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Golden Tear(一发完)

☆美国队长史蒂夫×普通人巴基

前文☞Blue NotebookBrown JacketRed WineWhite ShirtGreen KissYellow Bedsheet

 

01

 

他是被巴基叫醒的,天还没完全变亮的时候。巴基重重地吻了吻他的眼睛,有些干燥的嘴唇在他的眼皮上来回摩擦,痒痒的。巴基呼出带着薄荷味的清新气息,意味着巴基已经梳洗完毕,于是他在睡梦中害怕起来,警觉地睁开眼,一把将俯在他身上的男友拽回被窝。他回过神,发现巴基果然穿好了衣服和鞋子,一副将要离开的样子。

“你要去哪里?”

“赶飞机,”巴基用轻柔如羽毛的气声回答,像是在哄他,“新的工作。抱歉昨晚没告诉你,我保证很快就回来。”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巴基捧起他的脸,笑眯了眼,“因为我舍不得离开你啊,傻瓜。”

“如果我不醒来,你是不是要用一条短信通知你的爱人你要出去一趟?”

他并不是想要责备巴基,他哪里舍得,只是这太突然了,他没有准备好。事实上他可能永远不会准备好。

巴基皱了皱鼻子,“我翻身、起床、翻天覆地地找衣服、收拾行李、刷牙洗脸,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却还能在床上呼呼大睡。谁知道你是故意不想搭理我还是装睡等着我把你吻醒……我当然不会不辞而别,是你太不警觉啦,队长。”

真是奇怪,他居然真的毫无警觉,任凭他的公寓被巴基翻个底朝天也能继续睡,换在过去他早该一个盾牌甩过去了。这个机灵又迷糊的小记者出现之前,他连柔软的床垫都睡不惯,睡着睡着总怀疑自己在不断下陷,随时可能摔到冰冷坚硬的地板。而现在,他可以抱着巴基一夜安睡,甚至睡过晨跑的时间。

“我特意起得那么早就是想好好跟你说一说,你倒好,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酣睡着还睡得那么好看迷人。你知不知道我多想钻回被窝,再好好吻一吻你,或者干脆和我的航班说再见。昨晚就没好好睡过,我现在头好疼……”

怪不得巴基昨夜异常热情。

他吻了吻巴基的额头,“以后提前告诉我,我帮你收拾行李,帮你穿好衣服,送你去机场,而你可以呼呼大睡,上了飞机再睁开眼。”

“那可不行,我又不是小孩子!”

巴基嘴上这么说着,其实早就心动不已,只是有些逞强好胜,努力维护自己的光辉形象。

“去哪里?要去多久?”

“阳光灿烂的加州,大概两个星期。”

“太多诱惑,太久。”

他简明扼要地评论道。

而巴基笑得更厉害了,笑他小气,笑他不够自信,笑他离不开自己的小男友。他由着巴基笑,谁让巴基笑起来那般好看,哪怕是嘲笑他也喜欢极了。

“我听说加州的男孩女孩都特别迷人,我一直想去好好逛一逛,多结交几个朋友。”

他孩子气地咬了咬巴基又鼓又软的腮帮子,把他们的距离拉近到极度危险的程度,他吻巴基的脸颊和耳朵,没出息地喘着气,“我真想……现在就要了你。”

没想到巴基不仅不慌乱,还慢慢把手伸进了他的睡裤,“报告队长,我特意留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他们迫不及待地吻到一起,巴基张开双腿缠住他的腰,用冰凉的脚趾一点点脱掉他的裤子,而他忍着直接掰断那条皮带的冲动,耐心解开巴基的裤头。他没有动巴基的上衣,不是因为不想,而是为了节省时间。他恨不得把一秒钟当成一分钟来用,昨晚明明要了巴基那么多次,此刻却忍不住把一切归零,想要重新开始,因为那还不够,远远不够。

“进来、史蒂夫……我提前准备好了——啊……”

他咬着巴基的颈侧,巴基也不甘示弱地咬着他的,他太过用力,也许会给巴基留下几枚久久不会消退的咬痕。巴基咬着他,却发出吃痛的闷哼,大概是他进得太深了巴基一时无法承受,可他控制不住自己,反而一次比一次凶狠粗暴,没过多久巴基的眼睛就湿了,在他怀里哑声叫着他的名字。

在巴基面前失控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只要巴基不喊停他就不会慢下来,于是温柔变成了一种折磨,疼痛变成了一种欢/愉。

巴基一遍又一遍叫着他的名字,仿佛那是巴基唯一知道的。

“史蒂夫、史蒂夫……”

“史蒂——啊……”

他差点在巴基哭着高/潮的时候向巴基求婚,要不是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他也许真的会把他们吓一跳。

实际上他们在一起很久了,还有几个月就满一周年,但他总觉得他们刚刚在一起,这是他第一次亲吻巴基,他们第一次拥有彼此。

“我真讨厌你……队长,我不想离开,不想好好工作,可这是不对的……大错特错。”

“你介意我和你一起过去吗?”

巴基愣住,然后大笑起来,眼睛还是湿漉漉的,“我还以为你不会提了,我亲爱的队长。可如果你和我离开了,神盾局的人找你怎么办?”

“别小看他们,就算我去了非洲,去了北极圈,他们只要需要我,哪怕是掘地三尺也要把我找出来。”

“我差点忘了是他们把你从厚厚的冰块中唤醒,虽然他们总是把你从我身边带走,我还是要好好感谢他们。”巴基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要不是他们,我怎么可能遇见我此生唯一的挚爱……”

该死,此刻他也想要好好感谢神盾局,甚至给弗瑞一个大大的拥抱,哪怕那会让弗瑞忍不住把手伸向自己的枪。

 

02

 

他曾经怀疑一段稳定、持久又甜蜜的恋爱关系对他而言不可能真实存在,他甚至不会特意抽出时间去试图寻找那个对的人,默默接受了自己可能会孤独终老的事实,直到他遇见巴基。他也不擅长维持恋爱关系,毕竟这是第一次,他甚至在他们确定关系三个月后才后知后觉他和巴基正在热恋。

总而言之,他很有可能是一个糟糕的男友,可巴基从未试图离开他,哪怕一秒钟也没有。

半年多以来他和巴基没有经历过矛盾,情侣间可能会产生的争吵、冷战、失望、猜疑对他们来说似乎统统不存在,他们感情稳定,且充满激/情,巴基对他很满意,也许比普通的“满意”还要多得多。

他听说爱情会让人变得盲目,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你会认为那个人的缺点都是完美的,可当迷恋像潮水一般悄悄褪去,你会变得清醒,然后发现爱人的缺点和不足,怀疑自己的眼光坏透了,争吵和矛盾总会随之而来。可那不是他和巴基,他们不同于普通的伴侣。他不认为巴基的缺点是完美的,如果他这么说肯定是因为他不够清醒,他只是喜欢全部的巴基。不管是缺点还是优点,他都很喜欢,非常喜欢。

大概是看他们“太过甜蜜”、“不可理喻”,娜塔莎的问题也从“既然你喜欢巴基·巴恩斯为什么不约他出去”变成了“既然你那么爱巴基·巴恩斯为什么不向他求婚”,当然啦,他也这么问过自己,还不止一次。

“难不成你想先谈个七、八年再确定?”娜塔莎用一种见到了活化石的惊讶表情瞪着他,“还是十年?”见他没有马上回答,娜塔莎又自作主张地增加了年份,然后对这个答案深信不疑并打心眼里鄙视他的死板与老套。

“不需要七、八年,更不需要十年,如果是巴基,七、八秒钟就够了。”

娜塔莎先是一愣,又很快露出了然的表情,“不得不说我真是没想到,原来你早就认定了。”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

那场对话以娜塔莎的白眼告终。

他当然想要更进一步,何止更进一步,他想要一枚婚戒还有巴基亲口说出的“我愿意”,他想要一个温暖的、让人依恋的家,他想给巴基一个幸福快乐的生活。

他想象不出失去巴基的生活,那简直成了他的噩梦。这听起来很滑稽,堂堂美国队长的噩梦是失恋,但这是百分百的事实。

倒不是说他担心巴基拒绝他的求婚,哪怕没有戒指巴基也会答应,他认识的巴基·巴恩斯根本不会在乎。

问题在于巴基还太年轻,不过二十五岁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只会想要展翅高飞,怎么可能迫不及待地寻找归宿。巴基的面前有一整个多彩迷人的世界,而他不过是那个世界的一角,也许是巴基最喜欢的一角,但不是全部。他希望巴基答应他的求婚是出于慎重的考虑,而不是因为迷恋、爱意、愧疚、怜悯或者一种不服输的叛逆心理。他不会随意结一次婚,随意找一个人过一生,认定了就是认定了,他固执得很。巴基才二十五岁,他不希望巴基现在就能够预见自己的将来,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但他确实在挑选婚戒,在为自己糟糕的时尚品味感到悲哀的同时又让娜塔莎看穿了一次。娜塔莎时不时会把看中的款式发给他,他看不出差别,似乎所有的男士戒指都是一个款式。娜塔莎于是肯定了他的取向只是巴基·巴恩斯而不是所有的男人。他完全不明白娜塔莎一开始为什么会怀疑他可以喜欢上别的男人。

可惜娜塔莎不够小心,那些婚戒的照片还是被巴基发现了。事实上他严重怀疑娜塔莎就是故意的。

他们来不及讨论婚戒的事情,因为巴基忙着工作,忙了一整天,采访了十几个人,他们连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回到旅店房间,巴基早已疲惫不堪,一进门就倒在他怀里呼呼大睡起来。

他以为巴基忘记了婚戒的事,或者根本没有看清娜塔莎发过来的照片,直到巴基幽幽睁开眼,“我看到了。”

“……你觉得怎么样?”

他生怕巴基误会他是在求婚,虽然他们已经熟悉到了不分彼此的程度,但求婚的仪式感还是要有的,他可不会这样随随便便求婚。

“你说戒指?其实男士婚戒……也没什么区别,最简单的款式就很好。”

巴基说着,细细吻了吻他的脸,这下换他怀疑巴基正在答应他的求婚。他连呼吸都忘了,心脏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总之不在他身上。

“巴基……”

“你在犹豫,我知道。”巴基打断他的话,从他怀里坐起来,看着他的眼睛,“你认为我还太年轻,你又不是普通人,也许我们还需要等一等……你所顾虑的一切我都知道。”

“那你可以理解吗?”

巴基点点头,“我气恼的就是这个。”

“别担心,我们还有时间。”

“你为什么不能够自私一点?”

“这很难,尤其是对你。”

“别以为说情话可以让你逃过一劫,该死的罗杰斯……”

巴基嘴上说着气话,但还是气鼓鼓地凑过来给了他一个吻,抓着他的头发吻了好一会儿才消气。

“我想要直接说出我的答案,可你也许不会同意,真是一个独/裁又固执的队长!”

“你也可以认为我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让你更加确定你的答案。”

“一个善于狡辩的队长!”

“我只是希望你……”

“一个愚蠢、白痴又傻气的队长!”

他在巴基可以躲开之前吻了吻巴基鼓鼓的腮帮子,忍不住被爱人气恼的可爱模样逗乐了,“叫我史蒂夫,在你面前我只是史蒂夫,巴基。”

巴基无奈地笑出来,大力捏了捏他的鼻尖,“你这个傻瓜、呆瓜、糊涂虫!我为什么叫你队长,你是真的不明白吗?”

他确实被问住了,傻乎乎地愣住。

巴基郑重地吻了吻他的额头,温柔捧起他的脸,“我叫你队长不是因为你是美国队长,也不是因为人人都这么叫你,我不想在你的世界当一个需要保护的普通人,我叫你队长,只是因为我义无反顾地想要追随你,在你身边或者看着你的背后,和你对抗一切困难阻碍,哪怕是可以夺走一切的时间。哪怕到了时光的尽头我也不会放弃追随你、深爱你。”

“我知道我还年轻,经历得太少,可以说什么都不懂。可你知不知道我也会害怕,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永远不够明确,我不知道未来等待着我的是什么,是好还是坏,我甚至不明白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每天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可如果你需要我再说下去……你是我唯一确定的,史蒂夫。”

“我无法肯定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我可以肯定明天我还会这么爱你,甚至更爱你。我也无法肯定当我老去我会不会有遗憾,但我可以肯定你就是我的圆满。我无法肯定这一生我究竟想要什么,但我可以肯定我想要你的微笑、安全和幸福。”

巴基没有再说下去,眼睛红红的,他刚想要伸出手擦掉巴基脸上不存在的眼泪,巴基又一次吻住他,这一次不是嘴唇,而是眼角。

“你知道吗……你的眼泪是金色的,史蒂夫,我的队长。”

 

 

 

 

Fin

最近更新:美国队长的退休生活(一发完)Unravel(仿生人设定·连载三)Yellow Bedsheet~周日晚上见!~

********************************

隐姓埋名、我的标记对象是我的室友还有Sober的预售开始啦!!

想要本子请点☞这里里里里里里!!!

感谢支持!一万颗爱心!(请救救Sober!)

********************************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87 )
热度 ( 636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