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Unravel(仿生人设定·连载三)

两年来,人类首领史蒂夫·罗杰斯一直在寻找他失踪的未婚夫巴基·巴恩斯。从未间断的搜寻毫无结果,直到新年前夕,他的部下找到了一个和巴基长得一模一样的仿生人。

连载一    连载二

注:仿生人设定参考英剧真实的人类,也有较多私设。

 

≮巴基

 

仿生人无法像人类一样做梦,但他们可以“梦见”自己的经历,在“脑海”中一丝不差地重现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感,至少他和他的兄弟姐妹们可以做到。他们生来就是注定要好奇、感受、学习,塑造性格,寻找活着的意义,如同一个真实的人类。

远离史蒂夫、独自逃亡的两年里,他几乎只要有时间就让自己好好做一场梦,让他们的回忆重现,那曾经是他见到史蒂夫的唯一方法。

他似乎上瘾了,不知如何让自己清醒,明明删除那些回忆也不是不可以。

不同于其他的仿生人,他身上有痛感的开关,他第一次想要关闭痛感是在他们第一次亲密的时候。他闭上眼,轻易地调出那段回忆,然后身穿海蓝色针织衫的史蒂夫出现在他眼前,是柔软舒适的针织衫,不是硬邦邦的首领制服。他记忆中的史蒂夫和电视上的联邦首领很不相同,他的史蒂夫爱笑,还容易害羞,与严肃古板这个词毫不搭边。

那天晚上史蒂夫喝了点酒,脸颊微微发红,但他知道史蒂夫没醉,他扫描过了,史蒂夫只是心跳快了不到1%。他当时几乎没动白色瓷盘上的牛排,换在往常史蒂夫早就皱眉了,可史蒂夫一直在笑,笑着笑着把手搭在他的手上,笨拙地扣住他的手指,仿佛在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史蒂夫用白色餐巾擦了擦嘴,问他为什么不多吃一点,他撒了谎,说自己和家人吃过了。他痛恨自己不得不撒谎。史蒂夫也不勉强他,还用手指温柔地擦了擦他嘴角边并不存在的酱汁,他惊讶于自己是如何留恋史蒂夫指腹的温度。

接着史蒂夫牵起他,把他带到阳台。他还以为他们要花点时间欣赏夜景,直到史蒂夫捧起他的脸向他告白。

三个单词,八个字母。

他一直渴望理解人类所说的“爱”,但他没有什么机会接触真正的人类,所以他愣住了,不知怎么回应史蒂夫才好。他也爱史蒂夫吗?他时时刻刻想念史蒂夫,是因为爱吗?史蒂夫爱的真的是他吗?如果他给不了史蒂夫想要的人类的爱怎么办,史蒂夫有可能会接受一个仿生人的爱意吗?太多的问题,即使他有再强的处理数据的能力也想不通,找不到正确的答案,也许根本就无正确答案。

“我知道这有些突然,”史蒂夫的手指在他的脸上缓缓移动,仿佛它们的主人想要一点点描摹他的眉眼,他忽然不敢看史蒂夫的眼睛,可他失去了控制,放任自己沉溺其中。“我知道我们才认识不久,我也没有太多时间约会……不瞒你说我从没有和别人约会过,我也不敢保证我可以每周抽出时间陪你,有可能满世界乱飞、明明知道如何驾驶直升机却无法飞到你身边,可我已经爱上你了,巴基。我睁开眼闭上眼都是你,但我保证这并不妨碍我的工作,为了抽出时间见你我必须更努力工作不是吗?”

“没关系,你要是想拒绝尽管说出来,我绝不会勉强你。也许在其他人眼中我是难以接近的联邦首领,可在你面前,我只想当史蒂夫·罗杰斯。”

“我喜欢你,巴基,我可能早就爱上你了。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见他久久不回复,史蒂夫误以为他想要拒绝,那双蓝眼睛里的光芒黯淡下来,温柔与深情很快被隐藏在深海之下。史蒂夫一边说抱歉一边准备放开他,而他不知道收到了哪里来的指令,牢牢扣住了史蒂夫的手。

那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史蒂夫很克制,尽量对他温柔,可被贯/穿的瞬间他还是疼得快要失去知觉,疼得想要放弃当一个人类、想要关闭痛觉,但他还是舍不得,因为史蒂夫虔诚地吻着他的额头、眼睛、鼻尖、脸颊、嘴唇……他舍不得不去感受史蒂夫的存在。

他第一次对一个人类说“我爱你”,第一次让一个人进入他的身体,第一次因为超载的刺激而失控,都是为了史蒂夫。

他第二次想要关闭痛觉是在九头蛇的实验室,那一次他真的关上了。他不知道九头蛇暗中监/视了史蒂夫多久,又盯上了他多久,总之九头蛇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试图在他们婚期将至的时候掳走他。他侥幸逃过,不得不开始一场可怕的逃亡,也不能联系洛基他们,生怕连累了所有人,可他逃了一年,还是被九头蛇的人抓到了冰冷的手术台上。

他知道史蒂夫在找他,以史蒂夫的性格,哪怕是七十年后也不会放弃寻找他。所以他也没有放弃,怎么能够轻易放弃,只要考虑过放弃,哪怕只有一秒钟都是对他们的背叛。他后来终于找到机会逃出那个可怕的实验室,躲藏了一阵又被史蒂夫找到了。他还来不及弄清九头蛇究竟对他做了什么,史蒂夫先决定“唤醒”他,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哪怕他看起来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他们好不容易重逢,可史蒂夫不再认得他,他也不能让史蒂夫发现他们的秘密。他本想就这样陪在史蒂夫身边,哪怕作为一个普通的家政型仿生人也好,哪怕只能为史蒂夫守夜也好,这是他欠史蒂夫的。

可他不忍心看史蒂夫为他这样痛苦自责。史蒂夫把他锁在门外,更是把自己锁了起来,史蒂夫把自己关进一间封闭黑暗的房间,只为了他。

总有一天他会忍不住告诉史蒂夫真相,他有无数种方法证明自己就是史蒂夫苦苦寻找的未婚夫,只是他现在还无法摆脱仿生人生来就具备的冷酷与理性,做不到这样的不计后果。

有时候他希望史蒂夫不是什么首领,他也不是什么仿生人,普通人多幸福,可他们注定与“普通”无缘。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彻底离开前好好照顾史蒂夫,至少以后他还可以做更多关于史蒂夫的“梦”。

 

≮史蒂夫

 

这个星期三只有一个会议要开,各部长的汇报也都很简短扼要,忙得焦头烂额的日子渐渐远去,首领的假期似乎真的要开始了。虽然史蒂夫并不期待新年假期,但休息一两天总不是什么坏事,他不是机器,他也会感到疲惫。

散会后他松了松领带,短暂地闭目养神,直到一只小小的手抓住他的衣角,轻轻扯了扯。

“亲爱的阁下,阁下……”后勤部部长的小女儿柔声唤醒他,他睁开眼,只见女孩手里抓着一株紫蓝色的鼠尾草。

“给我的?”

女孩认真地点点头,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给您的,请您收下!”

“现在可不是鼠尾草的花期,”他接过女孩手里那株带着水珠的鼠尾草,略感惊奇,“为什么它开得这么好?”

“这是新的品种,爸爸告诉我科学家们培育了一种花期可以持续一整年的鼠尾草,这样我们的庭院到了冬天也能有漂亮的颜色!”

女孩甜甜地笑着,后勤部部长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告诉他这是后勤部今年给首领府准备的新年礼物,他回府就可以看到一院的鼠尾草。

“有劳你们了,是我跟不上时代,不知道现在的鼠尾草可以开一整年。”

“科学的进展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阁下。”

是啊,怎么不是呢,连仿生人都可以制造得那般逼真,一株永开不败的鼠尾草当然也算不上稀奇……

 

史蒂夫喜欢他的新年礼物,往年后勤部送来的是一箱又一箱的名贵滋补品,他出于礼貌用了一些,剩下的都分给了仆人和部下。现在他的院子多了一抹色彩,多了一分生气,这里也更像一个家了。

他把女孩送的那株鼠尾草安置在上衣口袋,但他更想要把它放回泥土里,做成一只小小盆栽放在书房里,于是他走向新来的负责打扫庭院的仿生人保罗(为了分散仆人们对巴基的关注而购入),把胸口的花取下来递给他,还来不及请求帮助,仿生人机械地开了口:“鼠尾草,学名Salvia officinalis,又名药用鼠尾草、撒尔维亚,是唇形科鼠尾草属的一种芳香性植物。常绿性小型亚灌木,有木质茎,叶子灰绿色,花蓝色至蓝紫色。原产于欧洲南部与地中海沿岸地区。鼠尾草有许多不同的用途与功效,部份同属植物也有相同的效用,它常常栽培来做为厨房用的香草或医疗用的药草……”(※)

“停下,”他不得不打断仿生人的科普,因为如果他不这么做眼前的仿生人可以说上一整天,“感谢你的……告知,我只是想请你把它做成一株盆栽。”

“当然,只要您需要。”仿生人微笑,捧着花转过身机械地离开。

史蒂夫这才发现保罗的笑也很僵硬,像是某种程序,和巴基的相差甚远。巴基的微笑……似乎很接近普通人的。

自从上一次把仿生人巴基误认为他的巴基,他还没有好好跟巴基说过话。他有意无意地躲着仿生人,仿生人也很体谅他,从不主动接近。

他当然不需要解释他的做法,仿生人不需要他的解释或者道歉,可他无法控制自己,自责与悔恨犹如滔天巨浪席卷而来,然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黑色的海水渐渐填满整个房间,一寸一寸上升,淹到天花板,心里想的是门外的仿生人。

他为什么会感到愧疚,是因为那个仿生人长得与巴基一模一样,他忍不住心软,或者他到底还是分不清了,自欺欺人,情不自禁把仿生人当成了他的巴基?

他找不到答案,似乎并没有正确答案。

思忖间保罗端着精致的盆栽走进了书房,把盆栽精准地放到指定位置,冲他礼貌而机械地笑了笑,然后迈着僵硬的步子离开。

他明明是可以一眼就认出仿生人的。

一串更轻的脚步声响起,他看向门口,只见巴基手里拿着抹布,愣愣地看着他,似乎惊讶于他今天的早归。

巴基脸上的惊讶稍纵即逝,仿生人恢复了正常的表情,略微僵硬地走向他,仿佛刚才他看到的不过是幻觉。

“你不需要做这些……巴基。”

他现在有些后悔给仿生人取名“巴基”,可他又不想修改这个错误。

巴基只是微笑,“别担心,史蒂夫,这只是小事。”

于是巴基开始擦拭他的书桌,而他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生怕自己会在清醒的状态下对仿生人做出什么不该做的。

“这是新的。”

巴基看着桌上的新盆栽,低声评论道。

“是的,来自一个小女孩的礼物。”

“鼠尾草。”

“我知道这是什么。”

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防止巴基像保罗一样变成百科全书,大段大段地科普鼠尾草的知识,谁知巴基忽然看向他,微微一笑,“它很美,不是吗?”

“你说……什么?”

“它是蓝紫色的,很美。”

“你不打算告诉我它的学名、别名、生长习性还有……还有原产地之类的吗?”

巴基轻轻摇头,“我想你不会感兴趣,有时候欣赏一株花并不需要了解它的全部,你只需要去看。”

他的心“咯噔”一下,“你刚才问了我什么?”

巴基用指尖轻触鼠尾草的小巧花瓣,再次重复那个问题。

“它很美,不是吗?”

出于礼貌他应该回答这个问题,可他太过震惊,一时忘了言语。

仿生人可以问出这样的问题吗?

 

 

 


TBC

※摘自百度百科。

最后一个情节用了真实的人类101的一个梗。

真的只是一个爱情故事~他们一直很相爱啊!

最近更新:Green Kiss美国队长的退休生活(一发完)

明天停更,后天晚上更新。

********************************

隐姓埋名、我的标记对象是我的室友还有Sober的预售开始啦!!

想要本子请点☞这里里里里里里!!!

感谢支持!一万颗爱心!(请救救Sober!)

********************************

评论 ( 53 )
热度 ( 322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