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隐姓埋名(第九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他们对视良久,然后巴基一言不发地站起来,向他伸出手,恍惚间史蒂夫以为他们回到了很多年前的布鲁克林,那个时候巴基总能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找到狼狈不堪的他。唯一的区别大概是巴基没有露出他熟悉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微笑,更没有说出听起来像是在挖苦他实际上是因为巴基太过担心的刻薄话。

此刻向他伸出手的巴基沉默着,甚至目光闪躲。

史蒂夫看着巴基线条分明的下颌,紧抿的嘴角,突然不想站起来了。

即使当他还是体弱多病的豆芽菜,他从未向巴基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巴基能够看到的是他的狼狈、拮据、缺陷,可他的狼狈、拮据和数不清的身体缺陷没有吓跑巴基,一次也没有。巴基表面上笑得没心没肺,一次次勾住他的肩膀,语气轻松地向他提供帮助,他知道巴基知道他会拒绝,但巴基问了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每次得到相同的令人沮丧的结果,巴基会短暂地露出受伤的表情,然后又认真地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他想要依靠巴基,但他更想给巴基更多,那是巴基不知道的秘密。

脆弱与敏感似乎跟他不沾边,体弱多病的时候他拒绝脆弱,更别提注射了血清之后。他看得出巴基有些失落,因为他不再需要巴基的保护和照顾了,而巴基已经习惯了这么做。最终巴基为了再次保护他失去了一切。

而现在,巴基无法理解、表达正常人的感情,可巴基依然想要保护他。

也许“保护史蒂夫”已经成了巴基的本能之一。

他们似乎回到了原点,在经历了那么多折磨与心碎之后。巴基在墙角找到了被痛苦淹没的、狼狈不堪的他,然后向他伸出手。

史蒂夫突然觉得很累。他放弃了美国队长的称号,在很久以前,但其实他从来没有放松过。人们把他当成英勇无畏、不会痛苦、不会悲伤的超级战士,他自己何尝不是不顾一切地战斗、没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类?

但真相是,他只是人类,血清无法愈合所有的伤口,他早就遍体鳞伤,有很多无法愈合的伤口赤裸地暴露在阳光下,却只有巴基看见了。

只有巴基而已。

“你找到我了,巴基。”

史蒂夫听到自己的声音,就好像他狠狠哭过,那天在破旧的酒馆,他说话的声音也是这样的:沙哑、破碎、颤抖。

“你总能找到我。”

“不管我在哪里。”

“你总能……看到我。”

巴基没有说话,那只向他伸出的手臂如果不是机械制成的,估计早就因为麻痹而颤抖了。

他们再次对视,巴基眼里充满了困惑和心痛,这一次史蒂夫抓住巴基的手,几乎是放松地让金属手臂的力量拉起自己。

巴基放任他抱了好一会儿。

“我快要打败它了。”

“我本来、就要打败我的噩梦了。”

“我做得到的。”

他贪心地嗅着巴基的颈窝,把脑袋埋得更深,他的鼻尖蹭到巴基的皮肉,那让巴基紧张,但巴基没有拒绝这个拥抱。

有时候史蒂夫怀疑巴基不会拒绝,不管他做什么事。

“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嗯。”

巴基突然回应。史蒂夫甚至能够感受到巴基的声带的震动。

“我本来就要打败它了。”

“……我知道。”

史蒂夫感到呼吸困难,空气中的氧气几乎被抽干净了。

“巴基。”

“嗯。”

“叫我的名字。”

“……史蒂夫。”

他的鼻子发酸得厉害,巴基叫着他的名字,而他紧紧抱着巴基,怀里的人没有消失。巴基的温度和气息都再真实不过了。也许再抱得紧一点他们真的会没法好好呼吸,但史蒂夫想要任性一次,他知道巴基总会由着他胡闹。

他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能限制巴基的自由,不能占用太多的时间和空间,巴基不是犯人或者武器,巴基应该得到自由。可他一次次食言,一次次用怀抱牢牢圈住巴基,生怕巴基消失不见,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巴基绑在一起。这跟“自由”相去甚远,他很抱歉,但他没法放手,就是没法。

他们错过了晚餐。史蒂夫给巴基冲了足够量的营养剂,巴基皱着眉喝完,似乎并不满足。也许巴基更倾向普通人的食物,这是个好兆头。

“还想吃什么吗?”

巴基却摇摇头。

史蒂夫揉了揉巴基的脑袋,梳理散到额前的头发,“没关系的,如果没有吃饱,我们可以……”

“那你呢?”巴基打断他的话,然后像是忘了自己接下来想说什么,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你说我的晚餐?”

“……嗯。”

“我随便吃点罐头就好,冷掉的培根还可以再热,只是我之前煎得有些焦了……”巴基似乎对这些不感兴趣,史蒂夫选择尽快结束话题,“还有燕麦。”

“你可以……喝这个。”巴基看向空空的水杯,然后低下头。

“你的营养液?”

巴基沉默地点点头。

史蒂夫不得不承认他没有预料到巴基会这样提议。巴基是想要……跟他分享营养液吗?

“冰箱里还有很多。”巴基小心地补充。

“但那些是给你的。”史蒂夫微笑起来,轻轻捧起巴基的脸,“而且我不习惯喝这个。”

他似乎说错了话,因为巴基看上去有些失落。他慌乱起来,甚至不知所措地吻了吻巴基的额头,“但我、愿意试试,你猜怎么着,我现在就给自己冲一杯。”

营养剂并没有什么味道,冲淡了之后就跟喝水差不多,史蒂夫在巴基的注视下喝了满满一杯,然后遗憾地发现这在他的认知里并不能算作晚餐,只喝这个根本没有普通食物带来的饱腹感。

巴基也得尽快适应普通食物才行,营养液只能作为应急物资。

一个疯狂的念头突然涌现。

史蒂夫看向巴基,“你想不想吃汉堡?”

“你想吗?”巴基反问。

“很想,配上冰镇的啤酒。我在某个独居的夜晚尝试了这个,然后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

“因为非常好吃。”

“非常好吃。”

巴基像是在学他说话,重复关键部分,然后努力思考那是什么意思。没关系,他们可以慢慢来,他们还有时间。

“你想试试吗?”

巴基点点头。

也许他猜得没错,巴基不会拒绝他,不管是什么提议或者要求。史蒂夫隐隐感到一丝不安,他希望巴基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类似长官的角色,或者说巴基已经习惯了服从。

“你真的想要试试吗,巴基?”

他轻抚巴基的脸颊,让巴基与他对视,那双绿眼睛没有过多的情绪,史蒂夫只能从中看到那个过度紧张和担忧的自己。

巴基垂眼看了看他们交缠的手,又重新看向他的眼睛。

“是的,史蒂夫。”巴基努了努嘴,眨着眼睛,有些无助和窘迫,似乎不习惯这样确认之前的选择。

“我想……是的。”

 

 

巴基被热腾腾的汉堡烫到了舌头,这还是史蒂夫发现的。而巴基只是安静地皱着眉,似乎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被烫到。

史蒂夫偷偷叹气,他总有一天要教会巴基怎么爱惜自己的身体。

他让巴基伸出舌尖抵住冰镇过的啤酒瓶,巴基认真地照做了,这个动作却令他心猿意马起来。

史蒂夫狠狠咒骂自己,还有那该死的不合时宜的欲望。

“好点了吗?”

舔着啤酒瓶口的巴基忽然抬起眼看他,让他心虚得要命,史蒂夫别过脸,把手背举到巴基嘴边。

“让我看看。”

巴基听话地舔了舔他的手背。

事实上,这并不能很好地测试巴基舌尖的温度,史蒂夫怀疑他的手背被烫伤了,但这根本不可能。

“……胃难受吗?”

“……不。”

“那就把啤酒喝完,慢一点。”

巴基喝完那瓶啤酒,再试的时候温度已经比之前低了不少,尽管依旧是不可思议的烫,那当然是史蒂夫的心理在作祟。史蒂夫试了几次,汉堡的温度已经到了刚刚好的状态,他重新把温热的汉堡递给巴基,巴基没有犹豫便咬了下去,没过多久就吃光了。然后巴基看了看属于他的啤酒,准确来说是偷偷看了一眼。史蒂夫无奈又甜蜜地吻了吻巴基的脑袋,然后把最后一瓶啤酒塞进巴基怀里。

“那你呢?”巴基先是这么问。

“我可以再去买一瓶。”

史蒂夫微笑着,轻轻理了理巴基的头发,就像他之前无数次安抚巴基的那样,可巴基又一次变得沉默。史蒂夫紧张起来,可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我们可以……一起喝。”

“你半瓶,我半瓶,怎么样?”

“巴基?”

又沉默了半分钟,巴基终于点了点头,但那不像同意,而是妥协。

史蒂夫摸了摸快被巴基捂热的啤酒瓶,“是因为不够冰吗?”

“我们可以再冻几分钟。”

巴基又点了点头。

他走错了方向。又一次。

“巴基?”

巴基执拗地摇头,然后捏着手里的啤酒,用满是厚茧的手指将玻璃瓶上凝聚的薄薄水雾抹去。

“跳过……跳过这个。”

“为什么?”

“……可以吗?”

史蒂夫点点头,“当然,如果那是你想要的。”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巴基。”

他不甘心地强调。

“……我知道。”巴基努了努嘴,依然盯着酒瓶,“我认得你。”

 

他们比往日更早地回到了卧室。大概是因为发生了太多事,言语变得极端的无力,原本用来打发时间的活动突然显得尤其无趣。

他们都有些累了。

史蒂夫注视着独自躺在单人床的巴基,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口死死地堵着,令他无法好好呼吸。巴基维持着一个动作,紧闭着眼,安静得要命。史蒂夫知道那是巴基在战乱年代逐渐养成的习惯,狙击手得学会掌控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更别提……史蒂夫摇摇头,把不好的念头甩出去,如果他今晚还想睡一觉的话。

半个小时后,巴基慢慢翻了个身,背对他而面对窗户。

巴基还醒着,史蒂夫肯定这点。

可为什么巴基会把背后留给他?因为巴基生了他的气,还是因为巴基觉得面对窗户更安全?

好奇、自责、期待,克制……太多的情绪折磨着他,史蒂夫想换个姿势,又害怕这么做会吵到巴基,但这张单人沙发让他浑身不舒服,每时每刻,他快要坐不住了。

他想要抱紧巴基。

抱着巴基度过一整夜。

然后给巴基一个早安吻。

他想得快要发疯。

史蒂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站起来走向巴基的床,直到他的小腿撞到那张床垫。

躺在床上的巴基纹丝不动,依然背对着他。

史蒂夫回过神,看了看不远处的单人沙发,又看了看紧绷着身体的巴基。他最终做了自己真正想做的——坐到巴基床边,脱掉鞋子,面对巴基小心地躺到不算宽的空位,然后用手臂从背后慢慢环住巴基。

巴基的身体有过轻微的颤动,然后是持续的僵硬。史蒂夫找到巴基的手心然后握紧,怀里的人才渐渐放松身体。

史蒂夫闭上双眼,疲惫驱使他这么做,而拥抱巴基令他安心无比。

在陷入梦境之前他迷迷糊糊地听到巴基的声音。

“史蒂夫?”

“是我。”

“……”

“……为什么?”

“你说了不要……那么现在呢……”

巴基的尾音低不可闻,史蒂夫立刻清醒过来,然后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他恨不得把巴基揉进他的身体。

“因为……”他深吸一口气,鼻子发酸,他想说的话有千言万语,可巴基无法明白。他想要告诉巴基这是他渴求很久的,曾经拥有过又无数次失去过的,不想再放手的一切。

他们在一起,这曾经再自然不过了。

“因为什么?”

史蒂夫重重地吻了吻巴基的头发,不自觉哽咽。

“因为……我得学会原谅自己。”

我从来不想把你推开,巴基,我只是把自己关起来了。我伸出手,试着通过生锈的铁栏触碰你,却不知道那也是我自己的监牢。

“因为我需要你。”

 

 

 

TBC


第十章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

评论 ( 112 )
热度 ( 847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