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Try Again

前文——Fall Again


如果你无法离开某个人,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你说过我有无数理由离开,你有没有想过,我只需要一个理由留下来。

 

 

刺鼻的酒精味让巴基皱起眉头,在迟钝的嗅觉捕捉到熟悉的古龙水香味后,他终于睁开眼睛。他想叫出那个人的名字,可是他没有。他只是把手伸进那个人的夹克口袋,在摸到一张普普通通的创可贴之后,才放松了那根紧绷的神经。

“渴吗?”那个人问,蓝色的眼睛里装满了沉甸甸的担忧。

巴基想起之前他吐出来的酸水,不由得皱着眉摇头。而史蒂夫也不强求,只是继续用再温暖不过的目光注视着他。

他的胃空荡荡的,可是他的心跳却渐渐变得有力起来。

在史蒂夫开口之前,巴基把指腹放到他紧锁的眉头上,试图把它抚平。

比起承受病痛的折磨更可怕的是一个人承受病痛的折磨。巴基已经染上这种容易复发的病很久了,可他从不觉得那是一个负担,因为史蒂夫每次都会用炙热的胸膛温暖他的背,用宽厚的手掌按摩他的胃,用温柔的亲吻宽慰他的唇。

就像现在。

巴基的胃液在翻滚,不是因为想呕吐,而是因为史蒂夫的唇越靠越近,他几乎开始颤抖起来。

过了整整五年,史蒂夫还是可以轻易加速他的心跳。

温热的唇印在他的额头,还没等那张唇移到他的鼻尖,他的眼圈已经红了。他拉住史蒂夫的衣领,几乎是在无声哀求他的爱人停下动作。他还没办法承受那么多。直到史蒂夫坐回原位,巴基才找回他的呼吸。

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碾压过,隐隐作痛。他知道,那是失而复得带来的心痛。

 

“史蒂夫,距离你和巴基分开已经过了十天了,你感觉如何?”

“还活着……或许这个答案不尽如人意。”

“我会尽力帮助你,史蒂夫。你必须有信心。说说你的童年吧。”

“二十年前,我只是一个来自布鲁克林的普普通通的男孩。我的父母很早就离开我了。我从没告诉我的朋友们我很想念他们。我现在怀疑我小时候并没有什么朋友。不过这无关紧要,我已经长成了大人。我有自己的事业,报酬很高的职位,也不用经常出差……巴基不喜欢我出差。”

“你为什么不回你们的公寓?”

“什么?”

“如果你的心在你身上,你就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并不是在后悔,我只是想知道这样会不会更好一点。”

“对谁?”

“对巴基。”

 

在把药丸放到自己的舌尖之前巴基就已经猜到那颗白色的小玩意有多苦涩了。

但是那是史蒂夫的手。

只是一个动作,便让无数的回忆涌现。巴基还记得史蒂夫第一次喂他吃药是在四年前,他因为连续吃了三天的药实在想要放弃,史蒂夫第一次对他皱眉,告诉他如果想要撑过流感季节必须要吃药。史蒂夫说什么都有他的道理。

巴基张开嘴,轻轻含住那颗药丸,他的舌尖缠住了史蒂夫的手指,而那只手指的主人一时间忘了给他递水,直到他用眼神示意。

巴基接过水杯,在爱人关切的注视下小心地喝了几口,终于把那颗药丸送进胃里。他从来不知道,一颗小小的药丸能够让他那么安心。

“我想回家。”

史蒂夫接过水杯的手顿了一下,他们对视。最终史蒂夫只是说:“你睡醒再回去。”

“我在这里睡不着。饿了。”

史蒂夫做出最后的让步,“等输液结束再回去。”

回到家后,巴基蜷缩在被窝里,过了十分钟,他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煮了点粥,睡醒就可以吃。”

巴基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听到史蒂夫强有力的心跳声,他在思考他们心跳的频率是不是一致的。史蒂夫的胸口贴着他的背,那强有力的心跳缓缓地给他传递源源不绝的热量。

半晌,巴基缓缓转过身去,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找到了对方的唇。

上一个亲吻仿佛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巴基用力地回想,可他的脑子被史蒂夫的吻弄得一团糟。他睁开眼,看到史蒂夫同样在亲吻的上下睫毛还有史蒂夫难得舒展的眉头。他终于又让史蒂夫快乐了。巴基重新闭上眼,像是第一次那样亲吻史蒂夫。他还能记起雨水的味道,那天的雨下得那么大,他成功抓住史蒂夫的手,冲进雨里。史蒂夫没有预料到他会吻他,他也没有。

 

“史蒂夫,你和巴基还有联系吗?”

“没有,已经整整十五天了。”

“你为什么不打电话?”

“太多话想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巴基为什么不打电话?”

“他不需要我了。”

“你对这个结果感到沮丧吗?”

“我不知道,我不想看到巴基不快乐,却又想参与巴基的快乐。”

“你最近在酗酒吗?史蒂夫,请诚实回答。”

“我只喝醉过一次,就再也不敢继续喝。”

“发生了什么?”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巴基的门口,大概是凌晨三点半。”

 

指尖穿梭在金色的碎发间,他们的心脏紧紧贴合在一起,巴基依旧能感受到那种阵痛,提醒着,他曾经失去过一次,现在这么做很危险。但是巴基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史蒂夫,他甚至在结束这个吻之后情不自禁地去亲吻史蒂夫的眉头,熟练地用手指解开史蒂夫的衬衣扣子。

“巴基,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史蒂夫握住他的手,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却在他能够作出反应之前再次把他抱在怀里。

巴基嗅着史蒂夫的古龙水味,感受爱人颈动脉里流动的血液,无数次确认史蒂夫真的存在后,终于忍不住说出他早就想说的话。

“我只是习惯这么做,史蒂夫。”

“我知道。”

“我不能再次失去你,史蒂夫。”

“我知道。”

“你有很多理由离开,史蒂夫。”

“我知道。”

“你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爱我如同五年前第一次见到我。你依旧为我着迷。你还想向我求婚。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爱我。你只是离不开我。”

巴基本该恼怒,可他还是笑了,“你为什么要偷看我给你写的信?”

“因为好奇。”

 

“你有出现过幻觉吗,史蒂夫?”

“没有。”

“你还和你的朋友们有联系吗?或者任何人。在你和巴基分手后。”

“我不擅长诉说。”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我的朋友们经常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还和巴基在一起。他们似乎不相信我们真的同居了五年。因为我和巴基的故事开始得太过剧烈,就好像我们燃烧了所有该有的火花。他们认为我很奇怪,居然可以坚持那么久。”

“他们不喜欢巴基吗?”

“恰恰相反,他们很喜欢巴基,没有人会不喜欢巴基。他们只是认为我们不适合在一起。”

“那你是不是在努力证明他们是错误的?”

“我并不是不知道他们也是出于好心,我知道我和巴基的世界很不同。”

“那你为什么坚持?”

“因为我想不起没有巴基的日子是怎么样的。”

 

食欲总是让人感到鲜活,如果没有食欲,人通常会郁郁寡欢。巴基并不是很有食欲,尽管他的胃已经抗议多时。他依旧可以选择只吃药,可是他拿史蒂夫没办法。史蒂夫特意买了一只色彩鲜艳的陶瓷碗,把煮好的粥盛在里面,放到巴基面前。

巴基盯着那碗粥,怎么也想不起没有史蒂夫的那些天他到底吃了什么。

“巴基?”

他拿起勺子,吃得很慢,史蒂夫也不催他,只是过几分钟就换上新的热粥。

温热的粥顺着食道来到原本空荡荡的胃里,巴基整个人一下子暖和起来。僵硬的手指变得灵活,他吃得越来越快了。他看着史蒂夫充满暖意的蓝眼睛,想起了生活是什么滋味。

他仰着头,期待史蒂夫的吻。于是史蒂夫给了他第二个吻。巴基在心里默默计数。这对之前的五年时光来说很不公平。巴基执意这么做。

他还想着,什么时候他能够这样照顾史蒂夫。史蒂夫一直不给他机会。老好人史蒂夫一定在作弊。

夜幕降临的时候,史蒂夫把深灰色的床帘拉上,然后掀开被子,从背后抱住巴基。他已经不知道重复这个动作多少次了,可是今夜他对自己说,这是他第一次拥着巴基入睡。他们紧贴着,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一样,就像他们几天前没有在半夜醒来对着空空的半边床发呆一样。

大概是被患得患失的情绪驱使,巴基问史蒂夫:“如果我没有发病,你还会在这里吗?”

“不会。”

巴基的心跳一滞,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他没想到史蒂夫的回答那么直接而坦诚。

史蒂夫紧紧抱住巴基,他的力道如此的大,大得巴基没办法好好呼吸。怀里的人下意识挣扎了一下。

“你说过我有无数理由离开,你有没有想过,我只需要一个理由留下来。”

“因为我爱你?”

“因为你需要我。”

巴基不说话了,只是用他的脑袋蹭了蹭史蒂夫的肩头。

“我需要你需要我,巴基。”

 

半夜,巴基无意识地想要挣脱史蒂夫的怀抱,因为实在太热了,他没办法好好呼吸。凌晨五点四十三分的时候,巴基被热醒。他不敢乱动,却忍不住抚摸史蒂夫紧扣在他胸前的手背。史蒂夫的手掌很厚实,上面有凸起的血管和一道道或深或浅的沟壑,那里的皮肤并不光滑,反而有些粗糙。这对巴基来说没什么区别,他自己的手早就因为打字和书写长出了许多厚厚的茧子。巴基一边轻轻抚摸那只手,一边想象史蒂夫平日里用那只手做什么:穿衣服、剃须、喷香水、推门、批阅文件、煮咖啡、喂药、做饭、洗碗、拉窗帘、掀被子、抚摸他的身体、紧紧抱住他……

巴基突然想起有一次他试图给史蒂夫的手涂保养品,史蒂夫乖乖地伸出手,任他摆弄,等他完成他的大作,史蒂夫便说碗还没洗。瞧瞧,老好人又作弊了。

要是在以前,史蒂夫早该发现他醒了。巴基感受着史蒂夫呼在他后颈的热气,知道史蒂夫今天睡得很沉。史蒂夫唯一不改的习惯大概就是抱着他,被子都被他踢掉了,史蒂夫还在抱着他。

巴基把手指移到史蒂夫的手腕,试图寻找爱人的脉搏。

我很想你,史蒂夫。

我舍不得你,史蒂夫。

 

“史蒂夫,你不能沉浸于过去,那只是回忆。”

“我知道。”

“你最近工作得顺利吗?”

“很顺利,我好像回到了五年前,把工作放到第一位。”

“我曾经有一个病人,她花了一年的时间还是忘不掉那个男人,直到她重新约会。”

“你觉得我现在适合继续恋爱吗?”

“老实说,不适合,你还没准备好。我的意思是,你不能放弃这个可能性。”

“遇到另一个人?”

“或者一只宠物,一道菜,一切皆有可能。”

“一切能够让我再次心动的东西。”

“为什么不能是你的工作呢?”

“我想辞职。”

“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继续画画。”

 

窗帘被拉开,难得出现的阳光洒在乱成一团的棉被上,床上的人动了一下。

“几点了?”

“十点。”史蒂夫说着,又钻进被子,不舍得让冷空气袭击巴基的背。

“你怎么还在这里?我是说……你不用去上班吗?”

“我请假了。”

“我可以照顾自己。”

“等这个项目做完,我就辞职。”

巴基的身子一僵,慌张地转过身去和史蒂夫面对面,对上那双深邃的蓝眼睛。确定史蒂夫不是在开玩笑后,他捧住了爱人的脸,“你不用担心我。”

“我只是想继续画画。放心吧,巴基,我还有别的投资,不用你养我。再说了……”

第三个吻。

史蒂夫闭上眼,温柔地含住巴基的舌尖。上帝,他真的很想念巴基的吻。

“我三年前就恳求你继续画画了。你不该放弃你喜欢的东西,史蒂夫。”

“你是在指责我和你分手吗?”

巴基那双大大的绿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半月状,他咬住史蒂夫的下唇,原本还想说什么,却情不自禁地开始第四个吻。

“你再睡一会儿,我去准备早餐。”

“史蒂夫——”

第五个吻。

“半个小时后起床,不准……”

第六个吻。

 

半个小时后,巴基准时出现在厨房。史蒂夫正忙着熬制什么东西。巴基闻着食物的香味,看到史蒂夫穿着简单的家居服,腰上系着围裙。金色的碎发乱糟糟的,可这丝毫不能影响史蒂夫在巴基心中的形象。

“巴基,先把饭前该吃的药吃了。”史蒂夫头也不回地说。久久得不到回应,史蒂夫扭头,发现巴基早就不在了——他的巴基又在作弊。

巴基把自己塞进卫生间,想要开始洗漱,却在看到史蒂夫的洗漱用品后停下了动作。蓝色的牙刷和杯子、白色的毛巾、传统的老式剃须刀、梳子、用到一半的古龙水……不管昨天晚上史蒂夫把他抱得多紧他都没哭,可现在他的眼眶就这么红了。他深吸几口气,努力不让自己被这样伤感的情绪淹没。

镜子里的男子还是流下了眼泪。

用鼻尖紧贴着那张白色毛巾,巴基嗅到须后水的薄荷香味,还有史蒂夫身上的荷尔蒙气息。他轻轻用毛巾按压他的眼角,假装是史蒂夫在吻干自己的眼泪。他不能让史蒂夫看出他哭过。

在史蒂夫离开的那些日子,他最不喜欢做的事就是走进卫生间,看到洗漱台上只有他的东西,没有简单的蓝色牙刷和白色毛巾。他还讨厌打开空了一半的衣柜,因为里面没有史蒂夫的西装外套和白色衬衣。

他的爱人真狠心,走的时候,什么都不留。巴基当时就静静看着史蒂夫收拾东西,期待着平日里严谨认真的史蒂夫能遗漏什么东西,可是史蒂夫没有。幸好他曾经偷偷藏起一件他擅自洗坏的史蒂夫的衬衣。

现在看到这些以前每天都会看到的东西,巴基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好在巴基并不是一个喜欢哭的男子,他只是用史蒂夫的毛巾长时间按着他的眼睛,沉默地吸着鼻子。

等巴基再次出现在客厅的时候,今天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透明的花瓶里插着两朵刚刚绽开的玫瑰花,一朵是绿白色,一朵是香槟色。房间里的活物扫清了失恋带来的阴霾,巴基不由得笑了。史蒂夫半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看到巴基后他只是说:“过来吃饭。”

巴基跨坐在史蒂夫身上,吻了吻爱人皱起的眉头,他的唇不断往下。“我会的,在这个之后……”

第七个吻。

过了两秒,巴基离开史蒂夫的唇,不甘心地吞下那颗白色的药丸。

“把这个喝了。”史蒂夫说着,把一杯温热的水递给他的爱人。

巴基盯着光明正大作弊的史蒂夫,把那杯水推掉,用鼻尖抵着史蒂夫的鼻尖,“不好意思,史蒂夫,你的舌头上还有我的药……”

第八个吻。


 

TBC


后文——Begin Again


评论 ( 50 )
热度 ( 395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