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Sober(连载五)

☆Alpha史蒂夫× Beta巴基,青梅竹马

☆狗血酸爽八点档,破镜重圆,慎入!!

☆生子,盾冬不拆不逆,副CP锤基

连载一   连载二   连载三   连载四

Summary:巴基等了史蒂夫太久,久得他自己都忘了他为什么要等待。

 

◆09 巴基

 

巴基是被丽贝卡的尖叫声吵醒的,但他的小公主不在他的房间,更没有跳上他的床,那源源不断的、让他在晕晕沉沉的睡梦中忍不住微笑的欢快尖叫声是从楼下的院子传来的。

一定是史蒂夫。

亲爱的史蒂夫给早起的丽贝卡准备了早餐,耐心地带她到院子里玩耍,还把她逗得咯咯大笑。

巴基皱着眉,用暂时无力的手指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他昨晚失眠了,在过度的心悸、快乐与担忧的折磨下,不失眠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他不得不承认史蒂夫的回归打破了某些平衡。

这七年来他没有哪一天不期待史蒂夫毫发无损地出现在他的门口,或者只是一个电话,哪怕只是听到史蒂夫的声音也好。他渐渐学会不去期待,可在他放弃希望之前,史蒂夫真的出现了,毫发无损,还变得高大强壮,唯一不变的是那双倔强的蓝眼睛。

问题在于,他花了七年的时间寻找史蒂夫,却没有好好计划如果史蒂夫真的回来了他该怎么办,洛基倒是提前考虑过,但他唯一在乎的是史蒂夫的安危,所以他在经历失而复得的极喜后发现自己手足无措。

如果没有丽贝卡,他也根本不需要思考自己该怎么面对归来的史蒂夫。丽贝卡是一个意外,对他而言是最美好最甜蜜的意外,但史蒂夫没有做错任何事,史蒂夫不该为此负责,他不能让他和丽贝卡束缚史蒂夫的后半生——他亲爱的小史蒂夫好不容易得到了强壮有力的身体,不再饱受疾病的折磨,不再注定英年早逝,现在,史蒂夫拥有一个光明而完美的前途,巴基很肯定“意外得知自己有一个六岁的女儿以及跟自己最好的朋友结婚”不在那个光明前途的范畴之内。他相信他在做对的事,如果史蒂夫跟丽贝卡没有相处得那么融洽他可能会更坚信这点。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爸爸!!爸爸!!”

巴基的心“咯噔”一下,立刻完全清醒过来,差点因为重心不稳滚下床,他以为丽贝卡在叫史蒂夫,直到丽贝卡大声喊出她的请求。

“快下来爸爸!!罗杰斯叔叔给我做了一个秋千千千千千!!”

巴基深吸几口气,这才平复了狂乱不已的心跳,他打开窗户,伸出脑袋往下看,他的小公主被史蒂夫托举着,正疯狂地冲他招手。

“嘿甜心……”他忍不住微笑,“你在做什么?”

“看这个!”丽贝卡指向不远处的秋千,“我们有秋千了爸爸!”

巴基怀疑自己穿越了,他很肯定自己只是睡过了九点,史蒂夫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为丽贝卡做好一个真正的秋千,除非史蒂夫有魔法。他揉了揉眼睛,但院子里的木制秋千没有消失,刚刚翻出的土堆在那里,还有丽贝卡兴奋的笑脸,他不是在做梦。

“快下来,爸爸!我们要涂漆了!”

“好的……给我五分钟,甜心。”

他匆匆洗漱,拿上他的那份早餐然后打开门,丽贝卡立刻欢快地奔向他,跳进他的怀里蹭来蹭去的——噢,她的心情好极了。

“别闹了宝贝……”

“我!有!秋千!了!”

巴基忍着不去堵住耳朵,丽贝卡的尖叫是一种甜蜜的折磨,而且如果他表现出一点点的不耐烦,丽贝卡会备受打击,那张快乐甜蜜的小脸蛋也会变得阴云密布,他可不能让这个发生。

“罗杰斯叔叔做的?”

丽贝卡疯狂点头,还向不远处的史蒂夫兴奋地招了招手。

“你做了什么?用你的大眼睛疯狂暗示老实善良的罗杰斯叔叔吗?”

“我告诉罗杰斯叔叔我梦到我有一个秋千,吃麦片的时候,然后他真的给我做了一个。他实在太太太太太太好了——爸爸,我可以永远跟罗杰斯叔叔待在一起吗?”

看着丽贝卡天真的大眼睛,巴基感到莫名心虚,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重重地吻了吻丽贝卡的额头,然后看向正在专心涂漆的金发Alpha。他有一种说不清的奇妙感觉,更糟糕的是,他很想好好地抱一抱努力满足丽贝卡愿望的史蒂夫。

“现在,亲爱的,你需要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然后给罗杰斯叔叔拿一瓶柠檬味的苏打水。你得好好感谢你的大天使。”

“当然啦!”

丽贝卡吻了吻他的脸,跳下来,像一阵势不可挡的小旋风冲向厨房。巴基被丽贝卡逗笑了,但他很快紧张起来,出于某种诡异的原因,明明他只是需要面对他最熟悉的史蒂夫。

巴基快速走向正在埋头苦干的史蒂夫,即使他的双腿更想往回走,当他走到史蒂夫身边,眼前这个像是用魔法变出来的秋千让他惊讶得说不出话。他可以闻到独特的木香,铁钉的气味还有一点点油漆味。

“嘿……这真的是你做的?”

史蒂夫停下手里的活儿,站起来,用手背擦了擦汗,因为干渴而舔唇,然后傻乎乎地点点头。

“瞧瞧你把自己累的,”巴基掏出衬衣口袋里的灰色手帕,小心为史蒂夫擦汗,“你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吗?”

丽贝卡还小的时候经常把麦片吃得到处都是,他一般会准备一张手帕,随时擦掉沾在那张甜蜜的小脸蛋上的麦片,而他的小公主总会闭上眼享受这个。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在衬衣口袋准备一张丝质手帕。自从丽贝卡出生,他养成了不少的习惯,好的那种。

“我只是忘了,”史蒂夫眯起眼,微笑起来,“谢谢你,巴基。”

“你怎么做到的?还是说这些肌肉真的那么神奇?”

“也许吧,我得继续了。”

“可你的脖子上都是……”

巴基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史蒂夫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因为劳作而变得滚烫又黏糊的手掌心正包裹着他的皮肤。他们对视,巴基被史蒂夫炙热的目光弄得不知所措,他努力不让自己心跳加速,可浑身是汗的史蒂夫看起来性感极了。

性感?他为什么会这么认为?这听上去根本不像兄弟给另一个兄弟的评价——该死的……

“……怎么了?”

“没什么,”史蒂夫后知后觉地放开他,“只是……也许你没有发现,巴基,你总是把我当成孩子,当成你的弟弟照顾。”

“你就是我的弟弟,史蒂夫。”

史蒂夫露出受伤的表情,“可我已经……”

“罗杰杰杰杰杰杰斯叔叔!!!!!”

怀抱着两瓶苏打水的丽贝卡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好几次差点绊倒,吓得巴基差点心脏病发作了……好吧,这是夸张说法,但最终亲爱的丽贝卡做到了。

“你辛苦了,罗杰斯叔叔。”

稚嫩甜蜜的童声让巴基忘却了不久前的尴尬,巴基拿起丽贝卡怀抱的苏打水,递给史蒂夫,当史蒂夫伸出手想要接过那瓶苏打水,他无法不注意到史蒂夫的手指在流血。

“你伤到自己了史蒂夫。”

“那些木材确实有些扎手,我等下再处理它们。”

“它们?你不打算处理你的手吗?”

“我会的,巴基。”

史蒂夫似乎有些气恼,用力扭开瓶盖,几乎把整个瓶子扭变形了,然后直接把苏打水倒向自己的伤口,冲洗掉上面沾着的泥和木屑。可那只是清洁伤口,使用的水甚至不算清洁,而且这么一来更多新鲜的血涌了出来,巴基再也看不下去,粗鲁地抓过史蒂夫的手,含住那根受伤的手指,试图用最基本的方法止血。

他尝到了铁锈味,小心用舌尖舔了舔那个裂开的口子,而史蒂夫就像受了天大的刺激一样猛地把手抽了回去。

史蒂夫甚至后退了一步,“我……我去找医药箱。”

巴基愣愣地看着史蒂夫转身离开,意识到自己又搞砸了。

 

◆10 史蒂夫

 

事实证明,反复提醒自己保持距离、不要越界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他永远没办法控制自己,他想要巴基,哪怕只是靠得更近一点也好。

可他不能,也不该。

史蒂夫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会趁人之危的混蛋,即使巴基的Alpha丈夫不在而他又暂时和巴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不能做出任何可能会破坏巴基家庭的事,而那其实很简单,他只需要保持距离,保持足够的距离,好好地扮演“巴基最好的朋友”这个角色。

他在骗谁呢?他无法完成这项任务,至少不能做到滴水不漏。

他,史蒂夫·罗杰斯居然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保持距离,他甚至没办法不为巴基把他当成弟弟照顾而感到失望和气恼,或者看着巴基的眼睛超过十秒钟——他肯定会失控地吻住巴基,而这么做的后果不堪设想。

巴基和洛基·奥丁森不仅是合法伴侣,他们还有一个可爱活泼的女儿。巴基爱的人是洛基,丽贝卡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当然喜欢丽贝卡,没有人可以抗拒这个小天使的魅力,丽贝卡只需要随口说出自己梦到了一架秋千,他就会像个第一次接到任务的士兵,为此赴汤蹈火,不惜一切。

讽刺的是,他一直想要成为巴基的家人,可亲耳听到巴基说出那句“你就是我的弟弟”,他只觉得自己掉进了深不见底的冰窟。

他不想让巴基失望,不想让丽贝卡失望,现在他已经让自己失望了,再这样下去,让他深爱的两个人失望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史蒂夫打算把一整天的时间花在丽贝卡的秋千上,这听起来像是在逃避,但巴基让他心慌意乱,巴基只需要为他擦汗、处理伤口,他便会阵脚全乱,溃不成军。他花了所有的力气才阻止自己收拾东西离开,所以,是的,他打算逃避现实一天。

 

“太阳快落山了,罗杰斯叔叔,你不进屋吗?”

“我等一下就回去,你们不用等我。”

“你不回去我也不回去,”丽贝卡牢牢抓着不断挣扎的橘猫,扬起下巴,“因为我们站在同一阵营,罗杰斯叔叔。”

“什么阵营?”史蒂夫忍不住笑起来,至少丽贝卡还在这里不是吗,情况还不算太糟。

“我不知道,”丽贝卡转了转眼珠,认真地皱起眉,“总之我们在同一阵营,你和我还有史蒂薇!”

“那你爸爸呢?”

丽贝卡可怜兮兮地撅起嘴,“他也许不喜欢我们的秋千,不然他应该在这里……爸爸把自己关在书房一整天了,他不愿跟我还有史蒂薇玩。”

“他只是有工作要完成,如果你喜欢,他也会喜欢的。”

“真的吗?”

“真的,”史蒂夫擦了擦手,伸手去捏丽贝卡肉嘟嘟的脸蛋,“天快黑了,你快回去,吃完你的晚餐,看几集动画片然后睡觉。你爸爸工作了一天,肯定也累了,你自己可以上床睡觉,不是吗?”

“我当然可以!”

“好女孩,快去吧。”

史蒂夫微笑着刮了刮丽贝卡的鼻尖,然后继续埋头处理手上的工作,他得确保丽贝卡不会被锋利的木头边缘割到,鉴于她的皮肤还很柔嫩,他得更仔细一些,等处理好边缘部分,他还得再上一遍油漆。如果他想在日落前完成这项任务,他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我不想上一年级,罗杰斯叔叔。”

五分钟后丽贝卡委委屈屈地开了口,史蒂夫被丽贝卡吓了一跳,他还以为丽贝卡已经离开了。

“……为什么?”

“别告诉爸爸好吗?我只告诉你,如果他知道会伤心的。”

“当然,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上一年级吗?”

“我不希望他们吵架,他们总是在争吵……关于学校。上学太可怕了,罗杰斯叔叔。”

“不,他们不是争吵,他们只是在讨论。”他扣住丽贝卡的肩膀,轻易把小小的女孩抱在怀里,“听着……他们都很爱你,想给你最好的,只是那么简单。”

“你能做点什么吗,罗杰斯叔叔?我的意思是……你能变出一个秋千,你肯定什么都会。”

“我可以试试看。”

“我爱你,罗杰斯叔叔,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困了吗?”

“嗯……我忘了……午睡……”

史蒂夫被丽贝卡打败了,他抱起昏昏欲睡的女孩,把她放到沙发上,为她盖上毯子。

“睡一个小时就好,你可不能忘了吃晚餐,小东西。”

“我会叫醒你的。”

“……嗯……”

史蒂夫安顿好突然睡着的丽贝卡,再也忍不住看向书房,他好奇巴基在里面做些什么,他无法移开目光,直到他意识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不管怎样巴基得吃晚餐。

他花了点时间准备肉酱意大利面,等他做好三人份的量,天已经完全黑了。奇怪的是,书房的灯没有亮起来。史蒂夫推开书房的门,立刻被一片黑暗包围,他凭着记忆找到了灯的开关,在光明到来的下一秒发现巴基似乎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就像丽贝卡。

他把巴基压着的文件小心抽出来,大部分是申请学校用的,并不是故意偷看,他意外发现丽贝卡的全名是丽贝卡·莎拉·巴恩斯,而不是丽贝卡·莎拉·奥丁森。

为什么丽贝卡不姓奥丁森

丽贝卡的中名跟他母亲的名字一样,是为了纪念她的母亲吗?巴基为什么不告诉他?

“嗯……”

巴基发出梦呓般的咕哝,大概是因为睡在书桌上很不舒服。史蒂夫把那些不合时宜的疑问赶出脑子,放好那些文件,努力用最轻的动作把巴基抱起来。巴基没有惊醒,而且他的黑眼圈看起来很深,也许巴基失眠了。申请学校确实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他真希望他能帮上忙。

史蒂夫抱着巴基走到二楼,巴基依然没有醒过来,只是时不时发出古怪的咕哝并搂紧了他的脖子。史蒂夫希望他的心跳声不会吵醒巴基,尽管他无法控制这个。

一分钟后他惊讶地发现巴基的房间里没有其他Alpha的气息,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事实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巴基一直单独拥有这个房间。

难道洛基很久没回家了?

史蒂夫不敢多想,深吸一口气,把怀里的巴基放到柔软的床上,但巴基似乎不想放开手,或者是他不想放开手。

巴基似乎在说梦话,还更加用力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巴基?”

“你在说什么?”

他把耳朵贴得更紧,努力不让自己摔到巴基的床上,同时试图听清巴基的梦话,这实在蠢透了。

可在他放弃之前,他听懂了巴基的梦呓。

“史蒂夫……”

“……史蒂夫……”





TBC


阿西吧真是太狗血了——干杯!还有很多杯~

前几天更新了爆笑喜剧Sweet Stripper,前天更了我最爱的隐姓埋名(第十四章),昨天更新了对视、亲吻然后交配(第五发)~~

本子发货啦!今天发全套,明天发剩下的~请不要着急~说了月底通贩,就28号吧,大概也是更新时间,到时候会发附带TB地址的碎碎念提醒大家!

感谢追文~❤期待评论,如果是跟剧情有关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双视角真的太适合狗血了_(:з」∠)_再干一杯!

评论 ( 130 )
热度 ( 759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