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One Night Stand?(第一发)

巴基·巴恩斯的约 炮准则是:酒后不约,熟人不约,男人不约。而事实是,他在这个星期五的夜晚连续打破了这三条。

他只记得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绚烂晃眼的灯光,然后是一个火辣得要命的舌吻,然后……就是现在……他在一张床上醒来,被一条强壮有力的手臂牢牢圈着。他认得这只手,并不因此恐慌,真正让他恐慌的是他最好的朋友史蒂夫还插在他身体的部分。

不,抱着他的人一定不是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是一个品德高尚善良正直的性冷淡。史蒂夫不会搞一夜情。史蒂夫更不会和他搞一夜情。

他一定是认错人了。

操,这可是史蒂夫的房间,如假包换的……巴基忍不住思考比起和史蒂夫上床,他带着陌生男人在史蒂夫的床上打炮会不会更过分一点。

“唔,抱歉,巴基,我不该……嗯……”

那就是史蒂夫,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从他的身体里退出来。更多羞耻的声音响起,巴基的耳朵都烧红了,可他只能咬着唇继续装睡。

考验装睡能力的时刻到了——史蒂夫正在清理他的身体,包括那个羞耻的部位。这一次,他真真切切感受到被异物 入侵的感觉:胀痛、怪异、酥麻……噢,该死的!

“抱歉,巴基,我把你弄醒了吗?”

按照往常来说史蒂夫充满关切的语气总能够让巴基放松紧张的心情,是的,往常。现在不是什么“往常”。

“巴基,你得去洗一洗……看来我只好……”

巴基本可以装得更久一点,但是史蒂夫把一只手伸进他的膝盖之下一只手伸进他的脖子之下——不不不不不不,他不能让史蒂夫把他抱进浴室,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于是……

“嘿,史蒂夫。”

巴基痛恨史蒂夫是这样雷厉风行的行动派,因为他已经被史蒂夫抱起来了。

“嘿,巴基,你介意我……”

“我饿了。”巴基快速回答,然后抛出一个史蒂夫不会拒绝的请求,“你可以准备早餐吗?”

**

巴基从来不觉得他在史蒂夫的公寓放置他的私人物品(比如牙刷、牙膏、毛巾、剃须刀、香水、拖鞋、几件衬衣、西装裤、领带、袜子、内裤、香烟、烟灰缸、珍藏的红酒、充电器、书籍、钥匙等等)有什么不妥——史蒂夫可是他认识了一辈子的好朋友。没有人会跟自己的最好朋友计较那么多。

可现在,巴基一边洗漱一边看着自己身上从下巴蔓延到屁股的斑斑吻痕,心情十分复杂。

他变成了什么?一个蓄谋已久的坏人。

不不不不不不,他和史蒂夫是最好的朋友,生死之交,他们是亲人。

但是你们滚床单了!

巴基被他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到,好吧,他必须承认这个事实,尽管他不记得那个过程了……等等,他不记得了。

他居然不记得了!该死的,他当时是醉得多厉害?

醉得和你最好的朋友滚了一晚上。

不可能!如果真的醉了根本没办法……操,有什么不可能的,毕竟他是不劳而获的那一个。

“巴基,你在干什么?”

巴基闻言,赶紧整理被自己抓乱的头发,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尝试新发型……我失败了。”

史蒂夫走近他,巴基咽了口唾沫,告诉自己这是最后的机会。吸气、呼气、再吸气……巴基·巴恩斯你可以的——

“我不记得了,”巴基颤抖着宣布,史蒂夫则是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巴基握紧拳头,继续说,“昨晚发生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史蒂夫。所以,一切如常?”

沉默蔓延开来,巴基的心跳声显得十分聒噪。

“好的,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史蒂夫说。

巴基被那双失落黯淡的蓝眼睛刺痛,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巴基在连续搜索了关键词“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上床了该怎么办”二十分钟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数不清的前车之鉴告诉他事情不可能“一切如常”。

逃避不能解决任何事情。

接着他的目光被一条匿名评论吸引: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不是随随便便的一夜情对象,我们之间不只有一夜情,但一切都变味了。

不不不,他和史蒂夫的感情坚不可摧。坚不可摧……噢不,他从早上落荒而逃到现在还没有主动联系史蒂夫,甚至敷衍回复了几条史蒂夫询问他有没有发烧的短信,他简直就是把史蒂夫当成了一夜情的对象!

一夜情?!多么荒谬而浅薄的感情,他和史蒂夫的友谊不只是那么简单。

那就多来几次。

等等,等一等,这听上去是不错的想法。

再等一等,这简直是乱来!

可过了几分钟,巴基发现自己的脑袋被这个荒诞而可怕的想法占据。

不,说不定他没有发疯。说不定那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巴基下意识地打开手机给史蒂夫打个电话来问问他的看法。

电话拨通的那个瞬间巴基才想起来这么做有多么不妥,难道他要说“嘿史蒂夫如果我想和你再做几次真枪实弹的、让我灵魂出窍欲罢不能的、说不定能让我们重修旧好的事情你会不会觉得我疯了”?

不,他什么都不能说,但是……

“巴基?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只是想……问你好不好。”

一阵诡异的沉默。

“在凌晨三点半的时候?”

“晚安。”

巴基迅速挂断电话。

**

巴基顶着浓厚的黑眼圈出现在洛基的工作室,洛基显然被他憔悴的模样吓了一跳,但洛基选择施舍他一些现磨咖啡。巴基像喝水那样咕咚咕咚地喝下热腾腾的咖啡并发出满足的叹息,这一系列的举动奠定了洛基冷漠而刻薄的态度。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巴基抛弃自尊和史蒂夫的形象只是为了得到洛基的意见和嘲讽,好让他恍然大悟,可洛基无动于衷。

是的,洛基在听完他如此简单劲爆的描述后无动于衷,甚至没有抬一下眼皮。

“我可有一天的时间。”巴基破罐破摔地指出。

洛基终于有了反应:优雅地微笑,把一份实习生递来的策划轻轻撕成两半然后面不改色地丢进垃圾桶中。

巴基耐心等了两秒,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索尔告诉他你喜欢他。”

洛基愣住了,苍白的脸颊刷地变红,难得地恼羞成怒了。“听着,这很有趣。”

巴基屏住呼吸。

“但我不感兴趣。”

这下换巴基恼羞成怒了,“你以为我没有索尔的号码吗?”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洛基换上了无懈可击的扑克脸。

“告诉我我发疯了我不该这么想多来几次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我和史蒂夫会是永远的好朋友。”

**

史蒂夫在接到巴基深夜打来的电话过后就睡不着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问题所在,他认为他必须说清楚,巴基会相信他的话。

星期五的共眠不是巧合,绝对不是。

因为他是清醒的。

史蒂夫长时间地投入工作却丝毫没有进展,他的画笔总是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染上蓝绿色或者暗红色,接着他发现原本要画的星空变成了一只眼睛,带着热度和笑意的眼睛。

他必须给巴基打电话。

他走出画室,洗了把脸,然后沙发上的手机拿起来,惊喜又疑惑地看着巴基发来的短信:

史蒂夫,你今晚有空吗?过来我的公寓喝几杯威士忌怎么样?

*

*

*

TBC

*我糖说喝断片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请告诉我巴基的逻辑满分,请大佬们评论一下|ω・`)。

*如果想看的人多就快点更新。咸鱼需要动力(ಥ_ಥ)  

*入了室友本的北鼻请看一下我发的通知,么么。

评论 ( 107 )
热度 ( 749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