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Now or Never (中篇·第四部分)

提示:12岁年龄差,年下攻,养成,巴基养史蒂夫。双视角,我写史蒂夫的视角, @橘米花 写巴基的视角。

传送门:上篇   中篇第一部分   中篇第二部分   中篇第三部分


18巴基

 

巴基站在剧烈的太阳底下,晕乎乎的快要中暑了。他看了眼手表,距离与史蒂夫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史蒂夫仍然没出现。本来他们说好要一块儿去纽约艺术中心看画展的。

其实他可以坐在车里开着冷气等史蒂夫的,可他不想,他想让史蒂夫一眼就可以看到他。

巴基这才知道等待的过程有多么煎熬,他已经开始无聊地开始观察起来回的车辆了,牌子,型号,颜色,车牌号。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有几个漂亮的车主姑娘给他抛媚眼。关键是,巴基真的完全提不起兴趣,一定是被这高温天气给热的,绝对不是其他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史蒂夫。

巴基沮丧地绝望地发现,他与史蒂夫的谈话根本没起作用。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两句话可以沟通清楚的,也许再多的言语也是徒劳。这就像他一次次叮嘱史蒂夫不要再打架,不要再和那些小混混讲道理,然后史蒂夫点头答应,照打不误。可现在的境况又不同于打架。

“爱上你太容易了。”

也许这句话从史蒂夫口中说出的那一刻,巴基就已经沦陷了。

巴基,你真自私。他对自己说。

他不可以爱上史蒂夫,他不可以。可另一方面,他不想让史蒂夫离开,一点儿也不想。他无法忍受史蒂夫离开他,和别人生活一辈子,那简直噩梦。如果史蒂夫真的这么做,他绝对不会祝福他,绝不。

这不是自私是什么,这种想法甚至是可耻的。

巴基也不知道感情是什么时候变质的,是史蒂夫的告白让他突然顿悟,还是其实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了,只是他自己没发现而已。不管是哪样,已经说不清楚了。

巴基·巴恩斯已经爱上史蒂夫了。在他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无法全身而退。

葱葱郁郁的树叶纹丝不动,别说风的动静了,巴基自己都快要热得失去呼吸了。犹豫好久他终于决定给史蒂夫打电话,结果一直是忙音。巴基慌张起来,他一边往家的方向开车,一边继续打电话,可仍然无法接通。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巴基刚好赶上路口的红灯,刺耳的刹车声响在热气腾腾的街道。

“巴基?上帝啊,可算把你电话打通了,”电话另一段的娜塔莎长舒一口气,“跟你说一下,史蒂夫生病了。”

“你说什么?!史蒂夫怎么病了?他现在在哪儿?这他妈怎么回事?娜塔莎,你回答我!”

巴基一连串的问题完全不给娜塔莎回答的机会啊。她看了看正在打点滴的史蒂夫,无奈地对巴基说道:“没大碍,现在社区医院,你的史蒂夫过敏了。让我转告你不用担心。”

“你让他接电话。”巴基调转方向盘,往社区医院的方向赶去。

“额,巴基,史蒂夫说……暂时不想让你看到他。”

“……”

“你别多心,史蒂夫是怕传染给你。”

“你见过谁家过敏还会传染的?”

“好吧好吧,”娜塔莎背过身,小声说道,“史蒂夫现在浑身都是小红疙瘩,我估计是怕被你看到嫌弃他。”

 

19史蒂夫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过敏的,史蒂夫?”

史蒂夫看着表情严肃的娜塔莎,有些后悔自己给她打了电话。他不能撒谎,因为娜塔莎会识破,而一旦他说出来巴基又该自责了。

他想起昨天晚上巴基把那盘滋滋作响的海鲜炒饭放到他面前时脸上挂着的得意和紧张的笑容,对着那双闪闪发光的绿眼睛他实在没办法狠心拒绝,即使他有着充分的理由。

巴基把盘子又推向他一分,海鲜混着菠萝还有酱汁的香气立刻钻进他的鼻腔。巴基像是变魔术一般从他身后拿出一只勺子,“试试吧,史蒂夫,我研究了一个下午……你知道我的厨艺一直不怎么样,但是过去这一年我有了很大的长进。”

于是,他微笑着拿过勺子,隐瞒了自己对海鲜过敏的事实。

老实说那盘炒饭的味道确实不错,史蒂夫吃得一点不剩,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他知道巴基在努力修复他们的关系,他也不想否定巴基的努力。他早就做好了和巴基形同路人的准备,但在橘色的灯光和食物的香气间,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我希望你不是勉强自己吃完它们,史蒂夫。”

史蒂夫抬头,看到有些局促不安的巴基,后者的盘子里还有很多炒饭。史蒂夫擦了擦嘴,“我没有。”他撒了谎,他什么时候练就能够了在巴基面前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的能力?

“我很高兴你喜欢,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画展怎么样?”

史蒂夫认为巴基有些努力过头了,“你不是要工作吗?”

“明天是最后一天,我们中午过去,我的时间没问题。然后我们可以去买画具,我前段时间看到他们新进了一批颜料,看上去很不错。然后我们可以去公园写生,或者只是喂鸽子,什么都可以。”

原来巴基都计划好了,史蒂夫感到苦涩和甜蜜,也不打算揭穿巴基,只是点头。然后他想起他吃了海鲜……史蒂夫猜想他会起很多红点,到时候巴基的计划可能就泡汤了。他又多喝了几口苏打水,试图把那种惶惶不安的感觉冲淡。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史蒂夫,我很高兴。”

史蒂夫几乎是一瞬间怨恨起那些还没有长出来的红点点,为什么他会对海鲜过敏呢?为什么他去了加拿大才发现自己对海鲜过敏呢?他之前吃过海鲜,每次的量都不多,并没有什么问题,可在加拿大的那次大餐实在太过了。说不定只是摄入量的问题,他不一定对海鲜过敏。对海鲜有轻微过敏不是很正常吗?

事实证明,墨菲定律的存在有它的道理,吃完晚饭后的两个小时史蒂夫便觉得有些不舒服,凌晨三点半他痒得睡不着觉,然后他等着巴基上班,躲开了和巴基的接触,自己去了医院。结果到了医院他被告知他的年龄还小必须给他的监护人打电话,他实在没办法才打给娜塔莎。

“史蒂夫,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理智的人,”娜塔莎双手抱胸,几乎是严厉地瞪着他,“你知不知道巴基会难过,你不该吃下那盘该死的炒饭。”

“你不告诉他就可以。”

娜塔莎难以置信地瞪着他,半天没说话,史蒂夫默认了娜塔莎会帮助他,没想到等巴基赶来的时候娜塔莎立刻把他出卖了。

 

20巴基

 

“史蒂夫,快松手。”

“你先离开这儿。”

“我就想看看你怎么样了啊。”巴基简直哭笑不得,又气又心疼,史蒂夫这家伙竟然用杂志遮住脸不让他看。

“巴基,我很好,真的。你走吧。”史蒂夫闷闷地回答。

“你是在赶我走吗。”

“不,巴基,当然不是!”

“那你快点把杂志拿开,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巴基无奈地一笑,“小时候有次你贪玩,脸上被花园的蜜蜂蛰了好几个包,哭哭啼啼抱着的腿不撒手,哈哈哈娜塔莎你也记得吧。”

巴基想起来就想笑,那个时候的史蒂夫可爱极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蜜蜂。

“是啊,我记得,”被挤到长椅边缘的娜塔莎翻着白眼,“这事儿你跟我提过不下384遍了,就算是我有健忘症,我也不会忘记这件事。”

“巴基!”史蒂夫终于把杂志扔到一边,有点羞恼地别过脸去,“不要再提小时候了好吗。”

“好,”巴基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海鲜过敏?嗯?”

史蒂夫没吭声。

“史蒂夫,你看着我。”

史蒂夫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说话。

娜塔莎站起来,看了巴基一眼,意思是“这儿就交给你了”,拎着她的包就离开了。

“你什么也不跟我讲,”巴基语气低落下去,注意到史蒂夫的手指颤抖了一下,“你说你长大了,好,我承认你是长大了,可你也要懂得照顾自己,你知不知道过敏严重了会没命的?”

沉默许久后史蒂夫才转过脸,蓝色的眼珠看着巴基,“抱歉巴基,我不想让你担心。”

巴基气不打一出来,声音有点急切,“什么也不跟我讲,不接我电话,这也是不让我担心了?史蒂夫,你就是个小孩子,什么也不懂。”

史蒂夫讶异地睁大了眼睛,神色黯淡下去,“你说得对,我什么也不懂。可是巴基,你明明什么都懂,你为什么还要我等?”

医院走廊人来人往,巴基愣住了,他明白史蒂夫说的是什么意思。他知道史蒂夫等他很久很久了,史蒂夫躲着他也不是因为逃避,而是想给他接受的时间。长久以来一直选择逃避的是他,是巴基·巴恩斯。他不敢面对,不敢接受,只是因为害怕,害怕这相隔太久的十二年,害怕互相的人不理解毁了他们,害怕这一切终会过去,害怕他们有一天会真的分开成为陌生人。他不想失去史蒂夫。答案太明确了,他喜欢史蒂夫,他离不开史蒂夫,等待很煎熬,他也不想让史蒂夫经历这种煎熬了。

他一下子抱住了史蒂夫,“对不起。”

可史蒂夫用更快的速度推开了他。他张着嘴说不出话,史蒂夫先红着脸开了口:“抱歉,我的脑子转不过弯,我以为会传染……”

巴基很想给史蒂夫一点面子,但是他还是笑了出来,笑得眼泪都快掉了。而史蒂夫又一次把自己藏在了那本该死的杂志之下。

当沉默再次袭来的时候巴基也冷静了不少,他或许知道了他的答案,但他没有准备好。一下子从接近亲人的角色变成恋人,实在太难了。

或许他们都需要时间,但情况会渐渐好起来的。

 

21史蒂夫

 

史蒂夫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没有巴基也没有他自己,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他看到两个年纪相仿的小男孩,一个是比较瘦弱的金发,一个是比较高大的棕发,他们咯咯地笑着,费劲地爬树……史蒂夫听到属于巴基的虚无缥缈的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似有似无地钻进他的耳朵。

“史蒂夫,史蒂夫——”

史蒂夫努力揉揉眼睛,发现那个棕发小男孩就在他的身边,红润的嘴巴一张一合,“史蒂夫,快看,我们爬得多高。”史蒂夫向下看去,只见他们的四条腿悬空着,随意地摆动,他感受到有风从他的脚尖掠过——他们正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

“史蒂夫,你敢不敢跳下去?”

史蒂夫没有回答,因为他从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七岁左右的自己。

“你怎么不说话?”那双绿眼睛装满了暖暖的笑意,“我不会嘲笑你的。”

史蒂夫觉得那双眼睛很熟悉,太过熟悉以至于他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它们,他猜想他应该回答,“我敢跳下去……你是谁?”

“你开了两个玩笑,史蒂夫。这里太高了,我们不能跳下去。你不可能不记得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要担心,史蒂夫,我会陪你直到时光的尽头。”

史蒂夫想起这个男孩是谁了,这个认知几乎刺痛了他——他醒了。

“噢,史蒂夫,你醒了。谢天谢地那些该死的红点都不见了。”巴基的笑容和他梦见的几乎没有差别,“我还在想要不要把那本杂志扔掉呢。史蒂夫?你在听我说话吗?你感觉怎么样?”

史蒂夫认出了巴基紧张的表情,心虚地别过视线,“我没事,挺好的。”

“那我们就回家吧,你该吃点东西了,我发誓没有海鲜。还有,你必须告诉我你还对什么过敏,我要知道全部。”

史蒂夫因为巴基的关心而暗暗高兴,又因为自己被当成孩子对待而有些难过。还有,在巴基心里他的诚信度应该降低了不少。

“嘿嘿嘿,别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不是在责怪你,史蒂夫。”巴基坐到了他的床边,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错开目光,“我只是不想再这样提心吊胆,如果我连你的食物安全都没办法保证……”

“我不是小孩子了。”史蒂夫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却又没有加重语气,让他听上去就像是在和家长撒娇。他不得不承认此刻的自己是脆弱的。

“史蒂夫,”巴基叹了口气,“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我想要照顾你并不是因为你是个孩子。”

“那是因为什么?”

史蒂夫在那个瞬间又想起那个虚无缥缈的梦境,如果那不只是梦该有多好,他可以不用害怕自己和巴基变成陌生人或者更坏的结果。史蒂夫沉浸在自己的猜想和假设中,直到巴基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因为我在乎你,史蒂夫。”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321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