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隐姓埋名(第十四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史蒂夫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九三六年的布鲁克林,燥热而喧闹的夏天。

事实上,他早就意识到这只是一个过分美好的梦境,他的意识想要渐渐清醒过来,但梦中的巴基抓紧他的手,给了他一个灿烂得不真实的微笑,异常兴奋地把他拉到那面熟悉又陌生的全身镜前,然后史蒂夫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矮小、营养不良、面部凹陷,还穿着一身崭新的缩小版绿色军装。

“怎么样?我请巴恩斯夫人做的,她可是花了好几天才做好呢……”

“有些挤——不,我的意思是,我很感激,这是一件非常完美的生日礼物,巴基。”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称得上稚嫩,还带着一丝逞强的意味。其实那套缩小版军装非常合身,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长得更高更壮一些。十七岁的巴基已经长得很高大了,对十六岁的发育不良的他而言。

“当然啦,”巴基听起来在笑,“明年你就穿不下了,我们的小混蛋当然会长得更高,但衣服总是合身的才好看。”

“我在说傻话,别在意这个,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礼物。”

“别担心,明年我再请巴恩斯夫人裁一件——噢不,这一次让我来吧。”

史蒂夫被巴基逗乐了,“可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做衣服。”

“我可以学,你这个傻瓜。”

“谢谢你,巴基。”

史蒂夫并不是一个会放纵自己沉湎于过去的人,他会警醒自己,尽管他早已成了一个过时之人。他想要往前看,他们约好了一起去未来,即使是那样的信念也不能抹掉十六岁的夏天带给他的快乐。

十六岁、布鲁克林、夏天、巴基……所有被他珍藏在心底的回忆。

也许只是巴基。只是巴基就够了。

他度过了物质条件极度匮乏和健康状况频繁告急的童年与青春期,那个时候的他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但他还有巴基,那么他就拥有了全世界。

这本该是最平和最愉悦的时刻,他终于做了个美梦,关于巴基的美梦。当然了,他的美梦总是与巴基有关。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好像平静无波的湖面上方悬着一颗随时可能掉落的巨石,又像身处在清凉而静谧的森林,可目之不及的暗处一直蛰伏着食肉的野兽。也许是这个梦美好得太不真实,也许他害怕自己会来不及跟巴基道别,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他就是说不上来。

“怎么啦,小大人,为什么愁眉苦脸的?我告诉过你,史蒂夫,姑娘们可不喜欢愁眉苦脸的男孩。”

“巴基?”

“怎么了?别担心,我就在你身后,你实在太傻了史蒂夫,我得看着你。”

噢不……他感觉他快要抓不住巴基了,他记得这种感觉,就像在那节火车厢,他一边用尽全力向巴基伸出手一边绝望地意识到他有可能就这么失去他的巴基。

他记得那种感觉,如此强烈,如此痛苦。

“瞧瞧你,穿着神气的军装却依然愁眉苦脸的,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心呢?”

他下意识看向面前的全身镜,却发现一个让他无法呼吸的事实——巴基不在镜子里,他看到的只有他自己

“不……巴基……”

“巴基?”

“巴基!!”

“巴基——”

“你在哪里?!”

“……你在犯什么傻呢,队长?我说过我会追随你。”

他听到一声巨响,有人大声叫着他的名字,他努力控制梦中的自己,耗尽全力终于得以转身,却看到那片吞噬过巴基的雪地,而巴基的血正慢慢染红满地的白雪。

“不————”

史蒂夫用力地睁开眼,黑暗终于在一秒钟后散去,他像是被浩克狠狠一拳揍到了脑袋,痛苦不言而喻。他花了一点时间想起那是一个噩梦,尽管那个噩梦真实发生过,现在他醒来了。

他看着天花板,告诉自己那是一个噩梦。

五秒钟后史蒂夫勉强找回了他的呼吸,他在梦境中大声叫了出来,但他其实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事实上他根本动不了一根手指。当心痛渐渐缓和,另一种痛便疯狂地涌了上来。

有一瞬间史蒂夫怀疑自己死了,因为那是他陷入黑暗前想到的,他有可能会死,下一个念头是……巴基。

“噢上帝,你终于醒了!”

“我还以为我们要失去你了,队长。”

极端的疼痛让史蒂夫反应迟钝,也可能是残留在他血管里的吗·啡,他费劲地转过头看那个呼唤他的人,但在他能够回应布鲁斯之前,他发现了伏在他病床上的巴基。

“关于这个……”布鲁斯露出为难的表情,“他这两天来不眠不休地守着你,作为医生的我不得不在他的营养液里加点东西。我想要给他找张床,但如果他醒来却看不到你……鉴于巴恩斯中士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我希望你能理解,队长。”

史蒂夫努力做出点头的动作,艰难地移动手指,想要触碰到巴基,哪怕只是头发,但他失败了——暂时的。巴基的脸朝向另一边,他看不到巴基的表情,那让他不安。也就是这时候他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受伤,看不到娜塔莎让他恐惧,如果可以他会立刻跳起来,但他还无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手臂。

“……娜塔莎呢?”

“她醒得比你早,现在在休息。”

史蒂夫感到鼻子发酸。娜塔莎没事,而巴基还在他身边,正是他需要的一切。

他们没有预料到爆·炸和坍塌,就像在那个废弃已久的基地,这一次更糟糕一些——他把盾牌留给了独自在家的巴基,而那个废旧工厂的地面异常坚实,他们勉强找到了一个墙角,他只能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娜塔莎的盾牌,更要命的是娜塔莎一开始还打算拒绝。这一次真的是娜塔莎救了他,如果不是娜塔莎抓住最后的机会发送了求救信号……

“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打算再次检查巴恩斯中士的身体。”

“……为什么?”

布鲁斯头疼地看了看安睡的巴基,“我不知道……当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解决了神盾局的人还有五架直升机。他把我们带到一片废墟前,然后把你们挖了出来,我的意思是,他的金属手臂可能很需要维修。”

“……你说……什么?”

“你没有听错,队长。而且他应该……很久没有作战了吧?”

“他受伤了吗——咳咳……他还……”

布鲁斯立刻按住他的胸口,在避免碰到他的伤口的同时阻止试图跳起来的他。作为一个不安分的病人,史蒂夫似乎让向来努力保持心态平和的布鲁斯冒了一身虚汗。

“我来不及检查他的身体,他进入了作战模式,戾气很重,攻击性极强。”布鲁斯看着他的眼睛,无奈地摇头,同时给他顺气,“如果你可以说服他,那最好不过。别担心,我肯定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口。”

史蒂夫本想再说什么,但巴基放在被单上的金属手指突然动了动,显然他和布鲁斯的动作惊醒了本该熟睡的巴基。

“巴基?”

他轻声叫出巴基的名字,更努力地移动手指,当他的手指终于碰到巴基,后者也彻底醒了。

“嘿……你还好吗?”

“巴基?”

巴基只是坐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我很好,巴基,别担心我。”

“……史蒂夫。”

布鲁斯长长地舒了口气,“如果我知道他平时这么叫你,我肯定会坚持先检查他的身体。我想你们现在需要一点独处时间,我先去看看娜特,顺便告诉她你醒了。”

史蒂夫本想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深夜离开他们的安全屋,然后感谢巴基为他做的一切,最后再好好商量巴基的存活事实被藏匿在神盾局的九头蛇发现之后他们该怎么办,但巴基看上去很烦躁,烦躁而沉默的同时用气恼、无奈甚至幽怨的目光直直地锁定他。巴基很生气,巴基只是还不知道怎么用语言表达,而武力表达又是禁止,总之,他们陷入了僵局。

 

 

娜塔莎暂时断了只手,挂着彩,面容憔悴,但她的脸上浮现着莫名诡异的微笑。这样的娜塔莎在巴基被布鲁斯带到隔壁病房检查之后推门而入,这个画面多少有些滑稽。

好吧,至少娜塔莎可以勉强走路,而不是坐在轮椅上。

“你知道……我真的很想看看你的脑子里装着什么。”娜塔莎坐到他的床边,“你当时到底在想什么?”

“你明明知道。”

史蒂夫虚弱地回答。

“我知道,只是……”娜塔莎脸上的微笑很快淡去,“别再这么做了,史蒂夫。我宁愿被活埋也不想清醒地意识到你将要停止呼吸,如果他挖出的是你的尸体,后果不堪设想。”

“……他还好吗?”

“我看到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噢操,我果然还是难逃一死’,你说呢?”

史蒂夫毫不困难地被娜塔莎逗乐了,即使发笑会让他的肋骨饱受折磨。

“我以为我已经习惯了没有盾牌的你,史蒂夫,但关键时刻我发现,那玩意其实很管用。”

“巴基好不容易才睡下,难得没有做噩梦,我不想就那样离开他。”

“他根本用不上你的盾牌,史蒂夫。”

“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我还会回去,我会很快回去。”

史蒂夫说着,突然后悔了。事实证明他错得离谱,他不该离开巴基,不管他可以在多短的时间内赶回去。

“等你伤好了,立刻带你的巴基去瓦坎达,躲得远远的,皮尔斯的事我们来解决。”

“可你们需要帮手。”

“这句话出自一个无法从病床上站起来的美国队长。”

“我会很快恢复,布鲁斯能够证明。”

娜塔莎叹了口气,坚决摇头,“这件事没得商量,我们这次有充足的准备,只是需要提前执行计划。”

“皮尔斯怎么发现的?”

“九头蛇无处不在。”

“所以你们需要我。”

“看到了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让你掺和进来。是的,我们需要你,但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而且你的任务是……”娜塔莎看了看隔壁房间,“我想你不需要我再提示下去。”

“巴基不是任务,而且他还没有准备好……我不能马上把他带去瓦坎达。”

娜塔莎用古怪的眼神审视他,“我还以为你给他的标准低到他只需要记起你母亲的名字就好。”

“那可不是……”史蒂夫忍不住红了脸,“而且……他还没记起来。”

“这只是个比喻说法,”娜塔莎似乎很想把“你这个傻瓜”说出口,但她不知为何忍住了,“他这次明明有机会一走了之,但他选择了你。他现在还在这里,史蒂夫,这难道还不够吗?”

史蒂夫看向正在接受检查的巴基,后者沉默,紧抿着唇,肌肉紧绷。他注视着巴基硬朗的侧脸,一时移不开眼。他想要拥抱没有安全感的巴基,想要立刻确认巴基一切都好。

娜塔莎说得对,巴基还在这里。

巴基本可以获得自由,但巴基选择了留下。

“问问他,问问他为什么留下来。”娜塔莎轻轻按住他的手背,“你就会知道你们已经做到了。”

 


 

 

TBC


“问问他,问问他为什么留下来。你就会知道你们已经做到了。”


生气、担心、难过又不知道怎么表达的巴基↓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

我们都知道巴基为什么留下来❤

感谢一直追这篇文的北鼻们,lots of love❤


(第十五章)

评论 ( 85 )
热度 ( 603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