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陪你到时光的尽头,安排上了🌚

【盾冬】Tomorrow(一发完)

他们没有认真考虑过未来。

 

 

执行了整整四十三天的任务之后,史蒂夫回到了瓦坎达,至少那是巴基知道的消息——史蒂夫没有立刻来到他的木屋,而是去了特查拉陛下的议事厅,直到夜幕降临也不见踪影。

巴基有些后悔,他应该先放下手里的工作去迎接他那风尘仆仆的爱人,反正他肯定能完成任务。史蒂夫保证很快过来,于是他从白天等到黑夜,后悔、焦急、失落又无比期待。

但如果巴基可以再诚实一点,他会承认他其实只等了五个小时。而且从议事厅到他的木屋,至少也要一个小时的时间,除非史蒂夫骑上边境部落驯养的大犀牛。毛绒绒、脏兮兮的史蒂夫骑着大犀牛、大张旗鼓地赶来的画面无疑逗乐了巴基,这大概是他在五个小时的煎熬里唯一的乐事。

这次的任务一定很棘手。史蒂夫什么都不说,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抽空与他连线的时候,眼里也总是带着笑意。可巴基哪里有心思跟着史蒂夫笑,他忙着查看史蒂夫有没有受伤,顺便隐瞒自己为史蒂夫担心得要命的事实。

该死的,再见不到史蒂夫他就要发疯了。

也许他应该主动联系史蒂夫。

更大的可能是,史蒂夫还在跟特查拉陛下商讨重要的事。

他可以再等等。

好吧,事实是,他必须再等等。

那是等到第四个小时的时候,巴基回到木屋,打算做点简单的晚餐,或者说夜宵。

当史蒂夫气喘吁吁地闯进他的木屋,差点掀翻屋里所有的家具,巴基一开始还以为那是他的幻觉,但史蒂夫用最快的速度吻住他,蛮不讲理地夺走他的心跳和呼吸,隔着麻布和作战服巴基依然可以感受到那颗狂乱跳动的心脏,咚咚地敲打他的胸口,瞬间点燃了潮湿清凉的空气。

被压在麻布铺好的床上,晕乎乎地承受一头雄狮的进攻与掠夺,巴基好奇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不在每次见面的第一刻开始干这样不得体的、过于激烈并足以令百岁老人心脏病发作的“坏事”。

为什么他们认识了对方一辈子,每次见了面却恨不得吃掉彼此,说出的第一句话不是“我很想你”或是“欢迎回来”,而是“慢一点、混蛋”,更糟糕的是“快些、史蒂夫,我现在就想要你”。

史蒂夫吻了吻他的左肩和伤口,“嘿,晚上好。”

他笑起来,“晚上好,大兵。”

他们枕在乱糟糟的“床单”上,相拥着,在安静的空气中聆听彼此依然粗重的呼吸和无法平复的心跳。

四肢百骸酸痛不已,巴基觉得自己刚刚跟瓦坎达最厉害的犀牛好好打了一架,区别在于史蒂夫可以令他在累得散架之前爽得找不到北,史蒂夫还会给他数不清的吻。

“抱歉,你等了很久吗?”

“五个小时而已。”巴基闷闷地说。

史蒂夫吻了吻他的腮帮子,“听起来确实挺久的。”

“特查拉请你吃了晚餐?”

“不,他没有提出这个。他大概是看出了我有些心不在焉……我指的是讨论快结束的时候。”史蒂夫深吸一口气,“我已经有一天半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噢该死,巴基不知自己该心疼还是气恼,鉴于他此刻完全抬不起手臂,他还以为史蒂夫在特查拉陛下的宫殿里大吃特吃了一番。

“那很糟糕。”巴基最终这么说,“我准备了一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史蒂夫收紧手臂,用毛绒绒的下巴蹭他,“我真的很需要这个。”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自己过去找找……”

史蒂夫立刻笑起来,那看起来有些欠揍。

“你先休息。”

“嗯……”

“我爱你,巴基。”

“我也爱你……混蛋。”

他们交换了一个安静的吻,巴基在那个吻结束之前便感到昏昏欲睡。

史蒂夫飞快地站起来,差点撞到脑袋,那副神清气爽的模样真叫巴基又好气又想笑。

二十分钟后史蒂夫回到他身边,用强壮的四肢牢牢裹着他。

“我可以待好几天。”

“好几天……是多少天?”

毛绒绒的胡子把他的脸弄得很痒,如果史蒂夫刚才没有好好洗脸,也许沾在毛绒绒胡子上的东西就不只是食物碎屑了。

噢,他们都成了不修边幅的糟蹋老头。

这个结果大多是由于每每收拾好自己,他们都迫不及待地再次把一切弄乱,以成年人的方式。

“至少三天。”

“三天?那真的很多……”

巴基睁开眼看他的爱人,睡意全无,一瞬间变回了那个曾经用石头砸史蒂夫窗户的十二岁男孩。

“那我们明天做什么?”史蒂夫笑着问。

这个问题让巴基无法立刻回答,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砰”地停下,然后又跳得飞快。

他们似乎很少讨论第二天做什么,因为史蒂夫第二天很可能会离开,或者他们太沉溺于探索彼此的身体,讨论第二天的活动显得过于占用今天的时间。

“你不用去找……”

“我们今天说得差不多了。”

“那……”

“也许还要过去一趟,最多一个小时。”

巴基忍不住凑近一分,“我陪你去。”

“当然。”

难怪从小到大总有人说他们是连体婴儿。

“你想不想去交新朋友什么的?”

史蒂夫看上去有些为难,“不好说,毕竟我的名声不好。”

巴基有些惊讶,又觉得莫名好笑,“为什么?”

史蒂夫用手指把他的头发梳到耳后,“因为人们总说史蒂夫·罗杰斯、曾经的美国队长喜欢对他的好朋友这么做……”

属于史蒂夫的气息再次灌入他的口腔,巴基闭上眼回吻,慢慢地用力抓着史蒂夫的头发,他很有耐心,但史蒂夫总有办法让他变得急不可耐。

他们纠缠着交换了位置,巴基低头看着身下的雄狮,“那听起来很糟糕,但那不会阻止人们成为你的朋友。”

“说不定你的敌人也想成为你的朋友。”

“那是谣言,除非他们把‘好朋友’换成‘巴基’。”史蒂夫十分认真、一本正经地说,同时下流地揉捏他的屁股,留在上面的咬痕和红印令巴基更痒了。

“我说的是我们两个人,明天、后天还有大后天……”史蒂夫就这么看着他,仿佛整个世界真的只剩下他们二人,“大后天过后的那天,还有……”

“未来。”

巴基忍不住抢了史蒂夫的台词。似乎每次都是他先提到“未来”,这更像是一个习惯,被压抑了很久的习惯。

“你说呢?”

如果说眼前这双他最熟悉的蓝眼睛像一片深海,巴基毫不怀疑他正沉溺其中,不断下沉,史蒂夫紧紧抓着他,他们在海底跳着笨拙又可爱的双人舞。

“我不知道,”但他这么说,“我还没考虑好。”

“那你有考虑过吗?”

巴基点点头。

史蒂夫看起来有些紧张,“那你考虑过的未来,有我吗?”

他的爱人不仅擅长嫉妒,还有明知故问。

巴基笑着点点头。他的头发因为这个动作从耳后垂了下来,发梢扎到史蒂夫毛绒绒的俊脸,那让史蒂夫一时睁不开眼睛,他们都被逗乐了。

他腾不出手整理头发,于是史蒂夫贴心地代劳,顺便讨了个吻。

“除了我呢?”

“还没想好……”巴基被史蒂夫无比认真的模样弄得不知所措,舔了舔唇,“只是模糊的、我没有多想,现在就很好。”

他们安静地对视,然后巴基忍不住补充:“有史蒂夫就足够了。”

史蒂夫看他的眼神就好像他们不是在这间简单而温馨的木屋,而是纯白的教堂。

“我本来也打算这么说的。”史蒂夫看起来有些委屈,然后又傻乎乎地笑起来,“不管在哪里,不管有没有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有你就足够了,我不能奢求太多不是吗?”

他俯下身去听史蒂夫强有力的心跳,那很好地提醒他这一切真实发生着。

有时候巴基会忍不住担忧,因为现在的他们似乎太幸福了,幸福得不真实,即使他们仅仅是拥抱在一起。他们的爱太满,满得溢出来,巴基不知他们七十年来经历的痛苦和磨难是否足够换来这样的相伴、这样满得过载的幸福。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只是太在乎史蒂夫了。

“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史蒂夫搂紧了他,几乎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然后吻了吻他的头顶。

“我在这里,你也是。”

“我们今天在一起,明天也是。”

“我不能保证我们的未来会如何。”

“我知道。”

“但我可以发誓我不会放弃,我不会放弃你,放弃我们,直到我放弃信仰和捍卫自由、公平、真理……”

他的史蒂夫真是个傻瓜。

“那你呢,巴基?”

“我追随你。”

“这才是我的男人。”

 

 

 

 

Fin


瓦坎达蜜月系列第五发达成~

第一发☞Start Over

第二发☞Burning Lust

第三发☞Oh My Steve

第四发☞Still There

这篇会收录在短篇合集里,感兴趣的话可以戳今朝有酒今朝醉~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电影快要上了,还请大家不要在评论区剧透,涉及的都会删掉,请见谅~


评论 ( 69 )
热度 ( 778 )

© 想吃打字机的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