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隐姓埋名(第三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注:因为写手本人只想写盾冬,所以故事从巴基开始出场的部分写起。)

第一章   第二章


 

“我在这里,你也是。”

“我们今天在一起,明天也是。”

“我不能保证我们的未来会如何。”

“我知道。”

“但我可以发誓我不会放弃,我不会放弃你,放弃我们,直到我放弃信仰和捍卫自由、公平、真理……”

“那你呢,巴基?”

“我追随你。” 

……

史蒂夫猛地惊醒,用力呼吸依然残留微量血腥味的空气,他下意识看向床上的巴基,后者皱着眉陷入不安稳的睡眠,柔软的床垫依然是下陷的。

他在短暂而不真实的睡梦中被一波又一波的暖流包围,那是他和巴基在瓦坎达经历的一切。他曾经试着不去回忆,不去提醒自己他失去了什么,直到重新找到巴基,那些深藏的美好画面才再度造访他的梦境。

他梦到他们在瓦坎达第一次提到未来,那个时候他还能大大方方地抱紧巴基,他让巴基微笑,那比什么都容易。巴基看他的方式就好像他们真的携手度过了漫长的一生,然后他们交换了很多个吻……

史蒂夫叹了口气,从那张无法很好容纳体型庞大的超级士兵的单人沙发站起来,活动有些酸痛的身体。

然后他走近,小心替巴基盖好被子。巴基睡得并不安稳,一直皱着眉,所幸他的动作没有惊醒巴基。

他们度过了相当平和的第一天。巴基一直安分地待在他的视线之内,不再试图撕裂他的伤口或者逃跑,看上去依然无比疑惑却没有再提出问题。史蒂夫猜想巴基一直在努力思考他们早上的对话,因为他似乎说了太多……现在的巴基还无法理解的东西。

“你感觉怎么样?”

“疼。”

“哪里疼?”

“……不是哪里。”

“那是什么?” 

“……当我伤害你的时候。”

“你没有伤害我,巴基。就算你真的伤害了我,肯定也不是你的错。”

“……为什么?”

“血清会让我很快恢复。我只是……只是太在乎你,巴基。”

巴基没有继续说话。史蒂夫庆幸自己忍住没有说出那句“因为我很爱你”,那只会引出更多的问题。

他得慢慢来。

现在他可以放任自己沉浸,仔仔细细甚至肆无忌惮地打量睡着的巴基。他坐到床边,用手轻轻把散在巴基额前的发丝梳到后面。对楼的广告牌发出的灯光依然耀眼,透过窗帘洒在巴基的脸上,史蒂夫想象那是瓦坎达的月光,而他们肩并肩躺在湿漉漉的草地看天边的月亮,巴基用右手撑起身体,低头给了他一个晚安吻……

老天,也许他真的病了。他病入膏肓,再也没办法让巴基离开他的视线,再也没办法忍受跟巴基分离,那很糟糕,他也许会不小心伤害巴基。他怎么可以……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巴基。

史蒂夫收回手,握紧了拳头然后慢慢松开,同一时刻,巴基睁开了眼睛。

“我只是……”史蒂夫做出安抚的手势然后站起来,退后几步,“想要给你盖被子。”

巴基掀开被子,慢慢坐起来。史蒂夫从那张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所以他的心怦怦直跳,快要跳出胸口了。

“你一直在这里吗?”

“为了保证你的安全。”

“都是为了我。”巴基直直地看着他,“你总是这么说……”

史蒂夫试图缓解尴尬,“我吵到你了吗?”

巴基摇摇头。

“太暖了。”

史蒂夫的心一沉,花了一点时间反应过来巴基之前一直睡在冰里。

上帝啊,现在的巴基诚实得要命,而巴基的诚实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每一次都能精准地刺中他的心脏。

“我应该做什么?”

“什么?”

“没有任务,我不知道……”巴基皱眉,努了努嘴,“空白,只是一片空白。”

“现在很晚了,你应该睡觉。”

史蒂夫忍不住凑近,而巴基没有躲开。

“我不需要为你工作吗?”

“我和他们不一样。”

巴基看上去有些委屈,声音很低,“我知道。”

“不再有任务了,巴基,我向你保证。”

巴基只是摇头。

史蒂夫有些心急,不顾一切地坐到巴基的床边,那似乎吓到了巴基,但巴基没有阻止他。他扣着巴基的肩膀,与巴基对视,“你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想,我会陪着你,保护你。”

沉默再次袭击了他们,史蒂夫的手还搭在巴基的肩上,能够轻易感觉巴基的体温,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收回,也许他应该等巴基回复,但巴基实在让他等太久了。

“你和他们不一样。”巴基最后这么说。

史蒂夫渐渐明白,巴基并没有任何想做的事情,或者说巴基还没有概念,他的巴基已经习惯了命令,如果没有明确的指示会感到茫然无措。

“睡一觉,好吗?你可以不盖被子。”

巴基听话地躺下,在他把被子扔到一边后依然没有闭上眼睛。

“如果你想躺着也可以,没关系……”史蒂夫收回将要伸出去的手,在巴基看不到的地方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回到他的单人沙发。

“你呢?”

“我没关系。”

 

 

……

“太软了。”

巴基在沉默了半个小时之后这么说。史蒂夫从恍惚的状态回过神来,花了几秒钟时间反应过来巴基说的是床垫。

也许他不该买最柔软的床垫。

“我们可以……把沙发垫铺在地上,就像以前。”

巴基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

“那很有趣的,要不要试一试?”

史蒂夫没有白等,巴基最终点了点头。也许巴基纠结和困惑的是如何结束这场对话,他并不在乎什么沙发垫。史蒂夫带着巴基来到客厅,把满是营养液和修理工具的茶几推到一边,草草打扫了一下地毯,然后像之前说的那样把所有沙发垫放到地上,拍了拍他身边的地毯。巴基犹豫了一下,学着他的动作坐下,然后躺在地上,枕着棕色的沙发垫。

这里的沙发垫不够多,没法拼成一张床,巴基嫌热,史蒂夫也没准备什么毯子。他们就这么干巴巴地躺在地上,但只要史蒂夫侧过头就可以看到巴基。

只需要侧过头,只是那么简单而已。

巴基似乎并不介意他睡在他身边,大概是因为他们中间隔了一个沙发垫。

与他“同床”的巴基缓慢呼吸,频率逐渐稳定,也许是睡着了。史蒂夫看着空空的天花板,好奇自己当初为什么拒绝了巴基的提议。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巴基总是试图给他最好的一切,他在某些情况下会拒绝,即使那会让巴基失望,他只是没法同样给巴基那么多,他没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巴基的好意。

现在他们像小时候那样躺在地上,枕着沙发垫,史蒂夫的心情却无法再那么简单了。并不是说他感到失望,即使现在的巴基不会对他笑,不会试图逗他开心,甚至随时有可能逃跑,那个人依然是巴基。

躺在他身边的人依然是无法被取代的巴基。

与其说失望、遗憾,不如说他感到迷茫——他并不了解现在的巴基。

他第一次知道巴基还活着的时候,巴基被洗脑、改造成了一个致命而冷酷的杀人武器,他第二次找到巴基的时候,巴基穿着简单而朴素的衣服,戴着鸭舌帽,用长袖和手套掩饰不同常人的金属手臂,还在罗马尼亚拥有一间拥挤却也什么都不缺的房间,当他转过身与巴基对视,巴基手里还拿着刚从水果摊买下的六颗李子。他错过了两年,巴基从逃脱九头蛇、东躲西藏到在罗马里亚安定下来,花了整整两年时间。

他不在巴基身边,巴基是一个人。

他不够了解那个时候的巴基,因为他从来没有参与,他没有在巴基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噢该死,史蒂夫现在就想好好地吻一吻巴基,确认巴基的存在,告诉巴基一切都会好起来,向巴基保证他不再是一个人。

过载的心疼与渴望让史蒂夫无法好好呼吸,他不得不翻过身去背对巴基,疯狂地深呼吸,他的手指颤抖,无法恢复稳定,他想要巴基。

他得……再忍一忍。巴基还不明白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不能让巴基误以为他只是成了他的附庸、所有物,巴基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由。

他要让巴基自己选择,以前发生的一切不能成为束缚巴基的锁链。

 

 

史蒂夫没有再睡着。

其实他们来到客厅的时候距离天亮也只有三个小时了,他的心很乱,越是强迫自己睡着越是得到反效果。于是他只是闭着眼,听着巴基的呼吸,数着巴基的心跳,静静度过了天亮前的时光。巴基的存在让他渐渐安心。

天刚亮不久巴基就醒了。巴基睁开眼睛,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史蒂夫不用看也能知道。

他们面对面看着彼此,隔着一张沙发垫,史蒂夫本来想问巴基是不是渴了,即使这个问题并不是非常有必要。巴基的绿眼睛没有一丝波澜,就像一片安静幽深的湖水,而那双眼睛清晰地映出了他的脸。那一瞬间,史蒂夫不忍心再把巴基关在这间公寓,尽管这里是他准备了很久的安全屋。他本来想等巴基稳定一些再带巴基出去,但他再也等不了了。

他最心爱的巴基不该被关在任何地方。

“你想出去吗?”

“我们可以去公园走一走。”

“顺便解决早餐。”

“那里的热狗真的很不错。”

最终巴基沉默地点了点头。

简单梳洗后史蒂夫给巴基套上一副针织手套,很老旧的款式,他希望巴基不会介意。史蒂夫推开门,让新鲜的空气迅速灌进来,而巴基安静地跟在他身后。他转头给了巴基一个微笑,却在走出门的瞬间意识到他们还没准备好。

如果巴基突然失控逃跑呢?他不可能给他们戴上手铐。一旦走出这扇门,一切都难以控制了。

可他不想让巴基失望。

像是赌一把,一口气搭上所有的赌注,史蒂夫做了个深呼吸,转过身面对巴基,然后向巴基伸出他的右手。他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尽管他紧张、焦虑又期待得快要疯掉。

“可以吗,巴基?”

“你的左手。”

史蒂夫怀疑自己等了一个世纪,但那很值得——巴基抿了抿嘴,然后把沉甸甸的左手搭在他的手心。史蒂夫几乎是立刻抓紧了巴基,生怕巴基会把手抽回去或者……突然消失不见。

空气似乎太暖了,史蒂夫担心巴基会觉得热,小心翼翼地扯下巴基右手的手套,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套上,然后再度牵起巴基的左手。

在这种时刻史蒂夫不得不感谢巴基的左手是金属,否则他该把巴基的手捏疼了。

史蒂夫没有意识到他是单方面牵着巴基的手,直到巴基在他们穿过第一条街之后慢慢收紧了手指,结实地包裹住他的手心。

 

 

 

TBC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开头的对话出自tomorrow。

合集本还在预售中☞今朝有酒今朝醉~(三天后停止)

第四章

评论 ( 118 )
热度 ( 1041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