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Try To Be Blind(一发完)

史蒂夫最终忍无可忍,“我没办法再假装看不见了,巴基。”


※一个很蠢,很沙雕的小脑洞,前文☞Shut up,love



夜色正浓,他们一如往常那般面对面坐着,轻轻抚摸彼此的脸颊,慢慢开始一个吻,然后是更多的吻……


巴基感受着史蒂夫的掌心传递的温度,他的爱人总有办法让空气变得炙热,但这一次,史蒂夫似乎停得太久了,好像抚摸他的脸颊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


“怎么了?”巴基轻声打破沉默。


史蒂夫只是摇头,“没什么。”


巴基猜想他应该主动一些,他们总会进入状态,而且他想要史蒂夫,想要得发疯,于是他凑近,捧起史蒂夫的脸就要捕捉到那张迷人的薄唇,但史蒂夫破天荒地躲过了这个吻。


“不……”史蒂夫看上去很困扰,“我做不到……”


巴基用鼻尖蹭了蹭史蒂夫的,给了史蒂夫一个爱斯基摩吻,史蒂夫闭着眼笑起来,然后扣住他的手腕。


“别闹了,巴基。”


“我只是……想要你。”


“我也是,我发誓。”史蒂夫拉开距离,一脸真挚地与他对视,“你是我唯一想要的,所有的一切……”


这时候他们该来个像样的亲吻,但史蒂夫再次不解风情地、无比残忍地避开这个早该发生的吻,皱着眉摇头,太阳穴的青筋暴起。


“拜托了,兄弟……”


巴基近乎恳求,他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请求什么,但史蒂夫并不打算买账。


“我想要这么做,我真的很想,但也许你看不到……它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光,就在你身后。”史蒂夫最终忍无可忍,“我没办法再假装看不见了,巴基。”


巴基叹了口气,放开无辜又无奈的史蒂夫,然后转身面对隐藏在暗处的坏家伙低声咆哮:“给我们一点空间可以吗?”


一脸不爽的会说话的浣熊从阴影中走出来,看起来一如既往的欠揍,它摊了摊手,“我怎么记得早上的时候有人发誓要假装我不存在?”


“那你也不能这样闯进我们的房间!”


巴基发誓他从来没有那么恼怒,连史蒂夫都吓了一跳。


“我见过你们连在一起的样子,我猜那是你们刚才打算干的事,顺便说……格鲁特也看到了——噢我可怜的、纯洁的小树,你们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残忍地污染了它的眼睛,但我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你们可以送点什么作为道歉的礼物——噢嘿!你猜怎么着,我突然想到一个极好的东西……”


“……”


“一条闪闪发亮的金属手臂!”


“……”


“所以你们无比赞同并被我的绝世好主意震惊了!”


“……”


“承认吧这没有那么困难,而且你压根不需要那条手臂,你身后的男人显然包揽了所有的艰巨任务。”


巴基没想到他活了一个世纪,到头来会被一只愚蠢又凶悍的浣熊指责他在床上毫无贡献。


“实际上……”史蒂夫纠结着开口,红着脸替他辩护,“不是这样的。”


巴基有些哭笑不得。


而毛绒绒的浣熊像是突然记起自己是个生来就很可爱的小动物,开始另辟蹊径——它先是用最快的速度扑进巴基怀里,伸出两只看似瘦弱的爪子扒住巴基的振金手臂,然后戏剧十足地抬起毛绒绒的脑袋,用那双大得吓人的、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金属手臂的主人。


“拜托了,我真的、真的很想要这个。”


史蒂夫看起来很头疼。


但巴基早已识破了小浣熊的诡计。


“这辈子都别想。”


“狗屎!狗屎!都是狗屎——”浣熊瞬间恢复了原本面目,暴跳如雷,“我甚至做出了那样恶心的蠢事……”


“干得漂亮,兔仔。”


“操你的!”


一人一浣熊最终扭打起来,差点拆了巴基和史蒂夫的木屋,而只有试图阻止悲剧发生的史蒂夫负了伤。


巴基决定不计前嫌,给了史蒂夫很多个吻。




Fin

非常不高兴的兔仔↓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70 )
热度 ( 766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