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Bucky Only(后续之当笨拙而甜蜜的傻瓜陷入热恋)

巴基没有预料到,人们会如此热衷于支持他们的恋情,即使在他们双双身败名裂之后。

 上篇   中篇   下篇   后续之史蒂夫不仅擅长橄榄球   后续之模范夫夫的分手流言   后续之如何成为史蒂夫·罗杰斯的一生挚爱


◆当笨拙而甜蜜的傻瓜陷入热恋

 

节目播出后不久,娜塔莎在史蒂夫所有的社交平台发布了一段视频,画面记录了史蒂夫如何在挂断电话后匆匆放下手机,站起来探过身捧起巴基的脸,浓情蜜意地吻了好久才舍得放开,完全忘记了餐桌上的手机便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而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巴基错愕地拿起手机追了出去。

巴基不知道娜塔莎是怎么得到餐厅的监控记录,他只想好好感谢娜塔莎,但那似乎比挖出那段视频还要困难一些。

没有人再怀疑他们分了手,关于这场高调而甜蜜的恋情不过是一种公关手段的流言也被史蒂夫的忠实粉丝们狠狠抨击……噢,看起来大部分人站在他们这边。

他们做到了?

巴基无法肯定,但“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相继成了搜索量的第一、第二名,而无数狂热的女粉丝拼命地在自己的主页贴出脱口秀的截图,配文大多是“找一个像史蒂夫看着詹姆斯那样看着你的另一半”、“我的男朋友问我为什么要跟他分手”、“他爱他很久很久了”……

每每刷到相关的内容,巴基都会不自觉脸颊发烫——这实在太过了,甜蜜得过了头,就好像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美妙的白日梦。

史蒂夫在午夜之前自作主张地发布了一张照片,为了“炫耀”自己的未婚夫。巴基一开始不敢肯定人们对此的反应将会如何,只愿让史蒂夫拍下他戴着戒指的无名指。支持并祝福他们的粉丝们并不买账,纷纷要求更多的照片,而沉浸在满得快要溢出来的幸福和快乐中的他们也有些忘乎所以:巴基在史蒂夫更新不久后曝光一张他们童年的合影,笑得灿烂又傻气的他紧紧搂着瘦弱又倔强的史蒂夫,甚至配文“我也爱你很久很久了”。而史蒂夫不甘示弱,发了一张从特别偏爱他们的狗仔们手里买来的照片,画面中的史蒂夫侧着脸温柔地注视低头看书的他,没错,就是用那种“找一个像史蒂夫看着詹姆斯那样看着你的另一半”的深情目光,没有配文。

噢上帝,这大概是巴基做过的最羞耻的事情……倒不是说他不愿意向世界宣布他有多么爱史蒂夫,他更不是反感史蒂夫在公开的平台更新他们的照片并告诉全世界他们有多相爱,他只是太过幸福太过快乐,一点儿也不想“炫耀”,只想偷偷地、牢牢地抓紧,不让傻气的史蒂夫从他的手里溜走。

他其实会拍很多很多的照片,手机相册里全是那个英俊得要命的金发、蓝眼睛的运动员。但他不会随意发出去,先不说有些画面太过暴露而羞耻,那是史蒂夫的私生活,也是他的,而史蒂夫不只是他的未婚夫。他们不管发什么都要先自觉请示亲爱的、可亲可敬并擅长吹毛求疵的娜塔莎,省得雷厉风行的经纪人又一次在他们亲热的时候杀进来。

洛基时不时给他打电话,用磁性而深沉的嗓音朗读他和史蒂夫的“同人文”,还专门挑必须分级的部分,巴基不得不怀疑,比起他们的爱情,人们更热衷讨论他们的性·生·活。但是,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们从来不在床上用鞭子或者手铐之类的……东西。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成名”带来的烦恼,尽管“成为史蒂夫·罗杰斯的未婚夫”是在巴基成名的计划之内,不,他压根没有什么成名的计划。但他已经成了人们狂热关注的“名人”,真是妙极了。

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人们发现他曾经分享过的南极生物保护基金会的宣传,他在南极的老朋友们很快得到了足够多的关注,为了感谢和激励,他同意了粉丝们的要求——一次直播。

他的计划是这样的,先是偷袭他那进行足量的训练过后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未婚夫,因为他爱极了史蒂夫委屈、害羞又无奈的可爱模样,然后直播他们准备晚餐的过程,好吧,主要是史蒂夫准备晚餐的过程,说不定他们还可以分享用巴恩斯夫人的秘方做出来的苹果派。

这个计划非常完美,巴基几乎可以想象到史蒂夫在直播里的甜蜜模样,但事实是,陷入热恋的史蒂夫不算配合,一点儿也不配合。

史蒂夫的假期已经结束,四分卫的训练一般从清晨六点开始,直到下午三点才结束。巴基的一天也从六点开始(毕竟某只巨型金毛犬总会坚持不懈地吻醒他),在迷迷糊糊地送走史蒂夫后再睡一个小时,然后工作,准备简单的午餐,去俱乐部找史蒂夫。他们通常会在下午四点回到家,舒舒服服地睡个午觉,一直睡到傍晚。

你瞧,他们并不是用24小时谈恋爱,不是整整24小时黏在一起亲亲抱抱,史蒂夫和他忙着呢。

在偷偷答应了直播的第二天,巴基放弃了工作,补眠到中午。所以等史蒂夫在下午四点钟睡下之后,巴基开始了这次注定令他们身败名裂的直播。

陷入热恋的史蒂夫不算配合,一点儿也不配合。

六点的闹钟响起五分钟之前,巴基关掉了它,把镜头对准了睡得香甜、毫无防备的史蒂夫。

借着货真价实的“未婚夫视角”,巴基很肯定粉丝们看清了史蒂夫微颤的浓密睫毛,看清了史蒂夫熟睡的模样,大概看清了史蒂夫睡觉的姿势(不,他并没有故意给史蒂夫盖好被子,他只是担心只穿着底裤睡觉的史蒂夫会着凉)。

上帝啊,观看的人实在太多了,简直是以指数形式增长,而观众们的评论实在……巴基不由得怀疑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太过了,但在他能够做出正确判断并及时收手之前,一条属于运动员的强有力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不容抗拒地将他拽到床上,下一秒他便被完全清醒、精神抖擞的史蒂夫压在身下。

当他用“精神抖擞”来形容史蒂夫,他说的不仅是史蒂夫,还有过分活跃的小史蒂夫。

鉴于他还来不及关掉直播,而且观众们已经看到了他此刻的视角:压在他身上的、赤裸着上身的、身材性感的、英俊得要命的史蒂夫……

他们已经身败名裂。

但巴基怎么也猜不到,这只是开始。

“你去了哪里?”史蒂夫微笑着轻声问。

巴基偷偷地把手里还在直播的手机藏到被子之下,努力寻找关机的按钮,但史蒂夫忽然扣住他的手腕,将他的双手压到他耳边。

史蒂夫俯下身吻他,吻得满屋子都是亲吻的声音。

他想告诉史蒂夫他做了什么蠢事,他一定是不小心把脑子落在南极了才会认为直播是个好主意,可当一根过于火热的舌在他的嘴里横冲直撞,他实在无法好好说话。

更糟糕的是,史蒂夫总有办法让他也想要。

巴基又急又气,却忘了史蒂夫是一个身强体壮的运动员,白费力气地挣扎,反而让史蒂夫吻得更起劲了。

他试图把手机踢到床下,但他几乎无法动弹。当这个吻结束,巴基几乎喘不过气,甚至忘了他们正处于如何水深火热的境地。

史蒂夫理了理他的头发,笑得过分迷人,“你有事瞒着我,巴基,是一个惊喜吗?”

我说不准,史蒂夫。我们已经身败名裂了,这算不算惊喜?

史蒂夫在他能够组织好语言之前用火热的下身蹭着他,巴基立刻失去理智,用力抵着史蒂夫的胸口,尽量压低声音。

“我们在直播,不能在床上……现在不行。”

史蒂夫完美地忽略了第一句,只是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可是我们已经很久没亲热了,整整……十八个小时。”

“现在不行,我们正在床上而且……”

“你想去客厅?”史蒂夫笑着打断他的话,下半身则越发不老实起来,“还没开始呢巴基……你不用急着挑地点。”

上帝啊上帝啊上帝啊……

巴基越发急了,试着用膝盖顶开史蒂夫,但那只是徒劳,他压根动不了。

“别压着我,史蒂夫……”

“我不介意你骑我……”

“我说了我们正在直播——大家都在看着呢!”

“……等等,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跟你离婚,史蒂夫·罗杰斯。

史蒂夫无辜地睁大了那双蓝眼睛,“直播?”

“你……你先松开我。”

史蒂夫乖乖照做了,很乖,听话得要命,但已经太迟了。

已经太迟了。

巴基沉痛地、绝望地从被子之下掏出还在直播的手机,用力关机,然后期待羞耻心能够直接让他离开这个可怕的世界。或者娜塔莎——不……对他仁慈一点。

依然滚烫的手机一如他的脸,烫得要命,他气恼地把那块该死的金属扔了出去,而自知做错了事的史蒂夫垂下脑袋,露出乱糟糟的金发,看上去怪可怜的。

巴基花了一点时间反应过来,是他先做错了,史蒂夫没有做错什么,史蒂夫只是一个笨拙而傻气的、疯狂陷入热恋的傻瓜。

“你生气了。”史蒂夫闷闷地说。

“不,这是我的错,我应该、先征求你的同意。”

史蒂夫只是温柔地看着他,“没关系的,巴基。”

等娜塔莎踩着十五厘米的红色细跟鞋杀过来,依然“没关系”吗?

他们对视,然后再一次黏糊糊地吻到一起,巴基无法解释这是怎么开始的,就当是世界末日来临之前的狂欢吧……

该死,史蒂夫辣透了。

这是他永远无法否认的真理。

他让自己的双手在那具完美得不真实的肉体上游走,史蒂夫低·喘着按住他的手,红着脸看他,“你确定吗?”

“为什么不呢?”他听到自己自暴自弃的结论,“反正全世界的人都相信我们在干这档子事。”

史蒂夫笑起来,火急火燎地挤·进他的腿·间。

“这才是我的男人。”




Fin


我是娜塔莎,我已经报警了。

我是史蒂夫和巴基的CP粉,我实、名、爆、炸!

嗝~撑死了,他们真是不(gan)知(de)廉(piao)耻(liang)!!!

后续可能还会有吧,如果大家还想看,但只有皇家狗粮供应!

不知为何真的好喜欢这篇_(:з」∠)_会收录在本本里(收录不公开的后续)感兴趣的话今朝有酒今朝醉!!!!!!!

(预售随时可能停止,想要的北鼻请抓紧!)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想要评论⁄(⁄ ⁄•⁄ω⁄•⁄ ⁄)⁄大家晚安安❤

评论 ( 127 )
热度 ( 899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