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Sweet Stripper(上篇)

“你猜怎么着,詹姆斯,你在十二个小时前让一个警官报警了。”

 

 

宿醉是魔鬼,它蛮不讲理地吞噬所有的光和热然后呕出一种让人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永远睁不开眼的镭射。巴基这么想着,虚弱地呻吟着,歪歪扭扭地从坚硬的地板爬起来,他感到一阵反胃,但他成功忍住了那股冲动。

他想念他的宿醉墨镜,而这间监狱的光照条件真是夸张得可以让所有经过的吸血鬼灰飞烟灭——等等,等一等,他身处一间监狱?一面灰色的墙加上三面可怕、阴暗、毫无前途的铁栅栏——噢不,他被关进监狱了!

他、身在、一间、监狱!

发生了什么?

思考,努力思考,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好好思考!

冷静……冷静……这看起来只是临时拘留的监狱,或者说带着铁栅栏的临时拘留场所。

巴基几乎忘了怎么呼吸,因为他震惊、无解又从没有被关进过监狱,直到一个窝在他三点钟方向的角落的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打破沉默。

“你终于醒了,那个金头发蓝眼睛的帅气条子等了你很久。”

那股恶心感再度冲上来,巴基捂住鼻子,深吸一口气,“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保释你,红头发的妞,身材一级火辣。”陌生男人两眼放光,露出一种诡异的淫笑,那基本上能够说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你断片了。”

喝断片、红发妞、身材火辣……

巴基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娜塔莎和她的婚前派对。

婚前派对、啤酒、脱衣·舞男、蓝眼睛……

噢,他好像又找到了一丝线索。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我不知道,那个警官说他先去买杯咖啡。”陌生男人回答,“叫我道奇就好。”

“我不确定我该不该在这里交朋友,但是……你可以叫我詹姆斯,道奇。”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不知为何那副低沉而迷人的嗓子听上去并不陌生,巴基转过头,正正看到那个叫出他名字的金发警官。那头金发在强烈的灯光下闪闪发光,让他眼睛发疼。

“你还……好吗?”

“是的,我很好,长官。”

他下意识走近站在栅栏另一边的人,奇怪的是那个金发警官为此往后退了几步,但他成功看清了金发警官的模样:干净、正义、英俊还有一双迷人得不可思议的蓝眼睛。如果他们中间没有隔着一扇铁门,也许巴基会鼓起勇气问这个金发俏警官的电话,但事实总是残酷的。

巴基忍不住怀疑眼前的警官是他的梦中情人,否则他不会在他们初次见面之时莫名感到一种熟悉感。

也许这个金发碧眼的警官见识过他做的那些春梦,否则这张英俊迷人的脸蛋不会那么红,比害羞还夸张的那种红。

“我这就给你的朋友打电话。”

“等等,”巴基叫住正欲离开的警官,“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警官?”

“罗杰斯。史蒂夫·罗杰斯。”

“抱歉,我可不可以问一个问题,罗杰斯警官?”

“当然,如果你不急着离开的话。”

“我急着离开,虽然我的头很晕,但我必须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喝断片不算违·法,对吗?”

“当然不算。”

不知为何,罗杰斯警官的脸颊更红了,不然就是宿醉让他的视力暂时出现障碍。

“当然不是因为断片,你这个傻瓜,是你断片之前干的蠢事——”那是道奇,可悲又得意地幸灾乐祸着。

“……我得去打个电话。”

罗杰斯警官说着,转身大步离开。

“可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不是他的视力出现障碍,那就是罗杰斯警官真的加快了脚步,仿佛他是某种可怕的怪兽。

“你到底做了什么?我第一次见到条子落荒而逃,而且你已经被关在这个鬼地方了。”

道奇精准地说出了他心中的疑问,但巴基突然不想知道答案了,准确来说,他不敢知道答案。

 

 

娜塔莎在一个小时二十分之后出现,脸上挂着消散不去的坏笑。

现在巴基真的开始害怕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

脸红得仿佛发了高烧的罗杰斯警官打开铁门,那让巴基对他的好感一路飙升到了可能不够合法的程度,他没法把目光从那张英俊又可爱(红扑扑的双颊加了不少分)的脸庞移开,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他永远得不到的目光接触——罗杰斯警官至始至终都在努力避免他们对视,如果这不是某种不可言说的潜·规则,那就是他干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连身经百战的警官都感到害怕。

巴基感到呼吸困难,恐惧、好奇和不详的预感让他饱受折磨,所以他没有立刻逃离他睡了一夜的警局,而是拉着娜塔莎跑到了一个几乎没人的角落。

“我到底做了什么?”他问娜塔莎,尽量保持冷静。

“正确的问题是,你到底没做什么。”娜塔莎脸上的笑容更夸张了,比在前男友葬礼上该露出的笑容还要夸张。

“告诉我,拜托……我现在真的很想吐出来。”

娜塔莎豪爽地揉了揉他的脑袋,从黑色皮包里掏出他的宿醉墨镜并贴心地为他戴好,“听着,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因为你本性善良而且非常有幽默感。”

“不,不要用这个开场白……”

巴基怀疑自己真的要吐了。

“好吧,”娜塔莎换上那张性感的扑克脸,“你错把正在执行任务的罗杰斯警官当成我们请来的脱衣·舞男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试图扒光身穿制服的罗杰斯警官,于是他报了警。”

“你就不能稍微铺垫一下——等等,你说什么?!”

“你错把正在执行任务的罗杰斯警官当成我们请来的脱衣·舞男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试图扒光身穿制服的罗杰斯警官,于是他报了警。”

该死的,怪不得罗杰斯警官看到他就仿佛看到了鬼……

“那么……具体过程是……”

“你喝光至少一半的酒,发了五分钟酒疯,接着拿着证件的罗杰斯警官走了进来并很有礼貌地请我们先离开,因为他们要办案,也就是这个时候……”

“不,”他打断娜塔莎,因为他要呼吸,“先等等。”

“那么快叫停?那只是开始,亲爱的。”

“你……可以说得简略一点。”

“你大叫‘噢娜塔莎你居然请了脱衣·舞男’然后把无辜的罗杰斯警官按在门上,把手伸进他的裤裆并说‘让我看看你携带的坚硬物品’,然后他试图挣扎但你不仅像个变态一般强吻了他还吐了他一身——他真的脱了衣服。”

“我省略了你如何在一秒钟之内解除他的皮带保护因为我没看清,而且他差点掏出了枪但他最终选择报警,也许他也喜欢你,詹姆斯。”

巴基本来想说点什么让娜塔莎明白他只是喝得太醉而且他绝对不是故意对善良正直的罗杰斯警官动手动脚,但故事的受害者正好出现在走廊尽头,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从自动贩卖机购买一杯美式咖啡。

巴基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两件事:第一,身穿制服的罗杰斯警官真的辣透了;第二,做贼心虚这个词并不是毫无道理。他几乎立刻恐慌症爆发,匆匆把脑袋埋进了娜塔莎的胸里,但他想到娜塔莎就要结婚而且娜塔莎可以徒手掰断他的老二,于是他跳起来,试图往反方向跑去,但娜塔莎伸出一条腿,毫不费力地把他绊倒。

“罗杰斯警官,我想感谢你对詹姆斯的照顾,而且他有话要对你说。”

即使不用看,巴基也猜得到娜塔莎的脸上挂着怎样骇人的笑容。

“如果你想逃跑,我完全理解。”

沉默持续了几秒钟,巴基狼狈地站起来,并肯定罗杰斯警官真的很想逃跑。

他转过身,然后他们都把彼此抓了个正着。

如果说巴基在前半生没有经历过太多尴尬的时刻,那么一秒钟前发生的一切已经破了记录并注定要卫冕冠军的宝座直到时光的尽头。

然后那种恶心的感觉又来了。

巴基看着罗杰斯警官往后退一步,大概是一种无法控制的、不自觉的选择,然后又回到原位,最后一步步走向他,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正式面对面了。

“我……”

该死,极度的紧张和愧疚让宿醉带来的恶心感加重了,巴基怀疑自己真的会吐出来,太过用力克制那种恶心的反胃感让他眼眶发红。他摘掉墨镜,试图让自己看上去真诚一些,如果语言无法表达他的自责与歉意,那么源源不断涌出的眼泪足以证明……

“嘿,没关系,”罗杰斯警官说着,突然按住他的肩膀,就好像他们是认识多年的好兄弟,“我猜你只是醉得太厉害了。”

“是的,而且我……”

他试图推开高大而强壮的金发警官,但他那双曾经让警官报警的手突然变得不争气,推了好几次也无法推开眼前这个大个子。

热辣而苦涩胃酸涌了上来,他快要疯了,他发誓如果再迟一秒钟他就要吐出来……

“我会原谅你,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而且你已经付出了代价,再说……”

“呕——”

巴基试图捂住自己的嘴但已经来不及了,操,为什么他的胃酸偏偏要在罗杰斯警官说出“我会原谅你”的时候造反?

“当我以为历史不会重演的时候,你总能给我惊喜,亲爱的。”

巴基勉强抬头,但——

“呕——”

那双搀扶他的手正在颤抖,如果罗杰斯警官想要把他关回去,他完全理解。


 

 

 

TBC

史蒂夫真是太委屈了!!!!四倍委屈都不够!!!!

用了破产姐妹和魔力麦克的梗,仅限上篇。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合集本正在印,淘宝说下周一才能发货,很显然印厂也放了端午节的假_(:з」∠)_,要改地址的敲淘宝哦)

大前晚更新了隐姓埋名(第十三章),有令人欣慰的转折~!前晚更了对视、亲吻然后交配(第四发),昨晚更新了Sober(连载四)

(中篇)

评论 ( 163 )
热度 ( 1284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