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对视、亲吻然后交配(第五发)(巨星太爱我了怎么办3.0)

爱上巴基从来不是一件应该或者可以隐瞒的事。

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第四发


 

史蒂夫发现自己没办法把视线从巴基的嘴角移开,因为巴基的嘴角微微上扬着,那是让所有男孩女孩都无法拒绝的弧度,更别提上面还沾着糖霜和奶油。

也许,他并不是真的不喜欢甜食,至少他很想尝一尝那是什么味道。

事实上,他还没尝到,但他已经上瘾了。

“我爱你,史蒂夫,你总能找到最合我口味的甜点。”巴基舔了舔唇,舔掉了嘴边的奶油,笑眯了眼,“一想到你我就觉得甜蜜,你真是太好了哥们……”

“我也爱你,巴基。”

“我的天,”巴基瞪大了眼睛,“你刚刚说了什么?”

史蒂夫也愣住了,这大概是巴基说了那么多次“我爱你,史蒂夫”之后他第一次回复“我也爱你,巴基”,一般情况下他只会傻笑,假装自己没有脸红或者心动。每当他怀疑自己的演技,他便不由自主想到这个,因为如果他可以假装没有爱上巴基,他当然是影帝的料。

不过公平来说,史蒂夫也是这几天才意识到原来心跳疯狂加速和脸红不止的原因是他心动了。他一直以为那是因为他真的很喜欢巴基,兄弟或者亲人之间的喜欢,但他不会梦到自己跟兄弟或者亲人干那种叫人脸红的坏事(严格来说那不是坏事,否则他不该感到快乐)不是吗?史蒂夫不介意片场的收音录下了一切,他是演员,在镜头前出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个让他失控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他认识了那个人一辈子,除了工作时间几乎形影不离,巴基让他心动,但他像个十足的白痴那样直到最近发现这个多年来写在他脸上的事实。

爱上自己最好的朋友是一件让人恐慌的事,即使是他也不得不需要一点时间消化,而好心的导演承诺会帮助他摆脱尴尬(山姆并不知道实情,他以为那不过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办法是让他们分开工作几天,心虚的他居然答应了。

所以他的报应来了:无法抗拒的思念与爱意、凌晨三点依旧清醒、忍着告白的冲动、忍得快要发疯,最糟糕的是,他见不到巴基。

见不到巴基、听不到巴基的声音实在是一种可怕不过的惩罚。

“该死的这里是公共场合!”巴基皱起眉,“我还不能吻你,史蒂夫,至少不是这里,洛基会要了我的命。”

要不是他足够了解巴基,他可能真的会相信巴基是认真的。

“别说傻话。”

史蒂夫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苦笑。

“这不是傻话,你这个傻瓜,为什么我们是电影明星呢……”巴基一口吞掉了剩下的甜点,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像在享受奶油和草莓,“如果我们只是普通的上班族该有多好,虽然每天都得挤电梯,踩点上班,但你会让我在面对一堆恶心又恼人的文件之前好好亲一亲。”

“那听上去……”史蒂夫忍不住皱眉,也忍不住微笑,“你让这个故事又可怜又可爱,巴基。”

“不,是你让这个故事变得可爱。”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巴基用吸管大口大口地喝光玻璃杯里的饮料,然后幸福地眯起眼,“我爱这个。”

然后巴基看向他,一双大眼睛眨个不停,史蒂夫认得这个表情,每次巴基有什么疯狂的念头并想说服他加入的时候便会这样。按理说史蒂夫不该吃这套,因为巴基总会让他们陷入麻烦,他们只是小时候看了太多冒险电影。

“你觉得我们现在去四季酒店开个不错的房间、假装我们不是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而且不被人看出来的几率有多大?”

“你说什么?”

史蒂夫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说——洛基的电话!”巴基深吸一口气,拿起他放在桌面的不断震动的手机,死死盯着屏幕,“他发现了真相,只是关于我出卖他的部分,我发誓我不会出卖你的史蒂夫,严格来说我是为了你才出卖他的,但千万不要感到愧疚或者不好意思,那是他应得的。”

史蒂夫完全听不懂巴基在说什么,但他似乎更想亲吻巴基了。疯狂的念头总是不合时宜。

巴基的手机疯狂地震动着,但巴基只是这么死死盯着,时不时做几个深呼吸。史蒂夫有些不安,“你不打算接电话吗?洛基是你的经纪人,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

“不,如果我接了电话他会让我回家。”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离开你,史蒂夫。”

巴基毫不犹豫地回答,而史蒂夫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巴基答非所问,大概是因为他的脑子和面颊一样发烫着。

 

 

“他吻了你?什么叫他吻了你?”

史蒂夫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仿佛还能感觉到巴基印在上面的热度,他看了看一脸震惊的娜塔莎,又重复了一遍,“巴基吻了我,当我把他送到家门口……我们互道晚安的时候。”

“我需要你说得具体一点。”

娜塔莎如临大敌,甚至停下了涂指甲油的动作。

“他说‘晚安史蒂夫,我会想你的’,然后慢慢地捧起我的脸——”

“闭嘴!”娜塔莎忽然咆哮起来。

“事实上应该是张嘴,我说那个时候……”

史蒂夫乖乖闭上了嘴,不确定自己该不该离娜塔莎远一点,他总有一种娜塔莎会把那瓶指甲油当成武器的不祥预感,尽管他很肯定并没有做错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他吻了你,问题是……以朋友的方式还是情人的方式?”

“朋友不会亲吻。”

娜塔莎翻了白眼,“这句话出自史蒂夫·我爱巴基爱得要命·罗杰斯之口。”

史蒂夫有些心虚,“至少……我们以前不会那样……”

“不会哪样?一整晚黏在一起然后在互道晚安的时候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

史蒂夫很肯定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只是不能肯定他该不该回答。

“我知道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就算有一天你们一起领养一个孩子我也不会惊讶,但你们还在事业的上升期,你不能就这样走出门,顶着这张英俊得不可理喻的脸告诉所有幻象自己可以和你结婚的年龄从六岁跨越到九十六岁的广大女性们你爱的其实是男人。我们需要开会,准备很多文件和通稿,确保你的事业不会被这个该死而火辣的真相击垮然后像每个十六岁的嬉皮士那样患上抑郁症,最后……”

“不,”他不得不打断娜塔莎,用绅士的方式轻轻顺她的背以免她会直挺挺地晕过去,“别担心,我会……努力……”

“努力什么?努力顶着这张英俊得不可理喻的脸告诉所有幻象自己可以和你结婚的年龄从六岁跨越到九十六岁的广大女性们你爱的其实是男人?努力让我们拼命开会,准备很多文件和通稿,确保你的事业不会被这个该死而火辣的真相击垮然后像每个十六岁的嬉皮士那样患上抑郁症,最后……”

“不——”史蒂夫举手投降,“我会努力不让这件事发生……我指的是你患上抑郁症的部分。”

“等等,你要公布你跟谁的恋情?”

“我还不能肯定巴基也爱我,所以……”

“巴基,你是说巴基·巴恩斯?那个连续蝉联了五年的‘我的火辣梦中情人’的超级巨星,忘了年龄跨度从六岁到九十六岁的女性们吧,你已经成了全世界的公敌。看看他的脸,”娜塔莎随手抄起一张电影海报,用鲜红的指甲指着面带微笑的巴基,“看看这张脸,我打赌女主角花了大价钱做好的发卷都在暗恋他。”

史蒂夫惊讶于自己根本不打算反驳,因为他没法反驳。

“你觉得……巴基真的喜欢我吗?”

“喜欢?他恨不得把戒指套在你的无名指上。”

“也许他只是太想念我了。”

“我在讽刺你们,罗杰斯!”

“我知道我明天下午才需要去片场,而巴基的戏在早上,我只是想当面问他那个吻是什么意思。”

“他只是太想念你了。”娜塔莎翻了个白眼,“而且他亲吻每一个和他道晚安的人。”

史蒂夫不会承认他有些失落。

 

 

这两天史蒂夫的工作比较简单,他只需要拍摄安德鲁单独出场的戏份,因为安德鲁和乔什基本上形影不离,那样的戏份其实不多。

安德鲁在电影里也找到了女朋友,一个名叫安娜的金发女孩。昨天刚拍完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戏。史蒂夫的搭档是莎伦,也算是合作过几次的女演员,这是他们第一次演情侣,鉴于他们的角色一个是职场女精英,一个是没有恋爱经验的、时刻戴着黑框眼睛的宅男,演起来总觉得怪怪的。用导演的话来说,他们演得不够真实,如果他们演得不够真实,没有人会相信一个职场女精英会爱上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时刻戴着黑框眼睛的宅男。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史蒂夫会找巴基,毕竟比起他,巴基有非常丰富的表演经验……或者说巴基非常擅长饰演某个女孩的男朋友甚至丈夫。

噢,怪不得他每次看巴基演的爱情电影都会感到胸闷不已……

“史蒂夫?我以为你下午才来——噢谢谢你。”

史蒂夫接过旺达怀抱的五杯咖啡,不知为何红了脸,“没什么,我只是来找巴基,他在吗?”

“我恐怕他还在工作,你得等一等。”

“我可以去看看吗?”

“当然,你在等什么?正演到精彩的部分。”

史蒂夫跟在无比兴奋的旺达后面,远远便看到了坐在高脚凳上的导演,他加快脚步,可当他看清导演面前的屏幕在实时播放什么画面,不由得停下脚步——画面中的巴基正深情地捧着女演员发烫的脸,他们看着彼此,笑得甜蜜,就像两个坠入爱河的傻子。巴基微笑着说了什么,然后凑过去,闭上眼吻住了女演员的唇。

史蒂夫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洒到地上,他努力想要把视线移开,然后一次次失败,他像是自·虐·成·瘾一般死死盯着屏幕。就算他不看屏幕,站在灯光中央的男女主角依然在接吻。他知道巴基是电影的男主角,那是巴基的工作,那只是巴基的工作,他们应该把工作和私人感情分清楚,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停止心碎以及所有糟糕的情绪,他只能看着巴基温柔而强势地撬开女主角的红唇,思考他们是不是非常享受这个吻。




TBC

双视角真的太适合狗血了~嗨呀两个小傻瓜~

希望大家不会被我雷到,我不确定该不该预警,感觉会剧透_(:з」∠)_如果被雷到了我真的真的很抱歉,请直接点叉_(:з」∠)_

心碎的史蒂乎↓(巴基爱的是你呀!)



前几天更新了爆笑喜剧Sweet Stripper,昨天更了我最爱的隐姓埋名(第十四章),明天十点左右更八点档狗血剧Sober!终于可以更sober了,迫不及待要洒更多狗血~!!!

因为这几天降雨,飞机盒明天才到,明天才能发货了,很抱歉_(:з」∠)_

评论 ( 84 )
热度 ( 650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