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Make It Obvious(小段子一发完)

“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可亲爱的史蒂夫还是不知道我的心意。”

巴基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杯威士忌,或者伏特加,他似乎分辨不出来了。与他同行的同事娜塔莎终于拦住他,面带微笑地阻止他继续呼叫酒保。那很糟糕,上一次娜塔莎这么微笑的时候他差点失去了一颗蛋。

“听着,詹姆斯,虽然我不介意用一只手把你扛回家,但你真的不能再喝了。”

“抱歉,娜特……”巴基说着,打了个酒嗝,那让娜塔莎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出于突如其来的求生欲,巴基拍了拍自己的脸,用冰镇过的酒杯敷脸。

“你说想不想喝一杯,我以为你的意思是正常人的量,但很明显……你快要把这间酒吧喝光了。”

“你得原谅我,亲爱的娜塔莎,我只是——嗝……真的真的很烦恼。”

……

“你有问我为什么烦恼吗?”

“没有,因为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都是因为史蒂夫,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可亲爱的史蒂夫还是不知道我的心意。”

“听着,你的史蒂夫很好,如果你要变性他一定会选择支持你的。”

“嘘……小声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可以选择——”

“我爱上了史蒂夫……情人间的那种。”

“这是哪门子秘密?!这比甜心史蒂夫的胸围还要透明公开!”

“问题就在这里……因为太透明公开了,我爱上他的事实就像空气,他——嗝……感觉不到。”

“你得告诉他。”

“我说了,他说他也是,然后问我晚上想吃什么口味的披萨。”

“你说了什么?”

“我爱你,史蒂夫。”

“好吧……鉴于你们是最诡异的约等于合法伴侣的兄弟,那显然不管用。但你是恋爱高手……”

“不不不,”巴基急切地反驳,差点弄碎了吧台上的酒杯,“我为了见他特意喷了香水,换上我最好的外套还有一件约等于透明的内裤,但他依然误解了。”

“他只是没注意到……”

“他说我闻起来很棒,棕色很适合我,还有我屁股的形状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你确定这是误解?”

“可他每天都这么告诉我!”

“看来……你只能邀请他上你的床了。”

巴基皱起眉,感到万分的难以置信与不可理喻,“你为什么觉得我没试过这个?”

“所以你们……”

“他让我高·潮了整整三次。”

“我以为他会表现得很好一点。”

“在半个小时内。”

“而你们依然只是朋友?”

“他问我他做对了什么,然后又问我他做错了什么,我没办法回答因为我的嘴被他塞满了。”

“然后呢?”

“他问我想吃什么口味的煎蛋和培根。”

“然后呢?”

“然后上班的时间到了,我们像往常一样顺路,分开的时候我以为他会给我一个吻,可是……”

“也许他只是太害羞了,亲爱的,毕竟你刚刚夺走了他的童贞。”

“我束手无策,娜塔——嗝……他永远不会明白我的心意。”

“我倒希望你们可以慢慢来,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的公共卫生间被一对疯狂的情侣占领了,旺达说将近半个办公室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跑去围观,他们坚持了至少两个小时。幸好我有别的工作,不过听说他们打得异常火热,一开始隔壁隔间的女士还以为地震了。”

巴基像是被什么狠狠击中,费劲地睁开眼看了看正在翻白眼的娜塔莎,渐渐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嗯……娜塔莎?”

“怎么了?”

“如果我把我的烦恼改成我不知道该立刻跟史蒂夫求婚还是再耐心等一天时间,你可以接受吗?”

“为什么?”

“因为这是真的。”

“我以为他还不懂你的心意。”

“不,一切都很好,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我大概……错怪了史蒂夫。”


Fin

复健小段子,相信大家都看懂了🌚🌝🌚🌝
太短了就不打tag了~

评论 ( 44 )
热度 ( 637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