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隐姓埋名(第七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前情提要:

史蒂夫可以清晰地看见巴基的眼睛慢慢变红,泪光一点点涌现,而这都是他的错。他再也忍不住,颤抖着吻住巴基的额头,祈祷时光可以停在这一刻。巴基只是安静地闭上眼,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史蒂夫发现自己越来越贪心了,只是一个印在额头的吻,他都舍不得停下来。

“……对不起。”

巴基说得小心翼翼,声音低不可闻,但巴基不会说谎。

是时候了,他得学会放手,给巴基多一些空间。

史蒂夫重新睁开眼,用一点时间适应光线,但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当他快要放开巴基的时候,一只颤抖而温热的手忽然用力地扣住他的手腕,阻止他那么做。 

 

 

这也许是一个吻。

史蒂夫无法解释这究竟是什么,他捧着巴基的脸,将自己的唇印在巴基的唇上,而巴基只是垂眼,沉默地皱着眉,似乎在努力辨认正在发生的一切。在那之前他们花了太长的时间对视,史蒂夫反复确认,反复暗示,用缓慢得仿佛被定格的速度逼近,他给了巴基足够久的时间思考,给了自己足够久的时间冷静,但他在那双绿眼睛里看到那个痛苦的自己,而靠近巴基的感觉对极了。

巴基没有回应,除了依旧紧扣着他的手,巴基没有更多的反应。

他甚至不敢用力,生怕一用力巴基就会变成一片灰烬消失在他的怀里。

他正做着一个让他不敢再次醒来的美梦。

史蒂夫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道德标杆,从来不是,他也会有自私而可悲的时刻,就像现在,他想要把巴基狠狠揉进他的身体,抛弃这个一次次狠心拆散他们的世界。

巴基吻起来的感觉熟悉又陌生,他熟悉巴基的气息,熟悉巴基的身体,但现在巴基不会回应他,不会像以前那样微笑着主动加深这个吻甚至把这个吻变成更好的东西,这是令他感到陌生和失落的部分。

汹涌而来的失望像是一头会反噬的恶魔,史蒂夫厌恶那样的情绪,甚至厌恶自己。这不公平,这对巴基来说并不公平。这都是他的错。

巴基正让他进退两难——当他试图加深这个吻,巴基的眉头会皱得更深,似乎无法承受那么多;可当他试图后退,巴基又会立刻加大抓着他的力道,让他无法顺利结束这个“吻”。

巴基的手指几乎陷进他的皮肉。

沉默、窒息、救赎、甜蜜……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最终忍着疼痛离开巴基的唇,轻轻抚摸巴基的脸颊,试图安慰,但巴基似乎误解了他的意思,眼眶更红了,有那么一刻史蒂夫以为巴基会哭,但巴基只是用那双绿眼睛直视他,眼眶发红而湿润。

“怎么了?你没有做错任何事,巴基。”

“我没有生气。”

“没有任何惩罚,我不会伤害你。”

“那太过了吗?”

“你很安全,巴基,没关系的,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巴基只是皱眉摇头,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等待被惩罚的孩子。

“你真的很安全,我会保护你,巴基。”

“我对你发誓……”

“不。”巴基哑声打断他,咬着下唇,然后再次直视他的双眼。

“不……不要……”

“不要什么?”

史蒂夫承认自己快要疯了,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巴基明白这一切,他甚至没法让巴基明白他永远不会伤害他。

没有洗脑、没有任务、没有折磨、没有惩罚……为什么巴基就是不明白?

巴基抓紧他的手臂,史蒂夫很肯定那里已经有了抓痕。

“不要什么?”

“……不要放开我。”

“不要松手,求你……”

史蒂夫愣住了。他仿佛回到了那节火车厢,回到了那片树林,回到了每一个他与巴基分别的地方。

如果可以,巴基也会那么对他说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

“请不要……”

史蒂夫没有让巴基说完,他唯一知道的是他像一个失去心智的疯子不顾一切地吻住巴基,轻而易举地撬开巴基的牙关,在痛苦、自责与渴求中亲吻自己的爱人。他让毫无准备的巴基失去平衡,于是他们双双倒下,史蒂夫护住巴基的后脑,然后发现那不过是柔软的沙发坐垫。

他不该这么做,不该这样亲吻巴基,但他快要被生生撕裂了,也许穿越了时空的人就应该被撕裂,他的胸口疼得要命,他想要求救,而巴基是唯一的解药。

他听到巴基的气息变得急促,听到类似搏斗的声音,然后清醒地意识到他失控了。他迫切地想要证明他不会再松手,迫切地想要得到巴基的肯定,迫切地想要回到他们简单相爱彼此的过去,但他没有任何办法。

在他们快要彻底无法呼吸的时刻,史蒂夫感到一阵刺痛,然后是血液带来的甜腥味。

巴基咬了他。

史蒂夫放开巴基的唇,他们剧烈地喘着气,而巴基依然没有松开手。史蒂夫有些哭笑不得,然后是迷茫——他们都硬了,硬得厉害,但史蒂夫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那曾经是他们做过的最自然的事:亲吻、抚摸、硬得发疯、傻笑、很多傻笑,然后是更多的亲吻、脱掉衣服、一刻不停地紧贴、进入、接纳、撞击、释放,然后再来一次。

现在他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巴基皱眉,紧盯着他的嘴唇,一言不发。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他轻轻安抚同样不知所措的巴基,用指腹擦去巴基嘴边的血,然后怀疑自己也咬了巴基。

“我弄疼你了吗?告诉我,现在……我弄疼你了吗?”

巴基只是摇头,“……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想要保护自己,那没有错。”

“是我的错,我……”

“我应该像你一样,对吗?”

“什么?”

“我应该……像你做的那样,对吗?”

“这不是任务。”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的手指颤抖,然后小心用手指梳理巴基凌乱的头发。“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不会有惩罚的。”

巴基点头,不再说话。

“对不起,这种事以后不会发生了。”史蒂夫自嘲般地笑起来,“好吧,我不能保证,我只能承诺我会努力克制自己。”

“不再有任务或者惩罚,你很安全。”

“电影结束了,睡一觉,好吗?”

巴基没有拒绝便是默认了,史蒂夫知道他们今天没法再睡客厅的地板,他把巴基带进唯一的卧室,巴基沉默着躺到那张柔软得过分的床垫,被抛弃已久的床垫接纳了巴基,再次深深下陷。他替巴基盖好被子,低声保证他会尽快换掉床垫,然后回到墙角处的狭窄但温暖的单人沙发,闭目养神。

他看着在睡梦中依然皱着眉的巴基,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深深叹气,他借着微弱的光去看巴基在他手臂上留下的抓痕,简单消毒,越来越清醒,然后他终于明白巴基说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巴基并不是害怕惩罚才道歉,巴基向他道歉只是因为……巴基还没办法回应他。

巴基害怕的是失望和抛弃,愧疚的是自己无法理解或者回应。

巴基认得他,巴基还爱着他,但巴基没办法理解和表达那种爱。所以他的爱让巴基迷茫、无措甚至痛苦。

毕竟,伤害一个深爱自己的人实在再容易不过了。

轻而易举。

七十年的折磨足够改变一个人,九头蛇用冰冷的机械将属于巴基的一切深埋起来,用鲜血与尖叫挖出那颗炙热而鲜活的心脏,然后把一颗永远不会失误的机械心脏塞进去。但巴基没有停止抗争,巴基认得他,巴基也许比他还要迫切。

爱是一种本能,巴基只是暂时丧失了理解、接受还有表达的能力。任何人,如果被恶魔残忍地折磨七十年然后改造成一把锋利的武器,任何人都会丧失为人的本能。但他的巴基没有放弃,巴基对他说“对不起”。他的巴基说,“我应该像你一样,对吗?”他应该做的不是一次次保证没有惩罚,没有任务,他走错方向了。

这一次他会做得更好,他发誓。

就算巴基被埋在深不见底的冰层之下,他也要用自己的体温慢慢融化寒冰,然后找到巴基,抓住巴基,再也不放手。

 

 

第二天早上的气氛并没有因为那个失控的吻变得奇怪。他们需要的不是道歉,不再是道歉。

史蒂夫叫醒巴基,简单洗漱后倒了一杯兑有营养液的牛奶。他煎了两个荷包蛋,希望可以跟巴基分享。

他先是用餐刀切了巴基的那份煎蛋,切得足够小片,防止巴基直接吞下去,尽管那种可能微乎其微,然后把餐盘推到巴基面前。他们的肩膀几乎贴在一起,史蒂夫需要侧过脑袋才能看到巴基的脸,他不得不把巴基左侧的头发梳到巴基耳后。即使是进食时间,史蒂夫也不想离巴基太远,所以他们的餐桌小得可怜。

“试试看。”

史蒂夫怀疑自己笑得有点傻气。

他的意思是让巴基试着吃掉那盘煎蛋,但显然巴基误会了,于是他眼睁睁看着巴基把他的那盘拿过去,用刀叉认真地切割,非常认真。

半分钟后他得到了同样破碎的煎蛋。

史蒂夫不得不端着自己的盘子坐到巴基对面,那是阻止他亲吻巴基的唯一办法。

“这不对吗?”巴基问。

“你切得很好,比我好多了。”

“那你为什么要坐到那边?”

“……我习惯了。”

巴基看穿了他的谎言,但巴基没有揭穿他,也许是他哀求得太明显了。

“闻起来挺香的,不是吗?”

巴基照着他的动作吃掉了半只煎蛋。史蒂夫忽然很想把这一切录下来,他们应该找来一只相机记录他们在一起的点滴,那是现代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他忽然很想试一试。

“你看起来很……”

巴基皱起眉。

“我不知道。”

“你指的是我在微笑,对吗?”

“也许……”

“我只是很快乐,巴基,你让我很快乐。”

“什么叫……快乐?”

“你得自己体会,巴基,我希望那不会花太久。”

巴基再一次皱眉,“那你为什么快乐?”

“因为你在这里,”史蒂夫不假思索,“而我属于你。”

这暂时超出了巴基的理解范围,史蒂夫不打算在此停留,推了推巴基的盘子,示意巴基继续吃下去,但巴基放下了刀叉,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怎么了?”

“你在这里。”

“是的,哪里也不去。”

“那我……我也属于你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

“……对不起。”

史蒂夫立刻握住巴基的手心,“嘿,你只需要知道你让我快乐,我也努力让你快乐就够了,好吗?你没有让我失望,永远不会。”

“不……”巴基皱着眉摇头,“我只是……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在微笑。”

 

 

 


TBC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想要评论,我会一条一条认真回复的!

这篇应该不会是长篇,我还在努力克服连载恐惧症,但我会尽快写完,感谢各位❤也感谢催更的北鼻们,我一定会努力完结的!!!!


第八章

评论 ( 128 )
热度 ( 884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