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Now or Never(上篇)

(提示:12岁年龄差。养成。巴基养史蒂夫。年下攻。双视角:我写史蒂夫的视角, @橘米花 写巴基的视角。)

*
01 史蒂夫
*

那条阴冷昏暗的巷子是史蒂夫第一次见到巴基的地方。

一次不算完美的初见。

那个和他打起来的小混混见他年纪小便肆无忌惮地向他挥舞自己的拳头,尖锐而放肆的嘲笑声震得他头疼。当时的他举着一个破旧的垃圾桶盖子,把它当成盾牌,在一次次被打趴后倔强而艰难地站起来,告诉那个人他可以这么做一整天。那人狰狞地笑了,高高举起他的拳头……就在他以为他会因为这次打架失去半条命的时候,巴基出现了。

巴基一把把那个小混混拽开,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拳,又不解气地踹了他一脚,把他赶出了巷子。

“你还好吗?很抱歉我没有早点赶到。”

那是巴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原本想回答,告诉巴基他几乎就要打赢了,他不需要帮助,可刚刚失去父母的他因为悲痛和抑郁变得十分虚弱,那一架几乎抽干了他的力气——他来不及回答就倒下了。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巴基就在他身边,而他躺在一张宽大的病床上。他想要起身,可巴基按住了他。“嘿,别急,医生说你的肋骨断了一根。这对还在长个子的孩子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史蒂夫不以为然,他早就习惯了疼痛,只是他可能没钱支付医药费。像是看出了他的窘迫,巴基开了口:“你为什么要和人打架?”

“因为他欺负一个小女孩。”

“你是个好孩子,告诉我你爸爸妈妈的电话,我……”

“他们都去世了。”

巴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那……”

“没有其他人。”史蒂夫多希望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是这副可怜的模样,他不想看到巴基的表情,倔强地把脸扭过一边。

“你可以跟我一起。我也没有其他朋友。”

史蒂夫被巴基的话吓到了,他又一次把目光放到巴基的脸上,而巴基诚恳而真诚的表情告诉他这不是个一时兴起的玩笑。这不可能,这个男人看上去迷人而风趣,史蒂夫可以不夸张地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所有人都愿意和这个男人当朋友,他不可能没有朋友。

“我为了工作刚刚搬来这个街区,不认识什么人。你可以帮我倒倒垃圾或者擦擦我的皮鞋什么的,”巴基笑了,大大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形状,“我会给你一个房间,然后供你读书。你长大了再把钱还给我。”

史蒂夫的父母曾经叮嘱他不要和陌生人太亲近,尤其是那种主动示好的陌生人。可巴基能图他什么呢,他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他动摇了,他几乎为此感到可耻。

“你会让我继续上学吗?”

“当然,如果你喜欢,我还可以送你去学橄榄球。”

史蒂夫揪着白色的被单,他的眉头好像也被他的手揉皱了,这让他看上去像一个烦恼多得数不清的大人。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可以叫我巴恩斯叔叔。”

史蒂夫被巴基逗笑了——这个男人看上去是比他大了几岁,可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庞带着过分天真的笑容,史蒂夫说什么都不会叫他叔叔的。

“我叫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你叫我史蒂夫就好——我不会叫你叔叔的。”

“噢,”巴基也笑了,“谢谢你的夸奖,我也不喜欢让自己听上去像个糟老头。你可以叫我巴基,我的其他朋友都这么叫我。”

“巴基。”史蒂夫第一次发出这两个简单的音节就爱上了这个名字。

他和巴基回家,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一身的伤病。刚开始的时候史蒂夫很不适应,他总是闷着头吃饭,然后主动帮巴基做家务,不会多提一句要求。他认为自己这样白住在巴基的家已经给巴基添了很多麻烦,也不好意思亲近巴基,尽管他很想这么做。可有一天巴基看到他在草稿纸上留下的涂鸦,当天晚上他便收获了各式各样的画具。巴基微笑着夸赞他随笔涂抹的作品,还问他要不要找一个老师。史蒂夫愣愣地接过那些他想要了很久的颜料和画笔,一时间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句“谢谢”。巴基揉揉他的脑袋,柔声鼓励他继续画画。

一周过后史蒂夫又收到了巴基从小到大攒下的玩具和漫画书。那是巴基特意让他的妈妈寄过来的,看起来巴基的妈妈并不介意他的存在,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史蒂夫一直不喜欢他那副孱弱的身子,为了不给巴基添麻烦,他几乎把所有应该用来玩闹的时间都用来强身健体了。他每天出去跑步,跑不动了就逼着自己继续跑。他也注意饮食和保暖,总之他的身体状况在不断好转。十三岁的冬天,巴基带他去公园里堆雪人,还带他去游乐场玩了一整天,回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

巴基几乎是一个劲地对他好,从来不会伤害他,真真正正地给了他一个家。史蒂夫就算再倔强再独立也免不了变得依赖巴基。他愿意亲近巴基,甚至向巴基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

史蒂夫不知道该怎么界定他们的相处模式,因为有时候他觉得他和巴基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他们会一起抱着爆米花看电影,一起骑单车逛公园,一起分享各自遇到的趣事……而有时候他又觉得巴基把他当成了自己的责任:巴基会耐心地重复那些他的父母早就告诉过他很多次的话语,活像一个长辈。巴基告诉他不能喝酒不能抽烟要做一个好孩子,可他本来就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也没打算去尝试,为了让巴基高兴一点他也只好答应了。

十四岁的夏天,他进入了青春期。周围的同龄人都开始偷偷摸摸地看起了花花公子之类的杂志,可他对那些东西一点儿都提不起兴趣。他的一个同学因此嘲笑他,说他有问题,史蒂夫气得跑回了家。巴基笑着迎接他,发现他的脸色不好之后关切地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史蒂夫破天荒地抱紧了巴基。他当时已经高到了巴基的肩膀,力道也大了很多,那个拥抱让巴基措手不及。

“怎么了,史蒂夫?”巴基僵硬了一秒钟之后便回抱住他,温柔地抚摸他的脑袋,“被欺负了?”

“我没事。”

“好啦,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快把你的书包放下。”

大概是那个怀抱和美味的食物起了作用,史蒂夫的心情逐渐好起来。晚饭后他窝在沙发上看新闻,看到一半的时候他听到从卫生间传出巴基的声音,“史蒂夫,帮我拿一下昨晚买的剃须刀。”

他打开卫生间的门,蒸腾的热气一下子溢了出来。史蒂夫把剃须刀递给正在抹泡沫的巴基,眼睛却不自觉地盯着巴基裸露的背,他愣住了,静静看着一小股水流沿着巴基的颈椎流进了巴基微微露出的臀缝……

正在剃须的巴基对着镜子里的他笑了,“谢谢你,史蒂夫。”

那是他第一次勃 起。

他的同学说得对,他有麻烦,他的麻烦大了。

*
02 巴基
*

史蒂夫慌里慌张的转身让巴基感到一丝奇怪,他仰起脸开始刮胡子,“你怎么了?”

只见镜子里那个十四岁的少年后背一僵,仓促地摇摇头就离开了卫生间。

“这臭小子,搞什么。”巴基咕哝着,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好吧,毕竟史蒂夫已经进入青春期了,表现得奇怪也可以谅解。等等,青春期……巴基洗干净脸,一滴水珠凝聚在睫毛上垂落,他忽然愣了下,再联想到今天史蒂夫的异常,会不会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

他胡乱擦了擦脸,裸着上半身出了浴室,史蒂夫没有在客厅看电视。

他穿着拖鞋哒哒地跑上楼梯,“史蒂夫?”

依然没有回应。

巴基站在史蒂夫紧闭的房门,不由得担心起来,“你怎么了?”

“没什么,有点困了。”

“你确定不需要和我谈谈吗?”

“…………”

巴基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不管他了,小孩子的感情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正要转身离开时,房门却忽然打开了。

史蒂夫脸色微红地看着他,“巴基。”

“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巴基开门见山,坏笑着挑了下眉毛。

“…………我没有!”

“那就是有别的心事,怎么,不打算告诉我吗?”

“…………”

“跟她表白了吗?”巴基倚着门框抱手看他。

“巴基,我没有喜欢的女孩……”

“追女孩子很简单的,最重要的是你要真心,”巴基此刻像个指教新人的恋爱高手,拜托,他本来就是一个恋爱高手,“和她搭讪也要有礼貌,投其所好地搭讪。”

史蒂夫索性不听了,从衣柜翻出件T恤衫扔到巴基脸上,总算打断了巴基的话。

“穿衣服。”

史蒂夫命令的口吻让巴基感到好笑,小大人似的,这个臭小子。

巴基套上史蒂夫的T恤衫,惊讶地发现居然刚好合身。噢,当年的史蒂夫还是那么瘦小呢。

他走到书桌前坐下,扫了眼史蒂夫的画册,有点好奇。

“等等!”慌忙跑过来的史蒂夫眼疾手快地拿过画册。

“……干嘛这么紧张,还不承认有喜欢的人了,臭小子,是不是还偷偷画她了?”

“…………”

“好吧好吧,”巴基放下画册,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今天就放过你吧。”

他看史蒂夫似乎松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却有点不舒服,说不上来。

史蒂夫有喜欢的人,他要为他开心才是,只是他更多的是担心,万一那个女孩子不接受他怎么办。

正想着,史蒂夫却抓起他的手往外走,“你头发这么湿,会感冒的,跟我去浴室吹头发。”

巴基笑了出来,“总算会关心人了。”

“我一直都在关心你。”史蒂夫闷闷地回答。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

巴基吹完头发后又被史蒂夫勒令穿好裤子,他有些奇怪,又不好意思再多问。行了吧,史蒂夫那么倔,他可说不过他。

巴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史蒂夫和他不再是无话不谈了——史蒂夫有了自己的秘密。

这就是成长。

想想当年的史蒂夫,再看看现在的他,时间真是过得飞快。

倔强,却又认真,这是史蒂夫给他的第一印象。他看到那个小小的孩子身上隐藏的品格,仿佛是命中注定的,他们会有不一样的交集。史蒂夫是那样闪闪发亮,尽管巴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灰头土脸地举着一块生锈破烂的垃圾桶盖子。

巴基不敢想象,如果当初他不收养史蒂夫,史蒂夫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的意思是,他担心史蒂夫的成长会出现偏差,他想让这个小男孩快乐地成长。

史蒂夫已经失去了一切,可他值得更多人被爱。所以巴基决定,他要保护他,他要照顾他,他要让他成为更加闪闪发亮的人。

史蒂夫正在成长的关键时期,他必须给他更多的爱和关注。

*
03 史蒂夫
*

疑惑和恐惧,这是史蒂夫唯一的感受,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巴基的身体勃起,更不敢想象巴基知道他的行为之后会作出什么反应。

他找不出确切的原因,这让他疑惑。他更找不到纠正的办法,这让他恐惧。他想要否定他的身体反应,可他不能欺骗自己——帮巴基吹头发的时候,他的目光死死地黏在巴基裸露的后颈皮肤和低垂的眼角上,那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

巴基还以为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像所有正常健康的男孩都会做的那样。巴基还笑着告诉他如何追求女孩子……他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巴基?

还好,巴基没有翻开他的画册。画册里面的人像正是巴基,但之前史蒂夫并不会因为他把巴基当成模特而羞耻。巴基是他最熟悉的人,他理所当然地把巴基画了下来,只不过是想记录他们的生活。

可现在呢?史蒂夫已经不知道正确答案了。

巴基说喜欢上一个女孩是一件再正常不过,可如果他喜欢的不是女孩而是男孩呢?这正常吗?

史蒂夫彻夜未眠,终于明白了他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巴基盯着他的黑眼圈发愁,“史蒂夫,你为什么不试着把她约出来呢?你可以邀请她来我们家吃饭,我的厨艺一定可以为你加分……史蒂夫,你在听我说话吗?”

他愣愣地点点头,匆匆吃完麦片,像是逃难一般地离开了家。他听到巴基在身后叫他的名字,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巴基。

“史蒂夫,听说你昨天又打架了。”

史蒂夫回头,看见他的好朋友山姆,后者正调皮地冲他眨眼睛。“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亚历山大先动的手。”

“他肯定是因为嫉妒你当上了橄榄球队的队长。”山姆捶了捶史蒂夫的肩膀,“队长,打架都不叫上我,真不够意思。”

“别说这个了……”史蒂夫停下脚步,第一次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感到难为情,“山姆,你有喜欢的女孩吗?”

山姆得意地扬起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穿着成熟性感的女孩,“我看上她好久了。”

史蒂夫对那个女孩一点都不感兴趣,这让他进一步证实了自己的结论。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山姆,是不是男孩们都会喜欢女孩?”

山姆耸耸肩,没有回答,仿佛那是一个再白痴不过的问题。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了?要我说拉拉队员都很喜欢你吧?”山姆坏笑着戳了戳史蒂夫的胸口,“我需要第一手情报。”

史蒂夫皱眉,即使他此刻和山姆如此亲密,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生理反应……

预备铃打断了史蒂夫的思绪。

“游泳课上见,队长。”

史蒂夫一点都不想去上什么游泳课,尤其是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得到那个可怕的结论后,他不想看到其他男孩的身体。可他并没有什么理由不去上课,于是,在给自己无数次打气后,他走进了更衣室。

他不敢喘气,握紧了拳头,希望自己的身体不要有什么反应。其他人似乎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他们无声地斥责他的取向……史蒂夫闭上了眼睛。如果他们无法接受,他可以理解,但他也不会为了别人的目光假装自己喜欢的是女孩。

他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以及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闭上眼,脱掉自己的衣服。

而事实证明一切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不想盯着其他人露出来的臀缝,也不想看着其他人换衣服……说不定这只是虚惊一场——

史蒂夫第一次翘课,他几乎是飞奔回家的。他想要马上告诉巴基他很好,他没问题,一切都很好,他和别的男孩子一样。他跑到家门口,喘着粗气,动脉血散发的热量让他一下子感到有些头晕。

“史蒂夫?”

他转身,看到刚刚慢跑结束的巴基。巴基穿着简单的灰色短袖,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几撮碎发被汗水黏在额前。他皱起眉头,“史蒂夫,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巴基,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切都很好。”

巴基笑了,“你逃课了,史蒂夫。”

“我知道,我只是……”

“好啦好啦,进来吧,我今晚没时间做饭——你负责点披萨。”

史蒂夫心满意足地跟在巴基的身后,他的步伐无比轻快,仿佛随时可以飘起来。

史蒂夫的快乐仅仅维持了一个晚上。因为他梦到了巴基,而这一次,梦里的内容狠狠地敲醒了他——他喜欢的不是男孩子,他喜欢的是巴基。

*
04巴基
*

巴基发觉最近史蒂夫有些反常——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他,却又觉得好像在暗中注意他。昨晚他吃饭时开冰箱门喝冰水,就感觉身后一道强烈的视线,回过身史蒂夫把叉子给掉地上了。这是最明显的一次,其他时间也有,巴基总是不经意的捕捉到史蒂夫的视线。他难免纳闷,问史蒂夫也不肯说。

巴基思来想去,就是猜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史蒂夫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傍晚开始变得奇怪,难道是他还不够关心史蒂夫吗?

好在史蒂夫也没有什么更奇怪的举动,否则他真的要担心了。

自从史蒂夫来到这个家之后,巴基几乎将所有的心思放在了他身上,除去工作就只剩下关于史蒂夫的事情了。约会?怎么可能,巴基觉得史蒂夫刚刚来,如果他再带女孩子回家就太不妥了,史蒂夫还没适应新环境呢。比起约会,他更在意史蒂夫的成长。

巴基改变了很多,二十三岁的他就这样承担起了家庭责任。这个家曾经是他一个人,现在不是了,现在有史蒂夫了。他将史蒂夫当作亲生弟弟看待,作为哥哥当然就要有当哥哥的样子,至少要为他营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巴基开始研究起一日三餐了,他以前可从不关心这个。他甚至报了个烹饪课的班,混在一群妈妈级的女士们学习做饭。当被询问来这学习烹饪的初衷时,巴基回答她们是为了给弟弟做饭。这更加让女士们对他好感倍增,尤其是那个老师——雪妮,与他同龄,大学生兼职,长得很漂亮的女孩,是巴基喜欢的类型,金发碧眼瘦高个。不过那时候巴基没心思约会,他的眼里只有史蒂夫,他要照顾好他。

巴基空窗期了三年,他自己也没想到会这么久。公司里有不少姑娘对他有意思,巴基也知道,同事也劝他都要三十的人了,是时候考虑一下女朋友的事情了,巴基倒没说什么。他后来想了想,史蒂夫现在已经十四岁,他们也不该总是黏在一起。

前不久巴基在花旗银行办业务时再次遇见雪妮,再后来顺理成章地,他们试着约会了,不过还不是正式约会的那种。

“这周末出去吃晚餐怎么样?”巴基将切好的橘子倒进榨汁机。

“可以。”史蒂夫从橱柜中拿出碗碟,等巴基继续说下去。

“城西那家可以吧?”

“你想说什么?是和雪妮吗?”史蒂夫看着巴基问道。

“……你知道她?”

“我见过你和她通电话,”他拉开椅子坐下来,“你喊她的名字,语气与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巴基有点尴尬,他以为这段恋情保密得还可以,“我想带你见见她。”

他见史蒂夫拿叉子的手一顿,刚想开口如果你不想那我就取消这次约会,史蒂夫却只是点了头,说好。

周末的约会挺好的,只不过话题一直绕着史蒂夫转,巴基跟雪妮讲了不少他的事情。史蒂夫只是在一旁闷头吃饭,偶尔笑一笑,没怎么说话,一心听着巴基讲他多好多好。

虽然说史蒂夫平时比较内向,可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巴基总觉得他心事重重,可当着雪妮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尽力保证这次正式约会的顺利进行。

巴基开车将雪妮送回家,与她告别。车后座的史蒂夫似乎很累,闭着眼睛脑袋歪靠在窗户上,他没再说话,默默调转车头。

行驶过布鲁克林大桥后,巴基从后视镜看了史蒂夫一眼,那个小子蜷缩在后车座里背对他,似乎已经睡着了。巴基在路边停下车,脱下外套盖到史蒂夫身上,就那么看了他一会儿。

他知道史蒂夫一定遇到了什么问题,他多希望史蒂夫能够再次向他敞开心扉。

回到家后,史蒂夫懂事地道歉了。巴基想说他应该向雪妮道歉,可他不愿为难史蒂夫。好吧,他的约会可能搞砸了,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并不是故意的,巴基,不……我……”

“好啦好啦,一次约会而已。下次我好好向她赔罪就是了。”

不知怎么的,巴基说出这句宽慰史蒂夫的话之后史蒂夫看上去更难过了。

巴基揽过史蒂夫的的肩膀,把十四岁的他搂在怀里,可史蒂夫立刻挣脱了。巴基叹了口气,“史蒂夫,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了烦心事,你不愿意告诉我自然有你的道理,只是,我希望我可以帮助你。”

史蒂夫皱眉,“谢谢你,巴基,我可以自己解决。”

巴基笑了,他大力地揉了揉史蒂夫的金色碎发,“问题是,你不需要这么做。”他放开史蒂夫,看着那双蓝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会陪你直到时光的尽头,史蒂夫。”

*
05 史蒂夫
*

他并不是故意要搞砸巴基的约会的,他也不是在生巴基或者雪妮的气,他是在生自己的气——他有了不该有的念头和占有欲。

史蒂夫记得那个梦,那个提醒他在内心深处他是多么渴望巴基的梦。他还记得自己满头大汗地从梦里醒来,痛恨自己,恨不得把自己撕成碎片。他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进入卫生间,不敢开灯,也不愿开灯。他不想看到自己是什么样子,只是咬着牙擦拭自己的身体,把那些黏腻的液体洗掉。

他并没有在哭,却有了眼泪。他放任自己沉在冰冷的水中,想让清水带走他满身的污秽。不管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心灵,都不再干净了。

他想离巴基远一点,却又忍不住想要多靠近一分。他知道这不是突然发生的,有些情愫一定是蛰伏在他的潜意识里很久了。而当它们爆发的时候,他毫无准备。

他数不清自己多少次沉溺在巴基的微笑里,多少次想要更靠近巴基一分,多少次想要亲吻巴基上扬的唇角。

接着他听到巴基和雪妮的电话。巴基亲昵地叫着雪妮的名字,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情不自禁地拖长了尾音,那是史蒂夫不曾有的待遇。当巴基提出要带他一起去和雪妮约会的时候,他知道巴基是真的想要和那个女人交往。他没办法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没办法看着巴基亲吻别的女人。

等这个约会结束,准确来说是搞砸之后,他身心俱疲,一上车就缩在了角落。他不想听到巴基指责他,因为巴基是对的。

可巴基又一次轻易地原谅了他,还对他说他会陪他到时光的尽头。史蒂夫迎上巴基真挚的目光,几乎就要流下悔恨的泪水。他真的试过了,不去想巴基,不去看巴基,不去奢求那些本来就不属于他的东西。

“史蒂夫,你不说也是没有关系的,有些东西需要你自己去经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永远会在你身边。”

史蒂夫后退,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巴基,我做错事了。”

“你做错了什么?”巴基似乎被他认错的架势给逗笑了,“史蒂夫,你很少承认错误。”

“因为我很少犯错。”

“好好好,你告诉我,你做错了什么?”

史蒂夫摇摇头,没有说下去。

“你被开除了?”

“不是,不是这个——”

史蒂夫有些激动起来,可巴基似乎又误解了他的意思,巴基紧张地摆摆手,仿佛是他做错了什么,“史蒂夫,我只是在开玩笑。”

他犯的错误比被学校开除严重多了。

巴基见他不说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老实说,你看上去不像犯罪份子,而像一个打击犯罪分子的人。你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正义感,就像超级英雄……不,你不需要成为超级英雄。我希望你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当一个普通人就很好。等我老了,我还得靠你照顾呢……”

他只是愣愣地点点头。

巴基又笑了,像是想到了他们的老年生活。“噢,到时候就换你照顾我了,我们可以整天晒太阳,什么都不做。你说这是不是最动人的故事?”

史蒂夫没有回答,他就这样凝视着躺在沙发上的巴基,一秒钟也不舍得把目光从那张微醉的脸上移开。

不,巴基,我们的故事远远没有开始。

TBC

评论 ( 44 )
热度 ( 491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