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隐姓埋名(第四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注:因为写手本人只想写盾冬,所以故事从巴基开始出场的部分写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这是史蒂夫第二次差点撞到灯柱。

他紧抓着巴基的左手,就像抓着整个沉甸甸的世界,前方的路忽然变得模糊不清,周围的声音飘忽不定,他对近在咫尺的灯柱熟视无睹,要不是仅存的避免自己受伤的本能,他可能早就脑袋开花了。

巴基一直沉默着,没有阻止他干任何蠢事。史蒂夫猜想巴基还在努力消化、接受和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也是。

他的手心已经出了不少的汗,热气透过不算厚的针织手套蒸腾着,史蒂夫希望巴基不会感觉太热,而且巴基真的把他抓得很紧。有时候史蒂夫怀疑巴基可能会直接捏碎他的骨头,但即使是那样他也无法再放手。

也许是太紧了,但那还不够。

他又用力捏了捏巴基的手心,尽管他能够用力的空间已经所剩无几,巴基停下脚步看向他。史蒂夫理了理巴基脑袋上的深色鸭舌帽,情不自禁地微笑,“紧张了吗?”

巴基沉默地摇摇头。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把巴基的头发梳到耳后,让巴基舒服一些。他轻轻抚摸巴基的短胡茬,短暂地怀念它们扎在他脸上的感觉。

“我们可以晒晒太阳,你得习惯这个。你想试试热狗吗?也许你的胃还没准备好,但咬一口应该没什么问题。”

巴基似乎因为不知道怎么回复而感到抱歉,他看了看地板又看了看史蒂夫的鸭舌帽,然后慢慢地别过脸,腮帮子鼓鼓的。史蒂夫笑着摇摇头,拍了拍巴基的肩,“没关系,你不需要回答。”

巴基无法理解或者回答史蒂夫的大多数问题,尽管史蒂夫提出不过是“渴了吗”、“要不要出去走一走”还有“你想不想尝一尝热狗”之类的小事。他本该感到失落,可他还牵着巴基的手。

情况还不算太糟,事实上,史蒂夫相信一切会慢慢好起来。他正抓着全世界,他一定可以做到。

他们最终来到了公园。史蒂夫不知道该感谢路上没有那么多的灯柱还是他偷偷完成了与巴基十指相扣的小动作。是的,他在作弊,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他只是想要试一试,因为好奇心或者早已过载的渴望,他没想到巴基竟然没有拒绝。好吧,事实是巴基根本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他真该感到羞耻,他在作弊。

史蒂夫开始怀疑自己此刻的心跳加速是因为他正在与巴基十指相扣还是因为他很心虚。他的良心在谴责他。

管他的,他已经一百多岁了,只是想要一点点奖励,看在他拯救了世界的份上。

他们穿过广场,当一只只洁白而贪吃的鸽子像一颗颗白色的飞球飞向他们,它们的翅膀发出“噗噗”的响声,巴基表现出短暂的惊讶与无解,他愣在原地,看上去有些警惕和无助,呼吸也急促了不少。史蒂夫忍不住大笑,抓着巴基飞快地跑起来,当他们终于跑出鸽子的“攻击”范围,史蒂夫猛地停下脚步,身后的巴基由于惯性作用撞到了他。异常兴奋的史蒂夫转过身,捧起巴基的脸就要忘乎所以地吻过去,但他悲壮地撞到了巴基的帽檐,这才终于清醒过来。

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他还维持着将要吻住巴基的动作,但他不得不停下来。史蒂夫努力调整呼吸,理智告诉他必须收回手,但他的手似乎在跟他作对。

而巴基只是无解又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没有拒绝,也没有邀请。

如果、他是说如果,他现在冲动地吻住巴基,巴基是不是压根不会发现?

“你还在等什么?”

有一个瞬间史蒂夫以为那是他心里的声音在大吼,过了两秒钟后史蒂夫发现那句话是站在他们不远处的老妇人说出来的。

上帝啊……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放开了巴基,那让老妇人发出无奈而失望的叹息,他自己也是。

“我们应该、”史蒂夫尽量让自己听上去正常一些,“阳光很不错,我们可以……”

他最终放弃了,拉着巴基走向绿油油的草地,然后坐下来。

他们在离开前喝了很多营养液,史蒂夫不习惯那个,但巴基似乎很希望他也喝下去。总之,他们不需要急着吃早餐,准确来说巴基的早餐已经解决了。

草地很干燥,但并不刺人,巴基看起来适应良好。史蒂夫特意找了有树荫的地方。

“如果太暖了记得告诉我。”

“如果你想换位置也可以。”

“不管是什么……你可以开口……当然,如果你不想说也可以。”

巴基保持沉默。

有时候史蒂夫怀疑巴基把他当成了透明的,还好他还算习惯被别人当成透明人——每一次的惨淡而无趣的四人约会,他就是那个透明人。他的“约会对象们”像是说好了似的,每一次都假装他不存在。

这么说来,他真的在跟巴基约会呢……

“我梦到了你。”

巴基不确定的声音打断了史蒂夫的思绪,史蒂夫听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疯狂,仿佛随时可能跳出他的胸口。

他难以置信,愣愣地看向巴基,而巴基也看着他,又重复了一次。

“我梦到你了……昨晚。”

“你……梦到了、什么?”

也许,比起那颗快要跳出他胸口的心脏,史蒂夫更需要关心的是他突然丧失的言语能力。

巴基皱着眉,摇摇头,“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

“但你、看上去比现在小很多。”

“是吗?”

史蒂夫笑起来,原来巴基梦到了他们十六岁的时候。那个倔强的豆芽菜对巴基说了什么?

“然后你又变大了。”

“变大也不错,不是吗?”

“我猜那是梦,因为我睁开眼,那些东西就不见了。”

史蒂夫拍了拍巴基的肩膀,“没关系,只是梦而已,我一直在你身边。”

巴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该死,他真的真的很想给巴基一个吻,就是现在。

“这不是第一次。”

“什么?”史蒂夫的呼吸没来由地急促起来。

巴基小心地看向他,“这不是我第一次梦到……”

“你以前,还在那个地方的时候……也会、”史蒂夫发现自己无法好好组织语言,他希望巴基能够跟上他,“你也会梦到我吗?”

“我不知道,太冷了。”

“我说了什么?”

巴基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巴基。”

“你只是……问我冷不冷。”巴基紧皱着眉头,似乎在努力回想,“当我闭上眼的时候才能……梦到……”

“不能提问。”

“他们不知道你是谁。”

“我也不知道……”

史蒂夫希望巴基不再说下去,但那很自私,巴基应该说出来,尽管那会让他生不如死,他必须听下去,一字不差地听下去。

“你看上去、不开心。”

“不能问问题。”

史蒂夫希望有人可以仁慈地挖走他的心脏,因为它太痛了,它快要死了。他抓住巴基,就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他抓得那么用力,所以巴基不得不停下来,不再说话。

“我弄疼你了吗?”

史蒂夫在巴基能够做出反应之前抱住了巴基。他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他只是需要这个……

他嗅着巴基的气息,又抱紧了一分,直到他们都无法好呼吸。巴基似乎想要推开他,但巴基终究任由他这么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巴基……”

“我不该让你……掉下去……”

“不该眼睁睁看着你……消失……”

“很冷吗?我在这里……”

过了很久,史蒂夫依然没办法放松一分一毫,然后巴基的脑袋动了动,史蒂夫听到那个熟悉而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不冷。”

 

 

他们拥抱了很久,准确来说是史蒂夫抱了巴基很久,直到巴基闷闷地说了一声“热”。

巴基流了不少汗,头发纷纷黏在脖子和额头,史蒂夫猜想他们应该尽快回到安全屋,巴基需要补充能量了,公寓里也凉快些。

他失控了,他才是那个容易失控的人。

史蒂夫叹了口气,又在巴基对此表示疑惑的时候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站起来。他向巴基伸出手,巴基便抓住了他的手。

不管过了多久,巴基依然具有轻易让他感到幸福的能力。

他们尝试了热狗,巴基似乎不喜欢咬东西,史蒂夫不得不示范了一次又一次,快要把那根热狗吃完了巴基才愿咬一口,只是一小口,但巴基看起来还算喜欢热狗的味道。

史蒂夫打算去便利店买一些东西,顺便让巴基选一选燕麦的口味,也许他们应该从更加简单而健康的食物开始。

他承认他放松了警惕,当他与巴基十指紧扣,他无法集中注意力。

意外发生的时候史蒂夫还在思考巴基会不会喜欢燕麦,那辆失控的计程车已经完全偏离了马路,司机高声骂着脏话,然后他们听到一个女孩的尖叫。史蒂夫几乎是立刻松开了巴基,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推开情绪失控的、因为恐惧而哭泣的女孩,挡在她和失控的计程车之间。史蒂夫伸出手试图阻挡整辆车压向他们,第一秒他感到巨大的冲击力和刺痛,然后有几星火花飞溅到他的脸上——他看到巴基的手臂,然后是那张肃杀而冷酷的脸。

金属从裂开的针织手套里露出来,史蒂夫一时愣住了,直到他听到司机痛苦的尖叫声。

“停下,巴基、你压到他了。”史蒂夫一边试图查看司机的情况一边推开不停哭泣的女孩,“快走,现在——”

女孩愣愣地点头,一边哭一边爬出去。史蒂夫在确认女孩不会受伤后紧张地看向杀气腾腾的巴基,“停下,巴基,我们只需要把车推回去——他的腿会断的!”

司机的尖叫声在他们把车推回去之后小了不少。史蒂夫仿佛在鬼门关逛了一圈,手指颤抖,心跳剧烈,他扯开车门,小心把被困的司机抱出来。巴基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这么做,甚至低着头,史蒂夫试图给巴基一个安抚的微笑,但巴基没有看到。

“我的腿会断吗?”脸色苍白的司机问。

史蒂夫叫了救护车,然后摇摇头,“看来你还算幸运。”

他和巴基不能久留,所幸女孩还在旁边。

“你能在这里陪他一起等救护车吗?”

女孩胡乱地点头,走近了一些,而几乎昏迷的司机看着她口齿不清地道歉。

“我们必须得走了。”

“你们是那种、我不知道……那种吸血鬼吗?”

史蒂夫不明白女孩为什么会这么假设,他只知道巴基的情况很不好,于是他点点头,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牵起巴基离开事故现场。

他们需要转移,立刻离开这个国度,如果九头蛇的人得知巴基还活着……不,这只是件小事,司机和女孩不一定发现了巴基的金属手臂。

可普通人不可能徒手拦住一辆失控的车——他们需要去下一个安全屋。

他们不能冒险。

史蒂夫心急如焚,只想尽快回到公寓收拾东西,但巴基忽然停下脚步不再前进。他不得不回头,“怎么了,巴基?”

“它坏了……你给我的手套。”

“那没关系。”

巴基依然皱着眉,史蒂夫小心翼翼地理了理巴基歪掉的鸭舌帽,“嘿,没事的,你很安全,我们先……”

“我做错了,是吗?”巴基似乎不敢看他,“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史蒂夫用双手捧着巴基的脸,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巴基明白,此时此刻所有的语言都变得苍白而无力。

他该拿巴基怎么办才好?

 

 

 

TBC


“我梦到你了……昨晚。”

“这不是第一次。”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谢谢大家的评论和鸡血!我会一条一条认真回复的!

合集本还在预售中☞今朝有酒今朝醉~(两天后停止)

第五章

评论 ( 121 )
热度 ( 868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