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Begin Again(本系列完结)

前文Fall Again   Try Again

 

Begin Again

 

完美的爱情会让人生疑。他们从天堂坠落,回到地面,史蒂夫沉着应对,可巴基却乱了阵脚他不曾习惯过普通人的生活。

 

曾经有一位读者来信,说史蒂夫的爱不够真实,怎么会有人那样无条件地爱另一个人。这本书里的爱情太过理想化,无法引起共鸣。巴基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问题,他原本并不想用史蒂夫作为小说人物的原型,甚至尽量避免史蒂夫这个名字,可他总是不知不觉地用键盘敲打出史蒂夫的名字,而当他把笔下的人物被命名为史蒂夫的时候,一切就不在他的掌控中了。

如果他的故事不能让人信服,那么原因只有一个——他自己也不够相信。史蒂夫的爱太过浓烈,又是毫无条件的,巴基不知道史蒂夫为什么还在他身边,为什么还爱着他。史蒂夫从来不说什么情话,哪怕只是违心的情话。所以,在史蒂夫看着他的眼睛说分手的时候,他没有迟疑就答应了。

他们的开始,像是烧尽了所有该有的火花,他们无所畏惧,热烈真诚地结合。每一天他们都更了解对方,而每一天巴基都会发现史蒂夫的又一个优点。史蒂夫的好让他自惭形秽。他一开始就预想到有一天他们会结束,那几乎是每一段恋情的标准结局,但随着时间流逝,巴基发现他根本没办法离开史蒂夫。作家细腻敏感的心脏被一个叫史蒂夫的爱人渐渐占据。巴基把他的心一天天一点点地从他自己的胸腔剥离,想要放到史蒂夫的身体里,想要制造一个留住史蒂夫的筹码。

巴基不敢放任自己太过需要史蒂夫,如果结局已经注定,他为什么不让自己独立一点呢?

如果让巴基比喻,他会把史蒂夫的爱比作大师之作,而他,用无知和质疑亲手一页一页地撕毁了那篇大师之作。

现在史蒂夫回来了,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他依旧可以每天感受史蒂夫的呼吸,每天看着史蒂夫入睡,每天倾听史蒂夫的心跳。但是他们不能忽略一个问题——以后要怎么办。他们早就过了只需要亲吻和做爱的热恋阶段,他们从天堂坠落,回到地面,必须脚踏实地度过每一天,面对生活的不如意和无尽的烦琐事。史蒂夫沉着应对,可巴基却乱了阵脚,他不曾习惯过普通人的生活。

以后要怎么办。我们是否有未来。

 

在一个静谧的夜晚,史蒂夫和巴基面对面拥抱着入睡,可他们同时失眠了。

第一百零二个吻。

史蒂夫含住巴基的嘴唇。巴基有些心不在焉,他想他必须得在明天醒来的时候清空这个记录,否则他坚持不了三天。

他们总是用亲吻代替语言,只是沉默地亲吻,而亲吻代替了原本该有的交流。他们应该大吵一架或者坐下来好好谈谈,但他们只是执拗地亲吻,谁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史蒂夫不擅长倾诉,巴基则习惯把想说的话借人物的口说出去。他们都知道这样下去他们又会重蹈覆辙,所以在这个静谧的雪夜,史蒂夫在亲吻巴基后,轻声询问他的爱人:“你想谈谈吗?”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史蒂夫。”

史蒂夫先是按住巴基的腰,用力一扣,让他们的四肢更加紧密地交缠在一起,然后才回答巴基。

“我也不知道。”

巴基以为自己会因为这个答案而失落或者生气,但他的行动出卖了他——他用力回抱史蒂夫,把头埋进史蒂夫的颈窝里,嗅着清新的薄荷香和残留的古龙水。他的嗅觉迟钝,他永远闻不腻史蒂夫身上的气味。

“抱歉,巴基,我也不知道。”

“我也很抱歉。其实你可以说谎的,我不介意。”

“我连话都不会说,更不会说谎。”

“适当的谎言能够滋养爱情。”

史蒂夫笑得身子都在颤抖,这样的举动只能换来巴基在他喉结上留下的浅浅齿痕。

“你举个例子。”

“我一点也不介意你提出分手。”

“那我也一点也不介意你没有挽留我。”

“我一点也不介意你从来不说情话。”

“我一点也不介意你总是不按时吃药。”

“我一点也不介意你到现在还没干我。”

史蒂夫的喘息变得粗重起来,他把怀里的巴基轻轻推出去,“你的病,巴基,我不能那么自私。你才刚刚出院,我……”

第一百零三个吻。

“不要解释,史蒂夫,你知道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会被你说服。为什么你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我完全没办法成为胜利的一方。”

“我从没想过开战,巴基,如果我这么做了,我会让你赢的。现在……”

第一百零四个吻。

“现在,我们该睡觉了。”

“听你的。”

史蒂夫坚持了将近三分钟,还是叹着气把巴基拉进了他的怀里。

 

“你错过了昨天的预约,史蒂夫。”

“抱歉,我必须送巴基去医院,我赶到的时候他……他简直一团糟。”

“我很抱歉,他病得很重吗?”

“老毛病了,很容易复发的肠胃炎。他当时吐得背都直不起来,我打开冰箱,只有两瓶酒,我离开前明明塞满了食物。”

“你们复合了。”

“是的。他需要我。”

“我并不惊讶。史蒂夫,你是否害怕或者迷茫。”

“是的,我还需要加班一两个月,大概没什么时间待在家里。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们都有了阴影。”

“我之前就告诉你,史蒂夫,不要自责。你不能把责任全包揽到自己的身上。情侣们选择分手有很多理由,但是一般来说,只有一种可能能够让一段恋情完全结束。你知道是什么吗?”

“请告诉我。”

“那就是不爱了。这完全可以是单方面的事。或许有一天你们会真正地分道扬镳,总之那天来临的时候,不会是你们二十多天前的那个样子。”

 

每天早晨睁开眼就能看到自己最爱的人是什么体会?巴基会说,要是睁开眼能看见史蒂夫的蓝眼睛,那么那一天的天空一定是湛蓝的,没有阴雨或者大雪,只是温暖的蓝色。巴基当然知道蓝色属于冷色调,可史蒂夫让他不得不相信,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第一个吻。巴基迷迷糊糊地计数。

每天早晨都能被爱人吻醒是什么体会?巴基还在小心地收集这样的瞬间,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他只是凭着本能回吻史蒂夫。

他变得嗜睡,不知道是药物在起作用还是那段黑暗的时光留下的后遗症,他只当是把之前落下的睡眠补上,也省得史蒂夫整天对着他的黑眼圈皱眉。

有时候他们只是躺在沙发上看DVD,史蒂夫贴心地按摩着他的胃,他就可以迷迷糊糊地睡着。

只是不管他怎么嗜睡,他还是会在半夜三四点的时候醒来,只是为了确认史蒂夫还在他枕边。每当史蒂夫打开衣柜选衣服的时候他都会想起他们分手的那天,史蒂夫是如何从他们共享的六门衣柜里把他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拿出来放进原本空空的行李箱里。直到有一次史蒂夫要出门,巴基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他正咬着史蒂夫的下唇,他们的吻不再含情脉脉,而是在拼命掠夺,试图证明和求证什么。他抓着他亲自给史蒂夫挑选的领带,把史蒂夫从门口拉回玄关。而史蒂夫只是闭上眼接受这个剧烈的吻,紧紧抱住他,等他回过神来,轻声安慰几句才离开。

害怕失去最爱的人是什么体会?害怕再次失去最爱的人是什么体会?

巴基可笑地发现,他在史蒂夫回到他身边后才真切地体会到失去是什么滋味。

 

“或许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我的意思是……”

“复合?”

“是的,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那就不要想这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你们之间必须有一个人更加坚定。或许你们可以一起来做伴侣咨询,史蒂夫。”

“我不知道巴基上一次出门是什么时候,我现在也不敢随意出门了。只有不得不出门,我才会……巴基的笑容逐渐多了起来,只是,即使巴基在笑,那双美丽的眼睛看上去总是那么忧伤。他的悲伤深不见底,而这都是我的错。”

“自责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史蒂夫。”

“我们试图谈未来。”

“结果呢?”

“结果,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想要对方,离不开对方。就好像我们知道目的地是哪里却没有地图。”

 

“史蒂夫……”

“五周年快乐,巴基。”

他们都知道时候到了。

巴基小心地卷起史蒂夫的衣服下摆,他的心跳声被无限放大,放大。就在他看到史蒂夫大片的肌肉的时候,史蒂夫把他压在身下,迅速把碍事的上衣脱掉,然后再次覆盖在他的身上。

不断有吻降落在巴基的皮肤,他的身子微微战栗,他的意识仿佛已经和他的肉体脱离,它们处于两个极端。巴基开始不停地流着眼泪,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史蒂夫明明就在这里。他只能期望他的泪水可以以汗水的形式蒸发。他把脸埋在枕缝里,自顾自地发出困兽般的低吼。

史蒂夫没有停下动作,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他只能用身体感受巴基的存在。

床单被紧紧揪着,巴基没办法呼吸,他只渴望史蒂夫,渴望关于史蒂夫的一切:史蒂夫的发丝、额头、眼睛、鼻尖、嘴唇、下颌、脖颈、锁骨、肩膀、手臂、脉搏、胸膛……

他们明明那么相爱。

史蒂夫深埋在他身体的时候,就是他的心脏最疼的时候。巴基既幸福又痛苦,他死死抓住史蒂夫,因为只有史蒂夫能让他感到他还活着。

他们在五周年纪念日的夜晚放任自己去感受之前不敢感受的心痛和纠结,让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哭过,直到他们筋疲力尽,只有力气品尝爱人的味道。

五年前的他们怎么会想到今天会是这个局面。

巴基回想起好几个穿着史蒂夫的衬衣入睡的夜晚,他安慰自己睡着了就可以在梦中看到史蒂夫,梦里的史蒂夫一定不会带着行李一步一步远去。

那时候的他是麻木的,他以为他在心痛,其实他没有。

现在他懂了,真正心痛起来得花多少力气去呼吸,去完成这个出于求生本能的动作。

“需要我停下来吗……巴基……我弄疼你了吗?”

“弄疼我……史蒂夫,就像第一次……”

史蒂夫用他的亲吻回应他的爱人。他真是一个傻子,才会选择一走了之。他和巴基本来就是一对,最合适的一对。他以为他和巴基是独立的两个人,事实是,他们已经成为了一个人。把一个人生生劈成两半,该有多痛。

他们熟悉对方的身体就像熟悉自己的身体。

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

 

所有的情绪都被不断放大。

史蒂夫在做出离开巴基的决定前,他自认为他让巴基困扰,他没有猜错,巴基确实很困扰。史蒂夫怎么也猜不到,他的爱让巴基自惭形秽。在巴基一次又一次因为没办法控制情绪而伤害到他的时候,巴基才是那个最难过的人。巴基会自责、痛苦、悔恨、纠结……而史蒂夫一如既往地选择包容,他一定不知道这个下意识的举动最终把他们推向悬崖的边缘。

有一段日子,巴基恨不得史蒂夫坐下来和他谈谈条件,恨不得史蒂夫对他发火,而不是一次又一次任由他给那双蔚蓝的眼睛蒙上阴影。

巴基曾经以为不能写作他就什么都不是,曾经以为没有史蒂夫他也可以活得好好的,如果史蒂夫给他的只是爱情的话。

他错得一塌糊涂。

如果他注意到他的打字机的键盘脱落了什么字母,注意到史蒂夫的每一件大衣口袋里都有一张创可贴,注意到史蒂夫每次吻他时舒展的眉头,他就会知道,他错得一塌糊涂。

关心则乱。

史蒂夫是他的软肋、他的盔甲、他的脉搏、他的心跳。

拥有史蒂夫的巴基强大又脆弱。

巴基渐渐明白,快乐和痛苦是并存的,就像阳光和阴影一样。如果他不曾心痛,他就不是真的爱史蒂夫,他就不懂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在无数次在史蒂夫的怀抱里醒来,无数次亲吻史蒂夫之后,巴基逐渐拥有了一种叫信心的东西。他依旧害怕受伤,但是他知道,史蒂夫会包扎他的伤口,用他随身携带的创可贴。

他愿意再次追随史蒂夫坠入爱河,就像第一次那样。

 

“我很高兴你们能来。巴基,正如你知道的,之前史蒂夫定期来这里做咨询。现在我会问你们一些问题……巴基,你的书写得怎么样?”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还在努力不去使用‘史蒂夫’这个名字。”

“为什么?”

“我的人物一旦叫这个名字就会变得像史蒂夫。你要知道他完美得太理想化。”

“史蒂夫,作为巴基的伴侣,你认为你做得足够好了吗?”

“我还在努力。”

“巴基,你是否认为史蒂夫是一个合格的伴侣?”

“他是一个值得追随的伴侣。”

 

五年前他们决定相爱,五年后他们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爱。

好消息是,他们没有退路。

史蒂夫每天早上准时吻醒他的爱人,他们会交换一个让他们心跳加速的吻,然后史蒂夫去准备早餐。如果史蒂夫赶着去上班,他会选择提前一个小时吻醒巴基。巴基只知道,他每天早上醒来都可以看到史蒂夫,而不是一个空荡荡的枕头。

爱人离开后,巴基会端着一杯热可可,认真写作。他并不是一定要写,他的写作计划早就完成了,只是他会自觉地敲打出那些文字,完全是出于本能。他不知道不写作他还能干什么,他更不知道不爱史蒂夫他还能干什么。

好消息是,巴基已经了接受这个无法解答的命题。

大概两个月后,史蒂夫辞职了。

巴基的嗅觉就算再迟钝,他也能闻到房间里时时刻刻散发的古龙水味。

很多时候他们还是沉默,史蒂夫画画,他写作,互不打扰,只会在经过对方身边的时候亲吻对方的唇,有时候一个吻也可以变成更好的东西。

巴基依然在计数,他有时候甚至会不自觉报出数据,然后史蒂夫会温柔地纠正他,接下来是更多的亲吻。

他们依旧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只是在每天晚上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时候询问对方,在得到答案之后心满意足地睡去。

而他们的答案就是“我不知道”。

生活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不可能重复最完美的一天,一切都是未知数。然而就像是冥冥之中达成的约定,他们都找不到答案,只是认认真真度过一天后又开始新的一天。

想不到答案又怎么样?他们的爱又不会变少。

他们可以一直作弊。

 

在史蒂夫离开的那段日子,巴基时不时会在无事可做的时候长时间地躺在乱成一团的床单边缘,凝视着天花板,思考。

他的思绪像是慢慢升起的水平面,而他沉在水底,静静等着水平面盖过他的身体。

是不是因为他们拥有过火花、甜蜜、心动、浪漫、亲吻,他注定会失去史蒂夫。

是的。

是不是因为他们跳过了猜疑、厌倦、争吵、背叛、撕裂,他们的别离如此突兀。

是的。

是不是因为史蒂夫给了他尊重、宽容、谅解、真心以及无条件的爱,他必须看着史蒂夫远走。

是的。

史蒂夫会找到一个真正懂得怎么爱他的人。

 

他是一个作家,他用他的手写过无数完美的结局,却唯独写不好他和史蒂夫的结局。

现在他躺在同一张床上,枕着史蒂夫的手臂,能清晰感受到史蒂夫近在咫尺的心跳和呼吸。

史蒂夫握着他的手,他们正在一起重写他们的结局。

“史蒂夫。”

“我在这里。”

“为什么?因为我需要你吗?”

史蒂夫扭头吻了吻他的头发,“因为你值得。”

第一个吻。



Fin

评论 ( 57 )
热度 ( 523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