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隐姓埋名(第二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注:因为写手本人只想写盾冬,所以故事从巴基开始出场的部分写起。)

第一章


 

“巴基……”

“……你很安全。”

“我不会伤害你。”

“我是史蒂夫。”

“都结束了,你很安全……”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重复了多少次,仿佛他只是一个坏掉的复读机,而那些话语是他内存里仅剩的东西。他在一场不公平的拉锯中不断重复着安抚“对手”的话,但巴基的反应称不上“触动”——他昔日的战友兼爱人在安定药效还没完全消失的时候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他、折磨他,短暂的迷茫与无措过后又是一场新的拉锯。

巴基恼怒、恐惧而无措。史蒂夫只希望他能够停止这一切,不管代价是什么。

他们双双倒在那张柔软得要命的床上,缠斗着,流着血,暗色的血染红了白色的被子。史蒂夫知道巴基可能会毫不犹豫地杀掉他,每一次他叫出“巴基”都能让巴基更加恼怒,但如果他大声说出“我是史蒂夫”,巴基的进攻会变得迟钝。

他疼得厉害,伤口完全裂开了,他能够感觉鲜血的流失,生命力的流失。巴基也在流血,巴基小腿肚的伤口也裂开了。

巴基的进攻渐渐乱了节奏,史蒂夫知道那是安定剂在起作用,照理说巴基应该安睡到第二天早上的。

他的巴基是多么没有安全感?

巴基的嘴里时不时会蹦出俄语,史蒂夫重复那句“你很安全巴基”,然后巴基似乎是忍无可忍地用英语恶狠狠地发问“谁他妈是巴基”,也就是同一时刻史蒂夫抓到了一个机会将危险而致命的冬日战士反压,巴基自然会用力挣扎,但挣扎的力道在逐渐变小。

如果身下之人没有用恼怒甚至恐惧的目光看着他,史蒂夫很有可能会失控地吻住那个他渴望已久的人,但他不能、也不该这么做。

“我不会伤害你……巴基……”

“放开我——”

“睡吧,我不会伤害你,你很安全。”

史蒂夫放轻语气,试图用最温柔的方式安抚巴基,他只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巴基。”

“放开……”

“闭上眼睛,巴基,一切都会好起来……”

史蒂夫感觉自己也快要被黑暗吞噬了,他失血过多,又耗费了过多力气,但现在还不是他倒下的时候,远远没到那个时候。如果他昏过去,巴基一定会逃得远远的,他不能再一次……史蒂夫深吸一口气,故意放松了压制,下一秒巴基的膝盖再次袭击他的伤口。

疼痛让他清醒,尽管那是暂时的。

巴基睁大了眼睛,似乎无法理解他的做法。

史蒂夫挤出一个微笑,“没关系,巴基,睡吧……”

然后巴基忽然不挣扎了。

那双绿眼睛没有闭上,史蒂夫从中看到了面色苍白的自己。噢……他看上去糟糕透了。

“你是谁?”

“我是史蒂夫。”

他们对视着,有一个瞬间史蒂夫很害怕巴基会重复他的名字,或者说……叫出他的名字。

“我应该……为你工作吗?”

但巴基沉默之后说出的是这句话。

“你在害怕吗?”史蒂夫松开巴基的右手,轻轻刮去巴基脸上的头发,那让巴基皱起眉头。

“你不是那里的人。”

史蒂夫知道巴基说的“那是”是哪里,而他很确定他和娜塔莎在离开的时候炸掉了那个比地狱还可怕的基地,除了无法波及的区域。

“我不是。”

“那你是谁?”

“我是史蒂夫·罗杰斯。你是巴基·巴恩斯……”

“你想做什么?把我抓来这里……你想要……”

“那个地方不存在了,我只是想要接你回家。”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巴基看向别处,“但我认得你。”

那一瞬间史蒂夫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他呼吸急促,不敢相信巴基这么快就想起他了。

“我认得你……但你是谁?”

巴基听起来很挫败,皱着眉,低头看他的小腹。

“没关系,我自己会包扎。”

“如果我认得你,你是我的任务吗?”

面对巴基忽然提出的问题,史蒂夫知道他的爱人又一次进入了备战模式,他决定赌一把。他笑起来,就像他们十六岁的时候,“不再有任务了,巴基。你不需要再扣下扳机,你很安全。”

“但我认得你。”

“因为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我依然是你最好的朋友,那个打起架来不懂逃跑的布鲁克林傻小子。”

“……我不明白。”

“如果你要打我也不会再放开你,我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巴基猛地看向他,睁大眼睛,那一瞬间史蒂夫以为巴基想起来了,但疑惑与无助迅速占据那双绿眼睛,他熟悉的一切再次消失不见。

他不该要求那么多,不是吗?

“睡吧,巴基。”

“没关系,我就在这里。”

巴基剧烈地喘气,似乎还想挣扎,不愿睡去,史蒂夫祈祷布鲁斯的药还有效,然后巴基慢慢闭上了双眼,呼吸也变得均匀起来。

巴基睡着了。

史蒂夫艰难地翻身下床,忍着汹涌袭来的眩晕,翻出之前准备好的医药箱。他先是处理巴基的伤口,尽量不去思考九头蛇把追踪器塞进多深的皮肉,然后是他的伤口。他无比感谢血清的存在,真心实意地感激。

他为巴基盖好被子,然后直接坐到地上,打算就这么守着巴基。

……

“我认得你……但你是谁?”

“如果我认得你,你是我的任务吗?”

“但我认得你。”

……

史蒂夫轻轻抚摸巴基的脸颊,他想起他们经常做的:面对面躺着,轻抚对方的脸颊然后笑得像两个傻子。

“你当然会认得我,巴基,你还说过要一直看着我,直到时光的尽头。”

“我去到了时光的尽头、世界的末日,但那里没有你。”

“但我知道你不会对我撒谎,所以我回到有你存在的过去,找到你,然后再也不松手。”

“我不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巴基,我甚至不需要你属于我。”

“我需要……我需要你需要我。”

他在自言自语,巴基不会听到,就算听到了也无法理解。但他必须得说出来,他只是……无法再独自咽下那些话。

 

 

巴基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才醒来。

史蒂夫中途撑不住睡了三个小时,他睡得并不安稳,疲惫不堪的身体需要休息,但他的意识还在走着钢丝,随时可能掉下深渊。他知道唯一阻止自己坠落的方式便是抓紧巴基的手。

他后悔自己没有趁着昨晚的机会多吻一吻巴基,仅仅是亲吻巴基的额头,仅仅是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他活过来了,他从没有那么清晰地感受到这点。

他疼痛、快乐、煎熬,他活着。

“渴了吗?”

史蒂夫轻声问他眼前完全清醒的、把自己塞进墙角的巴基,巴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我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

那两个单词似乎是从巴基的喉咙里抠出来的。

“那你在害怕什么?”

史蒂夫再度放轻语气,好像他在哄一个孩子,然后小心地、一点一点地靠近,巴基盯着他,却没有阻止他靠近。

“我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巴基很快回复,似乎有些不耐烦。

然后史蒂夫在巴基跟前蹲下,与那双深邃的绿眼睛的对视,“那你在害怕什么?”

“我只是不明白。”

“你可以问问题,一切问题。”史蒂夫微笑,忍着快要让他无法呼吸的心痛,“我发誓不会惩罚你,我和他们不一样。”

“我知道。”

然后是沉默,巴基似乎并不想继续说话。

“巴基?”

“你从那个地方把我带走。”

“是的。”

“你不是我的任务。”

“是的。”

“你没有把我锁起来。”

“……是的。”

“然后呢?你需要我做什么?你想对我做什么?”

“我们可以慢慢来。”

“什么?”

“我们先试着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你会慢慢想起关于我们的一切还有……不好的回忆。然后我们去瓦坎达,苏睿会帮助你。”

巴基用很小的幅度摇头,然后移开目光。

“你不愿意吗?”

“我……不明白。”

“没关系。你认得我,不是吗?跟着你的直觉,如果你的直觉告诉你相信我,不要再问为什么……你可能、还无法承受那个答案。”

“看着我,巴基。”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巴基,不要试着逃跑,好吗?”

“你需要补充水分,我去给你倒……你先待在这里可以吗?”

史蒂夫等了好久,巴基终于点了点头。他匆匆奔向厨房,把营养液和水倒在同一个杯子里,布鲁斯说巴基的胃还无法适应正常的食物,他得、他得慢慢来。他回到房间,谢天谢地巴基还在,巴基就这么看着他,好像巴基真的一直在等他回来。

“慢慢喝下去。”

他看着巴基的喉结滚动,时慢时快,他很担心巴基会呛到,但巴基适应良好。

他总是小瞧了巴基。

还剩一半的水的时候巴基忽然停下,然后静静看着他。

“怎么了?”

“你呢?”巴基闷闷地问,然后把水杯递过来。

“我……我不需要,你可以喝完。”

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阻止自己亲吻巴基。

“可以?”

巴基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更没办法做出选择。因为那些魔鬼从来不让巴基选择,只有命令。

史蒂夫忍着一拳砸向墙壁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如果你还渴,就喝光它。”

巴基只是保持着递水的动作。

“你希望我喝吗?”

最终史蒂夫在一片沉默中接过巴基手里的水杯,一口气把剩下的水喝光。

“你感觉怎么样?”

“疼。”

史蒂夫感觉有人在揪着他的心,试图从中榨出他所有的血。

“哪里疼?”

“……不是哪里。”

“那是什么?”

“……”

“巴基?”

“……当我伤害你的时候。”

 

 

 


TBC


“你感觉怎么样?”

“疼……当我伤害你的时候。”(请忽略背景!)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

合集本还在预售中今朝有酒今朝醉~(四天后停止)

第三章

评论 ( 175 )
热度 ( 1331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