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隐姓埋名(第十一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史蒂夫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只会服从指挥的士兵,也不是一个只会发布命令的队长,或者说作为美国队长的他曾经被太多人误解以及错误地崇拜,但现在他很肯定一点,他不是一个擅长治愈的人。

他只知道怎么急救,怎么止血,怎么包扎伤口,但他不知道如何把自己那饱受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的爱人带离深渊,他不知道如何治愈遍体鳞伤的巴基。

每一次他以为他做对了,找到了一个可以坚定走下去的方向,巴基便会立刻让他明白他错得彻底。

也许根本就没有正确的方向,因为这是个循环——快乐、幸福、失去、折磨、痛苦、救赎、治愈……这一切只是个巨大的循环或者轮回,否则他们为什么会一次次痛失挚爱,一次次被厄运纠缠?他们身在一个无法被打破的循环,努力突破黑暗与沼泽,到头来不过是又一次无可避免地踩进了下一个循环。

史蒂夫注视着一脸愧疚与不解的巴基,心里知道巴基说得没错,一点没错。他不会再那样快乐地大笑了,巴基也不会再露出那样的笑容,那个时候的他们不过是两个刚刚离开布鲁克林、一腔热血的报国青年,他们明白的太少,失去的太少,只是一个蹩脚的笑话就能让他们笑眯了眼,可现在,他们即使终日相伴,没有人再那样大笑,巴基甚至从来没有微笑过。

巴基说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会微笑,他那么说的时候就好像任务失败了,他无法理解和完成某个任务,他似乎很抱歉,然后自动安静地等着一个关于如何微笑的训练。

“让巴基微笑”和“教巴基微笑”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史蒂夫清楚这点,但前者似乎还难以实现。他想起巴基失控后昏迷,他不得不控制住巴基的金属手臂,然后巴基笑了,当巴基提到曾经还是豆芽菜的他会把报纸垫进鞋子里。他不用教巴基怎么微笑,巴基独自度过两年的逃亡时光,然后等他们再次重逢的时候,巴基已经能够再次微笑了,巴基甚至还能逗乐一脸严肃的他。他们回不到过去,但巴基依然能够微笑,像个幸存者,一个珍惜重新开始的机会的人。

难道答案是时间吗,是不是只要时间足够久巴基就会慢慢想起当一个普通人的感受?

“我很抱歉……”

巴基试探着打破沉默,他的目光依然闪躲,就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

可这从来不是巴基的错,史蒂夫无法让巴基明白这点,不管重复多少次,巴基说得最多的便是“我很抱歉”还有“我不明白”。

史蒂夫慢慢地扣住巴基的手指,用很大的力让他们的手心毫无缝隙,如果可以他还想掏出自己的心让巴基看个明白,这不是巴基的错。

“你想回去吗?”史蒂夫轻轻理了理巴基的头发,让巴基再次看向他,“如果你想我们就回去。”

他没办法回答巴基的话,因为他不得不提醒巴基正确的说法——他们不再那样笑了。

 

 

沉默伴随他们一路,直到他们回到安全屋,这个世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巴基似乎一直在努力思考着什么,眉头紧皱,时不时小幅度地摇头,还会偷看坐在沙发另一端的愁眉苦脸的同居对象,像是害怕被人发现。

史蒂夫真想拥有一种可以透视他人想法的超能力,如果这样他就可以知道巴基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当年独自一人去到博物馆,仔细看完关于美国队长还有咆哮突击队的影像、介绍和雕像的巴基又会怎么想?那个时候的巴基会不会真正相信他说的话,感到震撼的同时又早已暗暗猜到了那个结果?

史蒂夫永远没办法知道答案,他只知道去过博物馆的巴基选择远离他,远离九头蛇,远离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逃到天涯海角,隐姓埋名,打算就这么度过后半生。巴基不希望任何人找到自己,包括他。那个时候的巴基也许已经意识到自己再也没办法变回二战时期的詹姆斯·巴恩斯中士,全世界的人都把他看成九头蛇的杀手,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是一个为祖国出生入死的巴恩斯中士。

也不是所有人。

他不会再让巴基一个人。

史蒂夫忍不住靠近沉默不语的巴基,直到他们的身体有了接触,而巴基又开始翻阅那本年代久远的书。

“你喜欢这个?”

巴基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皱着眉看了看他,然后摇摇头。

“你看了很多遍,因为你喜欢这本书吗?”

“我不明白……”

“你为什么要翻开这个?”史蒂夫换了种问法,然后得到了让他始料未及的答案。

巴基放下书,转向不断逼近的他,用像是汇报任务的语气回答这个问题。

“你说过可以看这本书。”

史蒂夫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原本因为好奇而露出的微笑也僵在脸上,他以为巴基只是喜欢书里的内容,正想寻找话题让气氛轻松一些,可巴基告诉他这只是因为他之前提到过这本书可以看。

“如果……”史蒂夫深吸一口气,不敢听到巴基的回答,但他必须得问,“如果我说不可以看呢?”

“那就不可以看。”

巴基回答得理所当然。

不……

不、不、不……

他该如何让巴基明白,他不是长官,不是给巴基下达命令的人,他是史蒂夫啊……

为什么巴基不明白他只是史蒂夫而已。

九头蛇到底对巴基做了什么?

巴基见他这副表情,无措地低下头,“……错了吗?”

史蒂夫这才意识到巴基一直以来做的只有他“吩咐”和“建议”的事情,或者模仿他的做法,巴基没有目标,没有欲求,时不时提出的问题已经是巨大的进步。

巴基下意识把他当成一个新的长官,因为那是巴基唯一知道的生存方式。

他仿佛被什么人狠狠地揍了一拳,正中他的嘴,他说不出话,有什么东西堵在他的咽喉里,他无法发出声音。他拼命摇头,然后慌乱而无措地抱紧巴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他做什么都是错的。

“巴基……我的巴基……”

他紧紧抱着不知所措的巴基,恨不得好好捶打无力拯救巴基的自己,他肯定弄疼了巴基,可他没法控制自己,他心疼,心疼得要命。

“史蒂夫……”

巴基用很小的声音回应他的呼唤。

他放开巴基,急切地捧起巴基的脸,“看着我,巴基。我是史蒂夫,只是史蒂夫,你的史蒂夫。我不是你的长官,我和他们不一样,你不明白吗?”

“……我知道。”

巴基似乎很想逃离这场对话,史蒂夫能够感觉到明显的抗拒,但巴基最终没有拒绝他。

“那你为什么要听我的话?”

巴基睁大眼睛,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然后看向别处,“我不明白……”

“我只是史蒂夫。”

“看着我,巴基,我是你的。”

史蒂夫用额头抵着巴基的,闭上眼哀求他的巴基,“我只是史蒂夫……”

“……我知道。”

巴基看上去很糟糕,眼眶猩红,眼角有了湿意,嘴角微微颤抖,于是史蒂夫又一次不受控制地吻住巴基,他用自己的唇抚慰巴基的,温柔而小心地撬开巴基的牙关,吮吸着巴基的唇舌,他们接吻,吻得到处都是苦涩的泡泡,他们的喉咙、舌尖和齿间,都是苦涩的泡泡。

他搂紧了不知为何颤抖的巴基,手指伸进巴基的头发,而巴基闭上眼,缓慢地有力地抓住他的衣领。

然后他放开巴基,后者不知所措地睁开眼看他,那只金属手掌还紧紧揪着他的衣领。

“你想要我吗,巴基?”

“你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对不对?”

巴基抱歉地点点头,但巴基依然没有松开手。他们以情人的姿态相拥着,但巴基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史蒂夫吻了吻巴基的额头,“没关系,以后再说。”

巴基只是皱着眉。

“我们慢慢来,没关系的,你没有做错。”

史蒂夫想要站起来去厨房倒杯水,但巴基依然紧紧抓着他,一副即使会受到惩罚也没关系的委屈表情。巴基只有在用力表达爱意的时候才会“违抗”他,巴基会做与他的要求完全相反的事——抓紧他或者推开他。

巴基的靠近与逃避,原因从来只有一个。

于是史蒂夫留下来,继续紧紧搂着不希望他离开的巴基,他腾出一只手梳理巴基额前的头发,然后抬起巴基的下巴,轻轻吻了吻巴基的唇。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巴基没有说话,而是用右手轻轻摸了摸他紧皱的眉头,然后摇头。

“没关系,我们慢慢来,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你总是……皱着眉。”巴基低声说。

“我只是习惯了。”

“我看到了你,你看起来很……”巴基努了努嘴,像是找不到正确的词,“但你不那样了。”

“你看到你了吗?”史蒂夫反问,“你就在我身边,你认出自己了吗?”

巴基点点头。

“你看,你以前是会笑的,你只是忘了怎么做。”

“我可能……”巴基低下头,皱着眉,像是在承认错误,“不会再……那样。”

史蒂夫捧起巴基的脸,让巴基再一次好好看着他,“你会的,我见过重新学会微笑的你,我去过未来,未来的你会微笑,不只会微笑,只是时间被逆转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荒诞甚至不可信,但你愿意相信我吗?”

巴基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点点头。

“就当这是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在那个未来的你经历了更多的不幸,然后我们去到瓦坎达,苏睿公主帮你解除了洗脑词,你也回忆起了全部……好的,坏的,所有的一切。但你没有放弃,你承诺过你不会放弃,你说你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人,巴基。后来你住在一个简陋的木屋,还养着好几只羊,”史蒂夫忍不住微笑起来,“我们经常见面,我们是彼此的爱人,而你总会对我微笑。不再是那样无忧无虑的大笑,因为你经历了太多不幸,我们都是。你会微笑,陪小孩子们玩耍,还会时不时生我的气……”

“我还记得你最后一次对我笑,我也在笑,我们拥抱彼此然后迎接一场硬战。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我再次失去你,我总是没办法觉察厄运的到来,直到你消失在我眼前……”史蒂夫没法控制心碎的自己,又一次抱紧了巴基,用幼稚的办法确认怀里的人真实存在,他把鼻尖埋进巴基的颈窝,嗅着巴基的气息。

拥抱着巴基让他找到一丝安全感。

“我一直记得……我看着微笑的你,只觉得世界末日根本不存在,你让一切好起来,只是那么简单。”

“你会再次微笑的,巴基,不像七十年前那样,但你会再次做到的。”

巴基愣住,然后慢慢地抱紧了他。

“你不知道你的微笑支撑了我多久,巴基。”





TBC


“我一直记得……我看着微笑的你,只觉得世界末日根本不存在。”

“你不知道你的微笑支撑了我多久,巴基。”


最后的笑,支撑了史蒂夫很久很久❤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

写的时候一直在问,九头蛇到底对巴基做了什么……

感谢一直追这篇文的北鼻们,lots of love❤


第十二章

评论 ( 134 )
热度 ( 800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