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When The Light's Out(一发完)

在史蒂夫出现之前,巴基的世界一片黑暗。

 

“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

“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一声中气十足的咒骂在一片黑暗中响起。

巴基的眼睛被公寓里唯一的光源——手机屏幕刺痛,他的咽喉则因为那声过于急促和粗鲁的咒骂变得灼热不堪,而他看了半个小时的精彩球赛直播伴随着一声诡异的“滋滋”声瞬间从电视屏幕上消失不见,那当然发生在他爆出任何不雅的语句之前。

这一切不过是停电带来的小礼物。

他把只剩不到10%电量的手机扔到一旁,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在试图接受自己今晚没法看成球赛的命运的同时发现窗外依然灯火通明。

房东,这是巴基的第一反应,可亲可敬的房东太太可以解决他的问题。

他太不走运,这本该是一个无聊又普通的星期五夜晚,现在变成了无聊又普通还特别倒霉的星期五夜晚。

实际上他没什么可抱怨的,这是一片年代久远的住宅区,房东太太在他们第一次见面便提到这里时不时会发生的停电停水之类的小事,并在他们接下来的每一次见面抱怨一下关节的疼痛和漏水的天花板,但这里交通便利,离他工作的地方很近,房租也足够便宜,对于他这样正式脱离了家庭的庇护、刚开始学着赚钱养活自己的年轻人来说实在再好不过了。

巴基皱了皱鼻子,决定打起精神,球赛看不了还可以看重播,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现在应该去找房东太太一起解决问题。

他看了看奄奄一息的手机,觉得没有带上它的必要,从三楼走到一楼不算什么难事。

五分钟后,一声惨叫在一片黑暗中响起。

如果说在星期五棒球之夜遭遇停电这样的事只是“不太走运”,那么在黑暗的楼道踩滑并滚下楼梯,可能摔断了一条腿并发现自己没有手机、孤立无援还很有可能要这样可悲地躺到天亮就是“痛不欲生”了。

巴基有些哭笑不得,这样倒霉的经历真是前所未有,也许他应该听从朋友的建议去酒吧喝一杯而不是待在家里看球赛。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也许他应该求救,尽管他刚搬进来,不认识任何人……

就在巴基在黑暗中忍受疼痛、思考解决办法并无可避免地伤春悲秋之时,一道刺眼又迷人的手电筒光猛地照到他身上。

他的世界光明了。

他不得不眯起眼,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但他的心脏因为狂喜和庆幸而加速跳动起来。

一秒钟后他听到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人的磁性嗓音。

“我的天,你没事吧?”

“……我没事,也许扭伤了脚踝……”

老实说,在听到那句话之前他真的不算“没事”。

 

 

为他带来光明与希望的男人(他们还没有正式交换名字)快步走近他,蹲下身小心查看他的脚踝,看起来非常着急与担忧,就好像他们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有那么一个瞬间巴基怀疑他在做梦,甚至忍不住检查男人的背后有没有一双夸张的翅膀。

“别乱动。”男人听起来有些急切,但他的声音让人莫名安心,巴基乖乖照做了。

手电筒的光集中在他受伤的脚踝,但巴基能够勉强通过微弱的余光看清好心人的脸,也许是他现在太过迷茫,或者是刚才滚下楼梯的时候撞到了脑子,竟然迷迷糊糊地认为这是他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他的意思是,他居然在这样糟糕得要命的情况下忍不住偷偷赞美男人的英俊,他一定是疯了。

他甚至还没有机会直视男人的眼睛。

“似乎扭到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帮你……”男人抬起眼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满载着热心与担忧,“如果你允许的话。”

“……当然,谢谢你。”

“我住在二楼,房间里有医药箱,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巴基点点头,为自己即将麻烦这位好心人感到不好意思,但他确实没有太多选择。

“小心不要让你的左脚碰到地面。”

年轻男人说着,用坚实有力的手臂一把架起了他,而他不得不搂着陌生人的脖子,左脚悬空,一颗心七上八下,像是在幸灾乐祸。

这很糟糕,真的很糟糕,却不完全是因为他受了伤,更不只是那种很坏的糟糕。

 

 

好心的陌生人用自制的冰袋处理他的伤口,那有些疼,但还在能够忍受的范围,巴基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吃痛的闷哼。

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巴基在努力思考如何打破沉默——他们从进门到现在没有说过几句话,男人只是让他坐在柔软的沙发,离开两分钟,回来的时候带了医药箱和冰袋,然后蹲下来专心致志地处理他的伤口。茶几上有几支点燃的蜡烛,巴基手持被捂热的电筒照着自己的脚踝,然后无数次确认这个陌生男人长得真的很英俊。

巴基想不通自己为什么突然对男人的长相有了兴趣,更想不通那个能言会道的自己去了哪里,他坐在那里,比哑巴强不了多少。

“不算太糟糕,多注意的话很快就能好。”

“巴基。”巴基没头没脑地接话。

“什么?”男人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感谢停电,好心人不会发现他莫名其妙地红了脸,巴基清了清嗓子,“我的名字,巴基·巴恩斯。”

“噢、抱歉,我应该先告诉你我的名字。”男人紧张地舔了舔唇,“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你叫我史蒂夫就好……巴恩斯先生。”

“巴基就好。”

“巴基。”史蒂夫笑着说。

巴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无法肯定这是不是滚下楼梯的后遗症。

“我应该先告诉你我的名字再请你进来。”

我在完全不了解你的情况下义无反顾地跟着你进来了,你不是最疯狂的那个。

巴基的思绪很乱,那些话听起来就像调情,所以他最终说的是“没关系,我得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

史蒂夫回答得异常认真。

巴基忍不住露出停电后的第一个笑容,“应该做什么?拯救一个不小心滚下楼梯的倒霉男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个玩笑,傻瓜。”

史蒂夫摇了摇头,也微笑起来,“我比较无趣。”

“至少你的疗伤技术无人能及。”

“噢,这个,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不知为何巴基有些失落,不管受伤的人是谁史蒂夫都会这么尽心照顾,他不是特别的。

巴基忽然不懂自己了,他一定是撞到了脑袋。

“怎么了?”

“什么……”

“你看上去有些……我不知道,有些失落?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巴基摇摇头,不小心把手电筒对准了天花板,他的眼睛再次被强光袭击,然后他听到史蒂夫的惊呼。

“你的额头也受伤了。”

他就说他撞到了脑子。

史蒂夫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顾自地转身翻找医药箱,半分钟后拿出消毒伤口的工具。巴基不由得皱眉,他并不享受酒精洒在伤口的剧烈刺痛。

“可能会有点疼。”一边拿着蘸着酒精的棉棒一边不断靠近的史蒂夫无比认真地提醒道,巴基只觉得酒精味越来越近了,还有来自史蒂夫的柠檬混着薄荷还有淡淡汗味的气息。

他有点想往后退一分,并不完全是因为他不喜欢酒精。

那真的很疼,仿佛有无数根针在狠狠地扎他的脑袋,巴基立刻皱眉,忍不住想要用手往涂药的地方扇扇风,然后下一秒他感到一阵清凉——史蒂夫在吹他的伤口,用温柔、贴心又恰到好处的方式。

要不是他们刚认识,也许巴基真的会因为头脑发热而向史蒂夫求婚。

他应该闭上眼,但他不受控制地盯着史蒂夫的嘴唇和下颌,然后是滚动的喉结,性感的锁骨还有隐藏在白色背心之下的饱满肌肉。

他们靠得那么近,近得他可以数清史蒂夫的睫毛,巴基舔了舔唇,只觉得干渴无比。

他当然撞到了脑子。

 

 

他毫无准备,这不是他的计划,他本打算在这个平淡无奇的夜晚看一场球赛,如果比赛结果如他所愿就开一瓶香槟或者像一个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十六岁少年对着窗外的夜色激动地大吼大叫一番。他没预料到停电、滚下楼梯、扭伤脚踝、撞到脑袋、遇到一个好心的陌生人然后坠入爱河。

不,准确来说他是黑暗中不小心摔进了爱河。他甚至来不及抓紧陌生人的手。

巴基忽然想起他的前任女友在毕业舞会跟他分手,就在他们获得“舞会国王”与“舞会王后”的头衔不到十分钟之后。那段回忆有些残酷,他们跳着舞,带着王冠的康妮突然说到也许她没有那么喜欢他,因为他也没有那么喜欢她。巴基不明白女孩的意思,以为那不过是康妮想要摆脱他编出的借口,但此时此刻他似乎懂了——他不了解史蒂夫,他们甚至不算真的认识,史蒂夫见过他最糟糕的模样,但他依然想要靠得更近,再近一点,努力掩饰自己的心跳和脸红,在脚踝扭伤的情况下依然想要跟史蒂夫跳舞。

而且他很想吻史蒂夫,毫无道理地想要。

他也许撞坏了脑子,但他肯定那是不可逆的。

“你在想什么?”

巴基被史蒂夫吓了一跳,他心虚又心跳得要命,只是摇头。史蒂夫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自顾自坐到他身边,宽厚的肩膀蹭到了他,成功让他失去了言语能力。

“房东太太说有人在修,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你会把我送回去吗?”

史蒂夫大概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似乎愣住了,他也没有预料到这个。

“……当然,我可以把你背上去。”

“我可能会在家里再次摔倒然后被乱七八糟的东西砸到。”

巴基怀疑自己在赌气。

“你需要一副拐杖。”

“听起来棒极了。”

“我正好有一副。”

巴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但他忍不住笑起来,“你正好有一副拐杖。”

“以备不时之需。”

“比如拯救你的倒霉邻居。”巴基笑得更开心了,因为他想到了一种疯狂的可能,“说不定你预见到了今天,所以准备好拐杖,守在门口等着我滚下来。”

“不……”

“你可不能指望我因为这个惨痛的遭遇爱上你。”

真糟糕,他在说什么混账话?巴基·巴恩斯,你说了什么蠢话?你的脑子是彻底坏掉了吗?

史蒂夫笑着摇摇头,“我当然不会那么奢望。”

巴基有些恼火,尤其在听到史蒂夫的轻笑声之后,他气得要命。于是他捧起史蒂夫的脸,轻而易举地吻住史蒂夫微张的嘴唇,史蒂夫理所当然地愣住了,他也是。

他的心脏跳得剧烈,就像疯狂的鼓点,史蒂夫一定听到了。

巴基猜想他应该立刻道歉,但他不能在含着史蒂夫舌头的同时说对不起,可当他试图放开史蒂夫、正如他应该做的,被他吻住的陌生人突然开始回应这个吻。

那只小心料理过他的伤口的手轻轻捧住他的脸,然后慢慢用力,就像史蒂夫亲吻他的力道,而他抓着史蒂夫的头发,毫不怀疑自己可能会在一下秒因为突然患上的心脏病发作而晕过去。

然后史蒂夫在这个吻有机会变成更好的东西之前停下,笨手笨脚地推开他,一副慌乱得要命的可爱模样。

“你根本不了解我,巴基……”

“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

“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史蒂夫睁大眼睛看着他,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么问,然后舔了舔唇,“蓝色的,也许还混着一星点绿色。”

然后史蒂夫疯狂地再次吻住他,他们笑起来,小心又笨拙地接吻。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史蒂夫在亲吻的间隙晕乎乎地说,他的脸很烫,就好像喝醉了。

“等灯亮了再说……嗯……亲爱的。”

史蒂夫傻笑着堵住他的唇,又一次。这不是最后一次。

 

事实是,当客厅的灯终于亮起来,沙发上的他们依然闭着双眼,热切地吻着彼此。

 




Fin


因为停电而突如其来的脑洞~

 @夏夏书 希望这个故事能让你开心❤

也谢谢所有鼓励我的北鼻们❤❤❤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69 )
热度 ( 771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