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我们隐姓埋名,我不介意,不足挂齿。

【盾冬】Sober(连载六)

☆Alpha史蒂夫× Beta巴基,青梅竹马

☆狗血酸爽八点档,破镜重圆,慎入!!

☆生子,盾冬不拆不逆,副CP锤基

(前文戳头像)

Summary:巴基等了史蒂夫太久,久得他自己都忘了他为什么要等待。

◆11 史蒂夫

巴基在叫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史蒂夫甚至不敢呼吸,他靠得太近了,他可以轻易地吻到巴基,如果巴基再继续这样微张着嘴,低低地呼唤他的名字,他真的会忍不住吻住自己的心上人。

可为什么巴基会在睡梦中叫他的名字?巴基会常常梦到他吗?就像他那样,常常梦到他们的过去?即使已经有了自己的Alpha和孩子,巴基依然会梦到他吗?

他不敢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他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他不能拆散巴基的家庭,尤其是丽贝卡,她多么热爱她的父亲们。

“史蒂夫……”

巴基皱起眉,抓紧了被子,似乎有些不安。

“……史蒂夫……”

史蒂夫最终放弃了离开的打算,坐到巴基的床边,小心理了理巴基的头发,轻轻地抚平巴基皱起的眉头。

这是他十六岁的愿望,坐在巴基床边看着巴基入睡,而不是需要巴基守在他的病床一整夜。在血清的帮助下他实现了这个愿望,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代价是什么,也明白没有任何人或物可以弥补,或者替代。他深爱的人就在这里,除了巴基他看不到任何人。

“我在这里,巴基。”

他握紧了拳头,还是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巴基的额头。像是慢动作,他的嘴唇停留在巴基的额头,他近乎贪婪地嗅着属于巴基的独特气息,过了好一会儿才坐起来,他放任自己太久了。

他会让巴基再睡一个小时,丽贝卡也是,晚餐时间可以推迟,他也不是很饿,他感到空虚,不是因为他的胃。

“不……”

巴基皱着眉,猛地转头然后又转回来,似乎正在做噩梦。

“巴基?”

史蒂夫小心地摇了摇不安的巴基,然后巴基睁开了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双绿眼睛睁得很大,慢慢转向他。

“史蒂夫?”

“是我。”

“该死……”巴基一边揉捏自己的太阳穴一边坐起来,“只是个噩梦。”

“你梦到了什么?”

巴基一愣,然后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不过是一个愚蠢的梦。”

“你很不安。”

而我很想给你一个拥抱,把你紧紧抱在怀里,告诉你一切都好,像一个真正属于你的Alpha该做的那样。

“你梦到了我对吗,巴基?”

巴基慌乱地摇头,“没有,别管了,那只是个……”

“可你叫着我的名字。”

史蒂夫感到不解,还有一种诡异的期待,可就算巴基做了关于他的噩梦,他不该深究不是吗?巴基并不想要讨论这个。

“什么?”巴基睁大了眼睛,“你说……”

“没什么,晚餐时间到了。”

史蒂夫刚想起身,巴基按住他的手,将他拖进一个他渴望已久的拥抱,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落在他颈侧的亲吻。

“巴基?”

“我只是……很高兴你回来了。”

史蒂夫不明白巴基为什么一直在强调这点,他只能感觉到巴基很需要他,于是他搂紧了怀里的人,不留一丝缝隙,有一瞬间他真的相信没有什么可以分开他们。

“史蒂夫?”

“我在这里。”

巴基把脸埋进他的颈窝,“你还会……离开吗?”

“我不知道,毕竟……你已经有了洛基和丽贝卡。”

“那不会改变任何事,你永远……重要。”巴基轻抚他的头发,“我的意思是,不要消失。”

“我并不是故意躲着你,巴基,我也没想到我们会分开那么久。”

“我知道。”

“神盾局跟我想象的不一样,我必须保护你,在一切结束之前,我不能……”史蒂夫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他的心口,他恨不得直接把心挖出来让巴基看个明白,那实在太难了。

“嘿……都过去了。”

“而且你换了号码。”

“我知道,我也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吗,我难过了很久,想着你该怎么办。”

“我很抱歉,巴基,我……”

“别说傻话,我太想念你,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

“我也想你。”

“当然啦,你有什么计划吗?”

“我明天去找份工作,一周后搬出去,我就住在附近,像小时候那样每天登门拜访,可以吗?”

巴基咯咯地笑起来,“嗯……每天登门拜访的明明是我。”

“现在换成我了,你有丽贝卡要照顾。”

“我该……”巴基顿了一下,轻轻放开他,“我该去看看她了。”

“她在客厅睡觉,我先下去吧,你可以再躺一会儿。”

巴基点点头,“谢谢你,史蒂夫。”

“为什么?”

“你为丽贝卡做的一切。”

史蒂夫拍了拍巴基的肩作为回应,他想说的太多,不该说的也太多,所以他选择什么都不说。

他还没走到客厅就看到睡得东倒西歪的丽贝卡,对孩子来说有些过大的毛毯已经垂到了地上,而往常疯狂躲避丽贝卡的橘猫乖巧地靠在女孩身边,蜷缩成一团,似乎也在睡觉。

史蒂夫忍不住微笑,他无法解释他对丽贝卡的感觉,就好像冥冥之中他们有着无可比拟的牢固纽带,她轻易让他微笑,而他总想让她微笑。

“该起床啦,丽贝卡,吃了晚餐再睡。”

女孩皱着眉,迷迷糊糊地嘟起了嘴,似乎不愿醒来,而她像极了巴基。

“丽贝卡?”

“不要……”

女孩咕哝着转过一边,史蒂夫莫名感觉丽贝卡翻身的时候过于小心翼翼,就好像有什么注意事项要遵守,他伸手理了理丽贝卡的头发,结果丽贝卡立刻醒了,反应极快地拍掉他的手,“不要——”

丽贝卡匆匆坐起来,抓着自己的黑发,似乎在反复检查什么,也就是这时候史蒂夫注意到了丽贝卡的发际是跟黑色截然不同的暗金色。丽贝卡戴着假发,史蒂夫好奇这是为什么。

“我的头发乱了吗?”女孩噘着嘴,眉头都快凑到一起了。

“没有,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碰你的……”

“不,”丽贝卡摇摇头,然后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是我不该……你那么好,你给了我一个秋千。我永远爱你,罗杰斯叔叔。”

“那就好,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你真好,罗杰斯叔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吗?”

“当然。”

“我想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罗杰斯叔叔,我只告诉我最好的朋友……”丽贝卡压低了音量,听上去有些兴奋。

“什么秘密?”

“我的头发不是黑色的,我只是想要……像洛基爸爸那样,还有白雪公主,黑发很好看。”

丽贝卡放开他,耷拉着脑袋,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慢慢摘掉有些凌乱的黑色假发,露出原本的发色。

“嘿……听我说,”史蒂夫按住丽贝卡的小小肩膀,“你本来就很好看,丽贝卡。也许不是完全的黑色,但等你长大,头发的颜色会慢慢变深,然后你会像巴基爸爸那样。”

“会吗?”

“会的,你不相信我吗?我们的邻居莱斯叔叔小时候也是金发。”

“但现在他的头发是棕色的!”丽贝卡快乐地尖叫起来。

史蒂夫刮了刮丽贝卡的鼻尖,“巴基爸爸的头发也很好看,不是吗?”

“我最爱爸爸了。”丽贝卡咯咯地笑起来,“我也相信你,罗杰斯叔叔。”

“那……你不喜欢金头发?”

丽贝卡忙不迭地摇头,“不是的,金头发也很好看,就像大索尔和你。爸爸总说你也有一头金发,他很想你,但他会……皱眉,那是因为他不快乐吗?”

史蒂夫还来不及反应,巴基便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嘿你们在说什么呢?”巴基踩着拖鞋吧嗒吧嗒地走下楼,看起来气色不错,“甜心,需要我帮你戴好假发吗?”

“我很好,爸爸,我就像罗杰斯叔叔!!!”

丽贝卡说着,调皮地抓了抓他的头发,然后热烈地拥抱了他的脑袋,史蒂夫被逗乐了,他看向巴基,却发现巴基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十分复杂,但那个瞬间稍纵即逝。

也许他只是看错了。

◆12 巴基

巴基希望他只是多虑了,那很好,史蒂夫和丽贝卡就像最好的朋友,当史蒂夫微笑着擦掉丽贝卡嘴边的酱汁,他们看上去甚至很像一对父女。

最复杂的部分在于,史蒂夫真的是丽贝卡的父亲。

迟到了七年,史蒂夫终于回到了他们身边,回到丽贝卡身边。

巴基不知道自己该对这样的局面作何反应,他只知道如果他告诉史蒂夫真相,史蒂夫会毫不犹豫选择他们,选择成为丽贝卡的父亲,成为他的丈夫。史蒂夫那么倔,永远听不进他说的话,哪怕他每次都是为了他好。他宁愿继续隐瞒这个秘密,也不希望史蒂夫干蠢事,婚姻不是儿戏——好吧,他与洛基的婚姻也不是认真的,至少他们各取所需,他帮助洛基远离奥丁森家的纠纷(尽管索尔和弗丽嘉从不气馁),洛基为怀着丽贝卡的他补充Alpha信息素并耐心照顾了丽贝卡整整七年,他不能在这种时刻抛弃洛基。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告诉史蒂夫真相,他甚至不敢回想那个夜晚,回想那个意外如何发生。他只记得破晓时分他从史蒂夫怀里醒来,头痛欲裂,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几乎是立刻陷入了恐慌,匆忙地穿上自己的衣服,跑出史蒂夫的房间,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来不及买药,因为他突然想到神盾局的人会把史蒂夫带走,等他原路跑回史蒂夫的家,一切已经太迟了。他以为他是Beta而史蒂夫身体孱弱,所以他很安全,但丽贝卡的到来证明他错得离谱。

那么史蒂夫呢,他记得那个夜晚吗?如果记得,他不说出来是为了避免尴尬吗?他们应该谈一谈吗?

也许史蒂夫会理解他的心情,他只是真的很担心、很害怕,他以为保护史蒂夫是他的责任,但他搞砸了。

“巴基?”

巴基的思绪被史蒂夫的声音打断,他心跳狂乱,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心虚,甚至忘了丽贝卡,于是他的小公主一直举着那杯鲜榨橙汁,嘟着嘴叫他。

“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怎么了,亲爱的?”

“罗杰斯叔叔做的,好喝。”

他顺着丽贝卡的意思喝了一口橙汁,然后发现自己的面前也有一杯。

“好喝吗?”

“当然,谢谢你,亲爱的。”

他舔了舔唇,还能尝到那种酸酸甜甜的滋味。

“你还没怎么动你的晚餐,巴基,怎么了?”

“我……”巴基拿起叉子,卷起一大坨意面然后塞进嘴里,“只是——咳咳、在发呆。”

“慢点,别呛到。”

“……好的、好的。”

巴基艰难地吞下一大口意面,把史蒂夫鲜榨的橙汁一口喝光,然后他看着厨房的灯光下的史蒂夫,忽然希望他们可以每天都这样。

丽贝卡忽然跳下凳子,紧紧抱住他的腰不撒手,巴基忍不住笑起来,“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我好久没见你了,爸爸。”

他轻轻摸了摸丽贝卡柔软的金发,老实说他很感谢史蒂夫让丽贝卡不再沉迷那顶假发,那曾经让洛基得意了很久。

“别犯傻,甜心。”

“你会给我讲睡前故事吗?”

“当然。”他低下头,吻了吻丽贝卡的头顶,然后把他亲爱的女儿抱回椅子上。在史蒂夫面前这么做多少让他有些难为情,尤其当他发现史蒂夫一直看着他们。

“我会在她经历叛逆期的时候怀念这个。”

“我很羡慕你,巴基。”

“相信我,”他抓住史蒂夫放在桌上的手,“过几年你也会拥有一个甜蜜的小麻烦,当你发现尿布永远换不完的时候,要相信有一天她会……像这样……”

巴基无法再说下去,因为那双深邃的蓝眼睛快要把他吸进去了,一定是橘色的灯光在作祟,而史蒂夫的手指正温柔地摩挲他的手心,那让他非常……心动。

他突兀地抽回手,就好像他不是那个一开始伸出手的人。

“抱歉。”

“不,没事,我们继续吃吧。”

晚餐的气氛变得诡异,他们没有再说话,只是埋头解决他们的意面,可把丽贝卡闷坏了。

巴基把用过的餐具收进洗碗机,然后走到前院,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拨通了洛基的电话。

“我可以为你做什么,亲爱的丈夫?”

洛基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巴基忍不住翻起白眼,“你可真有幽默感,洛基。”

“那么,我可以假设你正背着你的史蒂夫给我打电话。”

“什么叫背着……”巴基皱起眉,“我只是……”

“无法好好面对你的史蒂夫?不确定他是否记得你们分开前的夜晚?当他看着你的时候你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看着他与丽贝卡在一起玩耍的画面你忍不住动摇?”

巴基不敢相信洛基猜对了全部。

“我……”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詹姆斯,我说过你可以偷情。我真的不介意。”

巴基感到气恼,或者说心虚,“当然了,如果你和索尔滚到一起我也不会介意。”

“你怎么敢——”

“晚安,洛基,谢谢你的帮助。”

“嘿……我道歉,可以吗?”

“告诉我该怎么做。”

“你得保证他不会夺走丽贝卡。”

“丽贝卡会永远无条件爱你,洛基,我们都知道这点。”

“这还差不多。”洛基顿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确定他没有怀疑吗?他一走你就生了个孩子,和一个陌生人。”

“我们当时并不是……一对,我需要重复多少遍,我和史蒂夫——”

“是最好的朋友。”洛基打断他,“如果你仔细听一听这句话,就会发现那比奥丁森一家还要无理取闹。”

“话说……你和索尔怎么样了?”

“别转移话题,亲爱的。”

“我只是……”巴基叹了口气,“以为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

“你给他生了个女儿,如果你注意到这个事实,你们已经回不去了。”

“可我不能让史蒂夫承担他不该承担的责任。”

“所以你觉得那是你一个人的错。”

“是的。”

“但你知道孕育孩子需要两个人的努力,对吧?如果他不想要你,他为什么会……”

“我记得你一直告诉我,除了你,所有的Alpha都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愚蠢动物。”

“所以你相信你的史蒂夫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愚蠢生物。”

“当然不。”

“……该死的,你需要我回去吗?别拒绝,我的心已经飞了回去。”

“前提是如果你有心。”

“没有心真是太好了,至少我不用跟自己的心上人共处一室不到一天就抓狂疯掉。”

“别急着回来,除非你能确保索尔不跟着你。”

“你为什么那么担心你的史蒂夫会饱受嫉妒之苦呢?”

“晚安,洛基。”

“替我吻一吻小丽贝卡。”

“当然,她很想你。”

巴基挂断电话,做了几个深呼吸,忽然想起他答应丽贝卡要讲睡前故事。

该死,他又一次搞砸了。

可当他来到丽贝卡房间门口,只见丽贝卡已经安静地躺在床上,半眯着眼,而史蒂夫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丽贝卡最爱的故事书。他可以隐约听到史蒂夫讲故事的温柔音调,他走近,史蒂夫也发现了他。

那双蓝眼睛实在过分温柔。

“你去了哪里?”

“……爸爸?”丽贝卡迷迷糊糊地开口,“罗杰斯叔叔在……给我……讲故事。”

“抱歉我迟到了。”

他低头吻了吻女儿的额头,换来一声惬意的咕哝。他看向史蒂夫,莫名感到脸颊发烫,“没什么,我只是……给洛基打了个电话。”

史蒂夫一愣,点点头,然后不再看他。

在丽贝卡的催促下史蒂夫又开始讲故事,而他只是……真的很想亲吻史蒂夫的额头。

TBC

抱歉,让大家失望了,光凭头发认亲是不实际的,之前也说了史蒂夫不记得他和巴基吻过,而且欧美那边小时候金发长大后头发颜色变深也很正常啦,丽贝卡的设定也是小时候金发,长大后的发色介于史蒂夫和巴基之间~总之傻乎乎的史蒂夫没有多想。(而且又吃醋了,真委屈~)

啊……真的太狗血了,干杯🍻!!!

可能大家最近都在忙各种考试啥的,看文热情不高,老福特又总是吞我回复的评论……这篇又因为备考很久没更了,希望追文的同学们还在,连载还是需要鼓励的🌚(依然期待评论🙈)

评论 ( 158 )
热度 ( 660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