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Now or Never(中篇·第二部分)

提示:12岁年龄差,年下攻,养成,巴基养史蒂夫。双视角,我写史蒂夫的视角, @橘米花 写巴基的视角。

转送门:上篇   中篇·第一部分


10 巴基

 

巴基这一夜根本没有睡好觉,闭了眼睛是史蒂夫,睁开眼睛也是史蒂夫。

一年多不见,史蒂夫的变化很大,长高了不少也变得更引人注目了,只不过这个小傻瓜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些女孩子看他的眼神。女孩子……哦,史蒂夫不喜欢女孩子。巴基又翻了个身,史蒂夫不喜欢女孩子这句话在他心里不停地重复着,好吧,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吧,该死的,到底是哪个混蛋让史蒂夫变得不喜欢女孩子了?总有一个让他变弯的人吧?巴基并不是不接受史蒂夫不喜欢女孩子,而是,他觉得有点突然,他想揪出来史蒂夫暗恋的那个小子,想打他哦不,想跟他交流一下,至少要将那个小子了解清楚吧。

恋爱不耽误学业,暗恋才他妈耽误学业。巴基不想史蒂夫因为暗恋别人而把自己给搞得很糟糕,不单单是学业问题,这事关他的成长啊。

巴基越想越心烦,就算是从床上坐起来也无法解决他的心烦,他做不到思想放空,他妈的,他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小崽子史蒂夫就这么轻易被别人给勾搭走了吗?巴基已经预想到史蒂夫离开家和别人有了新生活的情景了。

妈的到底是谁啊,巴基好奇地挠心抓肝,这才多久啊史蒂夫就说有喜欢的人了,难道下次再和史蒂夫见面的时候,他就要领着他的小男朋友了吗?

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啊。巴基无力地歪倒在床上,脑袋埋在枕头里,所以现在确定了一件事情,史蒂夫有了喜欢的人,而且竟然还不告诉他到底是谁。他这个做哥哥的还真是有够失败的。这么多年来巴基已经做到史蒂夫动个小手指头他就知道史蒂夫到底是渴了还是饿了,而现在他竟然不知道史蒂夫喜欢人是谁,真是太失败了。

早晨不到七点巴基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出了房间,史蒂夫已经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了,他打着哈欠跟史蒂夫说早上好。

吃早餐时史蒂夫问他为什么没睡好,巴基怎么可能承认他是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才没睡好的。他随便扯了个理由,说是奥德莉失眠要他陪她讲电话所以没怎么睡觉。让巴基感到奇怪的是,史蒂夫忽然就默不作声了,闷头吃饭直到出门时才主动和他讲话。

他们乘车路过了魁北克大桥,史蒂夫跟巴基讲,到现在为止,这座大桥仍然保持着世界第一的悬臂梁桥的跨境记录,巴基顺着他的目光望出去,欣赏了一会儿风景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第一次带你去布鲁克林大桥看烟花,你还记得你说了什么吗。”

“……那么久的事。”史蒂夫有点窘迫。

“你说你要当一名可以整天放烟花的工程师。”巴基笑着回忆。

“……”

 

11 史蒂夫

 

史蒂夫自然不记得自己说过那句话了,烟花,他并不热衷看烟花或者放烟花,他只是长久地看着那张在绚烂的烟花映照下的笑脸,突然萌生了那样的心愿。要知道布鲁克林大桥的烟花可不是随便就能放的,他只是想让巴基快乐。

“亲爱的小导游,快告诉我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史蒂夫皱眉,“我哪里‘小’了。”

“我们可以去古城区吗?还有皇家广场,虽然我对教堂没什么兴趣但是凯旋圣母教堂看上去也是个好去处……”巴基兴奋地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小的抗议,“史蒂夫,我的法语可不够好,你得当我的翻译。”

“那我们就去古城区。”

巴基就像一个孩子般兴奋,喋喋不休地说着他小时候就很想去看看欧洲的小镇,可一直没什么机会,还说他一直想学一门外语,他有天赋,可就是没时间。史蒂夫知道古城区完全可以满足巴基的愿望,而他自己的愿望就是,陪在巴基的身边。天知道他第一次去古城区的时候多么希望巴基能够在他身边,他希望巴基能陪他走过每一条他走过的街道,看到他所见的风景。

“我的上帝,这里比拍出来的照片还要美。”

老实说,史蒂夫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也被浓浓的法式风情给迷倒了,可现在,他身边有更值得看的美景。精美的橱窗、别致的招牌、古老的法式建筑、鹅卵石铺成的街道还有浪漫的色彩都比不上巴基。

“你想坐马车吗?”

如他所愿,巴基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半月状,“我们可以坐马车吗?”

“如果你想。”

巴基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我想好好感受这里,你得带我去最好玩的地方。”

“可我并没有什么推荐,在我看来哪里都很好。”只要有你在。

巴基被他逗笑了,“噢,我的史蒂夫,你还是需要有人带你寻找乐趣对吗?怎么,你的新朋友没有带你好好玩玩?”

“没有人像你那样,巴基。”史蒂夫不知道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好在巴基没有多想,而是兴奋地抓住他的手腕,“那么,我的小导游,我们可以开始新的探险了——”

巴基拉着他,转身就要撞上一个灯柱,巴基实在太亢奋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个一直伫立在他们身边的灯柱。史蒂夫叫着巴基的名字,下意识地拽住巴基,想要阻止他的行动,结果他太用力,巴基因为惯性撞到了他的怀里。而他,因为一个说不出口的原因,没有立刻放开巴基。

“哦,我刚才是不是……”

“是的。”史蒂夫回答得不利索,因为他的心脏跳得实在太快了,仿佛他才是那个差点撞破头的人。

“这个小淘气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放手,史蒂夫,现在就放手。史蒂夫这样暗示自己,却忍不住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他打赌巴基肯定能听见他的心跳声。可他闻到了巴基身上的好闻的气味,他们贴得那么近,他就像在做梦。

“史蒂夫?”

“我想……它一直在这里。”

他比巴基高了差不多半个头,他鼓起勇气垂眼看了看巴基,后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一些困惑。

“史蒂夫?你可以放开我了。”

“我很抱歉——”史蒂夫松开了巴基,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一些。

巴基抬起手臂揉揉他的脑袋,“有什么好道歉的,你可是阻止我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的人。”

史蒂夫躲开巴基的触碰,实在没办法解释他为什么会心虚,于是只好用他临时想到的路线转移巴基的注意力。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放心,史蒂夫,我会小心的,没有什么灯柱能够亲吻我的脑袋。”

 

12 巴基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巴基吐露着蹩脚的法语,有点着急地对店员补充道,“冰淇淋,蓝莓口味,两个。”他边说还边比划冰淇淋的形状,后来巴基才想到他完全可以直接指着那台冰淇淋机子要的,根本不需要讲什么话啊。

店员小哥微笑着用英语对他说可以讲英文,巴基坚持用法语与他进行交流,他可不想让史蒂夫小看他,十五分钟之前他跟史蒂夫在这家甜品店门前打赌说要自己进去买,向他证明就算只会几句法语的人也是可以的。

他一手拎着装了甜点的纸袋,一手拿着两个冰淇淋往外走,刚好也往外走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为他推开了门。

“噢,谢谢。”巴基感激地说。

男人比史蒂夫还要高,金发碧眼,巴基猜测他应该是法国人,毕竟拥有这种眼睛的男人只有法国人了。他正要走,男人忽然拦住他,说了一串他听不懂的法语,巴基不知道什么意思,凭感觉应该不是什么麻烦,他只好礼貌地回答:“抱歉我听不懂。”

法国男人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巴基看到史蒂夫走过来了,和他打了个招呼。

史蒂夫接过巴基手里的东西,挡在巴基身前用法语与那个男人交谈。巴基好奇得不得了,特别想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几次想说话但是插不上嘴,后来史蒂夫忽然揽了一下他的肩膀,对那个法国男人说了几句话。

看样子法国男人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是礼貌地点点头离开了。

“他说什么?”

史蒂夫放开巴基,把冰淇淋塞到他嘴里,“再不吃就化了。”

巴基含混着咽下一口,追上史蒂夫,并肩穿过马路,沿着圣劳伦斯河往前走,“你们到底说了什么啊。”

“没什么,他在跟我问路。”

他狐疑地看着史蒂夫,后者很快移开视线,沉默地望向波光粼粼的河面。巴基没再说话,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又来了,史蒂夫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说不上来,总觉得有个解不开的结。

工作原因巴基只有两天的假期,今晚他就要乘坐国际航班回国,他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暂时没必要的纠结上。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干嘛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他还要找机会“拷问”史蒂夫那个暗恋者到底是谁呢。

后来他们乘坐渡轮去了魁北克港口,这两天正在举办音乐节,所以热闹得很,各种各样的青年人穿行在街道上,浮光掠影般得让巴基想起他的大学时光,那时候他还带了小史蒂夫去一起去看绿日乐队的演唱会。史蒂夫不怎么喜欢摇滚乐,不过看得津津有味,回家后还跟巴基承认说他们主唱虽然矮了点但是唱得确实好。巴基拍他脑袋,能不好吗,格莱美最佳摇滚专辑呢。

也许是年龄大了,巴基经常会想起过去的事情,凡是回忆到的总是少不了史蒂夫那个小子。这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已经与他生活这么久了,也许他以后会离开这个家,也许他会找到比现在暗恋的人更喜欢的人,无论是什么样子的未来,史蒂夫一定会越来越好,巴基坚信着。

在Sel Gras用完晚餐后,巴基和史蒂夫回了他的学校。他当然没有和史蒂夫的室友斯考特谈论什么严肃的问题,话说回来这个斯考特似乎很崇拜史蒂夫。

巴基本来不想让史蒂夫送他的,可史蒂夫坚持要陪他去机场,去的路上他们没怎么讲话,天上星星很多,晚风带着凉意,临别时话太多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伤感。下次再见也不知什么时候了,但是看到史蒂夫在这里过得很好就足够了。

史蒂夫,那个被你暗恋的家伙究竟是谁呢。

 

13史蒂夫

 

上一次被美式英语包围是什么时候?史蒂夫已经想不起来了。在加拿大的法语区很少人讲英语,还好他的室友斯考特也是美国人,否则他有可能会忘记怎么说英语。所以当他搭乘飞回纽约的航班,心里是忐忑的。他期待着时间快点过去,想把魁北克和纽约的距离缩短,这样他就可以早一点见到巴基。与此同时他又希望时间可以过得慢一点,因为他还没有准备好。

在他们近乎失去日常联系的一年里,史蒂夫一直在训练和比赛。他们球队在加拿大巡回比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代价就是,他得训练、训练、训练……每天早上起点开始,晚上九点结束。魔鬼式训练几乎要把他榨干了,他每天回到寝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然后闷头睡觉直到第二天七点钟。好消息是,他当上了四分卫,同时他可以不花那么多时间去想念巴基,他累得连做梦的精力都没有。圣诞前夕,学校放假了,在巴基无数次打来电话要求他回家之后,他买了机票。

时隔一年,他再一次见到巴基,巴基还是老样子,在机场热情地冲他招手,笑得灿烂。

“史蒂夫——”巴基热情地接过他的行李,把自己的围巾脱下来围在他的脖子上,他苦笑,巴基还是把他当成一个孩子。

“我自己就可以……”

“别说傻话,史蒂夫,你好不容易回来,让我好好照顾你。”

巴基用手肘撞了撞他坚实的胸肌,冲他眨眼睛,“欢迎回家,史蒂夫。”

是的,他又一次回到了布鲁克林,回到了他和巴基的家,这里的布置看上去还是以前的样子,可他知道,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史蒂夫了。残酷的训练只是榨干了他的精力,并没有消磨他的意志,反而让他更具有耐心和毅力。可现在,他的耐心和毅力被巴基轻易瓦解——再一次和巴基朝夕相处,他不得不承认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渴望巴基。当巴基靠近他,他想要巴基更靠近一点,当巴基因为他的成绩而骄傲,他想告诉巴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当巴基提起他的约会对象,史蒂夫恨不得把巴基锁在家里不让他去见任何人。

他曾经还天真地以为他已经忘记巴基了,他可以一个月不给巴基打电话,一年不见巴基,他以为他已经不爱巴基了。

不,不管怎么样他不能伤害巴基。他把自己突然产生的叛逆和攻击性归结于训练,他的教练总是教导他们要更快更有攻击性,把一切牢牢掌控,他们的目标就是胜利。可他现在并不是在比赛,巴基也不是橄榄球,他必须清楚这一点。

他开始跑步,每天跑几个小时,直到他筋疲力尽,再也没办法思考。

 

“史蒂夫,你刚才去了哪里?”

史蒂夫换好鞋子,累得不想回复巴基,他甚至猜不到为什么巴基听上去有些生气。

“现在都几点了,我们约好和丽萨还有杰克逊去吃晚餐的,你忘了吗?我给你打了好多次电话,我还以为……”

“我只是去跑步,很抱歉我忘记了这个四人约会,我的手机没电了。”史蒂夫回答,丝毫没有掩饰他对四人约会的不耐烦。巴基看上去有些受伤,“如果你不喜欢,直接拒绝就好了。我并不是因为这个生气,我只是害怕你会发生什么意外。”

“我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巴基,我每天都是这个时候去跑步。”

“你错过了晚饭时间,史蒂夫。”

“我很抱歉。”

巴基笑了笑,“没事,我现在去准备晚餐。”

“丽萨和杰克逊也要过来吗?”史蒂夫尴尬地发现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很生硬。

“不,只有我们,现在都快要十点钟了,看在上帝的份上。”

“那我先去洗个澡。”史蒂夫说着,脱下了粘腻的运动衫。他走出客厅之前巴基叫住了他。

“史蒂夫。”

“怎么了?”

“及时给你的手机充电,我希望你可以接我的电话,拜托了。”

史蒂夫喉结一动,点点头。然后巴基给了他一个欣慰的微笑。

 

史蒂夫洗澡的速度很快,他只是让热水狠狠冲刷自己的身体,什么都不去想。他擦着头发走到客厅的时候巴基正在切胡萝卜,旁边的锅里有正在烧开的水。

“快去把头发——嗷——”

史蒂夫看见巴基把菜刀丢到了地上,皱着眉。他扔下毛巾。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巴基,后者似乎被他的速度吓到了,笑着说没关系。史蒂夫可能没有在思考,他的大脑停止了转动,否则他不可能直接把巴基的手指含进嘴里。

他尝到了血腥味,有点咸涩,他小心地吸着巴基的伤口,用最原始的方式给巴基止血。

“史蒂夫?”

史蒂夫把视线从巴基的虎口转移到巴基的脸,他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的舌尖感觉到正在渗出的血珠,于是他又一次吮吸那只受伤的手指。

他能觉察到巴基整个人变得僵硬了起来。他只是想要照顾巴基,并没有别的企图,他想解释,可解释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我想……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史蒂夫。”

史蒂夫缓缓吐出巴基的手指,来不及吞下的津液顺着巴基的指节而下。史蒂夫一下子红了脸,巴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第一次,他和巴基之间有了微妙的气氛,这种微妙感让他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如果不是尚存一丝理智,他可能会直接吻上巴基的唇,该死的,为什么巴基要咬着他的唇?

“谢谢你,史蒂夫,你先等一下,晚饭马上就好。”

史蒂夫捡起地上的刀子,“我来做吧。”

巴基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14 巴基

 

不出意外地,史蒂夫又做好了早餐,牛奶杯子下面还压着张纸条。巴基边喝牛奶边扫过纸条上的留言,大致意思还是那些,早上好我先去跑步了希望你喜欢今天的早餐之类的话。

巴基默默叹气,把纸条贴到冰箱门上,不小心又碰到了手上的伤口,他一愣,又开始了一天的心烦意乱。这感觉很难描述,他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关于史蒂夫的事情。可那些举止反常的表现在一个假设前提下似乎完全说得过去了,那个假设前提就是,不,那不是真的。巴基晃了晃脑袋,“砰”得一下将牛奶杯放回桌子。

他开始看什么都不顺眼了,餐具柜里的盘碟一点儿也不整齐,史蒂夫也真是的干个活冒冒失失,然后他重新整理了一遍。客厅地板还是不干净,盆栽落了一片草叶,肯定是史蒂夫碰落的,然后他拖了一遍地。楼梯好像有脚印,史蒂夫又穿着运动鞋乱跑,这个臭小子一点也不让人省心,他提了水桶拿抹布把楼梯擦了个遍。

巴基边收拾边数落史蒂夫的不是,吹毛求疵,没事找事,颠倒黑白,说到底还是在逃避。他甚至给助理打了两个电话,问公司有没有还未完成的工作。

上帝啊放过他吧,他到底是怎么了。巴基开始了整个房子的大扫除,他必须忙起来,不然他就会被不知所措淹没的,可他妈的,巴基绝望地想,他当初为什么要买这么大的房子,清扫起来真的很累。

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史蒂夫还没回来,巴基知道他是在躲他。他以为可以和史蒂夫做无话不谈的朋友,可笑的是他们根本做不成,史蒂夫有秘密,不告诉他,而且这个秘密好像与他有关。巴基不敢再想下去了,他默默收拾着史蒂夫的房间,到了这儿他反倒说不什么什么话来了,自言自语也不行。

他将毛毯折叠好放到一边,正准备铺床单时听到了什么东西掉在地板上的声音,巴基弯腰捡起来,是史蒂夫的画册,那个不让他看的秘密画册。

鬼使神差的,巴基站在原地看着素描画册发呆好久,翻一下没什么事吧,他欺骗着自己,他为这样的自己感到羞耻。

不可以这样,巴基。

他在意识到错误的时候,手已经不听使唤地翻开了画册。

巴基大脑一片空白,画里的人太熟悉了,那是他自己。各种场合的,各种表情的,惟妙惟肖到巴基自己都不敢相信。

“巴基,你在做什么?”

他手忙脚乱地合上画册,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史蒂夫。

 

 

TBC


评论 ( 57 )
热度 ( 382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