爱上他,我可以对天发誓。”

实际上他紧张得差点把手里的睡袍撕裂,但他必须得撑下去,否则他会疯掉,彻底疯掉。

“如果我在你的裤裆安装一枚温度传感器,每当你面对罗杰斯、甚至只是想到他,它一定会响个不停并替我好好地嘲笑你。”

他爱极了洛基,同时恨极了洛基。

“兰谢尔呢,他应该去改造罗杰斯的公寓,可我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巴基选择了最蹩脚的办法——转移话题,“你不好奇?”

洛基慷慨地翻了个白眼,“他忙着‘改造’他和查尔斯的婚礼现场,而且他去过了,对那间公寓的评价是‘整洁得令人不知所措’。”

那个该死的混蛋。

这大概是巴基听过的最糟糕的借口。

这笔账他必须好好跟兰谢尔算,从只为查尔斯设计婚礼礼服开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詹姆斯。”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穿着一身黑西装、打着一条黑领带的洛基看起来就像要去参加一场葬礼,巴基只能希望不是他的葬礼。

“什么……问题?”

“你设计出这件睡袍的灵感。”洛基给了他一个优雅得过分的微笑,并提了一个对服装设计师而言过于致命的问题。

巴基害怕起来,因为他如果一开口便再也停不下来,然后洛基会知道他所有的秘密,所有的、不可告人的、羞耻至极的秘密。

“我……”巴基深吸一口气,“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罗杰斯一丝不挂地躺在你的床上所以你必须做出一件睡袍好遮盖住那具火辣得要命的肉体?”

洛基一定是上帝派来惩罚他的,毫无疑问。

“我只是做出了我梦里出现的睡袍……”

但巴基不能否认“一丝不挂”这点,百分之百无法否认。

“妙极了……噢,我忘了告诉你,鉴于兰谢尔没时间,现在旺达、你知道她不仅喜欢女人,她正在罗杰斯的公寓教他怎么制作甜辣酱。作为人类,他们的肉体都很火辣——你瞧,我都被你气得词不达意了,亲爱的。”

然后洛基狠狠地、优雅地摔上工作室的门,任由巴基一人妒火中烧,无比失落、好奇又饱受折磨。


◆03


作为一名设计师,巴基的骨子里充满了无可救药的浪漫,但他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这样的鬼话。他认为那不过是只在童话故事里存在的情节,人们会一见钟情是因为他们醉得厉害、无法思考或者过度渴望爱情。

他不相信一见钟情,直到遇见史蒂夫·罗杰斯。

他不知道史蒂夫到底有什么魔力,能在他们相识的第一天晚上出现在他的梦里,让他魂牵梦萦,辗转反侧,易妒又愚蠢。

史蒂夫不过在他们初次谈话的短短十五分钟时间里说了一些关于自己的小事:晨跑、绘画、值班、巡逻、时刻准备去抓坏蛋、制服非常合身、喜欢吃热狗、崇尚自由、不歧视同志甚至认为同志很酷、喜欢性格幽默的女孩但每次都会搞砸约会、从来不去酒吧、不做皮肤护理、对发型的要求是“足够短”、不懂时尚、不会跳舞、身体里仿佛住着一个老灵魂、想要好好保护布鲁克林……

巴基惊讶于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史蒂夫说的每一句话,还有那双蓝眼睛散发出的害羞又迷人的光彩。史蒂夫·罗杰斯用短短十五分钟让他意识到他喜欢的不只是那具完美而诱人的皮囊,还有史蒂夫可爱又甜蜜的灵魂。

等他意识到这叫“一见钟情”,已经太迟了。

最要命的地方在于,史蒂夫·罗杰斯是个可爱又傻气的直男,他喜欢女孩。

这意味着巴基没有半点机会,但巴基对此感到一丝诡异的庆幸——他不需要争取,他追求不到完美的罗杰斯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这本来不公平,而不是因为他不符合史蒂夫说的“幽默风趣、有些傻气、乐观活泼、对朋友忠诚、可靠而值得信任”。

这不是最让巴基最崩溃的地方,他可以接受史蒂夫是个帅得一塌糊涂的直男的事实,却无法阻止自己被史蒂夫吸引——不管他如何暗示、安慰甚至警告自己,当他与那双蓝眼睛对视,一切都不重要了。

巴基不知道史蒂夫会不会被他们改造成一个时尚的直男,他唯一确定的是,他不再是过去的他。

洛基的话总是恶毒又残酷的,但它们大多是真相。

巴基无法阻止自己被史蒂夫吸引,所以他在他们第二次见面、坐在那张一尘不染的米色沙发上吃着史蒂夫亲手做的沾着甜辣酱的热狗的时候忍不住难过起来,他没法控制自己。

不管史蒂夫在哪个角落,散发出的迷人古龙水气味总会找到办法钻进他的鼻子里,而且巴基很肯定史蒂夫没有喷古龙水。

洛基假装自己已经尝过史蒂夫的手艺,敷衍地发出赞美,“你的厨艺非常棒。”

“都是旺达的功劳。”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的那份甜辣酱苦得要命?

巴基皱眉,然后发现史蒂夫正在注视着他,紧抿着唇,神情忐忑不已。

“味道还行吗,巴基?”

噢该死,他爱极了史蒂夫叫他“巴基”,爱极了史蒂夫与众不同的美妙音色和甜蜜而真诚的表情——他该怎么拒绝?

他无法拒绝。

“这是我尝过的最好吃的甜辣酱还有热狗。”

“真的吗?我希望旺达还能给我更多的菜谱,”史蒂夫红了脸,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称赞,“但她最近有些心烦意乱。”

“噢……你们已经聊了那么多东西,真是……”巴基快被那苦涩的甜辣酱呛到了,该死。

“她说了什么?我保证不录进来。”洛基一定在幸灾乐祸。

“你们知道的应该更多,她不是有了新的约会对象吗,她心烦意乱,以一种好的方式。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巴基完全没有注意到史蒂夫后来说了什么,他唯一注意到的是那张性感又迷人的嘴唇在距离他不过一米的地方一张一合,而他快乐得想要立刻举办一场疯狂的派对,牵起史蒂夫的手跳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舞。

“我还准备了新鲜的橙汁——”

“橙汁可以等一等,史蒂夫,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衣服。”

巴基几乎是激动地跳了起来,然后史蒂夫也跟着他这么做,一副不知所措的可爱模样。他太过兴奋,以至于就这么亲昵地扣住了史蒂夫的肩膀,仿佛他们是认识了多年的挚友。

“告诉我,你对自己的身材感到自信吗?我需要你自信起来,史蒂夫。也许你的品味比较复古,与时代格格不入,但我可以对上帝发誓,你拥有全世界最完美的身材而且……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

“也许你应该停止骚扰那对饱满的·奶·子,亲爱的詹姆斯。”







TBC

保持爷爷穿搭的甜蜜史蒂夫↓



这是给北京茶话会的场刊文,周末要交上去所以这几天只能码这个啦!一共三发,还有一个独家小番外是送给能收到场刊的北鼻的!人满了,sorry~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反正巴基很喜欢史蒂夫的……你们懂的~

明天继续更中篇~不管有没有人看哈哈哈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吸血鬼本的余本已经上啦!!本子本子本子(还剩最后一本小料,求带走~)



评论 ( 88 )
热度 ( 868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