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隐姓埋名(第一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注:因为写手本人只想写盾冬,所以故事从巴基开始出场的部分写起。)

 

 

滴答、滴答、滴答……

九头蛇的基地是潮湿而阴暗的,这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光,毫无生气,安静得过分。史蒂夫唯一能听到的是雪水滴到地面的响声,而当他不断逼近九头蛇囚禁巴基的地方,他开始听见一阵又一阵剧烈的心跳声,仿佛激烈的鼓点。

他应该好好隐藏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如果他想要只身闯进九头蛇的基地,解决所有的敌人并救出依然被冰封的巴基。

巴基。

他已经学会了不在需要冷静的时刻想起这个名字,但此刻的他距离成功太近了。

他痛失、渴望甚至在夜深人静之时恳求上帝的一切近在咫尺。

史蒂夫做了一个深呼吸,就好像这是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战斗,他紧张又兴奋得要命,而那直接导致他差点一盾打晕突然出现的娜塔莎。

“该死,罗杰斯,”全副武装的娜塔莎瞪着他,低声咒骂,实际上娜塔莎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叫他了,“看清我是谁。”

“娜塔莎?”史蒂夫收回盾牌,甚至忘了道歉。

一头红色卷发的娜塔莎干脆利落地翻了个白眼,那神态与当年相似,却不完全相同。

“你怎么……”

“我知道巴恩斯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在这里,防止你在见到他的瞬间晕倒在九头蛇的基地。”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该无奈地摇头还是感到欣慰,他很感谢娜塔莎的出现,也感谢自己没有因为高度紧张误伤他的老战友。

“我帮你收集了那么多资料,你就真的不打算带上我?”

“我以为你的任务是去找到山姆。”

“在帮你把巴恩斯救出来之后。”娜塔莎皱眉,“你已经在流汗了,你知道吗?”

史蒂夫握紧拳头,然后慢慢松开,他挤出一个微笑,“那我们该出发了。”

他把盾牌放在胸前,正准备开路,一只细而有力的手臂忽然抓住了他的。

“嘿,”娜塔莎又露出了尽力安抚他的表情,“我们会把他带离这个鬼地方。”

“……我知道。”

“下命令吧,队长。”

 

娜塔莎很擅长暗杀。

他们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拉响警报,而他早在第一次失去巴基的时候便发誓要铲除九头蛇的每一只爪牙,他正在履行自己的诺言。

一个又一个九头蛇士兵悄无声息地倒下,史蒂夫给了娜塔莎一个赞许的眼神,但他的搭档似乎并不想搭理他。

好吧,史蒂夫承认他的表现不佳,出现了几次失误,他只是没法控制自己,他变得好斗、过度兴奋,甚至有些冒失,好几次差点惊动了整个基地的九头蛇。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他们必须小心为上,因为巴基不是这里唯一的“冬日战士”。

他们最后还是完成了十分浮夸的出场,整个控制室的九头蛇对他们的到来毫无准备,但这里的人似乎在他们出现之前便乱成了一团。史蒂夫在混乱中听到有人粗声粗气地吼出“不稳定”、“濒临失控”、“放出它”……他无法在战斗的过程中仔细辨认,俄语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无比刺耳。

“史蒂夫——”

他向娜塔莎的方向看去,凭着本能接住娜塔莎扔过来的红色笔记本,而娜塔莎正忙着掰断一个军官打扮的俄罗斯人的手臂。

史蒂夫几乎是立刻明白了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他的心猛地停止跳动,只能凭着仅剩的理智投入新一场战斗,而很快,他距离冰封巴基的冷冻仓更近了,只有几步之遥。

一个捂着左臂伤口的士兵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打开了冷冻仓,被娜塔莎揍得奄奄一息的军官哑着嗓子破口大骂,史蒂夫回头,看着他日夜思念的人出现在雪白冰雾之中。

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巴基:冰冷、危险而冷漠,一个活生生的武器。

一颗子弹在同一时刻穿过他的小腹。

“史蒂夫——”

他听到娜塔莎的声音,还有随之响起的尖叫,但那些声音无法让他的心跳恢复跳动,他的五脏六腑正经历着撕裂般的疼痛,并不是因为那颗子弹。

那颗子弹根本不算什么。

这些疼痛本该在他失去巴基的瞬间报道,但它们任性地迟到了,他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仿佛他是坚不可摧的。可现在,他疼得无法好好站立。插在巴基身体上的一根根管子,把巴基当成工具固定起来的支架,巴基胸口不断闪烁的蓝灯,他尽量不去思考那到底是什么,否则他们会功亏一篑。

“史蒂夫、快一点,他们即将封锁基地!”

他看向娜塔莎,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娜塔莎看上去恨不得一枪崩了他。

“接住他,现在——”

史蒂夫没有思考,因为巴基忽然掉了下来,当他用双臂牢牢接住冰冷而真实存在的巴基,他无法好好站稳,他们就这么双双摔到了地上,狼狈极了。

可娜塔莎并不打算给他时间消化这个事实或者查看巴基的情况,一边换子弹一边翻了个白眼,“我们必须得走了。”

他怀里的巴基毫无生气,还没有从冰冻状态缓过来,但娜塔莎说得对,他们必须得走了。

 

 

再次找到巴基和失去巴基一样不真实。这就像一种诡异的诅咒,他失去、重获、失去……然后再重获,仿佛一场梦,也许醒来之后他会发现他们还在一九三七年的布鲁克林,巴基会突然闯进他的公寓,兴冲冲地勾住他的脖子,用他最熟悉的方式请他去看电影。

但此时此刻,史蒂夫站在布鲁斯的独立研究室的门口,透过玻璃静静看着正在接受检查的巴基。实际上“接受”不是一个准确的词,巴基因为太过虚弱处于半昏睡状态,为了安全起见布鲁斯给巴基注射了带着安定成分的营养针。

巴基还穿着九头蛇的作战服,在史蒂夫把他带回家之前没有人能够为他换上更舒服的衣服。他的眉头微微皱着,嘴巴不自然地紧抿着,看上去没有一丝安全感。

“你真的不会感觉到疼痛,是吗?”

娜塔莎的脸出现在光滑的玻璃面上。

“我没事,布鲁斯帮我包扎好了。”

“血清真是个好东西。”

娜塔莎只是这么说。

“谢谢你,娜特。”史蒂夫发现这句话让他终于松了口气,新鲜的空气再次灌入他的腹腔,他看向娜塔莎,“如果你不在那里……”

“换在以前我会让你去约一个不错的妞儿,”娜塔莎打断他的话,“但你显然有更重要的事。”

然后他们沉默了,默契地转回头继续看布鲁斯操作,当布鲁斯拿起一把手术刀,史蒂夫不得不屏住呼吸。

“也许我们应该进去帮一帮布鲁斯。”

“如果他需要我们的帮助他会……”

“你感觉如何?”

“什么?”

史蒂夫没有把目光从布鲁斯手上的手术刀移开。

“再次找到他……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

娜塔莎的尾音低不可闻,史蒂夫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他们在那个阴冷潮湿、没有一丝光明的地方看到被“启动”的冬日战士,看到巴基如何被当做武器对待。

他心痛吗?

只是心痛吗?

连“自责”都是一个程度过轻的词。

“布鲁斯只是需要把他体内的追踪器拿出来。”

“感觉很不真实。”

他们几乎同时开口。

“我以为你不想回答那个问题。”

“我从不回避问题。”

娜塔莎耸耸肩,“那你需要我的帮助吗?如果我有办法让你感觉真实一些。”

“当然——”

“啪——”

娜塔莎毫不犹豫、干脆利落地给了他一巴掌。史蒂夫怀疑他的下巴脱臼了,耳朵也有些失灵,持续了几秒钟的耳鸣让他无法辨认隔着玻璃门的布鲁斯是不是在询问他的情况。

他们僵持着,史蒂夫犹豫要不要道谢(那听起来很诡异),半分钟后布鲁斯打开门,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可以带走巴恩斯中士了,队长。”

史蒂夫决定不告诉娜塔莎那一巴掌根本没什么作用。

 

 

他们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史蒂夫背着巴基一步一步爬上台阶,巴基微弱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耳后,微湿的头发一下又一下柔软地刺着他的脖子,这像是一场不真实的美梦,但他情愿沉浸其中。

他准备了很久,他在和索尔他们完成逆转结局的使命、忽然从一张床上醒来并发现他们回到了过去(或者说获得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之后便开始准备这件事。

他发誓他要找到巴基,不管用什么方式。他愿意付出一切的代价。

当他开始计划从九头蛇手里救出巴基,他的“逆转未来”才刚刚开始。

现在他如愿以偿了。

这不真实,一点儿也不,即使他的脸颊依然火辣辣的疼,这不真实。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纠结这个,现在巴基回到他身边了,他找到了巴基,再一次。

就这么简单吗?

有个不确定的声音这么问,音量不大,却足以引起他的注意。

他唯一受的伤便是那颗趁着他无法集中精力之时钻进他小腹的子弹,他只流了点血,那简直不值一提,血清会令他迅速恢复。他怎么能够只用那么小的代价换来巴基?巴基被囚禁、改造、折磨、洗脑、利用,而他呢,他为巴基做了什么?

微凉的夜风袭来,史蒂夫感觉巴基的身体紧绷了一些。他得先让巴基恢复正常体温,该死,巴基的身体冰冷极了。

史蒂夫试了试水温,接近常人体温,差不多了。他打算等巴基适应了一些再加入更热的水,他得慢慢来。

小心地脱掉巴基的作战服,史蒂夫努力屏住呼吸,他熟悉巴基的身体,非常熟悉。在巴基化成灰之后,他们在瓦坎达经历的种种便成了一团熊熊烈火,炙烤他,折磨他,又不遗余力地温暖他。并不是说他被赤裸的爱人挑起了兴致,他只是必须要确认巴基的身体没有别的伤口……除了左臂的伤。再说,现在的巴基一定不记得他了,他那被洗脑、折磨已久的爱人不再保留过去的记忆,他对巴基而言也许只是新的威胁。

等巴基恢复得差不多他就要带巴基去瓦坎达,苏睿可以帮助他们,但现在,巴基不会记得他,这是他必须接受的事实。

巴基一直沉睡着,在体温恢复正常后睡得更沉了。史蒂夫擦干巴基的身体,给巴基换上干净柔软的宽松衣服。

他把怀里的巴基放到床上,再也忍不住吻了吻巴基的额头,他想起他们的第一个吻,想起那个拥挤又无比温暖的木屋,然后希望时间可以停在这一刻。

他想念巴基的气息,想念巴基的体温,想念巴基的一切。他没办法欺骗自己,他想念巴基。

他故意买了最软的床垫,而那张纯白的床单非常贴心地凹陷下去,像是在提醒他躺在床上的人有真实的重量,不是可以轻易被风吹散的灰。

史蒂夫看得入迷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躺着的人已经醒来,而下一秒那条危险而致命的金属手臂狠狠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拽到床上。

“……巴基……”

他挣扎着抓住巴基的手臂,试着叫出巴基的名字。那让巴基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和慌乱,但凶狠与冷酷瞬间代替了一切,巴基收紧手臂,用膝盖顶着他的伤口。

史蒂夫肯定他的伤口裂开了,血流得欢快,而他的巴基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

噢……这感觉真实极了。

 

 

 

 

 

TBC

 

史蒂夫在九头蛇基地见到的巴基↓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

合集本还在预售中今朝有酒今朝醉~(五天后停止)

隐姓埋名(第二章)

评论 ( 166 )
热度 ( 1760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