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Steve Only(上篇☆巨星太爱我了怎么办2.0)

“我受够了向全世界解释我爱史蒂夫·罗杰斯,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

 

 

史蒂夫是被疼醒的,显然麻药的效果已经过了。

他仿佛做了一个噩梦,梦境的内容是持续的坠落与撞击,周围的一切在不断远离他,巴基的声音时不时出现,显得模糊不清,像是从天边飘来的。然后是从他的脚踝传来的极端的疼痛,就好像有人拿着电钻在他的骨头疯狂地打孔,浑身无法动弹的他努力睁开眼,在渐渐适应了刺眼的光线之后发现巴基正伏在他的床边,那只属于巴基的温热的手捂着他没有输液的手背。

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出了车祸,为了避免撞到突然出现在马路中央的孩童。而如果今天的日期和他猜测的没错,巴基本该在另一个半球出席参加典礼,在舞台上为演员生涯中第一个最佳男主角奖杯发表获奖感言。

他本可以隐瞒这件事,暂时的,可他偏偏在与巴基视频聊天的时候出了事,他听到巴基的惊呼,然后黑暗成功袭击了他。

“还有十分钟就要宣布结果了,史蒂夫,我……该死的,我没法呼吸。”

他看到身穿燕尾服、梳着背头的巴基纠结地皱着眉,一次又一次深呼吸,背景则是男士洗手间,但那完全不能影响巴基的英俊程度。

“我得走了,抱歉我不该在这种时候打给你,我只是……”巴基又做了一个深呼吸,“必须听到你的声音。”

“你是最佳男主角,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史蒂夫来不及说出那句“至少是我的最佳男主角”,意外便发生了。

史蒂夫猜想这可能是上帝的旨意,无所不能的上帝想要阻止他说出那句话,阻止他干出任何逾越的举动,而上帝很有可能是对的,他不该试图说一些让他和巴基关系复杂化的蠢话。

巡房的护士似乎注意到了史蒂夫所在的病房,推门而入然后理所当然地被半趴在病床上的电影明星吓到了。

那位年轻的护士使劲眨眼,似乎在确认巴基·巴恩斯真的在她眼前,然后她的目光转向躺在床上的病人,史蒂夫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激动过头的护士差点把手里的病房记录本摔到了地上。

“抱歉,”她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保持清醒,然后看了看史蒂夫被包成巨蛹的左腿,“感觉如何?”

“有些疼。”史蒂夫诚实回答,又在努力维持专业水平的护士小姐表示她会立刻找来医生之后问了个看似莫名其妙的问题。

“今天是几号?”

“七月一号。”

果然。史蒂夫看了看睡得不安稳的巴基,无声地叹了口气。

护士小姐似乎舍不得离开了,她纠结地皱着眉,“我知道我不该问……”

“他拿到最佳男主角了吗?”

“是的,但他突然消失了,听说是坐着私人飞机离开了颁奖典礼。”年轻的护士一边咬着唇一边走近了几分,“天呐,他本人比电影里的还要英俊。”

本就睡得不安稳的巴基皱了皱眉,然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在他们的视线交汇的下一秒巴基笑起来,“史蒂夫……你还好吗?”

看起来是巴基的狂热粉丝的年轻护士捂住嘴,完全不知所措,而那在巴基发现站在病床边的她并微笑着向她打招呼之后达到了顶峰。

史蒂夫并不是真的很介意巴基用一个微笑电晕本该为他找来医生的护士小姐,他只是有更重要的事要与巴基商量。好吧,“商量”不是一个准确的词。

“我们得谈谈,巴基。”

巴基揉了揉睡乱的头发,然后看向接近崩溃边缘的护士小姐,“我们需要一点时间,辛苦了。”

“当然、我是说……当然……”

护士小姐语无伦次地跑开后巴基看向他,猛地红了眼,整个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猩红。

“怎么了?”史蒂夫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

史蒂夫打断巴基的道歉,他的头很疼,“不,别这么说,是我自己不小心。”

巴基低下头看他的输着液的那只手,一言不发。史蒂夫知道巴基是认真的,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尽管他的脚踝疼得要命,“我还以为你要说我不能再打橄榄球了。”

“这一点也不好笑。”

“错过自己的颁奖典礼也不好笑。”

“你想让我怎么做?”巴基的眼睛完全没有缓和的趋势,依旧红得吓人,而那双眼睛直视着他,让他理所当然地心慌意乱。“难道我应该乖乖等在原地,然后拿着我的奖杯在一万个摄像机前痛哭流涕,告诉所有人我可能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只是撞到了路灯。”史蒂夫有气无力地辩解。

“如果你真的不能再打球了怎么办?”

巴基看起来很想要一拳砸在墙上。

史蒂夫承认自己被打败了,但他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以后还能继续打球。”

“算你好运,混蛋。”巴基说着,突然笑起来,然后他们艰难地拥抱彼此,史蒂夫闻到高级发胶和古龙水混着汗水的气味,但那很好闻,巴基一直很好闻。

巴基的鼻尖蹭着他的颈窝,有些痒,但史蒂夫不打算结束这个拥抱。他可以抱着巴基一整天,如果娜塔莎、巴基雷厉风行的经纪人没有突然出现。

“他没死,现在你该跟我走了,詹姆斯。”

这可真是无礼,但史蒂夫站在娜塔莎那边,他猜想外界已经炸开了锅,纷纷猜测巴基突然逃离颁奖典礼的原因,而巴基一直陪在他身边所以没有出面解释。鉴于巴基认为他可能会死掉,这很正常,应该被原谅,他指的是被娜塔莎原谅。

但娜塔莎的表情跟“原谅”远远搭不上边,更像“怒火中烧”、“我想要杀·掉眼前的两个傻瓜”还有“我已经想到了很多个抛·尸的好地方”。

“可他还躺在这里。”巴基抓紧了史蒂夫的手,负隅抵抗。

“人们需要一个解释。”

“我已经给了解释,我需要照顾史蒂夫,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娜塔莎双手抱胸,“詹姆斯……”

“我受够了向全世界解释我爱史蒂夫·罗杰斯,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

巴基罕见地冲娜塔莎翻了个“你真是个白痴”的白眼,如果没有这个白眼,也许史蒂夫会永生铭记巴基说的那句“我爱史蒂夫·罗杰斯”。

“因为你之前从来没有公开说过这件蠢事,而且你需要解释的不是你和史蒂夫·罗杰斯是最好的朋友,而是你和史蒂夫·罗杰斯是最好的朋友但你们不会操在一起。”

娜塔莎把“你真是个白痴”的白眼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史蒂夫想要知道娜塔莎说的“操在一起”指的是什么意思,然后巴基好心地红了脸,恰到好处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上帝啊……

沉默让一切变得更加尴尬,史蒂夫猜想自己确实应该保持沉默,但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最终是巴基打破了沉默。

“我真的……需要解释这个吗?”

“这不是儿戏,詹姆斯,你本该是全场的焦点,但你表现得……这需要你亲自解释,你明白吗?”

“所以你根本没有告诉大家我是为了照顾史蒂夫。”

巴基得到了结论。

娜塔莎的高跟鞋看起来蠢蠢欲动,似乎很想戳穿什么东西。

巴基最终妥协了,“我会出面解决,再给我几分钟。”

“你现在的状态很不错,看起来就像经历了一场可怕的飓风,你的粉丝们没法不心疼。”

巴基最好的朋友也没法不心疼。史蒂夫暗暗回敬。

“人们总会原谅你的,小混蛋。”

这倒没错。

“是记者招待会还是拍视频?”

“先拍视频。”

“给我十分钟。”

“和你心爱的史蒂夫道别?”娜塔莎露出胜利微笑,然后终于发现了病人的存在,“噢嘿罗杰斯,听说手术很成功,恭喜你。”

红发经纪人踩着不断制造尖锐噪音的高跟鞋离开,巴基立刻松了口气,冲他吐了吐舌头,就像一个任性而调皮的小男孩。

“我会很快回来,在我离开前,我们得吃点东西。”

“这是你留下来的原因?”

“我得照顾你,兄弟。”

“可你有自己的事需要处理。”

“我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史蒂夫心疼得要命,但他没法像往常那样冲进厨房准备巴基最爱的牛肉馅饼、苹果派、草莓拿破仑还有热可可,多亏了他的腿。

“我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吃。”巴基站起来,露出一个暖心的微笑,“噢史蒂夫,你让一切好了起来。”

然后巴基凑过来,在他的额头留下一个温热的吻。

以兄弟的姿态。

史蒂夫不知足地、酸溜溜地、不识相地想道。

 

 

鸡肉三明治的香味在巴基推开门之前便透过门缝钻进了史蒂夫的鼻子,他饿了,饿得要命。

“医生刚刚来过吗?”

巴基一边问一边递来热腾腾的三明治,还有一瓶苏打水,史蒂夫觉得自己又一次活了过来,一个劲点头。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他们狼吞虎咽起来,时不时被对方蠢兮兮的吃相逗乐,吃到一半,巴基像是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鸡腿汉堡,又在史蒂夫问身为演员的他可不可以吃这样的高热量食物的时候毅然决然地把汉堡分成两份。

“管他的,我想吃。”

“我保证不揭发你。”

“我想你了,史蒂夫。”

史蒂夫没有立刻回答,一来他的嘴里塞满了食物,二来他很有可能会说出什么难以挽回的蠢话。巴基没有注意到他的沉默,笑嘻嘻地吞掉半个汉堡,还抢了他的苏打水。

他们很久没有享受这样的时光了,巴基总是忙着拍戏,全世界地飞,而他需要训练、训练再训练,为了下一场比赛准备。为了不引来过度的关注,刚开始职业橄榄球生涯的史蒂夫和已经成为电影巨星的巴基决定低调行事,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很少,除了亲近的人,而且他们确实聚少离多。

史蒂夫知道狗仔们多么关注巴基的私生活,那让他担忧甚至气恼,尤其看到巴基的车被一群狗仔团团围住的画面。那些疯狂的狗仔几乎把摄像机怼到巴基脸上,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守着这个电影巨星以换来一个足够夺眼球的“新闻”。

“噢我好久没有吃得那么饱了……”

巴基满足地舔了舔红润的唇,史蒂夫识相地别过脸。

娜塔莎在这个时候怒气冲冲地闯进来,让史蒂夫怀疑他们约好的“十分钟”真的只是十分钟。

“好啦,娜特,我这就跟你离开。”

“我建议我们直接从这个跳下去。”

“这是二十楼。”巴基皱眉。

“一种庆祝你出·柜的方式,为什么不呢?”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要出……”

娜塔莎瞪大了那双本来就无比锋利的眼睛,史蒂夫和巴基都清晰而困惑地接收到了红发经纪人的怒气。

“我应该说的是,你炸掉了你的柜子。干得漂亮,男孩们。”

巴基不知所措地看了看史蒂夫,呼吸忽然变得急促。史蒂夫摇摇头,而巴基缓缓掏出手机,解锁屏幕。

半分钟后史蒂夫看到了巴基手机屏幕上的照片,非常熟悉的画面,正是不久前发生的——巴基俯下身亲吻他的额头,而他的手搭在巴基的背上。那显然是一个男性的手,再明显不过了。

然后他看到那串大写加粗的标题,惊讶得差点把吃下去的三明治吐出来。

“甜蜜还是心碎?新晋影帝巴恩斯抛下颁奖典礼,深夜飞回纽约只为意外受伤的神秘情人。”

巴基试着点开评论区,却发现网站因为浏览量瞬间过载而瘫痪了。

 




TBC


嗨呀,两个小傻瓜!

中篇!!!!!!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83 )
热度 ( 1113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