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隐姓埋名(第十五章)

接复联三,逆转未来梗。

“我们隐姓埋名,以全新的身份度过余生,有必要的话我们将会一直流浪,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设定:从灭霸的响指之下幸存的英雄们背水一战,逆转未来,新的时间线从复联一开始,而只有参与逆转的英雄保留之前的记忆。对于史蒂夫而言,当一切结束,巴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里冰封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史蒂夫渐渐回想起一些细节。

他想起巴基如何主动吻住他,用不确定却又充满占有欲的方式轻抚他的脸,轻易地撬开他的牙关,那让他差点忘了怎么呼吸或者鲁莽地弄疼怀里的爱人,而当那个吻结束,巴基眼里的困惑与不安忽然少了许多。

他想起那天晚上巴基在他怀里放松地睡着,第一次,巴基没有被噩梦惊醒。他想起他在将近凌晨四点时轻吻巴基的头发,准备闭上眼小睡片刻,也就是那个时候娜塔莎终于回复了他的短信。他看了看好不容易睡下的巴基,决定自己去见娜塔莎,然后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就像命中注定的那般。当娜塔莎告诉他那个坏消息,他的第一个念头是“该死的我把巴基留在了那里”,而下一秒发生的爆·炸成功阻止他奔向巴基,顷刻间崩塌粉碎的一切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他他错得多么离谱。

他早该知道他不可能一直幸运,厄运不竭地追赶着好运,总是姗姗来迟。而比厄运更糟糕的是,他留下了巴基。

这几天他总会忍不住回想那个漫长的夜晚发生的一切,也许是因为他躺在病床上休息了太久,反省的时间了多了很多。他安慰自己至少躺在病床上的不是巴基,但他同样知道安然无恙的那个人才是最煎熬的。巴基能忍受那么久,没有一拳打断他的肋骨已经很不错了。

他近来的睡眠水平也远远高出了过去几年的最好记录,有一次他连续睡了整整十五个小时,害得巴基的午餐时间严重推迟了。布鲁斯很头疼,他不得不保证自己没有感到失望或者生气才让布鲁斯好受一些。

“他一直在问我这里是否安全,队长,如果他并不会两小时失忆一次,那就是他太紧张了。”

布鲁斯这么说的时候总是一脸委屈与无奈,史蒂夫却不确定自己该如何反应,巴基这样疯狂地、倾尽全力地保护他,时时刻刻关心他的安全,而那是他可以安睡那么久的唯一原因。

他知道自己很安全,因为巴基守在他身边,时刻准备着为他战斗。同时,他终于意识到过去的两周里他几乎没合过眼——当巴基醒着他也醒着,当巴基陷入睡眠他同样需要保持清醒,因为巴基很有可能被噩梦缠身。他没有考虑那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损伤,直到他躺在舒适的病床上,几乎一闭眼就能睡着。

事实证明即使是血清也不能让他放弃睡眠,疲惫像是一场势不可挡的海啸,他被打败了。

可这一次他睁开眼,巴基却不在他的床边,取而代之的是布鲁斯。

“巴基呢?”

布鲁斯不慌不忙地递来一杯水,同时耐心把他按回床上,“我想到了一个阻止他两个小时问一次这里是否足够安全的好办法。”

“什么?他在哪里?”

史蒂夫皱眉,干渴的喉咙催促他赶紧把整杯水喝掉,可他心慌意乱。

“我让他自己去确认这里是否安全,然后保证我会看着你,你一醒就叫他过来。”

布鲁斯似乎对这个主意感到非常满意。

“他去了多久?”

“将近两个小时。”

“我知道了。其实……你不需要守着我,我已经快要痊愈了。”

“但你显然累坏了,而且如果不守着你我没办法……”布鲁斯露出古怪的表情,“总之,我答应了巴恩斯中士这么做。现在,史蒂夫,我需要你诚实告诉我,你这几星期到底有没有睡过觉?”

“当然……”

撒谎不是他的强项,所以他选择让沉默代替他回答。

布鲁斯并不惊讶,“但你也不可以一下子睡那么多,你的身体会吃不消,明天开始只睡九个小时,可以吗?”

“当然,但我和巴基真的该离开了,我们在这里只会给你带来危险和麻烦。”

“你应该好好听医生的话,史蒂夫,至少在我变绿之前。”

史蒂夫被逗乐了,而那让他更希望巴基此刻在他身边。

“我可以在哪里找到他?”

“我知道这不可能,但你们一定是连体婴儿。”

史蒂夫感到有些脸红,“……我也该好好走动了,不是吗?”

“是的,我这就把他叫过来,你们可以一起走动走动,只要……在必要的时候把窗帘拉下来……”布鲁斯不好意思地看向别处,“对了,午餐时间在一个小时后。”

史蒂夫怀疑自己的脸已经可以温牛奶了。他知道布鲁斯指的是什么,但那只发生过一次,而那次之后巴基对于亲吻他这件事表现得过分紧张,他还在努力帮助巴基克服那份令人心碎的紧张,或者说帮助他们。

巴基在布鲁斯离开十分钟后出现,悄无声息地推开门,看起来心情不错,如果布鲁斯的“诊所”真的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巴基可能已经在皱眉了。

这三天来巴基皱眉的次数多了很多,而且不全是因为困惑与抱歉,事实上巴基皱眉、苦闷甚至气恼,正是因为巴基理解正在发生的一切。三天过去了,史蒂夫不认为巴基真的原谅了他。这也是他迟迟没有问巴基为什么留下来的原因之一,娜塔莎总是对的,他可以再等等。

“你不过来吗?”史蒂夫等了一秒钟,那足够久了,“那我过去……”

巴基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按回床上,就好像他的双脚万万不能落地似的,但史蒂夫设法讨了个吻,他用那只不需要输液的手轻轻扣住巴基的后颈,像是安抚一只炸毛的猫,而巴基不情愿地回吻,好几下可以称得上“啃咬”。史蒂夫希望自己没有疯掉,即使他爱上了巴基生气的方式。

巴基的发梢让他的颈侧很痒,他想念这个。

他受伤后他们便很少接吻,一开始史蒂夫还以为巴基气得不想要他了,直到第三个吻他才忽然发现巴基只是在避免擦到他脸上的伤,而如果不是照镜子他根本不会发现他的脸上还有缝线。

这么多年过去了,巴基还是一点没变。

他的鼻尖抵着巴基的,史蒂夫希望时间可以停在这一刻,哪怕巴基还在生他的气。

“布鲁斯让你亲自确认,结果怎么样?”

巴基咬了咬下唇,“还算……安全。”

“我快要痊愈了,最迟后天就可以加入娜塔莎他们……巴基?”史蒂夫觉察到巴基的抗拒,他不自觉加大了力道,但巴基一直在摇头。

“嘿……别担心,上一次是失误,我这次会带上盾牌的。”

“不……”

“我不能丢下他们。”

巴基只是看着他,“别走……”

“我会回来的,你在这里等我好吗,这里很安全。”

“不——”巴基狠心挣脱他,皱着眉,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强硬,“不可以。”

史蒂夫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需要我,巴基。”

“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把你……”史蒂夫感到呼吸困难,即使只是想象那种可能。他牢牢扣住巴基的手心,“我需要确保你的安全。”

“那就别走。”

沉默袭击了他们,巴基紧抿着嘴,不再言语,而他不知道怎么回复那句话。没有完美的解决办法,他无法安心守在巴基身边,也无法安心与娜塔莎对付皮尔斯。他希望他可以带着巴基一起,可他似乎每次都会在战争中失去巴基,每一次。他看着巴基坠落、离去、化灰。灭霸逼近的时候他以为他们可以好好地再次并肩作战,为此感到庆幸与无畏,事实证明那不过是他再一次失去巴基的开始。巴基永远不会明白,因为那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只有经历过才能相信那是真实的。就算巴基明白又能如何,巴基还是选择站在他身边,没有丝毫犹豫。

“我知道,”巴基抿了抿嘴,紧皱着眉,“你不喜欢我这样……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在你离开之前我就醒了,我以为……我应该让你走,你不该一直……留着我。”

“不,巴基……”

“我说过你应该离我远一点,我是认真的,”巴基看着他,眼眶湿润,“我甚至想过离开你。”

“什么?”

史蒂夫的心跳漏了一拍,胸口发疼,像是被浩克狠狠揍了一拳。

“和我待在一起……很困难,你总是醒着,因为我总是……那些噩梦,它们没办法停下来,”巴基低着头,像是在忏悔,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史蒂夫看不清他的表情,“你不该……忍受这些。这一切……我的问题……我的……罪孽。”

“别这样,巴基,我会为你做任何事。”

“我以为我做得到,但我……但我需要你,史蒂夫。”

“这就够了。”史蒂夫轻抚巴基的脸颊,小心呼吸,否则他的胸口会疼得厉害。

“这是我唯一需要的。”

“如果我想要离开,我早就不在这里了。”

“上一次你就丢下我远走高飞了,巴基。”

巴基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但那不是你的错。让你痛苦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我不管那些人说什么,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咆哮突击队唯一为国殉身的成员。你可以离开我,如果是因为我无法保护你,一次次让你……消失,我承认我是最失败的战友,我承认我让你失望了,但你不该,也不可以为了我离开。”

“可你……”

“别犯傻,巴基。”

“我不知道我……是否值得——”

“你值得,”史蒂夫急切地打断,紧紧扣着巴基的手心,再也不想放手,“我愿意。”

他们只是注视着彼此,沉默不语,史蒂夫想要亲吻巴基,莽撞而用力地亲吻巴基直到巴基不再有那些不该有的顾虑,而巴基在他可以起身之前第二次主动吻住了他,这一次巴基的鼻尖真的戳到了他脸上的伤,但他甘之如殆。

在他们无法呼吸之前巴基轻轻松开他,温柔地注视他的双眼,然后低声说出了他等待已久的话。

“我也愿意,史蒂夫。”




TBC

“我以为我做得到,但我……但我需要你,史蒂夫。”

“这就够了。这是我唯一需要的。”


(请不要介意巴基的手臂,翻转后的表情更符合语境)

※出自《过时之人》

之前写的瓦坎达风情蜜月系列Start OverBurning LustOh My SteveStill ThereTomorrowSweet Mess是这篇文的前传,然后接复联三然后才到这篇文。

有很多话想说,他们也替我说得差不多了,爱他们❤

这篇快要结束啦,真的非常感谢一直追这篇文的北鼻们,lots of love❤

评论 ( 73 )
热度 ( 473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