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Start Over(一发完)

☆巴基解冻后他们第一次相见

Summary:很多时候,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重新开始。

 

◆01

 

所有的打斗声、枪·声、号令声以及因为疼痛发出的呻·吟在一瞬间变得模糊,变成一种诡异的回声在他耳边回响着,史蒂夫不止一次对特查拉陛下说过随时可以联系他,于是特查拉真的这么做了,在他们开始一场恶战不久、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听到“苏睿解除了洗脑词,巴恩斯中士已经解冻完毕,正在休息”之后,史蒂夫的大脑意料之中地失去了运转能力,他被兴奋、紧张、惊喜、难以置信和过度思念弄得不知所措,而娜塔莎咒骂着扑倒他,为了躲避那颗本可以直击他心脏的子弹。

娜塔莎本打算兴师问罪一番,毕竟这样严重的失误实在值得一顿臭骂,但娜塔莎在看清他的表情后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

娜塔莎一边换弹夹一边用“你今天吃了什么口味的三明治”的闲聊语气问道,她脸上的笑意颇为明显,在紧张惊险的战局中显得格外闭眼。

“就是现在。”

“嘿,”山姆的声音从他们的耳机传来,“我以为我们要专心工作。”

“本来是,但某位队长突然有了‘BAE’情况。”※

“巴恩斯?”

不知怎么的,这个名字让史蒂夫感到一阵眩晕,然后是肾上腺素飙升,心跳加速。

“我建议你直接回去,别妨碍我们。”

娜塔莎无情地指出,史蒂夫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山姆在他离开之前大喊一句“嘿队长你的胡子糟糕透了”。

那句话比那颗差点射中他的子弹还要可怕。

比那可怕多了。

史蒂夫感觉自己正走在云端,这很不真实,或者说太快了,他还以为他得等久一些……不,他当然没有每天数着日子,他不想给任何人压力。

他看了看直升机底下的白色云朵,意识到自己真的在云端“行走”。

可是等一等,他从哪里借的直升机?

巴基……巴基从冰柜里出来了。

这感觉就像昨天,但他早已长出了不被山姆看好的浓密的络腮胡,破旧而脏的作战服也不堪入目,没什么机会梳洗,浑身脏兮兮的……如果巴基一时间认不出他,绝不是因为巴基又失忆了。

他该怎么感谢特查拉陛下和苏睿公主?

巴基还好吗?

娜塔莎他们怎么样了?

等等,他居然中断了自己的任务?

史蒂夫深吸几口气,给直升机减了速,否则他可能会因为太过急切而被瓦坎达的屏障化成灰烬。

不,这实在太慢了,他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娜塔莎说得没错,以他此刻的状态实在不适合待在他们身边,他只会添麻烦。再说,那对娜塔莎他们而言只是小意思。

他有了“BAE”情况。娜塔莎总是对的。

他也终于明白旺达为何总想着溜走,他的心早已飞到了瓦坎达。

也许就没离开过。

瓦坎达已经进入了黑夜。漆黑的夜空静静笼罩着那片神秘而迷人的王国,除了依旧热闹而灯火通明的主城区,接近森林的区域似乎已经陷入沉睡,如果史蒂夫算得没错,巴基也是。经历解冻和反复测试,巴基一定累了,他应该早点赶到的。

他顺着苏睿公主发来的地图找到巴基暂住的木屋,中途无数次想要跳下那片波光粼粼的湖好好洗一洗,但巴基的木屋还亮着灯,就好像巴基正在等着他。

史蒂夫怀疑自己的心脏会就这么跳出来,但那无法阻止他走向巴基、敲响那扇木门。他敲门的声音把自己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但他等了半秒钟,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

史蒂夫犹豫了,也就半秒钟不到的功夫,他屏住呼吸推开门,在下一秒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他日夜思念的人。

 

◆02

 

他许久未见(整整半个月)的巴基正躺在用深色麻布铺好的“床”,安静地闭着眼,微微皱眉。史蒂夫怀疑巴基正做着噩梦或是昏了过去,否则不可能如此放松警惕,他着急地想要立刻查看巴基的情况,闭着双眼的巴基忽然开了口。

“史蒂夫?”

他最熟悉的声音仿佛被蜜色的糖霜涂抹过,在狭窄的木屋回荡,又像是从遥远的天边飘进他的耳里。

被叫了名字的他一时间以为巴基是在梦里叫他的名字,来不及偷乐,只见巴基睁开了眼睛。

“我吵到你了吗?你感觉怎么样?头疼不疼?还习惯吗?你穿的是什么衣服?”史蒂夫一时间不知道把眼睛往哪里放,“你、睡得怎么样?有没有睡着?晚餐吃了什么?我是说……”

巴基坐起来,冲他微笑,眼尾荡漾着好看的纹路,就像把一颗星星投进一片湖——不,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来得比较匆忙。”

“你的胡子很不错,史蒂夫。我很好,不知为何没有摆脱对睡眠的需求,还保持着残疾的状态,除此之外都很好。”

史蒂夫只走了两步便来到巴基跟前,巴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他顺从地挨着巴基坐下,可直到坐到坚硬的木板,这一切依然显得不真实。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巴基闻起来棒极了。

“你没有吵醒我,我知道是你。”

“那就好。”

“我在等你。”

他一定是在做梦。

“我很想你,史蒂夫。”

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在做梦。

巴基转向他,脸上依然带着笑,准确来说笑意更深了。

“你很惊讶吗?”

“史蒂夫?”

史蒂夫以为巴基会吻他,巴基叫他“史蒂夫”的方式令他仿佛置身于教堂,一场神圣的婚礼,然后他回过神,笑得下巴都快要掉了。搭配他的胡子,他看上去一定是蠢兮兮的。

“苏睿本打算早点通知你,但她因为她的最新研究兴奋不已,只想快点实践。我想等确认实验成功后再通知你,也不知道你那边是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巴基有些紧张,却又在他可以解释之前笑了出来。

“你觉得我说得太多了?”

“以一种好的方式,我发誓。”

“我想起了一切,史蒂夫,关于布鲁克林,关于二战,关于……”

史蒂夫用一个拥抱打断巴基的话,他想要安抚巴基,直到紧贴着他的属于巴基的脸颊变得滚烫他才发现这不是一个鼓励的拥抱,他几乎是把巴基压在厚厚的木板上,而他的额头似乎已经撞红了。

巴基用温暖的右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我在这里。”

“这正是我需要的,伙计。”

“叫我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嗅着属于巴基的气息,同时不好意思地意识到他自己闻起来很糟糕,于是红着脸松开他的老友。

“我记不清上一次剃胡子或者好好梳洗是什么时候,我们的作战服永远有破洞,有时候敌人的毛发和血渍会黏在上面,食物也很糟糕……不久之前我们在执行任务,娜塔莎还因为我的失误脸色不佳——你在笑什么?”

巴基摇摇头,“这听起来很糟糕。”

“我猜我们必须得低调行事。”

“但你在笑。”

噢是的,被一百多个国家通·缉的日子并不好过,但他在笑,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可以无意识笑出来。他经历了太多太多糟糕的事,但只要巴基活着,一切就不算太糟。现在,巴基不仅是“活着”,他长久以来奢望的美梦成真了。

“你已经学会了苦中作乐,史蒂夫。”巴基忽然感慨起来,低头看着地板,“我们都改变了很多,发生的一切,所有……不能改变的一切,让我们改变了很多。”

“但我们还在一起。”

史蒂夫不假思索,而巴基似乎愣住了。

史蒂夫鼓起勇气抓住巴基的右手,用力捏了捏巴基温暖的手心。

“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巴基,从现在开始。”

巴基先是抬头看他,那双绿眼睛在微弱的烛光中闪着耀眼的光芒,然后巴基缓慢而坚定地握紧了他的手。

“我会珍惜这次机会,我向你保证。”

“我们一起。”

巴基又一次笑着点点头,然后他们的呼吸忽然越发粗重起来。他们对视了几秒钟,那除了让情况变得更糟以外没有任何帮助,最终史蒂夫闭上双眼,因为他找到了巴基的唇。

可史蒂夫立刻后了悔——他应该跳进那片湖好好梳洗一番,他闻起来就像一场没有人会想要的灾难。他糟糕透了,但巴基扣住他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不顾一切地缩短他们的距离,然后他们纷纷失去控制,毫无理智地啃咬对方的唇,不明真相的人会认为他们正在打架。

他捧着巴基的脸,虔诚地吻着巴基的嘴唇、鼻子、眼睛与额头,这甚至无关情·欲,他只是想要让他们更亲密一些,再靠近一点。

只有拥抱还不够,远远不够。

“史蒂夫……”

巴基在他亲吻他的额头之时微颤着念出他的名字,就像在祷告。

“巴基,巴基……”

他回应,向瓦坎达的星空祷告,而“巴基”是他唯一的祷告词。

 


 

 

 

 

Fin?


迫不及待写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些匆忙,大家凑合着看看~

其实是打算写成像little things那样的系列文,就是瓦坎达风情蜜月啦~~只是一个发生在多年后一个发生在“蜜月期”的差别,看情况吧,如果鸡血够的话嘿嘿嘿,你们懂的~~~(虽然停在这里也不错,还是想吃肉)

※BAE:Before Anyone Else

希望大家喜欢~这篇会收录在短篇合集里,感兴趣的话可以戳今朝有酒今朝醉~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72 )
热度 ( 997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