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Sober(连载四)

☆Alpha史蒂夫× Beta巴基,青梅竹马

☆狗血酸爽八点档,破镜重圆,慎入!!

☆生子,盾冬不拆不逆,副CP锤基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Summary:巴基等了史蒂夫太久,久得他自己都忘了他为什么要等待。

 

◆07   巴基

 

“你在生我的气。”

洛基一边展露温柔得瘆人的微笑一边假意梳理巴基的头发,但巴基丝毫不打算领情,皱着眉躲开,他忍着咬牙切齿的冲动,回敬他的合法丈夫一个可怕的笑容,“别演了,洛基,你的观众甚至没在看。”

“他不是我的观众,他甚至没付钱。”

洛基脸上的笑容在一秒钟内崩塌,于是他熟悉的毒舌洛基又回来了。

他们默契地看向正在陪丽贝卡玩碰碰车的两个金发Alpha,被注视的男人们浑然不觉,只是用难以置信的认真态度驾驶着碰碰车对抗彼此,那让丽贝卡发出一阵阵欢快的尖叫。

“他当然没有付钱,凭你的演技,他必须得倾家荡产才能买到一张票。”

洛基非但不恼,还破天荒地吻了吻他的脸颊,发出一声响亮的“啵”。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巴基捂着脸,瞪着一脸得意的洛基,花了很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离开这张长椅,但他还是不自觉拉开了距离。

“没什么,只是难得听到你挖苦讽刺,而且这是完全合法的。”

巴基深吸一口气,因为深呼吸有助于缓和情绪,还因为他一时找不到最好的反击办法。

“是啊,我越来越会挖苦讽刺,拜你所赐,亲爱的。”

“怎么啦我的爱?担心你的Alpha会讨厌这样的你?”

巴基像是被什么可怕生物狠狠蛰了一口,差点跳起来,他忍不住看向史蒂夫,又心虚地别开目光,“闭嘴,史蒂夫不是我的Alpha……”

“生理上说而已,我很抱歉Alpha和Beta的标记只是暂时的。”洛基再自然不过地揽过他的肩,甚至用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我们都知道你们真心相爱。”

巴基怀疑洛基自私地吸光了周围的氧气,他想要挣脱洛基的钳制,可他忽然感到疲惫不堪,那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失落与气恼,从老旧腐败的坟墓里死而复生,于是他认命地倒在洛基怀里装死。他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就像他不打算回答为什么丽贝卡和史蒂夫一样海鲜过敏,但这次没有人会替他解围,而洛基会毫不犹豫地逼死他,就像洛基曾经毫不犹豫地将一把匕首捅进索尔的身体。

“说真的,你可以跟他偷情,我发誓我真的不介意。”

巴基花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洛基刚刚说了什么,他狠狠推开一脸坏笑的黑发Alpha,“你在说什么鬼话?”

“我还以为你沉默是因为你在认真思考要怎么跟那个金发蠢蛋偷情,”洛基翻了个白眼,“你太让我失望了,詹姆斯。”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心只想着史蒂夫·罗杰斯的傻瓜。”

“你可以和索尔在一起,我不介意,但如果你以为……”

“停下——如果我想跟索尔在一起,我七年前为什么要跟你结婚?”

巴基耸了耸肩,“因为你享受偷情?”

“那个、傻、大个、是、我的、哥哥。”洛基皮笑肉不笑,还特意放慢了语速。

“领养的。”巴基好心提醒。

洛基瞪大眼睛,头一次露出那种接不上话的气恼表情,“……你在报复我吗?就因为我差点让罗杰斯知道真相?”

“报复你?我应该杀了你。”

洛基突然笑起来,“我不知道索尔为什么要持怀疑态度,你绝对是我的丈夫。”

巴基一连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以免自己因为缺氧晕过去,好吧,洛基说得没错,他确实在生气,愤怒伴随惊恐与心虚而来,如果洛基的暗示让史蒂夫发现事情的真相,他会立刻疯掉。他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勉强原谅了自己,又在亲眼见证史蒂夫的健康与强壮之后找到了更多说服自己的理由。

“所以你真的不打算告诉他真相。”洛基听上去有些惊讶。

“我害怕他们说的血清会杀死史蒂夫,所以干了些蠢事……那根本不是史蒂夫的错。我得好好照顾他,你不会懂的。”

有时候巴基希望史蒂夫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混蛋,他没法解释原因,他只是会忍不住痛恨史蒂夫的善良与正直……还有坚持真理的固执。

如果他当年有用脑子思考问题该有多好,但事实是,关于史蒂夫的一切令他无法理性思考,而感情是不可靠的东西,它会引发该死的冲动。

洛基挑眉,“不当实验小白鼠的话你的心上人可能活不了太久,老实说,他能活到十八岁已经是奇迹了。那只是死在他的公寓和死在实验台上的差别,所以别往心里去,亲爱的。”

“你调查了史蒂夫?”

“噢该死,你是失忆了吗?我怎么记得是你求我这么做的。”

“寻找和调查有明显差别,你这个混蛋——”

洛基稳稳地接住他的拳头,“我应该担心吗,他和丽贝卡看上去很合拍。”

明知洛基是转移话题,巴基还是忍不住顺着洛基的视线看去,他看到史蒂夫和丽贝卡一起挤在一辆蓝色的碰碰车,正准备进攻索尔的金色战车,丽贝卡面颊因为兴奋的运动变得红润滚烫,史蒂夫的脸上也有了十分明显的笑意。

“他只是喜欢小孩子。”

“或者说爱屋及乌。”

巴基忍着给洛基一拳的冲动,“随便你怎么说。”

“你该不会想要立刻把我踢下船吧?”

“如果我想让丽贝卡心碎的话。”

“噢我的丽贝卡甜心,她最爱我了。”

“你给我闭——”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丽贝卡突然兴奋地冲他们大叫,“我们打败了大索尔!!”

巴基原本看着他的小公主,但目光却不自觉被另一双蓝眼睛吸引,下一秒洛基按在他手背的手心似乎着了火,巴基试图不留痕迹地挣脱,但洛基还是发现了。

该死的……

“忘了告诉你,奥丁把我们的女儿写进了遗嘱。”

“什么?”巴基感到一阵眩晕。

“我哥哥刚刚告诉我的。”

“所以你们争吵。”

“不,为什么?难道你突然开始憎恨金钱了?我们争吵是因为索尔不信任我,非要亲自带我们回家。”

“他当然不会——等等,我们?”

“要我提醒你多少次,詹姆斯·巴恩斯,我们结婚了。奥丁森家族要举办讽刺又无趣的家庭聚会,他们当然会邀请你和丽贝卡。”

“那史蒂夫怎么办?”

洛基瞬间张大了嘴,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眯起眼,似乎想要把他看穿。

“史蒂夫怎么办?这是什么混账话?别告诉那是你唯一在乎的。”

“当然不……我还在乎丽贝卡的安全。”

“这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宝贝儿。”

“你们在说些什么?”

满头是汗的索尔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跟前,跟在索尔后面的是抱着丽贝卡的史蒂夫。巴基想要站起来,但洛基牢牢按住他的肩膀,笑得讽刺,“我们在讨论我们的七年之痒。”

巴基真的开始挣扎起来,他不敢想象他想要杀死的合法丈夫下一秒会说出什么可怕的话,而且史蒂夫看上去很不自在。

“怎么了爸爸?”

丽贝卡低落的小脸让他感到抱歉,在小丽贝卡眼里他和洛基的闹剧只能说明她的父亲们不喜欢彼此,那对孩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无法理解大人们在做什么,丽贝卡还是会因为这个难过的。

“没事,宝贝,我和你爸爸只是开玩笑。”

他伸出手,史蒂夫立刻会意,把丽贝卡稳稳地送到他怀里。巴基尽量不去看史蒂夫的表情,搂紧了浑身是汗的宝贝女儿。

洛基也凑过来,吻了吻丽贝卡的脸,“别担心,我和詹姆斯疯狂地、热切地、不可理喻地相爱着。”

“我们应该回去了。”

“丽贝卡你看,你的Beta爸爸总是羞于承认我们的爱。”

丽贝卡咯咯地笑起来。

“那我呢爸爸?”

“我最爱你了。”

丽贝卡吻了洛基一大口,“我也是!”

巴基忍不住皱眉,却又不得不露出笑容,他觉察到史蒂夫的视线,仅此而已,他只是没办法直视那双蓝眼睛。

 

 

史蒂夫总觉得巴基在隐瞒什么,也许洛基提到的“七年之痒”是真的,那个令人捉摸不透的黑发Alpha总能说出令人惊讶的话。他本想快点回到他们的安全屋冷静一下,但他忍不住担心起巴基的处境。他不懂婚姻,甚至不懂恋爱,对“七年之痒”也没什么研究,他只是希望巴基一切顺利。

他当然希望那个给巴基幸福的Alpha是自己,但那不代表他希望巴基的家庭不幸福,事实是他刚刚才意识到那会让他多么恼怒——巴基是他遇到的最美好最完美的人,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巴基的好,而这样完美的巴基应该拥有完美的一切:温柔体贴的Alpha、可爱活泼的孩子、舒适温馨的房子还有一份稳定而有前景的工作……

也许吧,平庸而目光狭隘的人难免会在结婚几年后感到不快乐,和自己的伴侣关系日渐紧张,容易爆发争吵,甚至做出违背婚姻誓言的坏事,但那一切不该发生在巴基身上。

他希望巴基选择的黑发Alpha能够好好照顾巴基,让巴基快乐,尽管那在很大程度上会让他感到不被需要。没关系,他不曾融入什么地方,不管是学校还是神盾局,他一直找不到他的归属。他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融入巴基现在的生活。

“我们真的该回去了。”

“也许丽贝卡还想玩一会儿。”

“我……想回家,爸爸。”

“别管詹姆斯,亲爱的。”

史蒂夫和索尔的意见理所当然地不受重视,至少史蒂夫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巴基抱着丽贝卡站起来,略带小心地看向他,“你想休息吗,史蒂夫?”

史蒂夫来不及回答,洛基翻起了白眼,“当然啦,史蒂夫,总是你的史蒂夫,你叫这个名字的频率比叫丽贝卡的还高。”

“呃……弟弟,我想他们只是好朋友。”索尔试图打圆场,却又在所有人看向他之后变得语无伦次,“史蒂夫很好,他对、大家……丽贝卡……都很好。詹姆斯和史蒂夫、他们……”

“再说一次,如果你要叫我弟弟,你必须站在我这边。”

索尔给了史蒂夫一个抱歉的微笑,然后乖乖闭上了嘴。

现在史蒂夫开始怀疑洛基和巴基是因为他的出现才变得这样古怪。洛基怀疑他和巴基的关系,而巴基不喜欢那种不被信任的感觉。他应该感到自责吗?

“我们先回去,别这么缺乏安全感,亲爱的,至少你的哥哥,”巴基加重了那个令洛基咬牙切齿的词,“可靠与诚实的索尔永远支持你。”

“你在干什么,推销索尔吗?你只需要说出他的姓氏就好,不用费心寻找两个形容词。”

索尔委屈地皱起眉头,“你也是个奥丁森,洛基……”

“如果我有奥丁的DNA,多修点生物学,大个子,少看什么家庭伦理学。”

“呃……我们真的应该回去了,丽贝卡想吃冰淇淋。”

“什么口味的?”丽贝卡眨了眨眼,“拜托不要是香草。”

“草莓味。”

“我爱爱爱爱爱爱你!!”

巴基笑起来,看上去全无烦恼。史蒂夫忽然发现微笑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只要在巴基和丽贝卡身边。

 

吃完三颗冰淇淋球,史蒂夫意识到自己该道别了,但他找不到机会跟巴基说话,因为巴基、洛基还有索尔一直在书房,不知道在讨论什么,只剩下他和丽贝卡在客厅吃冰淇淋。

丽贝卡很容易分心,时不时跑去抓猫或是光顾着看电视机上播放的卡通片,把粉色的冰淇淋吃得满脸都是。史蒂夫不停给丽贝卡擦脸,而丽贝卡只是咯咯地笑,他看着这个长得很像巴基的小女孩,突然感到很幸福。这很奇怪,甚至有点矛盾,他没法解释。

“都化掉了……”丽贝卡委屈巴巴地看着碗里化掉的冰淇淋,然后抬起那张小小的脸,“我可以再要一颗吗,罗杰斯叔叔?”

“可能不行,你会拉肚子的。”史蒂夫轻轻揉了揉丽贝卡的脑袋。

“可是我真的还想吃。”

“冰淇淋不能多吃。”

“没关系的,只要你不告诉爸爸。”

丽贝卡似乎在撒娇,这对史蒂夫而言是完全陌生的体验,他有些不知所措。

“冰淇淋在冰箱的最上层,我还够不到……”

“求求你了,罗杰斯叔叔。”

“但是……”

“就一口,我发誓我只吃一口。”

史蒂夫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他甚至不敢看丽贝卡的绿眼睛,生怕自己会立刻毫无原则地妥协。可他小看了丽贝卡,这个小小的女孩倔得要命,用力抱着他的小腿不撒手,他们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每过去每一秒史蒂夫都在惊讶丽贝卡的耐力。

“别闹了,丽贝卡,我不能让你拉肚子。”

“不……我可以这么做一整天。”

史蒂夫的心“咯噔”一下,差点没认出那是他以前每次被揍得爬不起来的时候会说的话,而书房的门在他们再次陷入僵局之时打开了,巴基看到乱成一团的他们,立刻露出伤脑筋的表情。

“冰淇淋不能多吃,丽贝卡。”

“可是……”

“过来亲爱的,爸爸待会儿要出门,快给我一个吻。”

丽贝卡几乎是立刻奔向了洛基,史蒂夫不会承认他有些失落。

“你要去哪里?”

“不怎么好玩的地方,我后天就回来接你,我们去大索尔的城堡玩好吗?”

丽贝卡用欢呼代替了回答。

史蒂夫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正常,“我也该走了。”

“你要去哪里?你的老房子已经被拆掉了。”

“你应该留下,”洛基说,脸上的表情介于讽刺和期待之间,“毕竟詹姆斯需要你——我的意思是,你们分开了那么久,应该好好叙叙旧。我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Alpha,我希望你暂时留下,史蒂夫,直到你找到了新的公寓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拜托了,史蒂夫,我很担心你。”

“可是……”

“我相信你们只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别让詹姆斯担心,他为了你可是……我什么都没说。”

洛基说完,温柔地吻了吻丽贝卡的额头,便跟着索尔离开了。不知为何,巴基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而且一直皱着眉。

“你还好吗,巴基?”

“当然,为什么这么问?”巴基挤出一个微笑,指了指书房旁边的客房,“你先住在那里,我和丽贝卡的房间在二楼,如果你需要我……”

“我会让你知道的。”

“那就好。别干傻事,混蛋。”

“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

“索尔和洛基希望丽贝卡可以上他们以前的贵族学校,我比较希望她去普通的社区小学,就在布鲁克林。还有奥丁森家族的家庭聚会……索尔让洛基很生气,他们还吵了起来。”

“怪不得索尔会问丽贝卡喜不喜欢那套制服——那你们讨论的结果是什么?”

“还没有结果,反正还有几个月,再说吧。”

“我觉得我不该住在这里,巴基。”

“别说傻话,”巴基笑着捶了捶他的肩膀,“你才刚回来,我可不能让你露宿街头。”

“我租了一个房间。”

“不……只是……先留下,好吗?”巴基似乎欲言又止,小幅度摇头,挤出一个微笑,他们对视了几秒,然后巴基把他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史蒂夫感到呼吸困难,对巴基的不合时宜的爱意让他不敢回应这个拥抱,但巴基用力地抱紧了他,亲昵地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

“我只是很高兴……你真的回来了,史蒂夫。”

 

 

 


TBC


阿西吧我写得太慢了,一个上午发生的事写了四章,也没写到真正狗血的桥段(大概下一章会有!)因为进度条太慢还是双视角,真的没法解释太多,导致大家一直猜错,抱歉_(:з」∠)_

我只能说视角不同,看待问题的结果也不同,真的不是渣或者作,洛基也不是为了气索尔才跟巴基结婚,巴基也不是因为以为史蒂夫死了才跟洛基结婚,我文力不够,要慢慢慢慢慢慢来,请大家包涵~

这章史蒂夫和巴基的互动太少了,下一章会多一点,更狗血一点嘿嘿~~~

前晚更新了隐姓埋名(第十三章),有令人欣慰的转折~!昨晚更了对视、亲吻然后交配(第四发)

感谢追文~❤期待评论,如果是跟剧情有关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评论 ( 107 )
热度 ( 868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