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A Ghost Story(一发完)

“所以,你真的成了一个鬼故事。”

 

 

事实证明,人总是贪心的。

相爱还不够,还要相守。看得见还不够,还要碰得到。碰得到还不够,还要紧紧相拥。紧紧相拥一刻还不够,还要直到时光的尽头。

史蒂夫费劲地眨了眨好几天没有合上的眼睛,第无数次确认巴基真的在他眼前,但并不是活生生的,而是以一种近乎透明、身体边缘发着光的形态。

就像一个灵魂。

“你是我的幻觉吗?”

并不是活生生的巴基皱了皱眉,一步一步走近他,但每一步都像悬空一般。最终他痛失的爱人站在他面前,距离他不到一只手臂的距离,然后微笑。

“我终于找到你了,史蒂夫。”

“巴基?”

叫出这个名字令他的胸腔阵痛。

“很抱歉我没有及时跑向你,亲爱的。”

史蒂夫相信他开始出现幻觉了,那感觉惊奇而诡异的棒,草原上的风呼呼地吹着,而巴基的长发没有被吹起,依然垂在肩侧,甚至没有丝毫的颤动。史蒂夫伸出手,试图触碰他的爱人,但巴基不留痕迹地避开。

“不、我不确定……”巴基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确定什么?”

“如果你伸出手碰我,我可能会真的消失,现在的我也许很脆弱,史蒂夫。”

“为什么?”史蒂夫握紧了拳头,他不明白他幻想出的巴基为什么会躲开,但他真的很害怕巴基再次消失,化为灰烬。

巴基苦笑,“我还不习惯当一个鬼魂,不确定这样的我能不能被触碰。”

“我以为你是我的幻觉。”

“你还是那么傻气,不是吗?”

巴基笑起来,近乎宠溺的笑。史蒂夫几乎是立刻握紧了拳头,巴基的笑让他必须用全身的力气阻止自己伸出手。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找到你,史蒂夫,尽管我现在连空气中的尘埃也吹不动。”

巴基向他伸出手,指尖停留在距离他的脸仅仅一公分的地方,用他最熟悉的方式“轻抚”他的脸。史蒂夫感觉不到巴基的触碰或者一丝一毫的温度,那几乎再次杀了他。

“别愁眉苦脸的,史蒂夫。鬼魂都比你乐观,傻瓜。”

史蒂夫保持不动,想象自己是一尊雕像,他害怕自己会让巴基再次消失,他的心脏正在努力重新拼凑自己,无法经受再一次的打击。

“你真的不是我的幻觉吗,巴基?”

巴基故作气恼地皱眉,“你不愿相信我吗?我穿越了半个地球才找到你,鬼魂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所以,你真的成了一个鬼故事。”

史蒂夫得出了结论,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好好接受这个结果。

嘿,他应该知足不是吗?他眼睁睁看着巴基化成灰烬,他还有太多的话来不及说出口,还有太多的计划来不及跟巴基一起实现,可现在他又看到了巴基,他们可以对话,如果学会知足,他们几乎从没有分开过。

前提是如果。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以前当过鬼故事吗?”

“那只是……”史蒂夫紧张起来,“我和娜塔莎开的玩笑。”

巴基怀疑地看着他,但很快又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喜欢你慌张的样子,很可爱。”

史蒂夫有些哭笑不得,“是不是鬼魂都喜欢欺负活人?”

喜欢欺负活人的鬼魂没有说话,而是止住了笑容,看向史蒂夫的后方。

“队长?”

那是布鲁斯的声音。

史蒂夫心跳很快,他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然后他又听到了布鲁斯带着疑问的声音。

“你在……跟谁说话?”

仿佛被一道闪电劈中,史蒂夫震惊地看了看他眼前的鬼魂巴基,又转过身看了看一头雾水的布鲁斯,他甚至往旁边退了几步好让巴基和布鲁斯面对面。

但布鲁斯依然没有看见巴基。

“我在……”

“看来只有你看得到我,史蒂夫。”巴基忽然说,“这听起来挺浪漫的,不是吗?”

是的,这听起来诡异的、该死的、不可思议的浪漫。

布鲁斯露出抱歉的表情,“你需要我做点什么吗?也许苏睿和我可以试着看看……”

“不,”史蒂夫笑着摇摇头,“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很快回去。”

“你应该吃点东西。”布鲁斯皱眉,似乎非常不同意他没胃口进食的做法,而更加不同意的鬼魂快要把他的背瞪出一个孔了。

第一次,有生以来第一次,史蒂夫发现自己其实挺怕鬼魂的。

“……我会的,我发誓。”

布鲁斯似乎对他的“发誓”感到一丝惊讶,但很快笑着摇头,就要转身,“索尔和苏睿又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我们在等你,不过现在是午餐时间。”

史蒂夫已经不敢回头看巴基了。

“半个小时后见,队长。”

“好的……辛苦你了,布鲁斯。”

布鲁斯刚走远,身后的鬼魂巴基便绷不住了。

“史蒂夫·罗杰斯——”

那是来自鬼魂的怒吼。

好吧,怒吼不是一个准确的词,但巴基听上去很不高兴。如果今天他真的被鬼魂吃掉了,布鲁斯可要负一半的责任。

实际上,他也不是那么介意被巴基吃掉。

史蒂夫痛苦、担忧又快活地转过身,只见巴基气鼓鼓地瞪着他,活像他们还在布鲁克林的时候,担心得一夜没睡的巴基气鼓鼓地瞪着躺在病床上的他。

“我真想吻你,巴基。”

巴基好脾气地翻了个白眼,“你吻不到我,一个亲吻无法买通一只恼怒的鬼魂。”

史蒂夫理所当然地难过起来。无法触碰、拥抱、亲吻巴基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抓心挠肺、苦不堪言的折磨。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

“但我搞砸了。”

“别生我的气,好吗?”

“说点什么,史蒂夫,随便说点什么。”

“我爱你,巴基。”

巴基似乎被他打败了,“我也爱你,史蒂夫。我不知道这到底让一切更好还是更糟。”

 

 

史蒂夫真实地感到了饥饿,被他忽略已久的胃似乎是觉醒了一般努力地抗议着,胃酸在没什么食物的胃翻江倒海,他的舌尖都是苦涩的。

变成鬼魂的巴基一刻不停地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地,那是阻止他每走一步就回头的唯一办法。

他分到了一块刚烤好的羊腿,那闻起来棒极了,饥饿让人有了一丝活气,而烤羊腿的香气则是让人更饿了。当他的胃因为进食渐渐充盈,史蒂夫感到一阵愉悦,他微笑着看向身旁的巴基,“他们一直在找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帮不上什么忙,你知道的,我不擅长科学,也不是阿斯加德的神。”

“我甚至没法听懂他们到底在争论什么,就好像他们说的不是英语。也许是因为我的脑子很乱……”

“我昨天吃了东西,我发誓。”

“苏睿瘦了很多,你看我还是那么结实。”

“巴基?”

“我只有一个问题。”巴基终于开了口,目光紧锁着史蒂夫手里的烤羊腿,史蒂夫还以为巴基也饿了,却听见巴基哑声问道,“这是我的羊吗?”

这是巴基的羊吗?

这个问题问住了史蒂夫,他只是从好心的瓦坎达居民手中接过这只烤羊腿,他不能肯定……

下一秒他手里的骨头猛地燃烧起来,火焰迅速窜高,发出“滋滋”的怪响,几乎烧到了他的胡须。史蒂夫立刻扔掉那块再次被火烧的烤羊腿,用脚踩灭烧到草地的火,然后他听到巴基的惊呼。

“嘿——我突然发现我有超能力。”

“什么?”

巴基笑得有些得意,“我又可以保护你了,史蒂夫。”

巴基化成了灰烬,巴基又成了鬼魂,现在巴基还可以一生气就引起火灾,或者一瞪眼。鉴于半个宇宙的生物都消失了,史蒂夫也不是很惊讶会发生这样的事。

“非常有趣,巴基。”

“别忘了我可以把你的胡子点燃。”

“因为你痛恨它。”

巴基点头,大大方方地承认,“你的胡子以前总是把我弄得很痒。”

巴基说“以前”,那是过去时态。

他们都发现了这个,默契地沉默不语。是啊,他再没办法用浓密的胡须逗乐巴基了,他们没有机会再吃到对方的胡子。

史蒂夫看了看时间,半个小时快到了。他们总是来不及,永远没有足够久的时间相伴。有时候他怀疑这是他们的宿命:永远不能停下寻找的脚步,永远不能停留在一个地方,布鲁克林也好,瓦坎达也好,都不是他们的归宿。他们的归宿是彼此,但他们总在寻找归宿,这就是问题。

他们的生命里充满了失去与遗憾。

“如果、如果我真的烧了你的胡子,”巴基轻声打破沉默,看着他的眼睛,“我肯定不是故意的。我喜欢你的胡子。”

巴基仁慈地没有使用过去时态,又或者是连灰都吹不动的巴基真的还喜欢他的胡子。

“当然。”他回答,尽量挤出笑容,“如果你想,我们可以一起去你的羊圈,数一数是不是少了一只。”

“别说傻话。你该去找苏睿他们了。”

史蒂夫知道巴基的意思其实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会跟着我吗?”

“当然,但你得假装我不存在,不然他们会以为你疯了。”

“也许真的是,你可能真的是我的幻觉。”

“不,我是鬼魂,我回来缠着你了,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我要缠着你,史蒂夫·罗杰斯。”

“这么说,我是第一个非常乐意被鬼魂缠身的人。”

“我真的一点也不惊讶。”

“因为我爱你。”

“因为我在半个地球之外就能嗅到你的傻气。”

巴基总是对的。

 

 

他们来到苏睿的实验室之时,几乎所有人都到场了,史蒂夫发现人们异样的目光,有些心虚,他没法解释自己为何像是获得新生一般突然变得容光焕发。

“你看起来……”娜塔莎皱起眉,有那么一瞬间史蒂夫以为娜塔莎将要发现他的秘密,毕竟娜塔莎总是什么都知道。

“很不错。”苏睿接腔,然后露出和娜塔莎一样的表情。

史蒂夫清了清嗓子,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投在他身上,但索尔忽然走向他。

“一个鬼魂?”索尔显然是对着他身后的巴基说的。

“你看得见我?”巴基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看得见巴基?”

索尔耸耸肩,“我是神。”

事实证明巴基真的不是他的幻觉,还有,他们的浪漫和秘密暂时失效了。史蒂夫拿不准自己是庆幸还是沮丧,也许都有,但更多的是庆幸。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索尔?你可不可以……让巴基回来?”

索尔露出为难的表情,“鬼魂之所以成为鬼魂,是有原因的。我活了一千五百年,只见过三只鬼魂。”

“那他们……”

“等等,等一等,”布鲁斯大声引起他们的注意,他看起来像是迷路了,“是不是只有我看不到你们说的鬼魂?”

“我们是科学家,”苏睿说,一副无法理解又无比期待的表情,“这肯定不是鬼魂。”

“是吗,”索尔得意地笑起来,然后他的指尖瞬息亮起“滋滋”作响的电光,“也许你们可以解释解释这个。”

苏睿看上去很想用振金戳雷神的脑袋,娜塔莎翻了个白眼,她早已见怪不怪。

最终娜塔莎打破诡异的沉默,“所以,他真的成了一个鬼故事?”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说?”成为鬼故事的巴基·巴恩斯不满地抗议道。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巴基。”

史蒂夫有些无奈。

“这个画面太诡异了,史蒂夫看着空气叫着巴基的名字。”娜塔莎皱眉,“更诡异的是我一点也不惊讶。”

“那我哥哥呢?”苏睿激动起来。

“是不是所有消失的人都变成鬼魂了?”拥有七个博士学位的、崇尚科学的布鲁斯说完,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我刚才说了什么?”

史蒂夫看向巴基,巴基摇摇头。

“我们不能确定,巴基穿越了半个地球才找到我,也许其他人还在……我不知道,飘荡?”

“听起来像是某个人在炫耀他的灵魂伴侣多么忠贞不屈呢。”

“干得漂亮,史蒂夫。”巴基甜蜜地说。

苏睿奔向他们,“既然这样,巴基就是问题的关键了,我可不可以……他在这里吗?”

史蒂夫来不及回答,来不及阻止,他始料未及,而苏睿已经向巴基伸出了手,就要碰到巴基的魂魄。

“不——”

史蒂夫猛地拽住公主殿下瘦弱的胳膊,可已经太晚了。

他怀疑他会彻底疯掉或者灵魂出窍,但奇迹发生了——苏睿的手穿过巴基的身体,巴基没有消失。巴基睁大了双眼,看了看苏睿,又看了看史蒂夫,似乎也在努力消化这个事实。

“你是碰不到鬼魂的,殿下。”索尔好心解释。

“巴基不会再次消失吗?”

“当然不会,鬼魂不会轻易消失。”

“谢天谢地。”巴基松了口气。

那颗快要跳出去的心脏终于撞回他的胸口,史蒂夫想要说声“谢谢”,但他说出的却是“你为什么不早说”。索尔看起来有些委屈,“你也没问我呀,吾友。”

“抱歉,我只是……”

索尔摇摇头,“没关系,你不需要……”

“等等,我感觉、我的手要断掉了。”

那是苏睿的声音,史蒂夫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连忙松开被他钳制的公主殿下,娜塔莎立刻赶过来查看苏睿的伤势,给了他一个“真叫人不省心”、“你能不能成熟一点”的无奈眼神。

“对不起,殿下,我不是……”

“你就是故意的,但我原谅你了。”

“你只是太紧张了,傻瓜史蒂夫。”巴基伸出手抚摸他的脸,这一次巴基的手真的“碰到”了他。

“巴基,巴恩斯中士——”

“这边。”史蒂夫好心提醒。

苏睿立刻换了个方向,“你能不能看到我哥哥?”

“我可以试着找一找,如果他也成了鬼魂,他会努力回到瓦坎达的。”

史蒂夫复述巴基的话,苏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继续。”布鲁斯总是那么善解人意。

“等等,火箭呢?”

索尔露出伤脑筋的表情,“它……不是很想说话。”

“如果我回得来,我愿意把手臂送给它。”巴基看向史蒂夫,“反正我也不是那么需要那玩意了。”

他们相视一笑。

“该死,这个画面真的一点也不诡异。”

娜塔莎再次不必要地强调。

 

 

他们躲在巴基的木屋,巴基的魂魄在黑暗中发着微光,史蒂夫伸手去抓,巴基没有消失,因为巴基在物理层面来说并不是真的存在。

他们玩着“抓鬼魂还是抓空气”的游戏,乐此不疲。

“闭上眼睛。”

“为什么?”

“因为我要吻你了。”

史蒂夫乖乖闭上眼,举起双手然后在胸前收拢,做出拥着某个人的姿势,“这么多空位够吗?”

“分毫不差。”

他听到巴基的轻笑声。

“你到了哪里?”

“我在努力让自己浮起来。”

“可你是鬼魂。”

“失败的鬼魂,”巴基挫败地说,“我亲到了地板,你亲到了我的后脑勺。”

“那我们换过来。”

“好主意。”

巴基认真地躺在木地板上,史蒂夫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从容,时刻保持微笑,他维持着俯卧撑的姿势,慢慢靠近他的爱人,而巴基闭上了眼睛。

“我吻到你了,巴基。”

“别说话,白痴。”

事实证明,人总是贪心的。

相爱还不够,还要相守。看得见还不够,还要碰得到。碰得到还不够,还要紧紧相拥。紧紧相拥一刻还不够,还要直到时光的尽头。

“你当时在想什么?”

“你怎么可以在我们接吻的时候说那么多废话。”

“不,我说的是,你变成鬼魂的时候,你当时在想什么?”

索尔说过鬼魂之所以成为鬼魂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是吗?

“你真的想知道?”

“告诉我。”

“我当时在想……”

史蒂夫屏住呼吸,他其实已经猜到了巴基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得看着他。”

“巴基……”

“我说过要追随你的,史蒂夫,很抱歉我总是食言。”巴基心疼地“抚摸”他的脸,“也许那是为什么我无法升上天堂,我无法遵守诺言。”

“不……”

直到那颗滚烫的眼泪滴到地上,溅起肉眼可见的尘埃,史蒂夫才知道自己正在哭,可他停不下来。

“别这样,你知道我没法拥抱你。”

“我知道。”史蒂夫擦了擦眼睛,因为那让他视线模糊,而看不清巴基让他恐惧,“不过没关系,没关系的。”

“但你可以假装我们做得到,就像我们刚才做的。”巴基强撑着笑起来,“你不拆穿我,我也不拆穿你,好不好?”

史蒂夫破涕为笑,尽管他的心更疼了。

“当然,我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他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直到他的最后一次呼吸。

直到时光的尽头。

“你该睡觉了,傻瓜。”

“我不想闭上眼。”

“我不会消失的,天神说过鬼魂没有那么容易消失。”

“可是你不是看到我了吗?你应该完成夙愿了不是吗?”

“事实证明,人总是贪心的,鬼魂也是。”

“你能不能一直贪心下去?”

“当然,我的丈夫如此英俊迷人,我怎么可能甘心放过。”

“你变了,变得情话连篇。”

“你为什么要皱着眉?”

“担心你会因为说了太多情话而被天使抓走。”

巴基摇摇头,笑起来,“不,只是……”

“什么?”

“有时候,在离开你深爱之人之前,你未必能有机会说出所有...该说的话。”

又来了,他的视线再次变得模糊。

“准确来说是每一次。”

他们安静地“拥抱”了一会儿,史蒂夫并不是很想放任自己哭泣,但他总得学会原谅自己。

“……索尔说……你问了他鬼魂要如何才能消失,为什么?”

“该死,他保证不会告诉你的。”

“神也可以说话不算话。”

“我会看着你变老然后死去,或者更糟,如果你不在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变成鬼魂?”

“你有什么夙愿吗,史蒂夫?”

他看进巴基的眼睛,恨不得陷入其中。

“只有一个。”

 

 

事实证明巴基是个例,让所有人回来的关键依然在灭霸身上,不管他们愿不愿承认,灭霸最了解无限宝石的秘密。

史蒂夫打算“吻别”巴基,然后跟着索尔他们去不知道哪个星球找灭霸,决斗也好,怎么都好,他们不能让半个宇宙就就这么消失。

“休想,”巴基咬牙切齿,“你休想瞒过我。”

他小心“抚摸”巴基的头发,“我必须去。”

“别丢下我,我有超能力,记得吗?”

“那里不安全。”

“我是鬼魂,鬼故事,我选择要缠着谁。”

“如果他看到了你呢?如果他用你来威胁我呢?如果你被什么射线照到然后……”

“把我留下你就能放心吗?”

“看不到你我会真的消失不见的,混蛋。”

最终史蒂夫被说服了,他一直更希望巴基在他身边,这点从未改变。

巴基的“超能力”也赢得了所有人的欢心,史蒂夫并不感到惊讶。

 

他们从振金制造的宇宙飞船的窗户欣赏宇宙的美景,那对他们这两个在地球活了一辈子的人类……和变成鬼魂的前人类而言实在不可思议。

他们“十指紧扣”,时不时看着对方傻笑。

“你害怕吗?”

“不。”史蒂夫回答,“他夺走了我的一切,我们现在要全部讨回来。”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什么?”

“这样的你辣透了。”

“没有任何帮助,巴基。”史蒂夫说着,心虚地侧过脑袋看别的风景。

“但你在偷笑。”

“……鬼魂还有透视眼?”

“我就是知道。”

“你在想什么?”

“我得看着你。”

“我以为你已经看腻了。”

“我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别惹我,史蒂夫。”

“对不起,我发誓会立刻收拾……”

“你总是把我的木屋弄得一团糟。”

“我很抱歉。”史蒂夫吻了吻巴基的唇,一下又一下,吻得巴基烦了,别过头不让他亲。

“给我五分钟,五分钟就好。”

“该死的,”巴基的咕哝在黑暗中响起,“我想念我的超能力。”

“而我想念你。”

史蒂夫毫不害臊地说,他等了五秒钟,然后一个温热的吻再次落在他的唇上。

人总是贪心的,他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Fin

 

※化用《美国队长:白》的台词。

巴基的鬼魂设定主要来自美剧Being Human~请不要深究啦我都是乱写的~

最后一段的梗出自☞Sweet Mess

给亲爱的子宴宴 @子宴_ 的生贺,生日快乐亲爱哒❤

今天来不及双更,明晚再更隐姓埋名!!

默默地期待评论⁄(⁄ ⁄•⁄ω⁄•⁄ ⁄)⁄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评论 ( 63 )
热度 ( 806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